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到一百六十二章

    公子哥在红灯区,和小翠碰杯的时候,不小心将酒倒在了茶几上,茶几上的一张报纸,上面一个女的照片尤其公子哥的注意,她的脸很像小翠,但是脸上一点也没有粉脂气,公子哥将报纸给小翠看:“怎么,你的姐姐比你还漂亮,酒窝有二个,而且还比你的酒窝要深,公子哥谔直的说:“你姐比你强多了,不仅是个博士,又是个女老板,这么样的女人,人间难寻。”说完,公子哥就将杯子一扔,拿着这张报纸,开车来到了报社,找到总编,张口就问:“她结婚了吗?还有什么更多她的消息?”总编被他问得摸不清头脑:“你问的是谁啊?”公子哥这才将报纸给总编看,总编看了公子哥一眼:“怎么?公子哥有了心上人了。”过了一会儿,总编叹了一口气:“可惜,名花有主,秋芳是个大陆来的人,上个月和展翅结婚了。”总编又学着戏剧的样子:“公子哥啊,你来迟了。”拖了个长音,脸上做了个诡异的样子,公子哥今天倒是一本正经:“不要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眼睛虎视眈眈,发着光,像是要吃人,总编也认真起来,又从报夹中翻出一张报纸,上面有展翅和秋芳喜结良缘的报道,公子哥眼睛一下愣住,有点咄咄人,用手摁住总编的肩膀:“你可以帮到我。”“我怎么办到你?”总编一脸雾水,听不懂公子哥的话,显得茫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你们的专长,我父亲企业的广告拉一部分给你做,你要帮我。”公子哥毫不让步,脰脖伸到总编的面前,“你以为展翅是一个等闲之辈,展翅也是个人物,不能乱来的,三教九流,展翅都有一些朋友,要板倒展翅很难,而且我告诉你,秋芳和展翅的感还是很好的,二个人都很有才华,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林顿为了秋芳离婚,损失了一半财产,还是追不上秋芳。赔了夫人又折兵,小老弟,世上女人多了去,你也不缺女人,好自为之吧。”公子哥无论到报社,警署,全十分随便,有时就坐在写字台上,喝人家茶杯里的茶,随随便便,还有不少的时候,下班以后,公子哥就带他们到红灯区乐一番,公子哥开始时候到处打听展翅,林顿的消息,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公子哥叫下面的人和林顿谈了几次,发出支持林顿的号令,公子哥知道首先要团结共同的对手,把展翅打倒,然后对付林顿一人就简单了,把林顿的积极提高到了极限,展翅破产了,秋芳离婚了,好消息一个接一个,公子哥见到过秋芳一次,公子哥阅人无数,女人从他高中时起,就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也从来没有缺过女人,公子哥这次和秋芳见面,安排在了秋芳采购机器的公司,秋芳到了以后,对方就打电话给了公子哥,公子哥赶到了以后,看到了秋芳以后,平时油嘴滑舌的公子哥,和秋芳一句话都讲不出,看着秋芳,平时的伶牙俐齿全部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秋芳一点化妆也没有,素颜淡定,弄得公子哥张开了嘴巴,可以听得到公子哥的喘气声,一句话都没有对秋芳讲,在自己一个人时候,公子哥想了好多搭讪的话,全部忘记了,在红灯区,公子哥找得最多的是小翠,现在一见到秋芳,小翠简直是仙女和美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小翠的美一半是靠服装来装饰,靠化妆品来涂抹,离开了这些,就减分不少,尤其小翠往往用低领来吸引男人的眼球,而秋芳不仅没有任何化妆,服饰更是想象不到的朴素,就像是一个穷学生,哪像是一个老板,和人讲话,丝毫不做作,大大方方,公子哥第一次对于一个女人,无语。回到了家里,晚上就是无法入睡,就起到红灯区,一进门几个女的就拥了上来,公子哥一看气就上来了,每人给了一些小费,转就走了。

    回到了家,公子哥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苦思冥想,也没有结果,工商联主席看出了儿子的心事,就安排了一次联谊会,儿子提出亲自去送请柬,老子是过来之人,早就明白了。耄耋之年的他,看问题总是比别人深一步,讲话不露声色,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该给一条路的就给,要堵的就将通道堵住,要让他无处可走的,连后面也给堵住,接下来就痛打落水狗了,在商场上打拼了几十年的他,早就能够做到不显山不露水。

    公子哥上次见到了秋芳以后,渴望再能见到她,又怕见到她,没有见到她,就晚上睡不着觉,想着怎么和她接触,怎么样的开场白,可以引起秋芳的注意,最主要的是引起秋芳的好感,•••••••

    晚上在房间里,工商联主席和夫人,进行了一场争论,老太往老太的边靠了靠,问:“宝贝儿子究竟为了什么?”老头告诉老太:“你儿子上了一个人,”老太激动,立即坐了起来,睁大了眼:“哪一个姑娘?”“一个博士生,一个女老板。”老太听了高兴,“漂亮吗?是哪里人?”老太着急的像连珠炮一样,一连问了几个怎么样,老头慢悠悠的回答:“你儿子配不上,人家是博士,是老板,年纪轻轻还有了自己的专利,你儿子除了玩,还会做什么?”“我儿子怎么啦。也是个大学生,离博士差了一点点,她是女老板,这有什么了不起,明天你任命儿子当个厂长、总经理,你儿子不也就是个老板了吗。”老太理直气壮加大了声音,老头耐心的说:“你说当个厂长,当个总经理,就是个厂长、总经理了吗?你知道一个厂长、总经理,要会处理多少事请吗?早就叫他去上班,他就知道寻欢作乐,不做一件正经事,现在你拿什么去给人家比,告诉你,一个做的很好的老板,博士女老板还看不上,离婚了。”“什么离婚了,你说了半天,是个二手货。这样的人不要也罢了,我们是个独生子,怎么可以要个离婚的女人。”说完起,迈着蹀躞的脚步,去倒了二杯茶,看来今天晚上一定要争个明白。老太回到了上将一杯水递给了丈夫,自己也小嘬了一口,随后她就举例说明,为了增加说服力,就将自己的大腿分开,用手指了指当中,形象的说:“要是舞会你结婚的时候,在里面养过其它的鱼,你会要吗?我给你的时候,可是个黄花大闺女。那你怎么可以同意儿子要个二手货,我们的面子朝那里放,你受得了,我还受不了。”说完,在老头子的大腿上拧了一把,丈夫毫无准备,惊叫了一声,生气的说:“你发疯了。”手里端的茶杯,翻掉了一些,烫的老头站了起来:“你又不懂,捣什么乱啊,你还嫌弃人家,你宝贝儿子光了脚也追不上人家,你就少一点心吧。”老头就带头躺了下去,老太太也接着躺了下去,在老头耳边不断的说:“我不同意,我就是不同意!”老头听了烦了,就又坐了起来,喝了一口水:“我告诉你,你儿子要是娶了她,今后我们的产业,就后继有人了,你看看宝贝儿子,接的了班吗?几个女儿,全部都是小心思,往家里拿一点是一点,女婿顶半子,可是谁又能挑大梁,宝贝儿子倒也不是说他笨,可是他连企业有多少都不知道,他的心思不在那里,要是我倒下去了,企业早晚关门倒闭,你儿子现在追求的人,懂技术,的管理,可以把我打拼大半生的事业做下去,现在这个社会,还谈什么黄花闺女,还谈什么二手货,你不懂你不懂。”老头说完又躺了下去,没有睡着,考虑明天要做几件事,老太一晚也没有睡好,她怎么也想不通,未来媳妇的下鱼塘里,怎么可以养过其他人的鱼虫,人没过门,就给儿子戴上了一顶绿帽子••••••老太想不通。

    公子哥考虑再三,做了一个决定,他要下面的人去二手车市场,买了一辆二手破车,买回来了以后,他就开着老爷车,去秋芳的公司送请柬,这样的车子,公子哥从来也没玩过,开开停停,快要到时候,公子哥突然想起,秋芳朴素的衣服,这一的衣服,价钱就超过这破车的价钱,于是他就将车停在了路边,逮到一个人,上去就说:“你把衣服裤子脱了。”对方看了看公子哥,奇异的目光睇视公子哥,看看对方一的名牌,也不像是要抢这破旧的衣服,公子哥赶忙先将自己的衣服脱下,交给了对方:“我的衣服和你的换一。”对方感到碰到了一个神经病,也不敢接,疑惑的看着公子哥:“不要开玩笑,我没有钱贴你。”“少废话,谁要你贴钱。”公子哥换好了衣服,就到了秋芳的公司,递上了请柬,秋芳接过了以后问:“要不要签收?”“不要不要。”公子哥结结巴巴的回答,说不出第二句话,正好林顿也在,期望自己也有一张,结果失望,好在快递员又来送快件,林顿赶忙说:“我的请柬已经在公司了。”林顿心里在想要是没有自己的请柬,自己花再多的钱也要买一份。

    第一百六十二章

    舞会开始了,林顿抢先一步,邀请秋芳共舞一曲,公子哥去参加联谊会,事先也考虑了许多,要不要带舞伴去,思想斗争激烈,要是不带一个像样的去,恐怕没有面子,要是带一个去,让秋芳看到了,错误的信号,会拉开和秋芳的距离。公子哥考虑再三,到红灯区找了二个女人,付了钱,叫她们全部换成村姑的服装,二人很不乐意,她们是从农村到了城市,过好的生活,妹儿早就适应了,每天就是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二人嗫嚅的对公子哥说:“可以化妆吗?”“化什么妆,就这样本色的。”二女的满脸的不高兴,“不化妆,男人怎么会喜欢。”二人在小声哝哝,公子哥马上就说:“不要去的话就说,不要啰嗦。”二人立马说:“去去去,公子哥教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公子哥你说了算。”边说边将嘴巴亲了上去,公子哥二手一推,今天没有兴趣,公子哥知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世上很多人都是狗眼看人低,秋芳朴素的装束,要是秋芳能够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吐沫都会把秋芳淹死,人言可畏,这些阔太太没事干,到一起比的就是,这件衣服是什么料子,老公又开了一个什么公司,比首饰重量,款式,那个设计师设计的,二人绝不愿意放弃这样的好机会,说不定可以钓一条大鱼,公子哥关照:“你们二个今天就是在一个女的左右,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看到有人为难她,就立即上去。”二人除了嗯嗯还有什么选择吗?没有,公子哥又对下面几个男的说,要是有谁对秋芳不规距,绝不要让他得逞。

    林顿邀请秋芳的时候,秋芳坦诚地说:“我不会跳。”“没有关系,你就跟着我的脚步,咱们跳二步舞就行了。就像走路一样。”林顿鼓励秋芳大胆的跳,秋芳就上了舞池,开始的时候,林顿跳的也循规蹈矩,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灯光也黯淡下来,林顿的一只手,就从秋芳的腰部往部移动,刚要到位的时候,有人就在林顿的脚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痛的林顿弯下了腰,脱下皮鞋,不断地揉摸,嘴里哦要哦要的叫着。二三分钟后,灯光又亮了,再过了一会儿,音乐停止,服务生就会送上酒,长桌上放满了点心,以及菜肴,其中有一道鮟鱇鱼子,仅仅一会儿功夫,鮟鱇鱼子,就盆子底朝天,秋芳要去加的时候,一点也没有了,公子哥走到厨师那里,要求再上一些,厨师为难的说:“还有一点,是等八点的时候,市长来的时候再上的。”“不行,现在就上。”厨师十分为难,“要是我现在上的话,破坏了流程,我就要被炒鱿鱼的。”目光里流露出惊恐不安,“那么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不上的话,你现在就被炒鱿鱼了。”公子哥话语斩钉截铁,目光里带有杀气,完全是命令。鮟鱇鱼子做好了,公子哥亲自端了上去,一小叠直接倒进了秋芳的盘子。有几个心细的女人捕捉到了到了这样场景,就在另一个女的边说:“有什么了不起,靠着离婚,开起了公司。”刚说完,一个魁梧的男人就在她边声音不响,但是十分有力:“闭起你的臭嘴!”附带着凶狠的眼神,令人毛骨悚然,灰溜溜的走开了。这天的早晨,公子哥早早就关照厨师采购,要买上一百条大活鱼,采购问“今天要请客吗?”“不请客。”“干什么你要买这么多活鱼?”“你买回家以后,放在什么地方?”“就放在游泳池里好了。”又关照好电工,要把游泳池电灯装得如同白昼一样,“家里没有那么多电灯,电线。”电工眼光里有着征询的样子,“你问账房拿钱去买就是了。”现在公子哥和几个记者坐在包间里,包间里灯光旖旎,桌上名酒,菜肴,大家频频举杯,公子哥说:“今天你们跟我一起回家,我给大家一个惊喜。”大家也就起立,要跟公子哥回家,公子哥又叫大家“慢,今天请大家帮我一个忙,请大家想办法把博士女老板带上。”几个记者也就調皮的回答:“遵命。”凭着刚才秋芳对记者友好的态度,接受邀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秋芳本就不喜欢跳舞,听到记者要她一起去有一个惊喜,也就走出这个空气混浊的舞池,走到了外面,空气一下新鲜,人也感到舒服许多,二十多辆轿车,在马路上排成长龙驶去,有时一、二声喇叭声,划破静谧的夜空,在驶过地铁站门口的时候,传来几个人的琴声,琴声悠扬,有的拉琴的人是残疾人,有的则是个正常人,他们都是乞丐,他们的思想是,你给我钱,我也要给你回报,让你欣赏到悠扬的音乐,有的音乐很不错,拉出了残疾人的痛苦,有些正常人拉出了这些人的愤世,他们有的找得到工作,但是他们不愿受人的管制,愿意自由自在的生活,地铁口反应出的是芸芸众生,不同的人生,轿车驶过红灯区,红灯区灯火辉煌,霓虹灯不停的闪烁,橱窗里活的模特人,摆着各种姿势,招手弄耳,广告牌上有详细资料,年龄、国籍、高、体重、价格,是以一个小时记,还有一张体检报告,有的是虚假的,但是必须有,还有更详细的是,她们这方面的特长•••••••还有更多的女的在红灯区的马路上招揽生意,脸上涂了厚厚的粉,红红的口红,共同点就是,胯部扭动的幅度非常大,大都手上都有一条手帕,也不知派什么用处,有的穿裙子,不管多冷冬天,还是裙子,而且很短,有的穿着旗袍,二边的衩开的连三角裤的边都看得到,这些女的看到二十多辆轿车驶来,很幸奋,其中几个胆大的,走到了马路中间拦车,以免生意给人抢去,轿车按了喇叭扬长而去,也带去了她们的希望,她们挥动了一下手绢,装着毫不在意,掩饰内心的痛苦,她们也是有指标的,要是老是白板,老板就要炒她们鱿鱼,这些人往往是个三流的,要是压台柱子的,根本不用站橱窗,走马路,还要预约,更为激烈的是要竞拍上,价钱上不封顶,这些台柱子就是老板的摇钱树,老板看了都要让她们三分,还有专门有人伺候,站在马路上的人,不管风吹雨打,大雪纷飞,又不能穿棉袄,回到店里躲一下,象假警察一样的工头,就会催促,今天做几单了,所以这些女的,只要是看到是男人,不管断胳膊瘸腿,歪嘴斜脸,都不嫌弃,笑脸相迎,泪往肚里流。一个女的她在红灯区走动,丈夫在地铁口拉琴,家里上有二个老人,下有二个小孩,她那怕每月“红灯高挂”的时候,也不敢闲着,口袋里放了一瓶小麻油,只要走进小房间,她先给人挂衣挂帽,满口老板老板叫个不停,一转,就将麻油用上了••••••一天下着大雪,她还是走在路上招揽客人,她跌倒了,挣扎在要爬起来,还是倒下了,从此再也没有起来过,第二天收尸车,将她拖走了,世界还是那样的世界,临走前,她连一句呐喊都没有,谁也没有再去嘲笑她,在这些女人中,她有一个绰号“老白板。”

    林顿看到秋芳和几个记者和美女,大佬板走了,就要跟上去,被一个穿黑衣的保镖挡住了,林顿暗地里咬了咬牙,走到了角落里,狠狠地跺了几脚,吐了一口口水,发誓一定要以秋芳为印钞机,让自己登山财富金字塔的高峰。

    轿车在黑色的大铁门前,按了几下喇叭,一个看门的跑过来开了门,年纪越大,跑起来就不那么利索了,把沉重的铁门拉开了以后,就气喘吁吁,还没有忘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花园里足够停放这些轿车,进门以后,在屋子二边,有二座假山,这是工商联主席用寿山石,堆建而成,整座山呈红色,光运费就可以开一个不小的公司,假山上面还有活的流水,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流着,不知疲倦,忠实于主人的意志,花园里种的是松柏,四季常绿,花全部是盆景,随着季节的变换,而放上不同的盆景。通过大门,开启后门,灯火现在有照得如同白天,一个正规的游泳池,池水碧波漾,鱼儿在里面欢快的游,时而翻出水面,泳池边早已放好躺椅,每二个躺椅中间,有一个茶几,放上了水果。饮料。记者们问:“你要给我们什么惊喜?”公子哥说:“不要急,好戏还没有开场。”大家坐定以后,这时有人往游泳池里放了四只鱼鹰,鱼鹰长相丑陋,公子哥让这些鱼鹰饿了一天,一放进水里,就朝鱼儿猛扑过去,把大鱼紧紧叼在嘴里,灯光随着鱼鹰移动,大家看得都站了起来,秋芳也站了起来,伸长脖子叫着:“叼着了,叼着了。”拍着手,跳动着,秋芳这样好的心,大概只有在小学考满分的时候才有,久违了。这个活动一直进行了二个小时。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