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到一百六十八章

    女佣哀求夫人:“夫人实在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要是这样,我整晚都会睡不着觉的,上次我难受了了半月,最后还是用针戳的,才改掉了恶习。你就饶了我吧。”女佣边说便一阵痉挛,脸色变得苍白,唯有鼻子有一丝气息,像是晕厥了过去,夫人立即找到了大黄,大黄赶到了浴室,一看马上转就要走,夫人拉住了大黄,“你走什么走啊,难道你见死不救!”大黄茫然地问:“怎么救?”“你就把她抱到上去。”大黄把女佣抱到了上,大黄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自己也早就变得昏昧,上的零部件变得硬朗,夫人把大黄的衣服脱了,大黄还是不知所措,还把大黄推到了上,这时大黄才如梦初醒,勇勐的开始工作,女佣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嘴唇干糙,舌头火,顾眄着夫人喃喃道说:“夫人•••••你害了我•••••,你一下•••••把我••••••推到•••••••幸福••••••的巅峰•••••”一边本能的扭动部,“就像吃了•••••••鱼••••••鸡虾••••••过二天•••••又没了,你••••••叫我怎么•••••••活••••••”夫人倒也淡定,她明白,茶要喝第二杯女佣恢复了安谧,夫人早就按耐不住,上了,大黄二手撑着,恐怕压痛了夫人,夫人要大黄手放下,大黄说:“不要压痛夫人。”夫人笑着说“你听说过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压死过吗?没事!”大黄轻轻的綩慢的工作中,夫人有些生气:“平时的力气都到那里去了?”大黄有些惊恐:“我怕伤着夫人。”“这会伤吗?越重越好。”大黄加大了力度,命中率有所下降,夫人随时指明方向,果然,夫人一点也不怕压,大黄的恐惧感消失了,就喘着粗气说:“夫人,•••你的••••比她大•••••••”夫人有些不悦:“我那里走出来••••••八个•••••水瓶••••••”边说边吸了口气,“还大吗?”夫人又将大黄二手放到部二侧,嘴里吐着香气“用力压•••••••”

    大黄原来在工商联主席只是个打杂的,兼个花匠,但是这个人平时闲不来,只要有空的时候,什么杂活都干,老爷少爷的车一开进来,他马上就把车擦得干干净净,要是工商联主席在家里举行家庭宴会,花园里停了几十辆车,到宴会结束,每辆车都被擦得锃光焜亮,完全可以当镜子,客人都翘起大拇指,赞不绝口,还有一次,工商联主席回家后忘了关车门,里面还有二万元钱,大黄看到了,分文不少的交到了主人手里,原来的一个管家,对下面耀武扬威,对于小女佣,总是动手动脚,要是不从,就会扣工资,打发做苦力活,从早到晚干个不停,大伙儿心里牢漫天,最后让工商联主席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在一次朋友聚会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在他家里有人采购的时候,故意要抬高价格,吃回扣,还有更为严重的事,一天晚上,夫人有些生气的对老爷说:“管家还在她的脸上撸了一把。”这样管家就开除了,要找什么样的人选,工商联主席心里找就有了主意,就让大黄来做,大黄听了连连摇手,说自己不行,工商联主席就说:“你就像平时一样干,什么也不要变,就行了。”工商联主席知道,只要给了他位置,过了一段时间,他就会担当起来。

    果然大黄没有辜负老爷的期望,事做的井井有条,下面的人怨气也没有了,朋友给他的信息,说:“大黄来采购,不仅不要回扣,连一些礼品也拒绝,更为让人吃惊地是,他讲得出其它供应商的价格,要求降价。佩服佩服,工商联主席用的人,实在是佩服。”朋友翘起大拇指。

    大黄做了管家以后,那些杂事,擦车的事还是不停,花匠老爷要另外请一个,大黄对老爷说:“这没有多少活,自己忙得过来。”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工商联主席给了他原来管家的一半,目的是为了看看他的态度,同时为了今后有发展的余地,想不到大黄只要比原来的工资加一元,老爷弄得十分为难,就说:“如果你不拿涨工资的钱,那么你就不适合在我这里工作,我这里是按劳取酬,你拒绝,要么那就是有更好的出路,要么你就嫌我这里工资低。”大黄接受了,十分感恩。

    一些女佣也像花蝴蝶一样围在大黄旁边,有时就用大大的部撞一下大黄,大黄移动脚步,惊悚的看着她,慌张地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这些和老管家上过的,就在背后说:“大黄不是个人,根本不懂风,要是老管家,早就让她上,然后就叫她到账房那里拿奖金。”不仅不懂风,而且还少了财路,这些女的有些忿恨。大黄也给下面的人奖金,但是从来不到账房那里去领,而是将老爷给自己的工资里发,他很知足,他发奖金也是按照每个人的工作态度,成绩来发,所以效率也大大提高,什么位置都不会叫人手不够,干完了活,就会问大黄:“还有什么活。”几个以前靠和管家有一腿的现在也变得勤快了许多,工商联主席十分满意,知道他用自己的钱发奖金,就又给他加了工资。大黄还是拒绝,老爷生气的说:“那么你是看不起我,第二这个钱是给你的,今后你要奖励谁,到账房去取钱。”

    完事之后,三人在上躺着,俨然大黄已经成了皇帝,夫人亲自为大黄倒茶,伺候大黄喝茶,还没有喝完,夫人早就给续满了,并且吩咐女佣去打水,女佣就用水,女佣今天特别兴奋,一个从未见过男人的老姑娘,一块新开垦的土地,在给大家擦的时候,女佣试探的问大黄,“还要吗?”大黄说:“你赶快上来。”给大家擦完,最后大家商量决定,大黄晚上和女佣在一起,白天就归夫人,夫人拿出二张报纸,报纸上有秋芳的照片••••••

    大黄到银行拿了十万钱回来,交给夫人,夫人拉住大黄的手,献媚说:“这钱就给你。”大黄显得语无伦次:“不不不,夫人我不要,我不要,我有吃有穿,现在还有你和女佣。我足够了。”夫人见他很诚恳的样子,就将钱放到了下,“你什么时候要用,就问我拿好了。”夫人拉住大黄的手,久久不放下,真的说:“就是今后,小和尚不可以走错澡堂。”大黄睁大了眼睛,没听明白,夫人用手指指了指大黄的脑袋:“笨死了,不可以找其他女人。”“一定一定。”大黄频频的点着头,“不再找,不再找!”“还嫌弃我的大吗?”“不会,现在我懂了。”后来,只要工商联主席一走,大黄就到了夫人的房间,夫人就将十万元钱放到上,钱上面再放上张带有秋芳头像的报纸,夫人就将秋芳的头像压在下面,夫人索然成,有点累,但是心愉悦,心也特别的好,完事以后,报纸已是残破不已,夫人很高兴,你这个鱼塘,还想养我儿子的鱼虫,做做梦吧,然后就叫女佣把它扔掉,女佣看了上面的润滑剂,心里有一些酸溜溜的,自己的口粮让人分食了,好在晚上,大黄就来陪自己,但这东西没有够,想到白天大黄陪夫人,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女佣现在走起路来,总是哼着歌,脚步轻快,把饭送到夫人房间,看到二人还是躺在上,有时夫人叫女佣一起上•••••••一个月的时间,大黄沉睡在花丛中,白天晚上都在忙,管家的事就不管了,每天管一个人还管不过来,不要说管二个了,就是老虎也吃不消。在幸福的人中间是瞬间,又来送粮食了,大黄还是很卖力,扛在肩上,刚走了二步脚步晃动了几下,腿发软,眼发花,人就倒了下去,一会儿大黄努力站了起来,大家看着他笑了起来,“这几夜没有睡好,招呼大家抓紧时间做好。”大黄就又走到夫人的房间,夫人早就在窗户里看到,大黄倒地,夫人的心像是要跳出喉咙,大黄一走进来,夫人焦急的问:“没有大事吗?”“没什么。”大黄淡定回答,夫人吻着大黄,突然停了下来,翻箱倒柜,找出一支千年野山生,亲自走到厨房,找到女佣,关照炖一只鸡,中午送到房间,今天夫人克制自己,仅限于拥抱,进攻不一定做到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到了关键时候,就停止了,夫人强行把大黄推开了,眉目传的说:“为了你的体,不能没有节制。”但是经不住大黄的死皮塌脸,二人谁也不愿放弃最后的疯狂,•••••••

    一天警察来到了夫人家,问夫人最近是不是开了十万元的支票,夫人回答:“这有什么问题吗?”警察又问是不是一个叫大黄的人取的,夫人回答:“这有什么问题吗?是我的管家。”警察冒昧的问:“能不能告诉我们,取这么大的现金,派什么用处?”夫人从底拿出十万元钱,往桌上一扔,放大了声音:“我用钱还要请示你们吗?”警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说了声:“打扰!”就灰溜溜的走了。

    秋芳至今还是处于昏迷状态。

    第一百六十八章

    高攀二次去桃花村,一次弄得满臭气,无功而返,心里对于“招女婿”杂种狗结下了樑子,以前在老爷在的时候,听到招女婿三个子,心中就怒火万丈,老爷在,敢怒不敢言,这次更为倒霉,竟被一条狗搞得这么狼狈,桃花村没去成。这一次终于有了收获,送去了五千斤粮食,竟然发现了几万斤,好大的收获,这是一个笑面虎,在老省委书记,左一个老首长,右一个老红军,就像以前在老爷面前一样,俯首帖耳,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就把老爷踩在脚下,作为本钱,作为转捩点,毫不留把老爷作为赌注,为自己启裬,既然是赌博,只要可以赢,什么都可以作为筹码,这次虽然卓有成效,但是令人气愤的是,定耀和健美,这简直是在自己的乌纱帽上涂上了绿色,极其难受,这种难受又无处诉说,还有更为难堪的时,竟然自己的一杆枪,被打坏,红肿无力,高攀生着闷气,几个小时后,高攀就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世上之事,都是二分法,这个鬼东西,坏了就坏了,免得大海里不死,死在这小沟沟里,多少英雄在这小沟里翻船,这也是好事,想到这里心就舒坦多了,他拿起电话筒,给女副市长打了了电话,报告一个好消息,征收粮食的任务,一定超额完成。话筒里传来女副市长的“嗯嗯嗯”声,高攀认真的汇报着,女副市长老是“嗯嗯嗯”声,随后电话那头突然三字“不要动”,高攀感到很纳闷就问:“为什么不要动?”那边解释说:“我在和一个女同事说,不要动,等一会儿。你这个事做得太好了,解决了市里大问题,明天早上我来为你们送行,回来给你们办庆功酒。”电话挂了。

    女副市长对冶金局长说:“叫你不要动,非要动。”代省委书记说:“现在我是冶金局长,粮食的问题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女副市长轻轻的将他推倒旁边:“没有关系是吗?你现在我和你也没有关系。”“宝贝,你真是痛打落水狗,你要是和我没有了关系,我这冶金局长做得还有意义吗?”“难道你就是为了我吗?”“上有天,下有地,我连活着也是为了你?”“就你这嘴巴甜,把我骗的死去活来,快上来吧•••••••”

    第二天早上,县大门对面广场上,红旗飘扬,一条横幅字还没有干,仿宋体黄色的,红色的布上,在太阳下十分醒目“欢迎市长指导工作”女副市长的车还没到,锣鼓就敲了起来,口号声:“欢迎市长指导工作。”口号声不断,使人血沸腾,女副市长走下车,故地重游,心里犹如被甘霖滋润,老县长的烟酒味,臃肿的材,代省委书记的颢须皤发,一切都是值得,这又没有什么人教过她,女副市长很自然的的就像大家挥挥手响亮的喊出:“同志们好!”在人的引导下,走上了主席台,在主席台正宗,也不坐下,下面还是掌声欢呼声,口号声不断,女副市长享受着这一切,持续了将近十分钟,高攀高声说:“欢迎市长讲话!”大家才静了下来:“同志们,你们今天是去完成一个十分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粮食是国家的根本,丝毫松不得,这是一个伟大的任务,你们县带了头,完成和超额完成国家的指标,同时反右斗争也不放松,二手都要抓,而且要抓紧,等你们凯旋归来,给你们办庆功宴。”下面掌声雷动,高攀又带头喊了起来“谢谢领导光临指导工作。”喊得女副市长从内心到外表都是暖洋洋的,高攀总能把人弄得舒舒服服,女副市长想到以后要是可以••••••••脸上笑得像一朵花。

    在锣鼓声中,队伍出发了,最前面的人,还背了枪。开始的时候,真有点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尤其走在队伍前面十几个背枪的,精神抖擞大声大喊着口号,还唱着歌,歌声在大山中回,和鸟儿的鸣唱汇合在一起,天堂鸟几十种,边唱边跳着舞,展示魅力无限的花色羽毛,五彩缤纷的羽毛在阳光下尽显它的妩媚,然而它和人类不同的是,雄显得耀舞,雌朴素淡定,它们静静的观察,挑选自己终的伴侣,天堂鸟有的跳起来有一些另类,倒着跳,大山盛林,展示着大自然的美丽。山间泉水清澈,不知疲绻的流转,无私的养育动植物,给大山披上绿装,把大自然装饰的生机勃勃。

    队伍走了二十里以后,队伍拉长了,显得凌乱,拖拉,有人坐在地上休息,后面的人,看到有人席地而坐,这个脚就产生条件反,不听使唤,迈不开了步子,等到人全部集中,又过了二个小时,原以为人到齐了以后,就可以继续前进,赶到的这行人,本体质就差,一坐下以后,不仅脚底痛的刺心,浑的骨头就像散了架,也不管地上多么脏,就躺在地上了,头头就叫大家干脆休息一下,喝一点水,吃一点干粮,想不到这一吃一喝,就出毛病了,县城里的人,不习惯喝凉水,一喝凉水,肚子就抗议,二三十个人就到大树旁,背风处,拉起肚子,回到原地以后,浑打颤,脸色苍白,双手捂住肚子,有的人不住哇哇叫着,县武装部部长,看了以后,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就找了十个强力壮的人,把这些病号,带回县里,听说拉肚子的可以回去,又有二十几个人钻到树丛里,回到人群中,就恩啊呀啊的哼叫了起来,大家心里明白,要是到了目的地以后,再回来,那更艰巨,最少上要背上一百斤的粮食。武装部长感到事的棘手,就站在一块石头上,做起来动员,他二手叉着腰,高声地说:“同志们,现在是考验我们的时间到了,困难就像,噢噢困难就像,困难就是,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面前没困难,•••••••”大伙儿看了又看动物的躔迹,动物的粪便,三十里的山路,就让他们脚底钻心似的痛,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拉肚子的人,大腿发软,心里在颤抖,眼里迸发出火星,有的胆大的人就说了:“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面前也有困难,又拉肚子,脚底这么多的泡,即使我们爬也爬到拿了,回来还是受不了,更不要说,还要扛一百斤,不要说扛一百斤,说不定自己还要人扛回去了。”人声噪杂,不少的人纷纷响应,更有甚者,席地而坐,头靠在了地上,朝天说:“自己已经濒临死亡,也不知窆埋在哪里。”说什么也不走了。

    县武装部长,再一次感到不应该转业到地方,部队工作多好搞,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在战争年代,一个晚上还要行走一百里地,那怕下雨,也是小跑步前进,一点拉肚子算什么,就算挂彩了,也是轻伤不下火线,要是这次完不成任务,就是亵渎自己是个军人,他一直把自己当着军人,他挥动着手臂,有点咄咄人:“是干部的站到一边,党员的站到一边,其余的你们自己决定,去还是留。”最后六十几个人,打了退堂鼓。平时二天半可以行走的路程,足足走了四天。

    在第二天的晚上,天上响起滚滚雷声,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啪啪响声,不到一个小时,衣服就全部淋湿,每人一条被子,重量又变成了三倍,还是没有找到避雨的山洞,县武装部长当即决定,把所有的被子留在大山里,不能休息,要是停下,就会全部生病,值得庆幸的是,火柴还有二包可以点燃,就用松树枝做成火把,连夜行走,走了五个小时以后,找到了一个山洞,一部分人去砍树枝,大家烤衣服,最为糟糕的是,带的干粮变成了糊嘟嘟,谁也不舍得扔掉,因为每人只带了三天的干粮,现在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