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到一百六十四章

    秋芳回到了家里,展翅还躺在上看书,等秋芳的回家,秋芳到了家以后,兴奋还没有消耗殆尽,就对展翅说,今天最高兴的是,看到了鱼鹰捉鱼,在游泳池里,鱼鹰怎么一下子扎进水里,二三斤的鱼就被叼住了,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展翅倒也没有觉得大惊小怪,就对秋芳说:“有一句话,家有鱼鹰三只,全家生活不愁。你在游泳池看鱼鹰叼鱼,还不够,要是在江湖里看,那才过瘾,鱼鹰最厉害可以一下扎到水下三十米左右,鱼鹰还懂得战略战术,要是看到一条大鱼,一只鱼鹰抓起来有困难,就会几只鱼鹰围着鱼,发起攻击,最后鱼儿被叼起,鱼鹰就全部浮出水面,要是主人不立即这只鱼鹰,将装着网兜的竹竿将鱼鹰撩起,那么几只鱼鹰就会争斗,抢夺胜利成果,要么鱼儿得到逃脱的机会,要么把鱼儿弄死,大家分而食之,叼到鱼儿的那只鱼鹰会在网兜的边上,张开翅膀,抖动着,向主人炫耀,自己的功劳,主人就会立即将鱼儿拿下,放在船里,然后立即给鱼鹰一条小鱼奖励,鱼鹰得到奖励以后,就又一次穿进水里,而且主人在用鱼鹰捕鱼的前十个小时,绝不给鱼鹰喂食,目的是为了让它们饥饿,捕鱼起来更加卖力。”秋芳听得很稀奇,比在大学里听课还有吸引力,就用手指指展翅的脑袋说:“这里面东西还不少。”展翅很得意:“怎么样,你也不要以为,我是吃素的,我在大学里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秋芳钻进了展翅的怀里,喃喃道问:“今天我们去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公司,还是住家,反正只许去了二十几个人。”展翅就问:“进门二边是不是有二座假山,而且是红的?”秋芳问:“你怎么知道?”“我去过二次,还知道这假山,是用寿山石堆积起来的,价格昂贵,这是工商联主席的家,在这里,要是邀请到家里去做客,是最高礼遇,比到最高级的宾馆还要显示主人的诚意。”展翅又给秋芳谈了工商联主席的发家史,秋芳听得津津有味,也在自己的心中,画着自己的蓝图,想着有朝一自己也可以成为富翁,当富翁的感觉不会错,被窝里早被展翅燠,秋芳躺进去舒舒服服,秋芳不仅感谢展翅对于自己的帮助,而且在离婚以后,生活上对自己也是关有加,从暖被窝这种小事,到做菜,秋芳吃不惯西餐,展翅就学烧中菜,秋芳不要吃味精鸡精什么的,从此以后在烧菜的时候,再也没有加过这些调味品,当地有一个规定,企业破产以后,破产者,要是有什么大的消费,是要追究的,所以展翅就宅在家里,担起了家庭妇男,秋芳被深深感动,二人就亲吻了一会儿,秋芳就变得湿漉漉的,水矞出,展翅刚要上马,秋芳赶紧跳了起来说:“我上一下厕所。”到了厕所以后,秋芳赶紧吃了一片药。秋芳害怕每月的“红色浪潮”不来,一则事业才起步,而且二人都说定,只要找到了定耀以后,秋芳就物归原主,二人的关系就结束,秋芳心里一早就有了主意,不仅要把展翅的一半资产还给展翅,还要把经营的利润给展翅。席梦思不知经过多少次重压以后,终于平静了下来,展翅不喜欢洗洗擦擦,**过后,就去洗了个澡,回来以后,就带来了一盆水,帮助秋芳打扫卫生,顺便用手进攻了一下,秋芳被弄得笑了起来,用手打展翅,嘴上也没停:“你坏你坏。”展翅的服务十分到位,又将脸盆里的水倒了,二人在上又聊了起来。秋芳熨帖的躺在展翅的部,问道:“今天送她回家的一人,十分奇怪,穿得比工商联主席家的佣人还差,一部车吧也是和所有去他们家的车不能比。”展翅也感到有点奇怪,就问秋芳:“这人长得怎么样?”秋芳回答:“这人的个子平常,大路货,就是头好像显得特别大,”展翅又问:“是不是这个人的耳坠特别大,的。”“对对。”展翅愈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他大概就是工商联主席的公子哥。”秋芳思考了须臾回答:“不可能吧,他能穿得这样的寒酸,这么大的家业,开这样的车?”秋芳在自己的脑海里打了一连串的问号,怎么也无法把开车的和工商联主席的公子哥划上等号,展翅对秋芳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自己穿得这样土不拉几点,有谁可以看得出,你是个博士生女老板,那他为什么就不能是个穿得寒酸的公子哥?”展翅把秋芳扶了起来,喝了一口茶,又叫秋芳将头靠近,展翅将嘴里的茶喂到秋芳的嘴里,展翅的眼里放出了燏光,今天有兴趣的讲起公子哥的故事。

    公子哥在小学、中学的时候,打架斗殴少不了他,有一次还为了一个女生,打得差点殒命,但是奇怪的是,这朵校花,任凭公子哥怎么追,就不肯就不肯就范,最后就跟了一个穷小子,把公子哥气得吐血,从此他更加的暴虐成心,也不高兴就拳脚相加,但是到从来没有抓进去过,赔钱赔到对方满意为止。母亲最后打听到他是为了一个校花而变得莽撞,要耘锄这些弊端错误,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认识女人,了解女人,不要有神秘感,更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母亲就叫下面一个人带他到红灯区去玩,第一次去玩,凑巧碰到检查,年龄还不到,老板要被罚款,下面跟班就对检查的人说出了,公子哥的份,第二天十五岁的公子哥就有了一张十八岁的份证,也没有人怀疑公子哥的年龄,长的人高马大,完全已经发育成熟,之后确实,有了一些转变,打架的事少了,懂得用脑了,与人的矛盾,他就用其他人打击对方,子长了,与被利用的人又产生了新的矛盾,他就用新的人,打击对方,反正他是个摆话的,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红灯区里要是那个营业执照有问题,只要他出面,一定摆平,红灯区的姑娘,看到他去早就蜂拥而上,他也大方,有时就和大家喝个酒,唱个歌。倒也不一定干那个事。据说,他父亲的工商联主席竞选,他也出了不少的力,反正各路神仙,他混得都不错。就是不愿意上班,这次他这么用心,估计你就是他的目标,秋芳说:“怎么可能,我是个离婚的人,他怎么会动我的脑筋。”展翅就说:“这里的社会不一样,离婚的不一定就贬值了,反而会升值,这里面不仅有财产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认为离婚的女人,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很多人不愿意找黄花大闺女,什么都不懂,还要培训,离婚的女人有的经验比男的还要多,所以很多成功人士,都娶二手货,道理就在这里,她可以让你享受到一个姑娘本能给与的东西,让你快活,快活到忘我。他这样是用心良苦,你看你这样的打扮,要是他一名牌,给你的印象肯定不行,他现在就是慢慢的自然的接近你,手段高明,我祝贺你,愿你成为工商联主席的媳妇。展翅一点醋意也没有,是出自内心的祝贺。秋芳回答:“你不要胡说,那么你接触我的时候,也是有目的地。”展翅毫不掩饰:“当然,要是我一开始就穷追猛打,肯定引起你的反感,这样就事与愿违,做事一定要知道,水到聚成这个道理,有了感再有,一开始就是在再开放的国度,你马上就去做男女之事,也是不能接受的,要掌握节奏,就像我们刚才做事一样,一开始就狂轰滥炸,你就接受不了,只有循序渐进,这就像一个人在外面要懦雅,彬彬有礼,但是一个男人,到了上,老是温吞水,那个女的接受到了,秋芳指指展翅的脸皮说:“你坏。”展翅抱住了秋芳:“你不喜欢我坏吗?”二人又干活了,席梦思的弹簧又要进行压力测试。

    公子哥平时的为人,倒是众人赞口不绝,他不仅懂得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更懂得世上没有免费的笑容,世上也没有免费的为你出力,所以只要和他在一起的男男女女,都占了光,在他下面的人,不管好坏,都有四个轮子,有时公子哥出门,浩浩一条长龙,在街上警察看见也是绿灯,不敢怠慢,倒是他自己有时喜欢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他嫌人多了麻烦,红灯区几乎天天去,他倒不是天天干活,就是喜欢闹,到了那里找二个坐在大腿上,亲个小嘴,给点小费,他就感到今天的子没白过,只要他一到,这些娘们就蜂拥而上,有一次几个女人头都打破了,结果二个打架的女人,她都要了,二人才罢休,笑逐颜开的伺候他,看她们可怜兮兮的样子这天公子哥给了三倍的钱。

    第一百六十四章

    假警察在红楼做得风生水起,老板给他加了三次工资,下面的这些女的远远地就张开了嘴巴,鲜红的,叫起老板,因为她们知道,不服从的后果是什么,不仅要她们休整,不许接客,还要有惩罚型措施,那绝不是你可以睡觉,可以回家休息,而是所有的厕所就归你打扫,另外“进口公司”的活也要负责,冷水洗菜,甚至还要在炉灶上炒菜,炒菜的质量有问题,味道不好,罚款是必须的,还要几个小时的面壁,你要是提出异议,那他就会鞭子来讲话,假警察他会叫你把衣服脱了,绝不打你的招牌脸,这是挣钱的本钱,所以这些女的要是看到假警察叫休息,就觳觫得全发抖,语无伦次,假警察还有更绝的办法,就是让这些他看不惯的女的就行军训,在太阳底下,练走步,一会儿起步走,一会儿正步走,向左转向右转,弄得这些女的晕头转向,大叫吃不消,尤其这张白净的脸,晒黑了,那么长期生意要受影响,你说吃不消,也可以,他就叫你练一个动作,就是正步走的起步动作,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成四十五度,伸直了,不许动,做了几年这活以后,怎么受得了这种苦,不仅挣不到钱,还要受罪,从此看到他就老老实实。老板看到这些女的服服帖帖,也就不加干涉,这些女的惟命是从,要是拿到了小费,也会孝敬假警察一些。每当假警察叫一个女的到小房间,那女的就显得心花怒放,尽管是免费的服务,但至少半月可以免受折磨,安安稳稳的做生意了,人都是这样,有一个喜新厌旧的坏毛病,子一长,假警察就当发工资的时候,他就会慰劳一下自己,到欢天喜地等红楼去一下,林顿自从上次和假警察碰面以后,就忍痛割,再也不去假警察作为扈从的红楼,你说假警察倒也不是怙靠什么人当他的靠山,他也吃准了一点,就是谁比他富、有权利,他就敢和你斗,即使拿命来赌,他感到死了也值,冤家路窄,一天林顿到了欢天喜地七仙女红楼,出了五百元点了一个七仙女,正好假警察也赶到了,他是一个不要节蓄,也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今朝有酒今朝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林顿见了,心想揉不起还躲不起吗,就让着他,驱车到了夜来香,想不到,林顿还没进门,假警察就赶到了,林顿这天的心糟糕到了极点,心想假警察在自己这里夥益甚多,而且事又没有办好,这样下去就变得没完没了的,自己还要不要活了,于是就开车门,又狠狠地将车门关上,到了夜来香里面就点了二个女的,假警察跟进以后,也毫不犹豫的点了这二个女的,价钱还是高出了一倍,看着假警察气势汹汹的样子,一场恶斗在所难免,林顿就走上前去:“我那里亏待你了。”语气充满了载戢干戈,和好的意思。这时假警察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给一辆破车,光修理费就花去了几万,你还好意思说对得起我。”说完拳头已经握紧,刚要出手,二个穿黑衣的打手,就迎了上来,一张畸形的脸,左右二面不对称,外加四五条刀疤,体佶壮,可以和哑吧媲美,他上来后随手就将一把手枪给假警察:“我这个人喜欢干脆,嘴上不要多说,动真个的,你是在刀尖上谋生,我们也是在刀锋上讨钱,谁要是今天砸场子,肯定叫他横着出去。”说完就将脚搁在了茶几上,林顿心里暗暗高兴,今天是流氓碰到了土匪,有戏看了。假警察心想自己现在也是不愁吃穿,女人可以挑着来,只要自己有精力,所以不值得斗气,弄不好要丧命,但是一下子面子上又下不来,十分的尴尬,刀疤打手见事已经摆平,就采取给出路的方法:“今天是我们欢天喜地七仙女店成立十周年纪念,所以老板说了,今天来捧场的老板全部打对折,祝大家玩得高兴,玩的快乐!”接下来又对假警察说:“不要烦了,今天你们找的二个,一人一个,给我一点面子,另外今天来了二个新的,给你们一人一个赏个新鲜。”假警察和林顿立即找台阶下了。假警察就和二个女的作乐去了。

    林顿看了看刀疤打手,就邀请他一起喝咖啡,二人坐定以后,慢慢的喝着咖啡,主要是林顿在谈,结束以后,林顿给了对方一叠钱,再三声明,还有一半以后给。

    秋芳公司的设备全部到齐,工人的培训,也进行得十分顺利,就是培训的技术员工资要的很高,超过了工程师的工资,经过半年的努力,样品生产出来了,连续五台经过相关部门的检测,完全合格,马上就要正式投入生产,展翅这时候提出一定要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而且一定要找好的酒店,为今后的销售提前做准备。秋芳觉得有道理,就积极筹备新闻发布会,不同的是,秋芳将一些大客户的请柬,不是用快递方法,而是亲自送,目的为了当面宣传产品,同时敲定必须到会,展翅有点心疼,秋芳太累,就叫秋芳将请柬交十份,给公子哥,秋芳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就准备了精致的请柬送到了公子哥手中,事先给他打了电话,公子哥回答,随时欢迎。

    工商联主席对于儿子十分满意,儿子不仅每天上班了,而且同意担任了总裁助理,父子二人就有一个矛盾,每当父亲给他布置工作的时候,讲得很详细,先做什么,再做什么,简直就是画好了一张清晰的地图,你就沿着图走就好了,有一次宝贝儿子对父亲说:“你今后给我任务,只要告诉我要达到什么目的就行了。”父亲试了几次,效果果然不错,要比他原先估计的快,质量也完全达到要求。老头子就是和老太的意见不统一,老太坚决不同意儿子娶二手货,并且拿出杀手锏,要是让儿子娶秋芳,那么她在自己的小河里就养其他人的鱼虫,老头火冒三丈,但是也说服不了对方,工商联主席对于秋芳的公司也十分关注,关照下面的人去应聘,而且工资的要求不能提的很高,在当地一个蓝领总监的工资,和总工程师是一样的,作用远比总工程师大,把蓝图变成产品,碰到的问题,远比画图纸要难得多,工商联主席给了他二份工资,一份在秋芳那里拿,另一份就有自己发,所以秋芳的工作进展顺利。

    他对于儿子的开支,也有观察,儿子到红灯区的消费基本没有了,这些花花草草也想念他的,主要是少了一颗摇钱树,而且脸也对得起自己,不令人讨厌,公子哥对于秋芳倒是规规矩矩,他也知道要达到对方的要求,绝不是父亲的多少家产,而是自己能创造多少财产,要公子哥自己搞科研,研发新产品,他没有这么好的耐心,毅力,他就开始研究什么东西最挣钱,他经过再三的调研,就叫秘书写了一份报告,叫老头子投资新的项目,就是办药厂,开医院,采用一条龙服务,在报告中,他提出投资医药领域,收益可以提高一倍,而且他提出医院的开办,不是放在市中心,而是放在农村郊区,更受人欢迎。工商联主席对于秋芳佩服的不得了,一个女人,每天工作在十五小时以上,生活上没有任何一件奢侈品,朴实无华,工商联主席心里在想,要是自己退下来,秋芳是一个理想人选。移交给儿子,火候还没有到,需要锤炼。秋芳给公子哥打完了电话,处理完了手头一些公务,就走出办公室,来到了停车场,还没有打开车门,三人就围了上来,拿着铁棍,朝秋芳头上上打了下去,秋芳双手抱着头,这时开过来一辆轿车,朝那三人撞去,三人就落荒而逃,秋芳倒在了地上,地上流了一滩血。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