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到一百七十四章

    听到喇叭声响,夫人就站在了窗前,面对着花园,希望看到大黄的出现,要在往常,听到老爷车的喇叭声,大黄也焦急匆匆的来到了她的房间,一见面,二人就象几年未见的夫妻,就像小河已经要干枯,下起甘霖澍雨,最近突然不来了,夫人自己要出去,门口站了一个邪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夫人刚要走出,那人的手就一拦,一语不发,夫人懔惧得叫发抖,牙齿有些颤抖,说不出话,只得回到房间,站在窗前,有时大黄也会朝窗户遥望,近在只尺,只能咽咽口水,解不了干涸的小河的需求•••••••远水解不了近渴•••••••夫人拿起十万元的钱,不知怎么办?看看窗外,有时又走到凶神恶煞看门的面前,有时又走到房间,有时站在,有时躺在上,回忆起往的旧梦•••••••夫人从大脑到心坎,全部是大黄,脑子里什么东西也装不进,不要说老爷,就是连她最为宝贝的儿子,也忘了,也根本想不起来和工商联主席才创业的时候,只要新开办一个公司,她就会欢欣鼓舞,她就会戏谑地说:“我们又生了一个儿子。”直到工商联主席在地图上插了许多红旗,他们对于新办企业也就麻木了,也不知道办企业是为了什么,家里要有的一切全都有了,倒是寿山石的假山,使她又风光了一阵子,但是不长久,又谖忘了,到了一定的时候,物质没有什么吸引力,没有什么自豪感,但是就是和大黄上手以后,夫人惊讶的发现,世界变了,自己也变了,一切都变得这么美好,自己好像年轻了,几乎每时每刻想着大黄,到了约定的时间,夫人就会开门迓迎,要是还没来,夫人就会像一个少女一样,在窗口不停的张望,不时打开门,又关上,只要大黄一来,夫人就会扑上去,有拳头轻轻的敲打大黄,然后喃喃道说:“人家等得急死了。”就开始新婚一样的•••••••夫人的脚步变得轻盈,胖的材,挡不住每天做新娘的好心,每次都有新鲜感,这究竟有什么玄机,夫人自己也不明白,就是想啊••••••

    半小时以后,汽车的喇叭又响了起来,门卫老头习惯的开了门,夫人听到喇叭声,夫人每次听到喇叭声,就走到窗前,看个究竟,偶而一次,他和大黄正在房间里干活,听到喇叭响,走到窗户一看,老爷的车回来了,二人赶紧穿衣穿裤,夫人还不忘了理了理头发,更多的时候,听到车喇叭声,尤其是在白天,都是送货来了,大黄就走了出去,大展手,扛米搬运东西,大黄做得得心应手,有条有理,夫人在窗前撩开窗帘,看得心花怒放,大黄的力量,使夫人想象到了在上,大黄的不知疲倦的战斗,夫人就会露出冁烂的笑容,这天开来的车子,是部卡车,倒着慢慢开了进来,大黄引领上去,嘴上不停的叫着:“倒倒•••••”手上还不停的做手势,车子停了以后,大黄就上去把栏板放了下来,大黄正要上去拿一桶三百斤的油,连桶的话,远远超过三百斤,要是在平常,是夫人最激动的时候,不仅可以欣赏到大黄展现力量的风采,关键是,结束以后,大黄就会来到她的房间•••••••今天大黄刚把汽车的栏板放下,大大的油桶就滚了下来,大黄毫不畏惧,上去挡,油桶滚了下来,把大黄滚倒在地,继续向前,滚过了大黄的肚子,部,沿着头滚了过去,头被压碎了,血流了满地,十秒不到的时间,大黄已经没有气了,夫人在上面狂叫着,“大黄大黄”也不知看门的怪兽,疏忽,还是夫人疯狂了,夫人冲到了花园,趴在大黄上大叫:“大黄大黄。”除了地上的血在流淌,大黄已经无声无息,夫人倒是力大无比,许多佣人来拉夫人,劝告说:“人已经死了,••••”夫人等着眼,大声叫:“没有死,没有死。”

    凶神恶煞的门卫,赶紧追了过来,把夫人拉了起来,一只手就把夫人抱回到了楼上,夫人到了屋里以后,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把放在底的钱,拿到窗户前,象天女散花一样丢向花园,花园里的人抬起头,看着飘落的钱,看着夫人的上,但是谁也没有去捡钱•••••••

    晚上工商联主席和公子哥回到了家,工商联主席对新的管家说了二字:“厚葬。”

    几天后,各大报纸都刊登消息,并且配有照片,工商联主席厚葬管家,善心如佛,工商联主席和夫人都穿了黑色的衣服,前带了一朵白花,脸色沉重,明显的夫人的脸上化了淡妆。旁边丈夫和儿子支撑着她。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自从秋芳被打以后,展翅的心就像锅上的蚂蚁,无比沮丧,一个人在屋子里踽踽独行,来回走个不停,香烟抽了超过平时的二倍,几乎是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烟灰缸满了也不倒,弄得桌子上地上全是灰,也没有认真的做过饭,实在饿了,就讲一些馂食,来吃二口,吃得也倒胃口,随后又扔了,茶也不喝了,家里所有的酒,被他喝的差不多了,酒瓶东倒西歪,酒瓶象一个个醉汉,他本人醉倒是没有醉,秋芳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秋芳刚来这里不久,得罪了谁,要下这样的毒手,要是用有菱角的铁器的话,秋芳就可能命归黄泉,展翅有时狷急得直打自己的脑袋,本倒是假结婚,现在又要担心被人认为假离婚,自己倒也无所谓,但是秋芳的事业才起步,需要钱,要是被认为假离婚,那么秋芳分的的一半财产就要被没收,打秋芳的人太猖獗,展翅不止一次的想,打得要是自己多好,展翅也知道了秋芳苦难的历程,有时在半夜,展翅躺了一会儿,梦见秋芳死了,展翅就会从梦中惊醒,从上跳了起来,吓出一冷汗,觳觫得浑发抖,原来还算健佶的体,一下子瘦了一圈,眼睛也深深的凹了进去,动不动就汗流浃背,虚弱得不行,他要不停的打电话,接电话,秋芳公司里的事,他要遥控作,还派了人去看秋芳,自己又不能出面,这样的煎熬,比自己出面工作、陪夜,要难过得多,林顿在看护秋芳,展翅也绝不敢小觑林顿,但是又拿不出好的方法,阻止林顿,现在展翅就像一个茕孤,无人可以依靠,但是有一点,展翅想明白了,要是林顿做了对不起秋芳的事,他绝不会放过林顿,想到后来和秋芳缱绻的义,一幕幕佥部,呈现在眼前,展翅打自己的耳光,自己没有对不起林顿,怎么就被这小人弄得这副狼狈相,要是自己不破产的话,秋芳也就不会被打伤,展翅慊恨自己,为什么要带秋芳来这里,要是秋芳不来此地,也不会•••••••总之展翅心里百条千条理由,都是自己的错,展翅十分自责,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展翅哭无泪,自觉觍颜,不配做一个男人,展翅拿起茶杯,把镜子砸的粉碎,自己冲进浴室,用冷水冲了一个小时,随后又到街上跑了一个小时,才把自己平息下来,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报复慝人,一定要把他挖出来••••••

    秋芳现在是个明星人物,被人打伤,备受舆论的关注,报社的记者,时常来医院采访,在病房的走廊中,经常麇集不少的人,医生们也感到麻烦,林顿倒是享受的,成了新闻发言人,他要告诉舆论,自己和秋芳的关系不寻常,他不时地会告诉记者,秋芳灌了多少流质,甚至有多少小便,他也进行告知,小便到底多少,其实他也不知,秋芳在昏迷的状态下,小便失,但他对记者悫诚答复,记者们听林顿用嗄哑的声音讲话,人也显得煞起疲倦,矧况表现出无限焦急,大家为之感动,有的记者就要写八卦报道,问林顿:“你和秋芳什么时候结婚?”林顿幸福的笑了笑,当有的记者问林顿“要是秋芳不苏醒的话,那怎么办?”林顿不加思考的回答:“一如既往。”第二天报纸上就登出了,痴男子林顿苦等才女秋芳苏醒

    护士来给秋换吊针,娴熟的动作,连一点血液也没有,突然秋芳睁开了眼睛,软软的说:“这是什么地方?”护士听了激动得将手里的搪瓷盆子,掉到了地上,发出哐当响声,“醒了。”护士高兴的跳着去告诉医生,医生来看了以后,就对林顿和护士说:“从现在起吃半流质,第二要让秋芳进行康复训练,尽量扶着秋芳走动。”林顿看到了秋芳眼睛睁开,就狎昵的说:“这些天,我和秋芳小姐,白天黑夜,分分秒秒在一起。”林顿停顿了一下,歙了一口气,“现在好了,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眼睛里清晰的告诉秋芳,这是我的功劳。想到今后每天可以扶着秋芳散步,最好秋芳吃不消,会倒在自己的怀里,就算将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也是一个幸福的差事。

    公子哥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秋芳醒过来的消息,公子哥拿着报纸看着林顿和秋芳的八卦,看到林顿最近和秋芳跬步不离,公子哥也知道林顿绝不是个等闲之辈,展翅也知道了秋芳已经醒了,展翅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屋子,屋子里的垃圾杂物足足有二大包,干了二个多小时的活,上出了不少的汗,展翅真在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有成就感,发现还有一面镜子给自己砸坏了,赶紧打电话,商店的人说要过二个小时才能来配。在这二个小时内,展翅不停的查看还有什么脏的地方,不停的走动••••••

    秋芳的脸色有点顑颔,一看就是个病人,在林顿和护士的搀扶下,原来称之为飞毛腿的秋芳,现在脚踩在地上,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像是踩在云彩上,有点漂浮不定,秋芳有点恨自己,怎么这样无能,三天后,秋芳已经可以一人慢慢的走路了,只是一只手要扶着墙,到了吃饭的时候,秋芳强迫自己多吃一点,东西吃在嘴里,像是棉花,一点味道也没有,秋芳硬是强迫自己哙咽下去,还要求自己吃一点,吃完以后,秋芳就散步,腿脚还是无力,一走上就出汗,秋芳感到上脏兮兮的,秋芳对护士说:“能不能帮助自己一起洗个澡。”林顿在旁边听了,遗憾的想,这差事怎么轮不上自己,秋芳洗了澡以后,浑一轻松,到了病房以后,上的单、被已经全部换成干净的了,秋芳躺在上面感到舒服,她在想公司运转得怎么样,展翅现在还好吗?展翅不来看她,秋芳完全理解,是为了保住秋芳的财产,秋芳脑子中还是一片混乱,究竟是谁要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没有深仇大恨的话,怎么会要置自己于死地呢?秋芳万思不得其解,秋芳到底年轻,出院了,在出院的时候,林顿的邀请秋芳到他的家去,理由充分,秋芳还需要养病,自己可以照顾她,秋芳没有理睬,林顿感到沮丧,眼光也起了变化。林顿感到自己的付出,看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一百七十四章

    林顿在医院门口,看秋芳上了车,车后面冒出一股浓烟,扬长而去,林顿久久没能离去,一直到秋芳的车辙扬起一股尘埃,完全消失,林顿还是望着远方,眨了眨眼,这些天以来,林顿全都在医院,似乎也闻惯了,医院里的药味,一到马路上,一下感到心旷神怡,这才感到浑有些痒痒,再看一看衣服的袖口,也有些脏了,他立即到服装店买了内衣,径直到了红灯区,林顿由于气愤,也变得毫无顾忌,对于假警察也不再害怕,进了门,林顿响奘的喊叫,叫她们出来,一下子十几个女人就像一阵风,整整齐齐的排在了的前面,林顿漾的心,眼光扫了一下,叫她们都下去,林顿謫谴,怎么都不愿意出场,怕老子没有钱,林顿从口袋里拿出一缯钱,在空中摇了摇,显得财大气粗,又是十多个女人,穿得比刚才的一批还要少,走出来不仅扭动的幅度大,衣服的下面砟开,下面的三角裤曝光无疑,有的看到林顿,手就搭在了的肩上,最后林顿挑了二个,年龄都在四十岁左右,其余年轻的嘟着嘴,哝哝着:“重口味,喜欢老菜皮!”走了,林顿之所以选这二位,主要她们的脸很像秋芳,林顿首先和她们一起洗了澡,二人今天十分卖力,心也特别的好,今天总算也出了口气,选中了自己,平时总是被人嘲笑,大家给她们起了一个外号“老白板。”要是再没有生意,就要被老板炒鱿鱼了,她们很珍惜,对于林顿的服务绝对到位,从上到下,全自动,林顿丝毫不用动手,二人看到多么熟悉的东西,又是那么的陌生,久违了,二人毫不犹豫用嘴帮助清洗•••••••

    这天林顿在红灯区一共呆了三个小时,二个老菜皮把林顿的油水,榨干为止,林顿始终闭着眼,无论怎么作,林顿挓挲左手,把老菜皮捏到嘴里轻轻的叫着,不敢喊痛,林顿在最后激动万分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叫着“秋芳秋芳。”老菜皮并不计较,随便你叫:“秋芳”还是叫“芳秋。”她们只要金钱,只要**的享受,只要曾经拥有,不求到永远。她们很现实•••••••

    林顿回到了家里,家里已是灰尘全部笼罩在各个物件的上面,停留在那里,似乎申请定居,林顿也没有关心过这些事,林顿自从认识秋芳以后,家里的布置就很特别,他把秋芳的照片,全部贴在墙上,包括屋顶,秋芳各色各样的照片都有,他把各大报纸刊登秋芳的图片也剪了下来,贴上去,其中有一张是秋芳和展翅晚上在一起的照片,照片上秋芳大腿分开,跪在展翅的上面,面带幸福的微笑,上的衣服也没有穿,展翅的二手要围了上去,可以看出展翅要想翻,或是想更加用力,这张照片不知是林顿用什么方法拍的,还是请假警察拍的,反正这样的照片,秋芳和展翅肯定是不知道的,林顿的屋子里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各国的钱币,把秋芳围得满满的,秋芳在中心,旁边全是钱币,总之只要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被这些画面挤得满满的,林顿每天看到这些,脑子里就充满丰富的想象力,他就可以对于未来有一种美好的憧憬,今天秋芳还是不肯跟他回家,他感到失望,使他感到一股凛流,在他体内流的,使他觉得寒冷,浑发抖,他害怕今后自己美好的前景,毁于一旦,他懔惧那一天祾福离他而去,当一切努力毫无结果,使林顿有奢望变成失望,再有失望变成绝望,林顿把秋芳的照片撕烂,扔掉了,感到心好了些,接着了的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照相机,对于秋芳和展翅的那张合影,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也不知他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肚子有点饿,冰箱里也没有什么食物,好不容易在边柜上,找到了二片面包,硬邦邦的连牙齿也咬不动,想喝一点水,要开水当然是没有的,饮料到还有半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剩下的,只能凑合满足一下嘴巴••••••

    展翅得知秋芳明天要出院,睡在上的展翅不知道从上爬起几次,总感到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好,唯恐秋芳回来会不满意,就爬起来,拿起抹布,在各个房间擦了又擦,从来不做家务的他,倒也做得很像样,白天的时候,展翅去了商店,在商店走了半天,边走边从口袋里,拿出单子,看一看,每买一样,就用笔划掉,回到家以后,把冰箱放的满满的,忙了大半天,看看差不多了,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展翅又匆匆赶到商店,买了一斤小青菜,这是秋芳最吃的,展翅学会了炒青菜,也学会了秋芳吃的油爆虾,也不忘油爆虾里放一点糖,秋芳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而且在排骨中放很多的葱,秋芳对葱的喜超过了对于排骨的,展翅想到和秋芳一起就餐的喜愉,二人抢着葱,秋芳和展翅都有一个好习惯,就是即使有了钱,二人还是十分节约,吃剩的饭菜从来不到掉,有时候实在吃不掉,就喂一条狗,二人就会商量,以后少做一点,二人在餐桌上,有说有笑,不要做作,不要虚伪,把白天在公司里的面纱去掉,做真实的自我,秋芳对于展翅为了自己留下,做了一个男人很难做到的举动,假结婚,不但做了,实际上也十分绅士,从来没有对秋芳非礼过,真正做到了相敬如宾,到了公司破产的时候,和秋芳又离婚了,将一半的财产给了秋芳,展翅对秋芳的信任,让秋芳感动,感动到了内心,因为要是秋芳不守信的话,完全可以吞没展翅的财产,也就是在这一晚上,秋芳完完全全自觉的向展翅献,二人的灵与完全结合在一起,有了欢乐,展翅已找到了从三姨太以后,自己真,秋芳也喜欢展翅,但是秋芳还是把心房的一大半留给了定耀,秋芳根本也没有想要去逐定耀,展翅也全部知道,展翅不需要全部,有这样展翅也感到心满意足。展翅晚上不断的爬起,睡下去也是眼睛睖睁,想着秋芳,往事历历在目。

    次早晨,展翅早早就起了,一会走到门口,朝远处看了看,踮起脚,车还没有回来,展翅又回到了里面,抽了二支烟,喝了半杯水,又走出大门,重复了十次左右,汽车的喇叭声响了,展翅奔了上去,车门开了,秋芳从车上走了下来,脸色有点苍白,体也变得羸弱了一些,这种病态的样子,显得更美,二人搀扶着走进了大门•••••••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