第一百九十六章

    市长给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市委不会具体要求你们局里怎么处理问题,但是有一条,处理问题要集体讨论,发扬民主。”

    环卫局这几天闹非凡,也不知道从哪里刮出阵阵风,除了张万里是**之外,又传出张万里的母亲是个大美女,由于张万里父亲是个高级干部,所以讨个老婆就是个大美女,又说年龄比丈夫小了许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说张万里都大学毕业,母亲的年龄会小吗?对方立即反对,是个后妈,所以年轻,才三十出头,正当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我们局长••••••接下去没说,给人留了丰富想象力的空间。

    现在大家在走廊上碰到局长,就都露出尴尬的面容,似笑非笑,有了许多潜台词,好像在说:“局长,你还有这二下子。”局长总感到这些人有些古怪的样子,也说不出什么味道,在背后大家畅所言,只有局长一人蒙在鼓里,人言可畏,脏水可以随便泼,任意污黩,有几个紧跟的人,也开始保持一定的距离。局长决定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在会上局长首先将张万里的事,向大家做了个交代,随后听取大家的意见,开始大家表示沉默,后来还是副局长带头发言,提出张万里等于挂靠在环卫局,那至少有个单位吧,我们为张万里发的钱,总要有人买单吧,我们可以找他们结算,会场上一下闹起来,语言有些咄咄人,大胆的谔言,局面有点失控,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所顾忌,副市长带头发言后,大家就改变了刚才嗫嚅吞吐的样子,发言就激烈了,局长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马上就做了检讨,首先他把事的经过谈了,到了市政府,副市长的谈话,和大家做了传达,也对于对张万里的开除,过于草率,既然还么有报到,那么环卫局的权利,最多退回学校,不是不是本单位的人,就没有处理的资格,第二刚才有同志谈到,三高的问题,他母亲生病是个事实,第二他主动要求到山区去,到山区工作工资就加二级,这是有规定的,还有野外津贴,也是有规定的,你们有的人提出我们仅仅是个挂靠单位,所以不应该承担费用,前一阶段,报纸上都登了桃花村金矿事,大家都知道吗?我想大家都是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也知道金矿对于今后国家会产生多大利益,至于我个人和张万里以及张万里家庭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局长的心当时象虫啮一样有点痛,他采取以退为攻对策,大家听了之后,就在台下哝哝议论,局长要想扭转局面,至少要维护局长的威信,显得大肚大量,就说:“可以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什么话,什么想法全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这一下,倒是鸦雀无声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打头炮,谁都知道枪打出头鸟,谁也不愿意当炮灰,副局长一看要冷场了,一个可以翻船的机会就要从眼前失去,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他一定要抓住机会,而且他知道,之所以局长召开这样的会议,可以看出市长一定反对环卫局原来的作法,于是他心里有了底,副局长在竞争局长位置的时候,输在哪里,至今他都不知道,似乎大局已定的事,一下就风云突变,干部的任命,只要自己在哪一个环节忽略了一点点,那就是只要用笔在名字上轻轻一划,说简单就是那么简单,说复杂那是谁也说不清,而且副局长有一个本事,就是会用最全面的策略,用看上去最纯洁的眼光,辅助嘴巴来表达反对你的意见,而语言上是支持的,所以这需要极高的艺术水平,副局长说:“我完全同意局长的发言,站在了国家的高度,站得高看得远,金矿的开采,有利于国家的发展,有利于中国在世界的地位的提高,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作为一个干部应该支持响应,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张万里,我们环卫局可以解决,但是金矿是一个大的工程,需要成千上万的人,要是来一百个张万里,怎么办?”说完,用眼睛扫大家,大家频频点头,大家对于张万里三高,满腹的不满,终于有人表达出来,感到高兴,副局长感到达到了效果,接着一招更为厉害,他拿出香烟,凡是抽烟的每人一支,只要在重要的时刻,他都会大方的发香烟,见者有份,大方的,他吸了一口烟说:“这个问题是难的,自己为了支持局长工作,愿意每月拿出十元来支持工作,但是环卫局的钱不能动。”副局长真是一个高手,能说会道的佞人,重点是最后一句,环卫局的钱不能动,把局长以前的决定全部推翻了,又用最漂亮的做法,自己拿出十元,而且是每月十元,局长一听就知道他的计谟,他每月拿出十元,那么自己最起码拿出十五元,接下来还有人要拿出钱,这谁愿意,平时大家发一支香烟,都要认真考虑,每月拿出钱,这不是要人命吗。在这个问题上局长肯定输了,他的内心感到苶倦,疼痛,十分憹悔,平时一贯严谨的他,怎么一听副市长对旁边一个人说调动,就立即决定怎么办,还有不来报到,听了下面的人一句话,就真的开除了,以至于被人捏住把柄,真是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于是他总结了三点,一收回开除张万里的决定,并且向他本人道歉,二退回学校,三收回发的钱。说完,询问大家的意见,大家没有反对意见,只要大家不出钱,基本就通过了,局长也害怕,再出什么幺蛾子,就让到会的每一个人签字,以备查一致通过。

    会议结束以后,他让组织部长留下来,当着组织部长的面,给市长、副市长分别打了电话,通报了会议决定,并且强调是集体讨论的结果。

    他给组织部长布置工作有些困难,要让他收回发给张万里的钱,发出去的钱,要收回难度肯定很大,而且有什么理由,张万里又没有欺骗谁,现在局长成了孙子,无奈而又恧愧,只好对组织部长说:“辛苦一下,去解决一下。”这时组织部长心里想:“好人都让你们做了,现在又让我们去做恶人。”就对局长说:“这发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难度很大,你就是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理由,人家说钱花完了,那怎么办,你把他抓起来,这不行的。”说完就看着局长,这个组织部长是个老资格了,而且在你争我斗这种问题上,他也为局长的上任出力不少,翻过来现在局长看到他总是十分迁就,局长就对组织部长说:“你让下面的人辛苦一下,拿了二包香烟给他,发给下面的人。”组织部长无可奈何的点了一下头,心里在想副局长厉害,打得你落花流水,只怪当时不听他的话,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决定由他当局长,班子里就要清一色,要么不做。他组织部长当官也没有什么瘾,反正马上要退休了,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女副市长接到了局长的电话后,包刮市长找她谈话以后,一方面她感到了问题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又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时候对下发火是没有用的,对上更不能有任何不满的表现,也不能有任何怵憷的表现,值得庆幸的是在和张万里问题中,不仅自己连一分钱的交易也没有,就是连张万里本人也没有见过面,所以•也就很坦然,女副市长不断地勉励自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形成合力,意见上产生了分歧,也就是俗话说的,没有摆平,女副市长首先想到的是高攀,一则这个问题起源于高攀,其次高攀这个人有理想,光有理想还是不够,主要的还是要有办法,高攀是一个有办法的人。女副市长就给高攀打了一个电话,约在茶室碰面,到市里来很不方便,谁也不知道背后有什么人会做什么事,要是到县里去,也静不下来,不和大家打招呼,不合适,要是后大家打招呼,你就根本没法谈正事,考虑再三决定到茶室,找个角落,比较安静。

    事的来龙去脉,女副市长也谈不清,只是懵懵懂懂感到事有了反复,现在女副市长有些手足无措,高攀听了以后,倒是十分安谧,冇什么惊恐,就对她说,这个问题完全可以上台面,马上理出一二三,而且只见他而出,告诉她你完全可以置于外,恢复事的本来面目,第一,是我来向你汇报,张万里被开除的事,你和张万里素不相识,连一面之交也没有,第二只不过看到报纸上,对于桃花村金矿的报道,希望对一个愿意去大山工作的地质学院毕业生安排工作,谁愿意去大山呢,没人愿意去,这样的学生就是急国家所急,想国家所想,第三,你完全可以把我推在前面,必要的话,我可以去找市长,只要你开口,高攀又说了:“现在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我们是在为国家做大好事,光明磊落。”听了高攀信心满满,理直气壮的话语,女副市长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