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到一百七十一章

    早上百鸟的鸣叫声,唤醒了大家,才睡了几个小时的他们,不舍得起来,在硬硬的石块上翻了个,又做起白梦。

    终于到了天泉,个个筋疲力尽,这天的天气大雾弥漫,和天上的云氤氲在一起,在人的眼前显示的是一幅朦胧的山水画,大伙儿的肚子唱着空城计,大家也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也不敢想象美味佳肴,在想着只要有一碗气腾腾的大米饭就是上帝最大的恩赐了,四天里,没有睡过一天好觉,没有吃过一顿好饭,连水都成了奢侈品,加上拉肚子,淋雨,有的人衣服是被捂干的,大家的心里十分清晰,回家的路不知五天是不是可以走到,一百斤的粮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到了桃花村的时候,看见了那么多的房屋,多想吃一顿饭,睡一个好觉,规定只能悄悄的通过桃花村,大家就迈着脚步,只能发出窸窣的响声,一切怨气也得忍住,都是干部,和积极要求进步的人,要是回去给单位打一份小报告,那就有可能几十年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看到了天泉,也不知道藏粮食到山洞在哪里?在半山腰,人如同在云里一样,人就会失去错觉,一不小心,二个人就掉了下去,有几百米的高度,死活不知,县武装部长就派了十名体好的人,下去寻找,关照千万要小心,不能再出差错,回去怎么交差啊。找山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县武装部长带了这一批人,走了四天四夜,才找到一个山洞,到了天泉,你要说右边还是左边,就看你站在了天泉的那一边,所以说左边右边都是正确的,县武装部长和几个核心人物协商后决定,立即分成二路人马,到左右二座山,找粮食,要是在天黑以前找不到粮食的话,那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说不定就会饿死人,至少有人会倒下,大家关照要是找到了山洞,就鸣枪示禧,一队人马就向另一队人马靠近。

    二队人马出发了,县武装部长告诉大家,胜利就在前面,找到山洞后,立即做饭,最好可以抓到一只野山羊,那么大米饭再加上烤山羊,那是什么待遇,那是什么滋味,大家就不自的咽了咽口水,人的精神打了起来,在山间,连攀带爬,巇道中的树枝树杈,早已把衣服的袖子弄得四分五裂,脸上颈部,到处是伤痕,人们畏葸前行,看到有一些水果,就迫不及待摘下来充饥,一支队伍,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在云雾中,朦朦胧胧看到了老虎,在徘徊,也不知几只老虎,有人本体有恙,一个惊恐,脚一滑,眼又饿得发花,人就掉了下去,有人就惊叫起来,有的人叫“有人掉了下去,”有人叫:“有老虎。”有人叫“老虎吃人了。”一片混乱,大家也看不清有几只老虎,老虎倒是不急不慢,在徘徊,有人就开枪了,一声枪响,随即好几个人就开枪,有的人没有看见老虎,就问“老虎在那里,有几只?”这时人的精神就好了,老虎听到了枪声,就不知去向,这时就有人大肆宣染,“有好几只老虎有的还说老虎张牙舞爪,发出虎啸”有的还说:“还有几只狮子。”有人听了,赶紧又朝那人指点方向,开了枪,其实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笼罩了大山,枪声在大山里回,过了二个小时,另一支队伍赶了过来,心俱惫,问什么况,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描绘得听了都心惊胆战,夜幕下的大山,偶尔传来几声动物的叫声,把大家的汗毛管都竖立起来,不自大家靠近一点,县武装部长也是胆战心惊,他担心的是要是死几个人,回去真的有大麻烦,领导那里过不去,家属那里那还了得,已经有几个人还没有找到,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饿死人都有可能,所以他立即做了决定,回桃花村,并且告诉大家:“一定不能说,来找粮食,更不能说,来抓右派。就说来看矿的,要大发展,现在迷路了,要大家帮助。”统一了口径。大家带着惊恐,心力疲惫,拖着沉重的脚步,有人已经实在吃不消了,被二人夹着,拉着移动,.......

    当他们连拖带走,来到桃花村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二点过了,到了打谷场,县武装部长看到有一钟,就敲了起来,桃花村的人听到钟声,就带着朦胧的睡眼,有的连衣服的纽扣还没来得及扣,就赶到了打谷场,看到乡亲们的到来,县武装部长就和乡亲们讲起他们的困难,有几个人已经倒下去了,老乡们赶紧拿来水和干粮,有的赶紧回家做饭,哑吧和吴妈正在干活,听到了钟声,哑吧赶紧要下马,吴妈坚持要将最后二分钟进行到底,哑吧只得听命,谁愿意在最关键的时候,......县武装部长喝了三大碗开水,吃了四个馒头,开始数人头,打谷场上是人头转动,怎么也数不清,老省委书记听了他讲,就当机立断说:“现在不要数了,肯定有人还没到,就派人去找,要仔细找,不能出人命。”哑吧这时走来,刚从温暖里走出来,上感到有一些寒意,老书记就对哑吧说:“带上三十人,带上干粮,到天泉左右二座大山,地毯式寻找。”吴妈也不示弱,手握火把跟着哑吧出发了。

    族长则要求大家,尽可能的多做一点饭菜,每家要安排五人睡觉,仺库已经打开,可以睡上三十人左右,各家要拿出被褥,一直忙碌了二个小时,才算停当。县武装部长开始时,坚持自己要和乡亲们一起去寻找,被老书记阻止了:“你去不去,乡亲们都会努力寻找,你也要保重自己的体,这里的乡亲们十分淳朴,绝不会表里不一,你放心,睡个好觉吧。”

    第一百七十章

    医生听到几声枪响,就爬到了山顶,用一个单筒的望远镜朝枪响的地方望去,看到老虎朝自己的方向跑来,心里就觉得放下了,仔细一看,有几个人倒了下去,心里一阵抽紧,直到夜晚看到火把朝桃花村方向移动了,医生就和定耀一起,小心翼翼的朝枪响的方向走去,老虎也跟在后面,到了刚才枪响的大山,他们就在大山里踅折,医生遵循一个医生的准则,他的眼里,只有一个概念,就是病人,就是救死扶伤,没有什么好人坏人,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言放弃,在黑魆魆的大山里,跟在老虎后面,老虎倒也理解医生的心,老虎在大山里的活动能力,远远超过人类,它会停下来等医生和定耀,老虎好像十分懂事,遇到有树杈的小道,它总是带头披荆斩棘,帮助人类去完成在丛林中难以完成的任务,在山陉处,大家停住了步伐,老虎一个飞跃,跳了下去,二个前爪,稳稳地扑在了岩石上,紧跟着后爪着地,然后看了看前方,又朝前走了,一会儿工夫,只见老虎用嘴轻轻的叼起一个人,走到了医生和定耀面前,医生用手电筒照了照这人的脸,满脸是血,医生用手放在此人的鼻子下面,还有一丝气,医生仔细的看了一下,认出那人就是吴天的打手,定耀也看出来是个打手,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背起他,往山中屋子走,医生拍拍老虎的头,不知是安抚还是奖励,从包里拿出一只羊腿,老虎毫不犹豫的大口朵颐,到了屋子里,医生对他进行体检,一些外伤,主要是饥饿引起的昏迷,医生的夫人喂了他一些开水,又让他喝了一些稀饭,那人就醒了过来,轻轻说了声:“谢谢!”医生回答他一句:“谢么不用谢,不用谢,见死不救大恶人,只不过要打人耳光的时候,想一下,人的皮都是父母给的,要用电警棍的时候,先在自己上试一下。”说完递给他一大碗饭,上面加了些菜,气腾腾,几天没吃过菜的他,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刚才喝了稀饭,有了些力气,就坐起来,几乎没有咀嚼,三下五除二,碗里已是干干净净,一粒米饭也没有剩,眼睛里充满期待,希望可以再接再厉,医生没有理睬他,他在昏暗的屋里扫着,看到了一只锅子,锅子盖没有完全盖着,还冒着气,这个气有无比的惑,眼睛就不愿意离开那个锅子,但是又不敢开口要,恐怕适得其反,后悔原来为什么要打定耀,要用那该死的电警棍,但是看看定耀淡定的目光,没有邪恶,没有凶相毕露,没有要报复的意思,心就放了下来,定耀很理解他现在对于食物的渴望,自己被饥饿折磨得昏天黑地,定耀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完全理解,就对他说了一句:“今天不能再吃了,胃要搞坏的。”

    老省委书记尽管睡得很晚,只在上躺了二个小时,起以后,自己首先泡了一壶茶,喝了三壷以后,他就到湖边去走湖,随手还带了一条毛巾,就是再冷,老书记还是用冷水洗脸,老书记今天的心很好,湖边除了几堆狗屎以外,昨晚上来了一百多号人,没有随便大小便,自从上次发生湖中有黄粪以后,桃花村的人立即造了几个粪坑,而且在多处写了“不要随便大小便!”凡是有大批的人来桃花村的时候,首先就对大家说:“不要随便大小便。”老书记看看湖水,看看大山,被这里的美景陶醉,老书记这片大好河山,他在沉思,他要在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做好最后一件好事,就是要把金矿开采的事做好,为国家做一件好事,也为桃花村的人民办一件实事,国家可以富强,人民可以富裕,这是不矛盾的,当公鸡鸣唱起晨曲,唤醒太阳的时候,老书记回到了家里,老太已经熬好了稀饭,摊了一盆米饼,县武装部长也已经起,他一夜也没有好好入睡,他在考虑回去以后怎么交代,自己还不知道有没有死人,这是令他最为头疼的事,要是死了人,肯定有人要承担责任,也就是说有人要当替死鬼。自己可能就是个替死鬼,老书记拿出一瓶酒,要县武装部长坐下,喝酒,县武装部长说:“人员还不知道如何,喝不下去。”“碰到再大的问题,也要静下心来,一个人在接受任务的时候,要三思,不能把自己的部拍得响响的,碰到问题了,也不要害怕,任何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老书记用尖锐的眼光看着县武装部长,他低下了头,就坐了下来,老书记给他倒满一杯,递给他,他赶紧站了起来,老书记赶忙说:“要是有这么多的礼节,酒就喝的没有味道了,坐下坐下。”县武装部长心想也有道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一切只得听天由命了,老书记三杯酒下肚,就对县武装部长说:“你也是从部队来到地方的吧,我在部队呆了几十年,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任何事,都要依靠当地的人民,要不然办什么事,都会事半功倍,要不然就会遇到想象不到的困难,就算是专业的登山队伍,也要依靠当地的山民,熟悉大山的人,远比所谓的专业要来得强。”老书记潜台词:“你们到这里来的任务是什么?为什么经过桃花村的时候,不打招呼呢?”县武装部长完全同意老书记的意见,自己有难言的苦衷,看到老书记为人的真诚,心里也感到自己好像做了大错特错的事,他装着不理解,就和老书记揎拳掳袖,划起拳,借着酒兴,他对老书记说:“粮食是重要的,是办事的根本,放长了,容易发霉生虫,要常动动。”说完敬了老书记一杯,老书记干完以后,就对他说:“我这个人一生最讨厌的是,要官讨官,但是更讨厌一个领导要是碰到问题以后,不愿意承担责任,找下面作为替死鬼,保全自己,我这个人,有问题该自己承担责任,绝不推诿,但也绝不为为他人当替死鬼。今后,你有什么问题,只要是工作上的问题,我可以为你找找关系。”说完二人又干了一杯。

    到了曛黄时分,哑吧带了一行人,回到了桃花村,进过再三清点,还是少了一个人,背在背上的三人,立即安排到老乡家里,让他们吃一些饭,一个人有一处骨折,其他的人没什么大碍,县武装部长的心,很糟糕,少了一个人,什么心也没有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县武装部长一人来回度着步,老书记叫他吃饭,他也不理睬,老太给他装好了饭,他还是无动于衷,老书记生气了:“你坐下,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胃,不吃饭能解决问题吗?不能,明天早上再去找,天泉旁边二座山,都没有悬崖峭壁,一般说来,不会丧命。”县武装部长吃了半碗饭,老太做了四道菜,他也没有吃出什么味道,好像在嚼棉絮.......

    第一百七十一章

    健美现在听了定耀的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坚持学习,卡片不断建立,每晚都要看二个小时以上,这一点耿刚相当反感,但是只是敢怒不敢言,健美停下了看书,竖起了耳朵,多么熟悉的脚步,多么渴望的声音,笃笃笃敲门声,健美翻开了被子,连长裤也没有穿一下,就去开门,果然是定耀,健美马上扑上去,和定耀紧紧的抱在一起,定耀和健美一样,但还是有所顾忌,对健美说:“有一个人在打谷场,叫哑吧去把他送到老乡家。”健美叫起了哑吧,二人到了打谷场以后,定耀和医生就要告别,那人突然跪了下来:“定耀,你教会了我做人,我今后一定好好做人。”连着给定耀磕了三头,定耀赶紧把他扶起,消失在夜幕中,刚走出不久,旁边窜出一人,拉住了定耀,健美焦急的说:“我要和你一起走。”定耀轻轻的抚摩健美的头“不行,我们居无定所,你没有必要受这个罪,而且你还有耿蕾、耿刚,社会会变的,我们不会永远没有户口,就像天一样,不会永远漆黑,太阳会升起来的。”医生特别理解,想到自己结婚的时候,分居二地,一年半月的探亲假,医生就对定耀、健美说,我在前面等你,半小时后碰面,说完,朝定耀俏皮的做了个鬼脸,定耀和健美朝一家废弃的旧屋走去.......

    次到早上,县武装部长带领大家回县里去了,临行前,县武装部长对老书记说:“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不要听黄鼠狼讲的话。”接着他对全体来的人说:“这次我们虽然没有找到粮食,也没有抓到右派,没有完成任务,但是我们感到了桃花村人民的,款待,谢谢大家。”老书记握了握他的手,二人的手握得很紧。又对着大家说:“有人看到了老虎、狮子,究竟看到了几只?回到了县里,要如实汇报,路上要发扬互相帮助的精神,对于体弱的同志,要照顾。”

    工商联主席每天都有照镜子的习惯,每天出门的时候,头发都要弄得油光光,梳打整整齐齐,随着年龄的增长,难免有些腰酸背痛,头发也是老实的告诉年龄到底是多少,但是在走步的时候,他还是直腰杆子,甚至在脸上还擦了一下胭脂,给人的印象,童颜鹤发,精神矍铄,办公室里挂了一幅世界地图,上面插了许多小旗子,他要把旗子插遍全世界。

    只不过最近他的心特别爆噪,原来给儿子安的窃听器,现在倒也发挥巨大的作用,听了其内容,工商联主席差点晕倒在地,把老婆的那些事,清清楚楚录了下来,原来他总以为,老婆说的小鱼塘养其他人的虫子的事,是在开玩笑,现在好了,这虫子实实在在的养上了,怪不得现在到了晚上,老婆一点向往都没有,再也没有焦急的希望晚上回家来吃饭的催命电话,原来如此,他现在再也不照镜子,一照镜子,他就感到一顶工商联主席的乌纱帽上,还加了一顶绿帽子,色彩鲜艳,大大的,在绿帽子的照影下,自己的一个脸,就成了令人嘲笑的小丑,这种事什么人都不能说,包刮儿子,要是让儿子知道了,今后在儿子面前,自己怎么教育儿子,一个戴绿帽子的人,是没有权力教育人的,心头的恨,无法消除,他只得采取措施,在二楼加了一个保安,一个三百多斤重的保安,腰有四尺多,而且脸上还有三条疤痕,一脸的凶相,是人见了都要怕三分,给他的工资是他原来工资的三倍,给他的一个任务就是,不准一个男人进去,一只雄的苍蝇也不准飞进去,不许夫人走出门口一步,要是走出一步,那就是他的责任。

    秋芳被打以后,公子哥也毫不放松的用他的方法采取调查,消息来自各方,但都没有确定的消息,一天警察来告诉他,讲了半小时,警察走后,公子哥,就到电话局去了,没有什么消息,他拿出一千元作为小费,对方还是守口如瓶,最后加到了五千元,对方还是不愿意开口,公子哥最后拔出手枪,往桌子上一扔,对方感到要是死了也就白死,局长就将录音给他听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