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蹲点桃花村的女副村长,半月回县里一次,有一次回到了县里,看到了吴天戴着口罩在扫地,就关心的说:“出来了?”吴天低了头说:“好在高县长打通了关节,才判了个缓刑,就是现在只有生活费。”接着他贼头贼脑看了副科长一眼,悄悄地问;“能不能给他一包烟。”女副科长也爽快,立即去买了一条,给吴天,吴天拿了一条烟,眉颦舒展了,再三感谢副科长,心里盘算一条烟,最好要混二个月,计算着每天可以抽几支,老婆那里要一毛钱是不可能的,要晚上做一些事,你也是没有指望的,但是老婆倒是比以前过得滋润,每天上班前都要精心打扮一下,倒显得娉婷玉立,晚上经常不回家吃饭,回家满脸通红,醉醺醺的样子,吴天一句话也不敢讲,有时干脆不回家,吴天是个男人,理所当然想到了那事,有一次,老婆换下来的短裤,吴天看了一下,上面像是涂浆糊,又干了••••••大股女副科长,回到了县里,高攀给的一张空头支票,瞬间变成了一个泡影,哪里来的到哪里去,总算还有一个写字台,副科长当的时间不长,确实舒服的,大家的恭维话是少不了的,即使有人心里恨她,嘴上绝对不敢冒犯,圆台面让你吃得心满意足不说,看到鱼不会眼睛发光,口咽口水,不像刚开始吃的时候,一副急慌慌的样子,让人看得不舒服,有人说饿死鬼投胎,有人说是才放出来的犯人,什么难听的话都有,吃得多了,大股科长也显得落落大方,还学会了祝酒词,进步不小,还学会了频频举杯,用舌头一下,在桃花村吴天的鞭子,让她记忆犹新,现在伤已经好了,吴天也落难了,她倒讲义气,吴天的鞭子使她疼痛难熬,但是吴天作为一个人,也让她难以忘怀,她时不时塞给他一包香烟,到角落里说上几句话,在侦查好没人的时候,二人还拉上个小手,二人拉手的感觉,有了在桃花村那种感觉,有温暖,有依依不舍的成分,但是现在碰到了一个难题,就是白天吴天绝不敢离开半步,要监督劳动,在缓刑期间,一不小心就可以收监,那不得了,对于老婆他是完全不过问,碰是休想,自从看守所回家,老婆洗澡要把他赶出去,有一次吴天男人的需要,吴天用手拉开老婆的内衣,刚碰到上,老婆一个转,就是一个耳光:“拿生活费的人,还想这个。”自那以后,吴天就死了这个心。第二天早晨起,老婆就精心打扮起自己,梳妆打扮以后,就扭动部,走出家门,吴天赶紧做早饭,要伺候小孩吃早饭,早饭是泡饭加咸菜,小孩睥睨了桌子上的发黑的咸菜,一推,大小孩去去碗橱里拿了一只放糖的瓶子,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白泡饭吃了二口,就把碗扔在了桌子上,背起书包,问吴天要钱,中午要吃午饭,吴天从衣服的口袋,一直摸到裤子的口袋,好不容易才摸出一角钱,交给了小孩,自己的香烟钱是完蛋了。老婆走出家门口以后,到了拐角处,一个五十开外的男人迎了上去,老婆滴滴的说:“对不起啊,经理,我来晚了。”男人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就拉着她的手,还不时地抚摸:“不晚不晚,我等一会儿应该的。”二人走进点心店,要了二客小笼包子,每客八个,一咬小笼包子里的水,就涌出来,烫的不得了,一人一碗小馄饨,上面还有绿油油的葱花,黄色的油漂浮在上面,男的咬了一口小笼包,汤水涌了出来,他赶紧吸了,侧着低下了头,在她的耳边说:“这小笼包的水,和你的水一样多••••••”女的听了,哆嗦了一下:“用脚踩了男得一下:“下流胚。”接着瞟了男的一眼,风万种的说:“被你说得痒死了。”“我们抓紧吃,马上到我那里去。”男的边说边将腿压在了女的腿上,女的喃喃说:“不行,我还要上班。”“没关系,回去以后,就说我让你外出办事去了。二人很快吃完了早点,走出点心店,男的开了自行车的锁,吴天的老婆就坐在了后面,男的在吴天的老婆耳边说:“抱得我紧一点。”到了家里,男的开了门,首先进屋,用手把吴天老婆拉进门,像个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吴天老婆躲让着,问:“这么要啊,昨天才弄过,今天就这么急。”男的喘着气,手就去解吴天老婆的衣服,一边说:“昨天吃过饭了,为什么今天还要吃。”理由充足,在关键的时刻,吴天老婆,也气喘吁吁的迎合着问:“你还要去探亲吗?”“不去了,我••••离不•••••开你••••••”“真要。”吴天老婆闭起眼睛满意的回答,男的加大了力度,速度也跟上了,吴天老婆双手抱住他的背,嘴巴深深的相互吸,时而用手拍着男的背:“你是个••••••魔鬼••••••我也•••••离••••不开••••你•••••”

    吴天吃了半碗泡饭,以咸菜,骑着破车,去扫地了。过了一会儿,大股副科长要来上班了,尽管现在早已不是科长,吴天见到她还是叫科长,她很受用,她和人讲话的时候,也老是说:“我以前当科长的时候•••••”对于暂短的历史,已经翻过去的一页,她还是念念不忘,她警觉的望了望四周,看了看没人,就从包里拿出煎饼,还有一包香烟,外加二元钱,递到了吴天手里说:“吴县长,自己注意体。”双眼含脉脉,吴天听了县长,还有香烟煎饼,外加钱,吴天一下幸福指数直线上升,眼前的女人,一下子就变成仙女,就来了激,一手紧紧捂住她的手,语无伦次的“谢谢,谢谢。”嘴就凑了上去,她躲让着轻轻说:“你发疯了,找机会吧。”吴天想了一下:“下班到我家去吧,有一个小时时间。”二人就分开了。

    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吴天找了高攀,忧心忡忡的问:“县长今天我可以早点下班吗?今天家里有点事。”吴天现在像是辔绳住的牲口,早上到了单位,首先拿起扫帚,扫得干干净净,整个走廊,门窗擦得一尘不染,原来他还到每个办公室擦写字台,高攀悄悄的关照他,写字台就不用擦了,接下来还有一个任务,每天厕所要冲洗三遍,还要用手擦,女厕所早上还没到时候,女同志还没上班就要擦得干干净净,看到人就恭恭敬敬让到旁边,等人走过去以后,他才低着头,拿起抹布,就是擦好了,还是要装作十分认真的在作事,以前他也是坐办公室,所以一天到晚走,也显得累,他在厕所里放了一只茶杯,看一看厕所里人少了,就走进去,就是没有大便,也拿了一杯茶,放在大便器旁边,有一点茶叶碎末,就心满意足,舒舒服服喝上一口,再点上一支烟,猛吸一口,吐出浓烟,浑有了舒畅感觉,没有茶叶,就白开水,上次高攀给了他一包茶叶,他省着喝,足足对付三月,在看守所的时候,高攀去打听吴天在里面说了什么,吴天还算硬的,什么也没说,也没有把责任推到高攀上,其实就是推到了高攀上,也无济于事,原则的问题,高攀绝不会承认,看在吴天是为他卖命,就对相关部门,提出意见,判了个缓刑,并且和县武装部长去接他,只拿生活费,高攀还时不时给他一些补助,人家送的香烟,茶叶,有时还会给他一瓶酒,吴天感动得泪盈眶,恨不得叫高攀为父亲,吴天虽然判了缓刑,大腿中间的那玩意,就是判了个实刑,小和尚再也没有洗过澡,他在看守所,不耐寂寞的老婆,就自寻出路,下水道就有她的经理来负责沟通,这样沟通,上下通道彻底打通了,经理口袋里有钱,可以满足她的对美食的渴望,到了上,二人都有新鲜感,上上下下的享受,二人都感到又一次做了新人,没有够的时候,那还把吴天放在眼里,吴天彻底被判了当和尚,拿了生活费,老婆大多时候,连小孩也不管,晚饭早餐,还要拿出仅有的一点钱,买一点菜。

    对于吴天的要求,高攀爽快答应:“早点走吧,”还从橱里拿出一瓶酒,外加二元钱,交给吴天说:“去买一点菜,喝上一杯。”吴天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