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女付村长倒也逍遥自在,看到哑吧病倒在,心里想,大该应了那句话,吃五谷杂粮的人都会生病,她也不知道这是**,而且闯祸的人,是二个被人看起来老实淳朴的耿刚和高攀父亲,谁都蒙在鼓里,连陳婶也被骗了,陳婶和耿刚合盖了一条被子,每天都有上上下下的享受,然而人心隔肚皮,得意可以有风,得意不可以横行,这大概也是做人的道理,反正现在暂时回不了桃花村,她对于桃花村也谈不上深厚的感,她也不想做官,工作吗不去不行,就对付着,二字“混呗。”就在家休息,想去县里就去看一下,不去也没有人管。

    女副市长上次晚上在家和高攀谈话以后,尽管她有自己的目的,想要在高攀上得到更多的,表现得轻佻,她感到有些殢纠,但是一个女人要是崇拜了一个人,就像湉湉的水面,投下了一块巨石,是无法平静的,恋中的女人智商是零。女人的执着,比男人有过之无不及,高攀在她心目中,英俊,才华横溢,有理想,还有办法,在她心中高攀的地位,远在代省委书记之上,所以她要辅助他,心中不没有仇恨,而且要极力表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高攀走后,她思考了很久,想着明天怎么开展工作,大约一个小时候,她也确认,金矿的重要,一个男人除了有才华,还要有机会,金矿的开采就是个机会,而且机会难得。于是她第二天就派人找了教育局,教育局建议直接找地质学院,下面的工作人员,找了地质学院,给他找了毕业分配工作组长,工作组长工作十分配合,立即把毕业生分配名单交给了他,让他自己看,工作人员将全校前二十名的名单,分配到什么单位抄了下来,交到了女副市长的办公桌前,女副市长仔细的看了一下名单,在拿到常务会议上谈之前,她又和高攀协商了一下,高攀谈了自己的意见,认为到大山里来工作,十分辛苦,而且不能每天回家,建议每月休假一次,每次一个星期,也就是比原来每周多休息一天,工资加二级,还有野外工作津贴,只有多给一些利益,你才能吸引人,女副市长频频点头,心中想到,高攀就是有办法,高攀指出“道理十分简单,你要钓鱼就要有鱼饵,你要钓大鱼,不仅钩子要大,而且鱼饵要新鲜,而且要大。”高攀又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地质学院的毕业生,怎么会分配到环卫局,成绩优秀,到环卫局做什么工作,这个人最有希望。女副市长彻底佩服高攀敏锐的眼光。常务会议讨论了三次,女副市长谈了金矿的重要,对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又将高攀谈的一番话,重复了好几次,最后总算通过,接下来下面的人跑腿,进行商调,高攀还关照,有的人不愿意去,也可以给党票,女副市长的心就像小鹿在奔腾跳跃,内心怎么也平怗不下来,看看办公室里没有人,就双手放在高攀的二肩不断摇动,嘴里说:“高攀,我算是服了你了,什么东西都可以利用。”说完就在高攀的脸颊吻了一下,高攀不为所动,淡定深邃的说:“党票,提干是派什么用的,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用的,什么叫考验,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考验。”

    下面的人跑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收获,在分配的时候,各人都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目的就是要在车城市,弄个好位置,地质学院去大山的人太多了,只有少数人留在了城市,来之不易,绝不能动摇,后来找到了环卫局,找张万里这个人,下面的人都说没有这个人,最后找到了组织处,处长告诉他,张万里因为超过报到的时间,最后党委讨论通过,开除了,理由、手续清楚。况汇报到了女副市长面前,女副市长也感到问题棘手,因为她知道要是开除了,是党委讨论通过,就很难推翻重来过,想了半天,又想不出妥帖的办法,电话里又讲不清,就直接到县里去,县里是她的娘家,一到县里,大家就叫她老领导,加了个老字,既显示出她的资格,又有亲切感,有的就干脆叫她市长,总之比在市里一本正经的坐在办公室,好受多了,而且可以见到高攀,和高攀在一起,她很愿意,多坐一会儿,谈谈看看,也很受用。

    到了高攀那里,高攀泡上好茶,亲自端上,看到高攀亲自上茶,她赶紧站了起来:“叫老领导端茶,不敢当。”眼睛告诉大家就是二字“激动。”不知是茶杯太烫,还是激动引起,手有些颤抖。女副市长说明来意,也谈了忧虑“恐怕环卫局收回成命很难。”高攀听了,也知道官场难弄。很礼貌的说:“我要抽烟了。”边说边到了窗边,打开了一些窗户,就点起了烟,女副市长说:“不用这么讲究,你还不知道,我被烟熏了多少年了,县里市里不知有多少杆枪,我也习惯了。”心里在说:“你的丈人,还有原来的代省委书记,在我房间抽烟厉害着呢,那个臭嘴,也不管人家接受不接受,就亲上来了,但是他们也有好的地方,不管自己的那部位,也都愿意亲。”想着想着自己就诡异的笑了起来,谁也不能理解她突然笑了起来为什么?高攀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不停的抽烟,到有了眉目的时候,他就会不管抽了多少就把烟掐灭了,高攀掐灭了烟,眼睛放出了光,似乎自己站到了巍峨的高山之巅,指挥着千军万马,一辆一辆卡车排成长龙,上面装得都是矿石,不应该全是黄金,桃花村不仅有矿石,还有冶炼厂,托拉斯一条龙,从开采到冶炼,高攀这时候所有恓惶全在心里逃跑了,看到了生命中的绿洲,遁去的噩梦全被赶进了窀穸,用水泥封口了,一切怅惘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高攀对女副市长说:“那么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去找地质学院了,让地质学院重新给张万里分配了。”

    第二天下面工作人员来到了地质学院,找到了分配办公室,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听人说,毕业分配办公室是个临时组织,学生分配完毕,就解散了,没有办法,他们就找到了校长,校长已经六十开外,满头的颢发,一根黑发也找不到,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他很有正义感,对于开后门等他义愤填膺,对于毕业分配,他只提出有几个成绩特别优秀的,留校或到研究所,至于具体的人他都不管,一切以成绩单讲话,谁要是要开后门,休想。来人恭廙的递上市政府的介绍信,他看了一眼,放在了桌子边上,眼睛也不朝来人看一下,自己就坐下了,喝起牛,这人以做学问为主,对于校长一职,根本不在乎,对自己的体特别注意,要是说他有什么嗜好,就是喝牛,买不到,他就向上级提出要求,给他定六瓶,所以他的脸色很好,年轻人也比不上,下面的主任,和他一起出差也吃不消,他也不要游览名胜古迹,工作完了,也不放一天的假,让大家放松一下,要是和他住一个房间,那就更加可怜了,他睡觉没有规定,有时碰到问题,他可以工作到天亮,迷上一会儿,工作继续,第二天还是精神饱满,跟着他的人,就受不了,哈气连天,瞌睡虫来拜访,他说话很直接:“有话快说吧。”来人对他说明来意,校长的第一反应就是来开后门了,特别反感,就说:“一个人可不可以发二张出生证。”市里的二个人被问得蒙住了,只能大眼瞪小眼,接不上口,接下来就下了逐客令,“这个问题不可能解决,请回吧。”二人还想说什么,回到市里不好交代,校长好像没人一样,自己低头看书了,二人灰溜溜的走出办公室,商量回到市里怎么交代,其中一个回答:“有什么不好交代,认为我们办事不力,让他们自己来碰碰钉子好了。”另一个也附和着:“看人办事不累,我们又得不到什么好处,他们经常花天酒地,前天晚上,听说他们吃了满汉二烤。”另一个就好奇的问:“什么满汉二烤?”他感到自己有学问,感叹道:“满汉二烤,就是烤猪,和烤鸭。”说着咽了咽口水,好像问到了香味,接着说:“其实什么是满汉全席,很难考证,有人说当时皇上为了慰劳大臣,就举办满汉全席,一共三百多道菜,吃了三天,另一种说法,所谓满汉全席,就是将满族,汉族的经典菜肴共同上桌,没有专门规定几道菜,当时皇上有时也穿汉服,所以汉族的菜肴在当时也颇受人欢迎。”二人一边走一边议论,一边咽咽口水,“反正领导动口,白天也动口,指挥人,晚上动口吃不停,我们动腿。”满肚的怨气••••••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