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到一百六十章

    按照展翅说的,因为林顿以前是搞过采购,所以完全就可能价格上得到优惠,要秋芳先去各大公司要报价单,然后和林顿的价格比较,千万注意,一定要验收后付款,第一部的工作,展翅说就有自己来做。

    林顿为了讨好秋芳,将秋芳要采购的机器,供应商那里压了百分之十,自己又贴给供应商百分之十,所以最后秋芳拿到手的价格,比市场便宜百分之二十。

    一天秋芳回到家以后,抱住展翅的头又是吻,又是亲,展翅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秋芳告诉展翅:“‘大姨妈’迟到了几天。今天又大驾光临。一场虚惊,还好有惊无险。”展翅听了,大大的失落,展翅想不管今后如何,和秋芳能有个产品,总是高兴的。这样的产品,总是优秀的,展翅还是不肯用男人用的那玩意儿,秋芳为了保险,就吃完晚饭后,吃一片药,每天都吃,因为要是干那个事之前吃药的话,有时展翅急迫的样子,秋芳自己也会忘记的,自己在那个时候,秋芳脑子里也是没有思考能力的,所以秋芳就把它当做晚饭一样,而且晚饭后要避开展翅,偷偷地到灶间吃,因为展翅很少到灶间去。展翅天天插秧,不断耕耘,即使秋芳的“红色浪潮”光临,展翅早在红灯区这些女人的培训下,也能让自己和秋芳有一种乐趣,但是遗憾的是,只有每晚辛勤劳作,秋芳的腹部还是平原,不见丘陵。

    秋芳和林顿收到了工商联合会的请柬,出席联谊会,秋芳收到了请柬后,就和展翅协商,要不要去,展翅已被排除在外,展翅告诉秋芳,我们的工作,我们从企业出产品,只是完成工作的百分之五十,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工作是要在企业的外部来运作,所以一定要去,要是有记者参加,拍照的时候,绝不要羞涩,更不要客气,尽可能进入镜头,而且要笑的自然,要美丽大方,并且建议秋芳最好拍斜面的侧照,重点露出酒窝,吸引人们的眼球,这是一个给企业免费的打广告,树立形象,这是大好时机,一定要去,而且要漂漂亮亮的去。

    林顿接到请柬以后,冷的笑了一下,这是林顿第一次参加联谊会,以前只有展翅有机会出席,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更加令林顿高兴的是,是和秋芳一起出席,林顿几次邀请秋芳一起参加舞会,秋芳总是推托,于是收到请柬以后,林顿就和秋芳大谈特谈,参加联谊会的好处,林顿告诉秋芳展翅有二笔大生意就是在联谊会谈成的,还对秋芳说,在联谊会上,要和记者、银行家交朋友,企业要做大,没有银行在支持,你肯定是不行的,要用银行的钱,去养鸡去生蛋,再自己孵化,鸡生蛋蛋孵鸡,越做越大,秋芳就问:“要是银行突然停止贷款,企业达到的规模自己完全失控,那怎么办?”林顿没有回答,林顿高兴的是,今天第一次把展翅踩在了自己的脚下,他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半年计划,就是半年里要把秋芳追到手,也就是强强联手,这样的资产重组,就像给自己装上又对翅膀,可以展翅飞翔。林顿也给秋芳一个机会,要是秋芳半年之内,还不就范,那就••••••

    林顿给秋芳买来了夜礼服,黑色的,穿在秋芳颢白肤色上,对比度一定村突出秋芳的魅力,秋芳坚决不穿,还提出要是非要穿的话,自己就不去了,林顿毫无办法,要是秋芳不去的话,自己可能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秋芳上了二次的报纸,名声大增,加上美丽的女人本就加分,秋芳一定会在联谊会上引起轰动,林顿欣慰的是自己买了一辆好车,要不然负责管理停车的人,也不会给林顿好脸色看,林顿深深的知道,笑脸是需要金钱作为铺垫,金钱可以让人的脸在瞬间变化无常,一次林顿也是去了停车场,那管理人员及其生硬,林顿给了十元钱,那人立即变戏法一样,笑着说:“先生,欢迎你下次光临!”林顿还有一次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刚参加工作不久,发了薪水以后,几个小青年就一起到红楼寻欢,

    到了红楼,几位小姐对他们不屑一顾,有的还白了一下眼,眼光是鄙视,潜在台词是:“穷学生,来尝新鲜的,活又不行,口袋里钱又不多,付了台费,不会给小费”看到一些老头进来,这些小姐立即迎上去,嗲声嗲气的说:“老板,我想死你了。”这些老头,在女的脸上捏了了一把,又往女的领口塞了钱。二人就相拥进了小房间。旁边的几个女的就露出仇恨的眼光。对于林顿这样象学生一样的,这些小姐也有办法对付,有一个小姐上来,佻挞的拍了一下林顿的肩膀说:“小帅哥,陪我喝一些酒好吗?”林顿心想自己在同学聚会的时候,酒量还可以,难道还比不过女的,也没反对,那小姐接着又说:“我们来二瓶伏特加,一人一瓶,吹口哨怎么样?”说完抖动着脚,眼光充满挑衅,林顿的朋友也在起哄:“来一瓶,来一瓶!”林顿也下不了台,只得硬着头皮上,那小姐不一会儿,一瓶酒已经瓶底朝天,林顿喝到一半,肚子里就在翻江倒海,林顿喘了一口气,朋友们又在喊:“加油!加油!”还没有喝完,肚子就开始回吐,不仅把酒吐出来,带着恶臭,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林顿酕醄大醉,房间里一股浓烈的味道,朋友们还算讲义气,动手打扫干净,那小姐笑了笑,扭动着部,腰肢,走了,赚了酒钱的百分之三十,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近四十的残花败柳走了过来,递给林顿一杯茶,是醒酒茶,林顿喝了以后,人就觉得舒服多了,那女人就把林顿带到了小房间,给了林顿一个鲜红的果子,要林顿先在嘴里含一会儿,然后嚼碎吃下去,随后又拿来半瓶酒,教林顿喝下去,林顿看了酒瓶,心有余悸,那女人说:“别怕,刚才女的都吃过这个红色的神秘果,吃了神秘果,就不怕酒,也不怕酸,不信你喝了看看。”林顿看了看女的,女的很有诚意说:“这半瓶酒是不要钱的,是客人留下的。”林顿喝了以后,就像喝了果汁一样,那女的又对林顿说:“不少的人又把神秘果,叫做神仙果,它不仅有着这些特殊的功效,而且它饱满鲜红,富有弹,又不坚硬。”那女人把林顿拉到了上,又问林顿:“你看,这神秘果象女人的什么部位?”林顿看了一下以后,羞涩的用手指指了指她大腿中间的中间,那女的又说:“你点厾它,它就会变得越来越硬,就像你的那个••••••”那女的教会了林顿不少知识,有时林顿没有钱,她也会接待他,林顿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教会了林顿很多很多。

    林顿给了秋芳二个神秘果,告诉秋芳这实际上是个酒会,难免要喝酒,尤其对于记者,银行的人,不要拒绝人家敬酒,吃了一个神秘果不要说半杯酒,就是半瓶酒也不在话下。

    林顿和秋芳一起走进了工商会所,一走进大门,服务生就低头说:“欢迎光临,”就伸出一手,要拿到请柬,才放行,看到秋芳的装束,看了秋芳有二分钟,又看了看秋芳的脸,又不敢得罪来的人,要是搞错了,那饭碗就要丢了,林顿走了上来,看了看服务生的诧异的眼神,就拿出一张报纸,递给服务生,服务生一看,赶紧对秋芳说:“欢迎欢迎秋芳博士老板。”秋芳平静的走了进去,到了会议室,今天也就是舞厅,服务生接过林顿的帽子、大衣,以及一只手提包,林顿的手提办公包,每天擦得亮亮的,一尘不染,头发也梳理得,油光光的,整整齐齐,有人对他开玩笑,苍蝇在上面滑下来,林顿也就笑笑,每天打理头发认认真真,出门前总要在镜子前,摆弄二十分钟以上。服务生走到了秋芳面前,既没有大衣,也没有围巾,女士提包也没有,这个服装也是个穷学生的打扮,怎么回到这种场合光顾,服务生也感到不可理解,正在这时,几个记者围了上来:“秋芳小姐,可以回答几个问题吗?”“你的企业什么时候开业,”“机器全部到位了吗?”还有的问:“秋芳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叽叽喳喳闹非凡也引来很多人来观望,很多人都叫了起来“那就是上过二次头版的秋芳。”有人就说:“对的,对的就是她。”有一点拥到秋芳的体了,林顿这时候,就扮演了护花使者,用手挡住大家,笑着对大家说:“对不起,秋芳小姐今天上来参加联谊会的,不接受采访。”大家还是不罢休,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断,秋芳这时候到有大家风范,平静的对记者说:“今天就给大家二分钟采访好吗?”大家鼓掌,秋芳接着说:“工作正在按计划顺利进行,开业的时候一定邀请大家捧场。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我的关心。”这时服务生递上半杯红酒,秋芳举起酒杯,“祝大家工作顺利,生活愉快!”大家举杯同饮。有记者提出:“秋芳小姐什么时候喜结良缘?”秋芳笑着说:“近来工作很忙,没时间顾及此事。而且自己还没有从的伤痕中走出来,修复受伤的心灵,需要时间。”林顿看了看手表,宣布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林顿很奇怪秋芳这么老练,又对自如,秋芳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想自己按照展翅的要求,昨天晚上练了近十遍。

    第一百六十章

    过了一会儿女主持人,宣布联谊大会开始,有工商联主席讲话,工商联主席七十多岁,满头的银絲,发亮整齐,红光满面,脸上一条皱纹也没有,保养得十分好,讲话的中气很足,主席上台以后,笑着说:“我们要认认真真工作,快快乐乐生活,今天大家要喝好,跳好!大家尽的跳吧!”他的话音刚落,音乐就响起。工商联主席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下了台,沉稳的走向了秋芳,秋芳经过展翅的千锤百炼,已经从一个姑娘成为了一个招人眼球的少妇,脸色已变得红润,一反以前苍白,营养不良的招牌,部也高耸了许多,部变得圆润,眼神变得坚定发光,招人喜的酒窝,深深的,那么讨人喜欢,工商联主席刚要向秋芳伸出手,林顿一个跨步,挡住了拉住秋芳的手,秋芳有点反感,挣脱林顿的手,说:“我不会跳舞!”“没有关系,你只要跟着我的脚步走就行了。”不等秋芳回答,林顿就一手拉住秋芳的手,一手搂住秋芳的腰进入了舞池。灯光闪烁着,时而光亮,时而昏暗。

    工商联主席也是从大陆来到异国他乡,从一个邮电员,走到了今天的地位,其中的辛酸苦辣,最有体会的就是他自己,从一个人打三份工,到成为工商联主席,用了大半辈子时间,他对家庭的忠贞度还是可以,到现在为止,还是原配夫妻,但是他也没有让老婆的肚子闲着,平均一年半生产出一个品种,几乎可以和他办企业的速度媲美,只不过品种单一,前六个清一色是个丫头,暗地里他和老婆说:“你怎么老是给我生个赔钱货?”老婆也很无奈,无辜,有时候老婆就反击:“肚子是我的,种是你的,你的种的问题,怎么就怪起我来了。”“你打击了我办企业的积极,没有人可以传宗接代,我辛苦创业还有什么用呀。”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第七个,终于生出了一个茶壶把,二口子,乐得,老婆说:“我没有什么问题吧。”工商联主席骄傲地说:“你看,我的种子怎么会有问题呢。”满月的时候,足足办了五十桌酒,许多报纸竞相报道,儿子一个月也成了明星,不少报纸都登了小家伙的照片。

    到了晚上上了,夫妻二就说,既然种子没问题,肚子也没有问题,那就再接再厉,在生产出一个带把大茶壶,于是二人继续努力播种,肚子倒是大了,可是事与愿违,结果出来了,凑满了七仙女,再以后怎么耕种,老婆的肚子就是不起变化了。时间推移,他成了工商联主席,七仙女都出嫁了,夫妻二人都为了儿子的婚事,透了心,倒不是没有什么女孩可以追求,反过来说,倒是工商联主席的家来做媒的踏破了门槛,她们都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归,公子哥就是不要,也不知他要找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公子哥读书一般般,但是在同学中威信很高,出手大方,和大家一起搞活动,动不动就全包了,红灯区也没有少去,所以公子哥对于也不想往,女人就是女人,在他的眼里女人就是金钱的奴隶,谈,很困难,有钱就可以让女人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红灯区他每天都去报到一次,倒也不是天天忙碌,有时到了那里让女的坐在大腿上,喝上几杯酒,望她们部塞上一些小费,大家划个拳,亲个嘴,每天快快乐乐高高兴兴,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公子哥就是不愿意谈朋友,更不愿意结婚,谈到谈朋友,他就说要谈就你们去谈,要结婚你们这么喜欢,就再结婚一次好了,弄得父母哭笑不得。大学毕业以后,要他到企业去上班,谋一个职位,将来可以接班,公子哥笑笑说:“这样的苦差事,我才不要干,像你一样没有星期天,回到家还要谈工作,接班接这样的班,谁要接就接吧,你找几个姐姐,姐夫更愿意。这么多人可以选拔,你就免了我吧。”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父母也就双手一摊,怎么办呢,工商联主席也不会就此束手无策,他采取的措施就是縢闭宝贝儿子的所有的银行卡,并且对于除了儿子以外,所有的家人,不准给宝贝儿子钱,要对他进行断断粮,几个月过去了,宝贝儿子也没有问他们要钱,子照样过得潇洒,还是很少回家吃饭,红灯区每天还是有他的影,有二个红灯区的女人,慷慨解囊,给了他不少的钱,也不要借条,和朋友一起吃饭,他口袋里也没有缺过钱,这些腆女人还是对他笑脸相迎,就是贴钱也干,宝贝儿子还是生活的逍遥自在,老头子政策失效,不得不重新开放,公子哥加倍给了二个红灯区女的钱,二个女的倒不在于要回钱,她们有更多的期待,就是希望归良,结为夫妻。成为外国成功的杜十娘,然而这种希望是一种奢望,公子哥还是放不羁,我行我素,花天酒地,换新鲜,姑娘们要是排长队,一定十分壮观。

    公子哥一天回家吃晚饭,母亲受宠若惊,加菜上红酒,厨师忙碌了三小时,等到父亲回家,母亲埋怨,要等你们二吃一顿饭也真难,老头看到满桌的菜肴,一点食也没有,白天忙碌的工作,回家以后,就想清净一下,吃根本不是主要的,更何况这个月要进行工商联议会主席的选举,竞争对象到处活动,使出浑解数,明枪暗箭,就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笑脸相迎,谁知道背后一枪,谁要是坐上这个位置,基本上今后全部都会开绿灯,可以做到发展壮大,大家都盯住,就像老虎狮子盯住了一只肥羊,都睁大了眼睛,有的蹲下了子,准备一个跳跃,咬住猎物的喉管,享受大餐,公子哥听了以后,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问了哪几个是主要对手,老子生气的回答:“你要是关心公司,我还要这么辛苦吗?”公子哥笑了笑,坚持着问,老头子就像诉苦一样,告诉了他,之后,谁也没有关心过此事,谁也没有想到个,公子哥会去办这个事。工商联议会主席的竞选,在一边倒的况下通过了,公子哥的父亲轻而易举的当了主席,二个主要竞争对手,一个由于行贿,已经被抓起来,一个出了车祸,少了一条腿,被查结果,他自己属于酒醉驾车,自己负全责,就退出了竞选。

    奇诡的是,自从秋芳的照片上了二次报纸以后,公子哥就很少外出,也很少走出房间,母亲总要催促好几次,才出来吃饭,饭也吃得很少,母亲在公子哥不在家的时候,总希望公子哥多多回家,现在天天在家,吃饭不香,躲在房间又不出来,母亲担心人不要变傻了,出去玩总比变傻好,玩就是多花一些钱,变傻以后,那一辈子就完了,母亲有一次就走进他的房间,见房间里就像是一个猫窝,狗棚,上的被子就没有叠过,母亲把女佣叫过来,问怎么被子没叠过,女佣回答说:“这一辈子,少爷就从来没叠过被子,这半个多月,少爷就没起过,这被子怎么叠啊?”母亲想想也对,一看,上放了二张报纸,报纸上头版都是秋芳的照片,报纸已经皱的不得了,大概公子哥已经看了不知多少遍,报纸上秋芳的嘴唇已经破了,不知怎么弄破的,正在这个时候,红灯区的红翻天的小翠,为了小翠,这些客多次打架,为了争夺上权,红楼老板让大家竞标,最高一次有人出了贰万元一晚,小翠见公子哥好长时间没去了,就到公子哥家里来看望一下,也是关心,担心公子哥会出什么事,公子哥一见小翠,就发疯一样叫了起来:“滚滚!”为了加重语气,还挥动着双臂,小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各种各样的男人见了多了,男人们为了她大打出手,她也不足为怪,小翠就说:“我好心来看望你,你发什么疯啊?我有哪点对不起你。你没有钱的时候,是谁问也不问就给你几万,我也没有想过,要你还,你不要讲报恩,做人起码的礼貌也不懂。”说完转就走了,一边走一边用手在抹泪•••••••

    晚上丈夫回家吃完饭以后,老二口走进了房间,老婆子也不知道小翠是什么样的人,就对老头说:“今天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被你宝贝儿子骂了出去,这个女的还哭了。”在家里的时候,那女孩还说在你宝贝儿子没钱的时候,还给过他几万元钱,老婆子还带有分析的说,大概就是你断断粮的时候,你儿子可能是那姑娘帮助的,今天又给骂出去,姑娘好委屈。老婆子又告诉老头,宝贝儿子半个多月没有出去,就躲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上有二张揉得很皱的报纸,老头拿过来看了一下,沉思了一下,第二天就决定开一个工商联联谊会,晚上叫儿子作参考,叫那些人参加,公子哥自告奋勇的去送几张请柬,秋芳的请柬就是公子哥去送的。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