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到一百六十六章

    秋芳被三个人救到了医院,一共四处骨折,脑颅骨裂,医院马上进行抢救,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就赶到了医院,秋芳还在昏迷中,三个送秋芳来医院的人,接受了警察的询问,他们告诉警察,他们是受老板的指派,来接秋芳小姐去公司,具体什么事请也不知道,他们到的时候,就看到有三人在围打一个女士,他们将车开到了他们面前,他们就逃跑了,他们看到秋芳头部流血,就立即将秋芳送到医院,其他的就不知道,警察也感到很奇怪,停车场发生过十多起抢窃案,但是全部是在晚上十点以后,白天倒是没有发生过这些案件,警察关照医生,要用最好的手段来医治秋芳,同时有要求医院要将秋芳治疗的进程,及时的和警署通报。

    第二天各报纸就用不同的篇幅报道了秋芳遭受暴打事件,标题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是《追求不成,变质。》《企业竞争,流血事件》医院里也走来了许多记者,都被挡在了门外,林顿也赶到了医院,同样不让进,林顿再三坚持,还拿出自己的份证,放在了医院那里,最后被许留在医院,观察照顾秋芳,林顿同时又将向医院打进了十万元的钱,请求医院给予最好的治疗,不要顾忌用多少钱,他就在医院,要钱马上就给办。

    医院里忙得不得了,一个社会知名人士,遭到毒打,而且有生命危险,各大报社都想获得第一时间的消息,有的干脆就在走廊上不走了,一有消息马上发。

    公子哥的心像是受了伤,自从发育成熟以后,公子哥什么女人没有见过,不仅仅是红灯区的女人,就是在同学中,一些家有资产的老板家的千金,对于公子哥也是频漂秋波,尤其是到了大学毕业,来做媒的人,不计其数,他都烦了,父母也是唠叨不停,还好他整天不在家,有时整夜不归,就是早一点回家,父母早就睡了,他们要见一个面,也困难,父亲上班去的时候,他正在做着美梦,公子哥从来不曾失眠过,玩得筋疲力尽睡觉,但是现在不同了,自从报纸上登了秋芳的照片,秋芳就像一个超凡脱俗的仙女,就像一个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花,遇见女人,公子哥可以谈笑风生,从不拘泥,但是自从见到秋芳,他就变得语无伦次,连说话都感到困难,平时晚上在家晚上睡不着觉,想了许多话,有的话还火辣辣的,但是见到了秋芳就全都忘了,他还抄了许多书,有的是从书中抄的,公子哥下面用的一行人,有的也很有文化,帮他写了书,公子哥抄好了,不断地看,看了以后总觉得不满意,又不敢寄出,更不敢交给秋芳,在公子哥心里,秋芳就像空中美丽的泡泡,只能看,绝不能碰,要是碰了,今后连见也见不着了,这是公子哥最为害怕的,对于秋芳的这样的人,什么送鲜花,买钻石黄金,一定是傻子行为,公子哥有时就用拳头打自己的脑袋,责备自己这么笨,他也知道母亲的反对,这个公子哥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家里无论什么事,到最后自己总是胜利者,最为严重的一次,父亲断了他的钱,他也不会被钱死,想要借钱给他的人都可以排长队,谁都知道,公子哥是一时落难,现在拉一把,到时候公子哥绝不会借一万还原来的数字,数字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大大的增长,可以一百个放心,这次他还有一个是他放心的是,父亲不但不反对,还和母亲争吵不休,明显站在自己一边,所以说,家里根本不是问题,胜券在握,母亲解决问题的能力,除了唠叨,还是唠叨,根本不会有什么作为,公子哥还有一点想不通,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对秋芳下毒手,而且是在大白天,还有一点想不通的是,他们动手的人,怎么知道秋芳这个时候回去车库,自己手下的人,基本可以排除了,那又会是什么人呢?这几天公子哥像是发了疯一样,不停的打电话,到处打听有没有找到谋害秋芳的人,回答都是没有消息,公子哥将电话筒摔坏了二个,下面的人见到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躲得远远的。刚开始他父亲看到儿子愿意上班了,感到后继有人了,就像自己又开了几个公司一样,高兴的返老还童了,年轻了二十岁,但是儿子提出一个要求,就是办公室的布置要按他的要求办,老头子同意,公子哥提出要将家里的一只明代花瓶放到办公室,老头子犹豫了一下,关照要好好保护,这次,下面的人都回答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公子哥拿起花瓶就摔了,大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到了晚上十二点多,警察还在开会,由于秋芳已经成为名人,警察也十分重视,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大家坐在办公室,香烟雪茄已把室内搞得烟雾腾腾,打开了窗户,冒出的烟雾,有人以为着火了,警署将一些退休的老警察请来,共同来商讨研究破案的方法,警察之间龃龉争吵,各不相让,拿不出好的办法,大家感到沮丧,喝着咖啡,抽着烟,最后警署署长发言:“任何的犯罪,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事发生在秋芳上,好在秋芳来此时间不长,就从秋芳入手,把她的来此处的一切接触的人,经济上的往来,全部查一下。白天工作重点在外围,晚上再进行碰头汇总,现在大家找地方睡二到三小时,马上吃早点。”

    白天大家分头工作,有的整理了报刊,将所有关于秋芳的报道全部梳理一遍,有的就到银行把秋芳所有经济往来,尤其大笔的经济往来,要深入调研,第三点,工作量最大,就是把秋芳接触的人逐一进行排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秋芳还是处于昏迷不醒状态,林顿还是坚持守候,就是到了晚上,他还是坐在旁边,实在太累了,就走到门外抽一支烟,随即就看着秋芳,只要秋芳有一点轻微的抖动,他就会按铃,医生在瞌睡中赶了过来,看看没有什么变化,就有些不高兴:“不要随便按铃。”就转走了。林顿就默默祈祷:“秋芳,你一定要醒过来,要不然,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秋芳,你醒过来!”公子哥得知秋芳被害重伤的消息之后,他也坐不住了,不停的在办公室来回走动,闷抽着烟,抽了二口就狠狠地扔了,随后又点上一支,不断的重复,有人来他办公室汇报工作,被他骂的狗血喷头,听到他的一声滚,就如获重赦,马上逃窜了,过了二分钟,他就叫秘书把大家叫到了办公室,向大家训话,首先他问三个去接秋芳的人,自从叫你们去接秋芳,你们三人分开过吗?三人全部信誓旦旦的回答,三人一步也不曾离开过,随即他又叫大家离去,光留下三人,仔细询问:“从办公室到车库,你们碰到过谁,有人问过你们去那里?”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有人问过。”公子哥眉头紧锁,在办公室来回走动,百思不得其解,大白天有谁大打出手,他们又怎么知道秋芳要去停车场,公子哥也不敢遽下结论,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狷急得只会抽烟,走方步,他要用自己的方法进行调查,朦朦胧胧之中,他感到秋芳的被打,一定和自己有关系,但是是谁干的呢?谁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有谁知道秋芳要到他的公司来,他又想起父亲的电话被录音,难道自己的电话已被录音了吗?想到这里,他立即叫来专家查找电话状况,不仅查了电话机,还要求对线路进行逐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最后他叫来下面的弟兄,每人发了一点钱,要他们分别到各个红楼了解况,很多小喽啰,每干成一件事,就会到红楼去慰问一下自己,公子哥要大家仔细看看,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公子哥又给报社的弟兄们打了电话,要他们最近多多外出调查秋芳被打事件,一有消息就告诉他,当然事成之后,重赏是不言而喻,大家接受公子哥的任务,比总编布置的任务,做起来还要卖力,对公子哥的回答都是:“好的好的。”恺愉的接受公子哥的委托。

    到了晚上,警署又忙开了,到了半夜,汇总起来,一共有三个值得怀疑的人,第一个就是展翅,理由是离婚给了秋芳百分之五十的财产,是不是二人事先有约定,是个假离婚,然而最后秋芳出尔反尔,独吞了财产,展翅一无所有,产生了报复心里,所以对秋芳下黑手,第二个值得怀疑的是工商联主席,民间早就传闻公子哥追求秋芳用心良苦,秋芳毫无反应,而且民间还传说,公子哥家里极力反对,会不会要给秋芳一个教训,让她知难而退,而且他们还举了列子,上次工商联主席竞选,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这类案件很难查,有的干了活以后,早就出国,即使有人抓到了,也是死不开口,到此为止,吃上几年官司,有人给你一辈子的生活费,有人会给你讲真话吗?第三个值得怀疑的人,就是公子哥本人,查起来更难,此人交际甚广,三教九流,还有一个退休的警察说:“公子哥和我们这里做朋友的就不少,而且这种事,他绝不会自己动手。要给他做事排成了长队,很难查。”警署署长拍了一下桌子:“我是要求你们拿出证据,不是来写剧本,搞逻辑推理。”这时一个警察汇报:“最近有不少的工商联主席下属企业,员工跳槽到秋芳的公司,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反常的是,他们这些人跳槽以后,工资反而低了。”署长认真的做着记录,又一个警察带来了录音,是对展翅的录音,事实证明,展翅和秋芳还是生活在一起,有一段展翅和秋芳在上,干活的录音,几个警察听到激动处,都大笑了起来,最后署长布置:“对于工商联主席以及公子哥进行监控,包刮电话。

    第一百六十六章

    警署署长有了高兴的发现,录音起了作用,工商联主席的老婆给工商联主席打了一个电话,内容说:“现在你还要将二手货秋芳做你的儿媳妇吗?”光从这句话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从来不出门的她,她亲自签了一张支票,十万元,交由她下面的一个名叫阿黄的去提了现金,这几天的录音内容十分丰富,夫人已经毫不犹豫的将一顶绿帽子给工商联主席戴上了,夫人和工商联主席明媒正娶的时候,才一十六岁,当时工商联主席已经三十八岁,足足相差二十二岁,夫人为人倒也正派,从来没有发生过风流韵事,这个肚子也从来没有闲着过,每隔一年半来一个,可以说她连房间也走出不多,随着老头的事业越做越大,夫人最多也就是到花园散散步,吃饭的餐桌够大,足够一家人坐下,但是老头的规矩太大,小孩们很拘谨,夫人就想了个办法,让厨师做一份少的送到房间,和老头一起进餐。夫人有一个随的女仆,比夫人大了二岁,从小就跟着夫人,出嫁也就跟了过来,夫人已有了八个后裔,女仆还是一个没有真正见过男人的人,每天也没有闲在的时候,可以说从早忙到晚,临睡觉前总感觉到还有事没有做完。这么大的房子,光擦灰,就够呛,虽然比夫人大了二岁,可看上去,要比夫人光鲜的多,腰上一点肚腩也没有,还是个杨柳细腰,夫人十分嫉妒,说男人真不是个东西,弄得把女的腰变粗了,还嫌弃女人走样,不从自己上找原因,要不是这些臭男人,自己现在还不是和女仆一样,腰还像风杨柳一样,家里对于第七个产品,公子哥用足了脑筋,特意将他房间电话,装了连接,可以听到公子哥打得每一个电话,公子哥上班以后,工商联主席特地和电话局联系,将公子哥打电话全部录音,恐怕出什么事问题,可以事先处理,这个任务,工商联主席就交给了夫人,夫人也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可以随时知道儿子的动向,她很乐意,自从父子二人要找秋芳做儿媳,她就怒火万丈,对于儿子的电话,做到及时跟踪。对于丈夫,事业倒是蒸蒸上,夫人的满意度越来越差,不仅到了晚上出工不出力,临夫人总感到意犹未尽,工商联主席人倒也不风流,有时候也会逢场作戏,陪一行人到红灯区去走一走,红灯区的女人有的是办法,有时趁你不注意,就会将红的口红留在你的淡色的西装上,还是留在你的衬衣上,还会把长头发留在你的领子上,还总把你弄得筋疲力尽,一个星期看到那东西就怕,目的引起家里矛盾,在来这里找乐子。工商联主席二次衬衣上有红的嘴唇印,还留有女人的长发,到家晚上消极怠工,在外面寻欢作乐,这不是个能力问题,完全是个态度问题。工商联主席家有个管家,男的叫大黄,说是管家,其实他什么也管不了,凡事做在前面,到了粮食,家里要买就是一千斤,全部他来搬,走上卡车,在跳板上,二百斤一袋,他步履稳健,气多不喘,把几个女佣看得直流口水,十几岁就来工商联主席家,是个忠心耿耿的男仆。一次家里买了一头奘獒,黑色的十分凶狠,买回家以后,一直关在笼子里,放出来就要咬人,大黄看了,就蹲在地下,奘獒对着他叫个不停,要朝他朴去,他一个箭步跳在奘獒上,用手压得死死的,奘獒动惮不得,他又叫其他人将生丢在地上,自己一手拿起就吃,剩下一些骨头,才让奘獒吃,从此奘獒就认同他的领导地位,看到大黄就老老实实,俯首为臣。工商联主席家里所有的人,从此对于大黄也刮目相看,再也不敢小觑大黄。

    夫人看到大黄这么大的力量,也被弄得目瞪口呆,原来多年来的縢闭的心一下打开了,原来的心灵就像湉湉的河水,现在被兴起了浪花,夫人强制自己要平静下来,然而做不到,夫人的脚好像不是长在自己的上,平时不喜欢走动的她,她老是到下人干活的地方去,去了以后又没有什么事好做,连怎么发号施令,她也不知道,夫人是个好人,但绝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但是只要可以看到大黄,夫人就感到值了,有一次有一件事,又让夫人感动了,到了一大桶的油,送油的人,二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又从车上卸到了了车下,大黄轻松的将三百斤重的油桶,滚进了厨房,做的轻巧,夫人有时候就想,家里要是没有了大黄,许多事就没法做,思念一旦形成,那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并不会因为到了夜晚,思念就会退出脑海,相反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思念简直成了煎熬,夫人半夜还会起几次,喝一点水,还是睡不着,上了厕所,自娱自乐了一番,到了上,照旧数数数字,第二天大家精神饱满的起,夫人的眼睛有的肿,眼泡垂了下来,眼角有了黑色的圈。这样的子,持续了几天,夫人也无法摆脱脑海中的大黄,只有看到大黄的时候,夫人的精神就好些,只要一离开大黄,人就感到疲惫,看到了大黄,夫人好像有许多的话要讲,但是真的看到了什么话也没有了,夫人就像一个笨拙的哑吧,无语,只要看一下就够了,考虑再三,夫人做出了决定,这事一定不能瞒了女佣,而且女佣对自己忠心耿耿,要是不成,也不会出卖自己,一天要洗澡了,女佣给夫人放好了水,准备好了换洗的衣服,让夫人先洗,夫人说今天我们一起洗,女佣不同意,说因该夫人先洗,夫人坚持今天二人一起洗,女佣没办法,就将二人换洗的衣服拿进了浴室,夫人又说,把它放在外面,到了二米长的浴缸里,女佣忙着给夫人擦,夫人一会儿就好了,夫人要给女佣擦,女佣赶紧阻止,“使不得,使不得。夫人是个美丽的贵人,怎么可以让你来帮助我擦。”夫人说:“你伺候了我这么多年,我给你做一些事是应该的,”边说便用手给女佣擦了起来,擦到了那个地方,夫人重点的擦了起来,女佣马上说,夫人这里不能擦,上次我一不小心擦了一下,就收不住,一个澡洗了一个多小时,这还不算,到了晚上还要折腾,白天干活也没劲,女佣躲避着,夫人坚持着•;•;•;•;•;•;女佣哇哇叫了起来,夫人感到升级次数,但是手不仅没有停,还加大了力度速度,嘴上还说:“要是一个女人,没见过男人,没享受过这个味道,你这辈子就白活了。”女佣迷迷糊糊的说:“夫人只要有命,我就是一个苦命人,上次我不小心擦到了那个鬼地方,几个晚上睡不着,一到早上,我起都困难,一整天都没有精神,看到男人就想这事,浑都起疙瘩,你可以睡大觉,我还要干活。”说着女佣又抬起头“夫人,你就饶了我吧,实在吃不消了,被你弄得痒的实在受不了了,你帮帮我,给我一根针,用针戳几下就好了,求求你求求你。”夫人看到女佣的态,很有兴趣,今天我要让你做一个女人,让你享受一下味道,“夫人,下人不敢有资格想法。”说着就闭上了眼睛,夫人的手一停,女佣又张开眼睛,夫人见她张开了眼,手又动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