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三章

    吴妈每天在煎熬,睁着眼睛一夜到天明,过去了这么多天,哑吧还没有回来,开始的时候,吴妈每晚用手指抠,一边想着哑吧,接下来好几天,她就对耿蕾说:“都是你,原来我肯定和哑吧一起去芙蓉镇,你把我拖住了,你父母都不要你了,这可苦了我了,好几晚上都没有好好睡觉,吴妈眼睛眍䁖进去,也有了黑眼圈,但是人没有瘦,部还炫耀着肥鸭的肥沃,走起路来,抖动的厉害,半夜吴妈有时会起,看着星窾,想着哑吧,有些劻勷,担心哑吧不要出事,面色变得顑颔,其实哑吧在开始在芙蓉镇的时候,脑子已变得昏愦,也没有想起过吴妈,陳婶每天都让哑吧在小河里,漫游哑吧也就乐不思蜀,在河里享受的游戏,哑吧病了以后,耿刚和陳婶根本不顾哑吧,仍然每晚变换着花样,不顾哑吧的感受,要吃就喂二口,不要吃就算了。哑吧有时只得用敌忾眼光瞪着他二,这时哑吧想到自己被蛇咬了以后。吴妈的焦急,不顾自己的体危险,用嘴吸,挽救了自己一条命。这时的哑吧就十分想念吴妈,吴妈不仅是自己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而且吴妈敢于用自己的生命换取自己的生命,哑吧感到自己对于吴妈有亏,应该对吴妈忠心耿耿才好,陳婶简直就是个白眼狼,哑吧健硕的时候,可以共同生活的很好,自己病了,就暴露了她的庐山真面目,哑吧不自的抽搐了一下,有点怵憷,要是好不起来,怎么办呢?哑吧也想好了,要是自己到老爷那里报到了,也对老爷有了交代,自己对夫人尊重有加,除了在大雨中救夫人,自己克制着,挡住了夫人美貌的惑,连夫人一根汗毛都没有碰过,对于健美也可以对老爷有个交代,嫁个人,尽管不是十分美满,但是健美总算度过了人生最困难的时期,哑吧对于到老爷那里去,可以做到问心无愧,心里也就坦然了。同时哑吧祈祷老爷要是在上天有灵的话,保佑自己健康起来,保佑健美、耿蕾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哑吧谌信,老爷会保佑他们的,老爷的良心好,老爷聪明有办法。哑吧又发誓,要是自己体好起来,绝不脚跐二条船,一心专种吴妈三分地,让陳婶憋死,哑吧同时想好了,在种吴妈地的时候,一定要象牛一样用力,像牛一样犨喘,要叫铺板也说吃不消,要让吴妈更加用力到喊叫••••••,尤其健美在家的时候,耿刚又帮不了陳婶的忙,让她去死吧。

    吴妈现在每天做饭思想斗争很激烈,要是做少了,哑吧回来不够吃,要是做多了,又浪费,这几天耿刚家里的猪吃得很好,吴妈把剩余的饭全都喂猪了,吴妈估计哑吧他们回来一般都是下午,一做好午饭,吴妈就做立不安,遄梭于家和烛光隧道之间,看到有人来烛光隧道,她就踮起脚伸长脖子,踮起脚,瞋目而视,等人全部走完了,吴妈就感到无比惆怅失落,就往家走,一路上像是丢了魂一样,有人叫她,她也听不见,看到石头缝里长出的霸皇花,霸皇花很害羞,白天从不开花,只是在夜里静悄悄打开,到天亮之前就关闭了,霸皇花,也不需要什么水分,它依靠自己质叶子储存水分,它那根的分须,吸收任何一点水分,所以它在石缝里也能生长,吴妈想到了陳婶可不象霸皇花那样害羞,不管白天黑夜,陳婶随时可以开,而且是烈大开,陳婶也不需要过多的水分,她自己的水分就足够了,想到自己,现在每晚孤苦伶仃,一不小心拌到了一块石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有人扶起了她,吴妈站定以后,一看是张寡妇,自从上次一起来桃花村,张寡妇彻底输给了吴妈,二人就坼裂了,各取所需,寻找到了真,张寡妇也知道哑吧的力量,但是族长有族长的妙处,族长嘴巴甜,会用嘴巴做各种事,而且老不死的花样还多的,是张寡妇见到的男人最会玩的,张寡妇也心满意足,就是有一点张寡妇很恼火,晚上张寡妇总是被窝冷的,族长绝不和她一起过夜,二人就在白天上人屋寻找乐子。张寡妇阅人无数,她好像也懂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知道自己的长处不在部,部象条马路,平坦坦的,对于男人没有吸引力,所以一到人屋,她绝不自己先解衣宽带,总是先把族长撩拨的火烧眉毛了,她才褪下裤子,一步到位,不要什么序幕,总把族长弄得神魂颠倒,家里的老婆美貌如仙,要脸相有脸相,该长的地方也都长,问题就是到了上,就像一具美丽漂亮的尸体,就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弄得族长心全无,自然也就没了悰乐。族长也下了好几次决心,不要做对不起老婆的事,但是就是忘不了,张寡妇在上的扭动,融化了族长的决心,到了吃了还想吃的地步。张寡妇看到吴妈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答话来:“难熬吧,想哑巴了吧。”单刀直入,直奔主题,吴妈一时无语,张寡妇接着说:“我也没事,晚上我陪着你吧。”吴妈心想晚上也寂寞,就同意了,反正家里的菜多了去了,熱了好几天都没吃完。

    老省委书记的家里,叫人画了一张桃花村的地图,上面那座山都标得清清楚楚,老省委书记还在有的山上插了红旗,像是在打一场战争,红旗有的大,有的小,上面还写了数字,数字代表什么,只有他自家明白。医生大概一个星期到他这里来一次,每次也是来去匆匆,交给老省委书记一张纸,有时会对着纸,给老省委书记讲些什么,老省委书记还会拿起笔记一下,开会讲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环卫局长离开了市政府,表面上显得镇静,心里却像大海一样在翻腾,他相信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从以往的经验来说,凡是分配到环卫局的都是没有背景的,谁会想到环卫局上班,要么扫大街,要么掏大粪,还有就是看厕所,看厕所已经是一个好位置了,还要人打招呼开后门,至少可以不要晒雨淋的,想不到一个到环卫局报到的人,还惊动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副市长,这真让自己踧踖不安,当官就是在走雷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踩上雷,如果不小心就会被裭职,自己为什么都不知道,有一点他感到欣慰,就是副市长办公室有一个人提醒了他,不要和自己的上司对着干,顺从不仅仅是军人的天责,也是当官的首要条件,远比能力才华重要。他还特地赶回到了局里,对组织部的人关照,明天要是张万里来报到,一定要接待,承认以前的错误,赔礼道歉,还再三说,一定要张万里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次,工资的计算,从发报到单这一天开始,一分不能少,特殊野外津贴按照最高标准发,下面的人今天感到很奇怪,局长判若二人,上次还对他们说:“不来报到,看不起环卫局,那就开除他,我们不稀罕他,”还特地关照开除的布告,要写的大大的,贴在最醒目的地方。组织部的人好像不认识局长了,变脸比翻书还要快,似乎局长更适合做变脸的演员,组织部的人心里想法多多,脸上却露出笑脸:“上次是我们处理问题想得不周到,草率了,给局长添麻烦了。”局长听了很高兴,领会精神快,局长很喜欢,但是脸上假装嗔气:“下次处理问题一定要谨慎。”说完走了。

    环卫局长晚上一晚没有睡好,他也在想,难怪年轻人不想到环卫局上班,就像自己一样,每次到市里开会总是坐在后面,基本不发言,大概是局长排位最后一个,哪像财政局,交通局长,冶金局长,受人尊敬,环卫局长自己也看不起环卫局,到市里自己总是侘傺,自己有些象鸟一样一飞翀天,可惜难啊,官场难混啊,还有不少的人惦记自己的位置,好歹也是个局长,在外人家只知道他是个局长,从来不说环卫局,对下面的人说起来,他头头是道,有谁看不起我们环卫局,我们是城市的美容师,要是没有我们的付出,城市就变成一堆拉圾,工作不分贵高低,都是为人民服务。局长在会议上尽的抒发自己的才华,讲得生动,让人着迷,有人在底下暗暗地说:“这么好的职业,你让你的儿子去扫大街,去掏大粪。”

    第二天一早,局长刚走进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是副市长打来的告诉他,张万里家里贫困,母亲卧病在,而且没有劳保,局长马上表态:“他母亲的劳保可以做在我们局里,而且从上次报到算起,可以补报。在于家庭困难,我们一定按最高标准补助。”把副市长想说的话全说在前面。副市长听了很满意就说:“今后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我就是你们的勤务兵。”局长立即找来后勤处长,告诉他:“有一个张万里要来报到,你给他的母亲办一个劳保卡,期写发分配单子算起,以前的医药费补报。”后勤处长:“好好好。”几声,刚要离步转,局长又叫住了他:“我们局里,最高补助是多少?”后勤处长想了一下:“最高点补助是二百元。”局长问:“能不能打破一些?”“给他补助三百元怎么样?”局长点了一下头。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