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当哑吧四人到达芙蓉镇的时候,高攀马上就迎了上来,大步走向耿刚,伸出了手,耿刚还根本不习惯这个礼仪,高攀的手伸在那里有些尴尬,女付村长赶紧走上前,握住高攀的手说:“还搞得这么隆重。”高攀笑了笑:“应该的,我们前方美女村长来了,还不应该欢迎。”高攀调侃着,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很醒目的停在芙蓉镇唯一的一条街上,自从高攀当了县委书记兼县长以后,办公室主任再也不敢擅自安排用车,基本上就是高攀单独坐骑,要么几个人一起外出,借光,要么下起瓢泼大雨,路上有了潦水,又有急事,高攀亲自开口,其他人才有资格享用。哑吧四人,就是女付村长显得有的倦意,哑吧经过夜晚的游戏,还是那么闶奋,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耿刚虽然矮了些,但也像个树墩子,人站在那里,结结实实,陳婶深有体会,一定程度上胜过哑吧,陳婶倒是容光焕发,昨晚哑吧和耿刚的剋架,陳婶显得十分高兴,自己的重要的地位明摆在那里,陳婶也知道平衡,哑吧结束以后,陳婶用尽十八般武艺,犒劳了耿刚,而且用龈咬方法,足以消除耿刚的忾恨,随后,又对哑吧用手比划,不可以打耿刚,哑吧点点头,又要上马,陳婶不反对,陳婶衎乐得象吴妈一样喊了起来,•••••••睡在旁边帐篷里的女付村长,当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多么熟悉的声音,她也是一夜无眠,像是溃了堤的洪水,在体内波涛汹涌,在下水道里漾,那个帐篷波澜壮阔浪打浪一夜,倒是精神焕发,女副村长就疲惫不堪。

    陳婶原来根本不想到高攀父亲那里去,看到他简直让人扫兴,高攀在面前,又不敢大意,于是轻轻的喟叹一声,走到了高攀父亲,自己的名誉丈夫那里,高攀父亲正在卖点心,看到老婆回来,儿子也在,心中就像灌了蜜,脸上难得的笑容,也露出来了,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摊,高攀就和耿刚一起上了车。陳婶像是走亲戚,到了里屋,就和衣躺到了上,嘴里说:“给我倒一杯茶。”他听后赶紧送上,又问:“要吃什么点心?”“随便。”陳婶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脸瞧不起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端来二道点心,放在了桌上,恪敬的说:“还要什么你说。”他眼睛有些眍䁖,生活不错,但是脸色还是顑颔,人高高的,就是少了精气神,窝窝嚷嚷,一生就学会了:“谢谢。”点头哈腰,他劻勷的坐在边,用手指轻轻的㧟陳婶的胯部,眼睛恍惚的看着陳婶,想要进一步的作为,陳婶看了就生气,当时夫人把她嫁给这个窝囊废,目的是要哑吧,分开她和哑吧,但是和哑吧有一腿后,还忘得了吗?一次他到县里去,比平时回家早,哑吧分秒必争的来到陳婶屋里,二人兴趣正浓,他开了门进来,陳婶倒是吓了一大跳,哑吧却不理不睬,硬是在他面前干了十分钟,一直到事结束,才拉起裤子,扬长而去,陳婶则躺在上,连裤子也没穿,发号施令:“快去倒一点水,给我洗一洗下。”过了一会儿,水倒来了。

    高攀父亲给陳婶洗着,陳婶从来也没有让他看过那神秘地带,今天有资格享受这个待遇,他就有了**,陳婶一把把他推倒在地:“就凭你这个德行,还想弄这个。”从此以后,他对于陳婶就好像不是老婆,今天也是这样,他看着陳婶,小心的撩起陳婶的衣服,把手伸进衣服,碰到了陳婶的那个,象二个袋子,装了半袋的,松弛,陳婶跳了起来,横眉怒吼:“这么冷的手,做什么?”高攀父亲吓得马上把手缩了回来,站起,走到炉子旁边烤了一会火,又用二手不断来回搓,“现在手了。”高攀的父亲祈盼许访问,陳婶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改变了语气:“好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要做什么,你赶快去做饭菜吧,哑吧要回来吃饭,多做一点,有醪酒拿出来,大家喝一点。”说完陳婶就睡觉了。睡梦中,陳婶笑着,不是做梦,回味着昨晚帐篷里,三人一夜无眠••••••

    高攀让耿刚进了小车,耿刚不要说小车,就是公共汽车也没有坐过,不小心头被撞了一下,上了车手不断的揉着,脑壳上有点红,耿刚感到这二天不顺,昨晚尽管幸福无比,哑吧的一个耳光已让他头晕目眩,今天头又被撞,吉普车在市里滚动轮着,耿刚想这玩意儿,比牛快多了,就问高攀:“它吃什么草?”高攀笑了起来:“它不吃草,喝油。”耿刚睁大眼睛,不理解,高攀也不懂,解释不清,耿刚要伸出头,看看大楼究竟有多高,高攀赶紧拉他进来,小心头被撞。下车的时候,高攀用一手压住耿刚的头,防止又撞了头,一下了车耿刚目不暇接,很多人骑着自行车,耿刚也不理解,这二个轮子的车,怎么就能跑得这么快呢,自己二个轮子的车,就只能推,市里的房子高而且成群,三到六楼房子成群成片,还有少数十几层楼的,数的耿刚昏愦,不像数鸡蛋来得那么容易,来来往往的车子,安高攀说的,是喝油的,这些庞然大物,有的堆了许多东西,高高的,迎面驶来,让人感到觳觫,高攀带着耿刚走进了,一加工厂,里面机器轰鸣,大家都在干活,也有一些人在抽烟喝茶,看着有人进来,好奇的交头接耳,指指点点,有点像是在大山里看到老虎狮子,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人气涣散,没有认真干活,机器的豗击声,人的耳朵有点受不了,到了走道上,机器的声音小了,高攀问耿刚:“想到这里来上班吗?每月的工资六十二元,比一个大学毕业生工资还要高,比我的工资还高。”高攀期待耿刚的惊喜,想不到耿刚说:“我们山里面有的是蘑菇,药材,还有染料,还有野兔,都可以卖钱,我们还可以种菜养鱼,养鸡鸭,种粮食••••••••还有野果,毛竹••••••”说到了大山,耿刚滔滔不绝,绝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而是一个学识丰富,的老师一样,高攀连插个话的机会也没有,只有听的资格。车子开到了一幢六层楼的公房门口停下了,高攀首先下了车,耿刚跟在后面,走到了三楼,高攀开了门,是个二房一厅,煤卫独用,走到了卫生间,高攀指了指抽水马桶,又用手按了一下,只听哗啦啦的声音,水就冲起来了,高攀告诉他,大小便在这里,水一冲就干净了,讲到大小便,耿刚就感到有些便急,耿刚一般到县里来,他有一个困难,就是大便,有一次耿刚也是大便急了,就问了人家,人家用手指了一指,耿刚就跑了过去,走到女厕所进去了,里面女同志看到有一个男同志进来叫了起来,有的已经好了的女同志就打他,大叫“流氓流氓。”差点还被抓进去,所以耿刚一般到县里,他就尽量憋着,回到桃花村第一件事,就是上茅坑,而且一定上自己家的茅坑,肥水不流外人田,耿刚见可以大便,就关上门,看到有几张旧报纸,还有一块抹布,耿刚关上门以后,就蹲在地上,地上铺了报纸,一个响带出了黄龙,在报纸上形成圆形,盘旋着,耿刚体一下子感到轻松,就用抹布擦了一下,比起桃花村用草擦,舒服多了,随后耿刚认认真真的将其包好,外面又用抹布包好,带回桃花村,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高攀带他进了饭店,高攀要他点菜,耿刚看了菜单,上面的字看不懂,高攀点了四菜一汤,耿刚那包东西,放在了桌子角上,时间长了,湿的部分就流了出来,伴有一股奇异的味道,高攀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耿刚见高攀盯住看,就把那包东西放到了地上,高攀吃了一些,就停住筷子,耿刚倒一点也不浪费。在看房子的时候,高攀告诉耿刚,自己的房子和他的房子一样大,耿刚说了比他的房子小多了,耿刚告诉高攀,自己家里的灶间就比所有房子大,而且还要爬楼梯,自己的家里就是一层,开门就能见到大山,养鸡养鸭方便,他就问高攀鸡鸭养在什么地方,高攀眨了眨眼,想不出怎么回答耿刚,高攀终于理解了一句话“秀才碰到兵有理讲不清。”高攀借了饭店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说了斗鸡,而且还是三只鸡斗鸡。饭后耿刚记忆力绝对没有问题,从第上拿起那包东西,坐上了车,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高攀要带他去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