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高攀的父亲,走到了茅坑,一看吓了一大跳,芙蓉镇的茅坑,只有三面用毛竹和稻草围起,男女都不分的,只见哑吧人坐在边上,头已经倒在了后面的毛竹上,高攀的父亲是个本分的老实人,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一看健硕的哑吧变成这样,赶紧上去,用手在鼻子下面放了一下,还有气,也就放心了,立即采取措施,拉起哑吧二只脚,往后拉,但是高攀父亲已到耆岁之年,体力有所不支,哑吧的个子重量又像一头牛,要拉哑吧的二脚,人就要蹲下去,二手一拉,哑吧移动了一下,高攀父亲自己就摔倒在地,二手就自然放掉了,哑吧的上总比下重,哑吧的头就掉进茅坑,高攀父亲马上站了起来,想要上去拉,怎么也拉不动,越动,哑吧的头就越往粪里钻,高攀父亲慌了手脚,使出浑解数,对于哑吧这个庞然大物,毫无办法,这时天空中好像出现老爷,冥冥之中叫了二字:“敲钟”须臾之间老爷就不见了,高攀父亲,奔跑着到了打谷场,生平第一次敲钟,跑的时候还摔了一跤,脚腕都出血了,他也没有觉得,听到钟声,大家纷纷跑了出来,一定出了什么大事,陳婶也听到了钟声,耿刚立即要下马,出去,陳婶将二脚压住耿刚的部轻轻说:“不要去,这个关键时刻,怎么可以停下。”

    几个强健的小伙子,把哑吧从茅坑里拉了起来,哑吧的命大,茅坑里的粪二天前才清理过,所以只将哑吧的鼻子淹了,嘴巴还能呼吸,哑吧被放在了打谷场中间,往打野猪大英雄,大家在打谷场狂欢庆祝,摆起流水席,跳起舞蹈,今哑吧已经完全失去以往的丕力,尽管个子还是摆在那里,但是一股臭味向四处散发,就像一头死了的狮子老虎,已经发臭腐烂,对于能说能动的大伙,哑吧显得伶俜凄惨,一头猛兽,没有了咆哮、凶狠、力量,也就失去了辉煌,这时老爷的影子好像出现在打谷场,显得淡定安详,发出来的声音:“要是哑吧换成高攀,鬼门关就走不回来了。”说完就腾空而起,在苍穹中几个人酺酒,老爷举起酒杯:“感谢大家,出力。”须臾之间就消失了。

    哑吧平时在芙蓉镇好事做的不少,小时就是个伶俜孤儿,自从老爷收留后,结束了凄风苦雨的子,做了管家,但是从不仗势欺人,有一个老乡家里刚刚蒸了馒头,锅里还有水,就拿来给哑吧冲洗,哑吧的鼻子里还有粪便,一冲,粪便就到了气管里,哑吧被呛了出来,气就通了。原来哑吧在茅坑,象水一样的冲出,冲出后,哑吧就站了起来,刚要走,肚子里又滚得起来,哑吧只得再坐下,这样重复十多次,哑吧觉得浑软软的,已经脱水了,哑吧努力的要站起来,可是力不从心,又坐了上去,子没有坐稳,头就靠在了后面的竹子上,人还是清醒的,高攀的父亲一拉二脚,哑吧重心不稳,头重脚轻,头就栽到了粪坑里,自己就失去知觉。大家把哑吧冲洗干净以后,有四个小伙子,把哑吧抬起,送到哑吧屋子,门关着,高攀父亲说:“里面有人。”大家就用力敲门,过了好长时间,耿刚过来开了门,一手在扣纽扣,裤子倒是拉上了,纽扣还没有全部扣上,陳婶坐在椅子上,不知是由于烛光的作用,陳婶的脸显得通红,头发凌乱,半低着头。大家把哑吧放在了上以后,就三三二二的离开了,到大家都离开了,高攀的父亲,就对陳婶说:“哑吧没有危险了,今天可以回家睡了吧?”眼光里充满了哀求,祈盼今天晚上可以给自己一个满足,刚才的敲门,耿刚正在播种,埤加力度,速度,正在做最后冲刺,陳婶也在奋力扭动部,敲门声,好像一个魔鬼来敲门,耿刚一下就变得温柔了,那个玩意儿也变得柔软不坚强,少了最后那一刻,陳婶就像一个要飄死的人,还是没有吃饱饭,陳婶一边起穿衣服,一边咬着牙,骂着:“这个时候来鬼敲门,这不要人命吗?”甘霖澍雨还没有下到小沟里,看到丈夫哭丧的脸,陳婶心里一股无名火就爆发了:“你一副奴才相,一个老病鬼,我就是做寡妇,也不要你访问那个地方,你就死了这个心。”说完就将茶杯里的水,泼在他的脚边,在陳婶的詈骂声中,他咧说着走出了屋••••••到了家里后他还在唠叨:“这是谁的老婆,她要看谁睡觉?”一直到天拂晓,他还在想这个问题,公鸡开始唱晨哥,他一想不对,就拖着疲倦的子,开始和面,然后生炉子,看着炉子的烟雾升起,他就开始一天的生活,然后认真的数钱,计算着多少钱可以给陳婶,他总是这样,有时还还会买上一些陳婶喜欢吃的东西,或是颜色鲜艳的布料,他知道陳婶喜欢鲜艳的、款式新颖的衣服,生气的时候,他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再也不要管她,但是到了县城以后,肚子饿了,有几次他走进了饭馆,掏钱想吃一顿饭,掏了好几次,总下不了决心,想到刚结婚的时候,陳婶在寒冷的夜晚,还是给了他温暖,幸福,有一天晚上,他记得清清楚楚,陳婶还骑到了他的上,这是以前老婆从来不曾有过,让他回味无穷,看到他和哑吧的风流,看到哑吧的勇猛,他只怪自己无力,不能让陳婶享受的力量,同时他又感到人总是有毛纇的,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又想到高攀,总有一天有小孩,自己也要做爷爷的,也总要给高攀一些钱,孙子叫爷爷,总要给一些钱吧,想到这里,他就转走出饭店,从包里拿出一些煎饼,啃了起来。煎饼啃得嘴巴干燥,喉咙有些疼痛,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老是想到别人呢,他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自己自懂事以来,没有过过一天舒心子,看到哑吧躺在上,他的心很是矛盾,毕竟是自己在饼子里下了药,为此哑吧差点丧了命,直到现在还是起不来,但是一想到他和陳婶以前当着自己的面,和陳婶开心,陳婶直到现在,就不要他了,他的自责就少了些。现在每天他还是给他们做饭,再也不敢放泻药了,那可要闹出人命,但是做的饭菜就简单多了,心里有些不甘。

    陳婶干脆就不到他屋里来了,饭菜还要送到健美的原来屋子,吃完了,还要去收拾碗筷,陳婶和耿刚就像走进了饭店,陳婶也根本不管要不要吃,耿刚喂二口,哑吧不要吃,也就罢了,耿刚对于一记耳光,牢记在心,管你要不要吃,耿刚心里想着:“你去死吧,反正不下药了,生死就由你自己的命吧。”哑吧在上根本睡不着,想着自己原来健硕的体魄,蛰猛的上功夫,令陳婶毫不犹豫跟他到了桃花村,每天还要和吴妈争,现在好了,自己睡在打谷场,大家围着他看,不是在看英雄,自己好像就是被打死的野猪,是嘲笑的对象,更为可恶的是,耿刚彻底把他打倒了,把陳婶掳去了,每天晚上肆无忌惮的在哑吧面前,干作活,哑吧眄着眼看,毫无办法,哑吧的心在出血,他想用拳头打自己,然而手都举不起。最可恨的是耿刚,以前刚刚看到哑吧,连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眼睛里就冇哑吧这个人,到了吃饭的时候,高攀父亲送来了以后,吃饭就吃饭吧,他还要陳婶坐在他的大腿上,还要喂陳婶,喂也就喂了,陳婶要求先放在耿刚的嘴里,陳婶这个**,也不怕脏,耿刚吐到她的嘴里,她也吃得很香,看到他们的样子,哑吧一点胃口也没有了,生气的转過,面壁睡,但是怎么样睡不着,又转過,就这样重复着,一会儿陳婶喂耿刚,耿刚自豪的看着哑吧,故意边吃边说:“味道好极了。”当晚上星星挂在天空的时候,月亮已爬上了天空,折磨哑吧的时间开始了,耿刚和陳婶共而眠,陳婶一定要耿刚点上蜡烛,一支蜡烛还不够,陳婶一定要点上二支,衣服也要脱得一干二净,为了回报刚才陳婶亲耿刚的嘴,耿刚也一点不怕脏,俯下子,有滋有味的歃吸起来,陳婶享受着扭动子,以前不叫的陳婶,现在不知什么原因,皱着眉头,唷哟的叫个不停,头向后仰,整个体成了弓形•••••••一夜折腾几个小时,哑吧刚要睡着,二人又开始闹腾,哑吧这时候想到自己以前在高攀父亲面前,心里有了些内疚•••••耿刚说要回桃花村,让哑吧在芙蓉镇养病,陳婶坚决反对,要是回桃花村,吴妈绝没有丈夫这样好弄,搞不好耿刚就要分食制,要是健美回家,那自己只有死路一条路••••••••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