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晚上父亲回到了家,看到桌子上有了四个菜,眼睛就放出了光芒,又仔细看了一下,还有一瓶酒,桌子上还有一条香烟,父亲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包香烟拆了,拿出一支烟,吸了一口,是猛吸一口,吐出浓烟,浑舒畅,一支烟三口就吸掉了大半支,随后就问:“怎么样,报到了。今后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来帮你。”随后父亲就要喂母亲吃饭,二人争了许久,最后一致决定,先喂好母亲后,二人一起酒,这一晚父子二人很晚才睡,父亲抽了半盒烟,父亲也想好了,香烟明天到单位以后只能在厕所关上大便的门,偷偷地抽。张万里的父亲自从打成右派后,那怕是阳光明媚子,他都感到是黑魆魆的,走路都是低着头,眼睛朝地上看,这人生欻至暴风雨,他没有思想准备,随着政治上的打击,使他抬不起头来,大学毕业后就坐办公室的他,突然写字台就没有和他协商,就离他而去,就像他的初恋,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说明什么,就单方撕毁协议,拉小手的温暖,一直在他的记忆中,他也常常怪罪自己太懦弱,连女朋友的第一次亲吻都没有,太纯洁了,自己内心焮烧的火焰,在碰到女朋友时,不知是青涩,还是太理智,一切年轻时该有的恋、疯狂都没有,唯一可以粉红色回忆的就是拉小手的温暖,心跳的加快,也想过有进一步举动,到结婚以后,他悻恨自己年轻时白活了,和现在老婆结婚前,双方也是白纸一张,甚至到了结婚到晚上,二人也不懂,也没有进入幸福的港湾,后来他就鼓励自己要大胆、要勇敢,才勇敢了一次,在大会上,在主持人的提议下,向党委书记提了意见,会议上到也没有什么,二个月后,右派的帽子就定制好了,也没有和他协商,也没有问他喜不喜欢,就给他戴上了,接下来扫地出门,体罚,工资取消,给生活费。好在他格倔强,在内心不断勖勉自己,一定会好起来,自己学地质是一定会有用的。

    他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在考大学的时候,地质学院是很少有人报考,然而儿子的态度坚决,子承父业,毅然决然的报考了地质,在大学期间,成绩优异,要不是自己沉重的右派帽子,妨害了儿子的分配,分到了环卫局,他的内心深深的自责,是自己害了儿子,断送了儿子的前程,好像又应了一句话:“是黄金总会发光的。”伯乐发现了千里马,原来他被迫无奈,生活要钱,老婆看病要钱,原来他这个人根本不考虑钱的问题,夫妻二人养一个孩子,又没有什么困难,他也没有想过要成为百万富翁,到了抽不起烟,喝不起茶,晚上的小酒杯扔了,菜是青菜水煮,他认识了生活的严峻,人类的残酷,他到过动物园,看到过狼嚎虎啸,但是他没有看到过狼虎吃活人,这时他眼前似乎看到了人吃人,甚至比吃人还要厉害,他不让你死,但是活着比死还难过,叫做生不如死。现在他看到了一缕阳光,儿子长大了,儿子可以在天空飞翔,儿子强有力的翅膀,可以庥庇自己和母亲,儿子的工资已经超过自己,而且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原来他叫儿子去环卫局报到,是为了生存,是为了吃饭,他又想起一句话:“吃饭是为了生存,但生存仅仅是为了吃饭,那人生是可悲的。”好了儿子现在不仅有了高薪,而且又是专业对口,喝儿子买的酒,抽儿子买的烟,看着儿子买的茶叶泡的茶,谁都会歆羡,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这一夜他睡得很好,可以说酒醉饭饱睡的香。在梦中儿子娶媳妇,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环卫局属于庙像和尚大,表面上看,风平浪静,暗地里是看不见的战线,听不到的枪声,也是高手不少,你争我斗,暗中的漩涡不。

    张万里刚离开环卫局,环卫局就像沸腾的油锅里进了水,一下炸开了,张万里开创了环卫局三个最,第一就是补助款300元,是创纪录的,以前的最高补助200,一下提高了百分之五十,第二个就是工资是最高的,不仅是年轻人里最高了,和局里最高工资相差不多,第三个就是一天班也没有来上过,补发工资将近四百元,今后也不来环卫局上班,工资照发,有人调侃地说:“张万里提前进入了**,是一个走在时间前面的人。”有的人说:“张万里的父亲是个,高级干部,路路通,之所以让儿子来环卫局报到,只不过是为了涂金,算是下过基层了。好为今后张万里提干打好基础。”一下子什么样的传说都有,沸沸扬扬,似乎在环卫局是个好子,大家的兴奋,又好像自己捡到了钱,又好像自己加了工资,冷静了以后,有兴奋不成愤恨,恨自己不是当官的后胤,没有硬的靠山,自己的鸿猷无法实现,心中的不满一下子升腾,变得义愤填膺,这时候人对于公平的追求到了空前的地步,环卫局里还有一个人心潮起伏,来回在办公室踱方步,抽香烟,办公室里烟雾腾腾,有人来敲门,他都不开门不予理睬,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决定一个方案,就好像在局长离休的时候,局长就找过他,希望他努力工作言外之意,就是他是接班人,市委组织部也有人来找过他,谈了二个小时,这时候他感到了,仕途前景一片冁烂,在环卫局总算从媳妇熬成婆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他享受晟明,享受当一把手的乐趣,因为他深深知道,官场里的一和二,就像爷爷和孙子,截然不同,尽管在现实生活中,孙子的待遇要比爷爷强,但是在选择上,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当爷爷,就好像媳妇和婆婆,媳妇年轻,婆婆代表已经到了夕阳时代,更多的人肯定选择当婆婆,尽管大多数的婆婆离墓近了,人总是顾及眼前的多。副市长和市委组织部的人来宣布局长名单,把他的美梦击打得粉摔,他还在原地踏步,估计这辈子要在这个位置上奋斗到离休了,既然已经看到了离休,他的态度就有了极大的转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混则混,局长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他的资历比他还老一些。今天听到了张万里的这些事,倏忽之间,他又变得高涨,感到上天给他下了一场甘霖澍雨,有了让他粗壮成长的机会,人们不是都说傻瓜和聪明人的差别就是,聪明人会抓住机遇,他要做聪明人,而绝对聪明的人,还会看到未来创造机遇。他做不了绝对聪明的人,至少要做个聪明人。

    他拿起直线电话,直接给市长打了电话,他向市长汇报了张万里个最高,最后还强调了不是集体讨论决定,而是局长一人办的事。在政治舞台上,没有什么朋友,有的就是原则,市长接了电话后,立即给局长打了电话,询问张万里的事,局长回答,确有此事,但是这事不是我的决定,是在执行市政府的意见,局长也是在政治舞台上跌打滚爬了多少年的人,一看市长追查,毫不犹豫把副市长卖了,自己可不愿意当当垫背的,市长回答知道了,市长在办公室想了一会儿,心想现在的问题还好解决,因为代省委书记已经下去了当了局长,对于他推荐的人,处理起来就方便多了,要是他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那就难办多了,现在完全可以公事公办,他马上把女副市长叫到了办公室,单刀直入,谈起张万里的事,女副市长如实谈了张万里的事,谈了环卫局开除张万里的事,又谈了金矿的事,以及专业对口的事,市长在听她讲话,一句话也没有插,到了最后又问:“你和张万里有什么个人关系?”“没有关系,一点个人关系也没有,我以党员的原则保证,纯属工作,没有一点个人关系。”“在这个问题上,至少你不可以直接要求下面做什么事。”“我没有要求下面做什么事,只不过提醒下面,开除一个人有一点草率,既然张万里没有去报到,就不是环卫局的人,最多把材料退回学校,不是环保局的人,有什么权利开除张万里,张万里愿意离开城市,到大山里来,为金矿开采做先驱,这是应该发扬光大。”今天女副市长据理力争,市长也觉得有些意外,平时沉默寡言的她,看不出还有二下子,其实只要到了这个位置,绝不能小觑,没有二把刷子,就不可能到达这个位置。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