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到一百五十二章

    警察走后,展翅感到事的复杂,警察又说了是电话检举,所以也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对手是紧追不舍,步步紧,不可小歔的力量,为了不给秋芳压力,展翅没有和秋芳没多讲什么,倒是秋芳和展翅谈了大学时期学习工作,,把和定耀的,毫不保留的和展翅讲了,并且告诉展翅,刚才二个女警察,检查了她的体,来鉴定是不是假结婚,秋芳对展翅说:“自己和定耀有过二次•••••”讲这话的时候,秋芳脸上布满了红晕,又充满了幸福,展翅十分理解,要是自己和三姨太有二次,那也是永恒的记忆,展翅羡慕秋芳有那么二次,而自己却是一片空白•••••••要替代定耀,难度很大,展翅思索着道:“苍天不负有心人。”展翅说得有些违心,秋芳听了叹了一口气:“还不知道定耀现在哪里?吃不吃饱饭?”眼眶有些发红,讲到才华的时候,秋芳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把定耀说个够,说得展翅难免有些酸溜溜。

    林顿心坏到了极点,现在他听到电话,就像听到了鬼叫声,假警察多次打电话要索取钱,林顿提出要报警,假警察大大方方的说:“不要你报,只要您同意,我来报,我的生活,和监狱差不多,监狱里饭后还有一个小水果,我现在水果无法保证,监狱里有差点的香烟,我现在香烟没有保障,监狱里没有女人,我也去不起红灯区,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吃饱喝足后,自娱自乐,世上都说,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我是个穷人,不怕和任何人斗,我也不怕死,世界对于我来说,没什么美好的东西可以留恋,你就不同了,房子车子,红灯区的各色各样的女人,你每天可以光顾,你考虑一下,不要轻易拒绝我,考虑一下后果。”钱越要越多,间隔越来越短,林顿的工资全都给了他,还是满足不了他,像是一根绳索在了林顿脖子上,只要林顿不同意,假警察就拉一拉,收紧一点,林顿无法摆脱,到了晚上一次次被噩梦惊醒,有一次假警察还来到公司要钱,吓得林顿脸色变得雪白,像是死人一样,赶紧带他离开公司,给他钱,下班时,他又来等林顿,一起去红灯区,到了红灯区,假警察还要了二个女人,买单的当然是林顿,像是一条毒蛇紧紧缠住林顿,林顿也用过恐吓的办法,同归于尽的想法,一切都是徒劳。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展翅和秋芳。

    展翅接到一些大客户的电话,说打给林顿的电话没人接,好几次了,其实林顿倒是没有离开过办公室,只是他把电话线拔了,每天心惊跳的恐怕假警察来电话,来敲诈,展翅找了林顿,林顿回答:“是的,上次电话线出了问题,现在已经修好了。”

    林顿感到问题的严重,要祛除这个恶瘤,问题要做个了断,不能这样拖着,要一次解决,一天晚上二人找了二个女人后,林顿完事以后,又请假警察去了咖啡馆,到了咖啡馆以后,咖啡馆也是阒无一人,静悄悄的,林顿活动了一下手臂,显得遒劲有力,毫不客气的对假警察说:“我们今天做个了断,要么用一次钱来解决问题,要么咱们二人一起去投案,我陪你。”说完,眼里露出凶光,摆出殊死一搏的态度,假警察倒是十分的冷静,平静的说:“对于我来说,真的无所谓,我已经进去三次,再多一次,根本不在乎,但是你有优越的生活,喝的是猫屎咖啡,吃的是大餐,住的是洋房,到了里面,一个人1•5平方米,你受得了吗?每天放风二次,一次十分钟,叫你五年见不到一个女人,连个讲话的人也没有,劣质的咖啡,劣质的香烟,你受得了吗?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五年以后,你自由了,但是你一切都没有了,找工作,还会是你现在的位置,做梦去吧。拣垃圾去吧,还有一个出路就是到地铁口去卖唱,不知道你的歌声行不行。”假警察停顿了一会儿,抽了一支烟继续说:“要知道,你的对手目标应该是你的老板和你的梦中人,和我过不去做什么?世上所有的事,都不能说是定局,一切都事在人为。”林顿一下子眼睛变得直愣愣,嘴巴开启,说不出话来。任由假警察说教。假警察又理直气壮的说:“你要成功,少不了我的帮助,譬如到了极端时候,你要梦中人破个相,要让你的老板破个产,你敢做吗?我可以帮助你,我只不过要求你在享受的时候,带上我,你的小兄弟要排放,我的小兄弟也要洗澡,我们都是男人,需要理解,有什么事要办,尽管说,我是茕孤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事我肯定而出,不会卖了你。”林顿进入沉思。这天晚上林顿连车也没有开回家,在黑黢黢的夜色中,林顿散步,享受着吹来的凉风,他毫无目标的漫游着,一直到东方露出曙光,才回到了家里,睡了一个多小时,才去上班,走到车库,才想起昨晚的车没有开回家,他打了辆出租车,到咖啡馆,将车开到了公司。

    后一阶断,林顿社交活动忙碌,一下班就赶酒会,酒醉饭饱后,就到红灯区,有时林顿也会挑二个女人,挑来后,就和她们猜拳喝酒,随后就自己抽烟喝咖啡,让女人跳舞,时不时在这些女人上揿一下,时而又让她们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捏一下,时而又用手指进攻,把女的弄得咯咯大笑:“你坏,弄得我们痒死了,赶快上来吧。”林顿吻着她们,用嘴堵住她们的嘴,不让她们讲话,二个女的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她们就动手,将林顿的裤子脱了,扶植起小兄弟,自己就趴在林顿的上方,另一个也不甘寂寞,坐在林顿头部••••••

    林顿又不嫌弃假警察,每次都带上他,供吃供玩,甚至为了假警察方便,林顿把自己的一辆旧车送给了他,林顿自己有了一辆名牌车。

    秋芳的骨折已痊愈,就去上班了,和展翅一块坐车,展翅也不让秋芳自己驾车,就当起护花使者,每天下班,展翅就到秋芳办公室接她,一碰面,二人就接吻拥抱,表现出,这是二人协商好的,到了晚上,展翅很绅士,只不过走出房门的时候,要回头多看秋芳几眼,秋芳也感到了展翅的心意,但是努力克制自己,到了自己一人的时候,经常想起定耀,也不断的回忆展翅对自己的好,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秋芳就将自己的手放到大腿中间,闭上了眼睛•••••••

    展翅从来不把公司的难处告诉秋芳,不给秋芳有压力。其实几个月以来,公司的销售下降百分之五十以上,压力大,好在秋芳的专利批下来了,展翅在最高级的宾馆,召开了酒会,并且邀请了各方媒体的记者,和以往不一样,不仅规模巨大,展翅要表现出少有的,每人还有红包,不仅自己讲了话,还让秋芳和大家见了面,让秋芳讲了民用压缩机的大好前景。效果不错,银行又给了支持,放大了贷款。银行专门做锦上添花的事,对于报纸上大肆宣传秋芳的专利,大家都愿意圊肥,等候来年的大丰收。

    林顿暗暗地好笑,他每看到展翅一次,尤其看到下班的时候,来接秋芳,的拥抱,贴嘴的香吻,林顿就把拳头捏得紧紧的,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牙齿咬的咯咯响,恨不得把写字台上的东西全都摔坏,才解心中的怒火。事业美人,自己都没有,尤其气愤的是,他离婚的老婆,成了香饽饽,有了离婚的财产作为嫁妆,作为后盾,前妻成了抢手货,假警察也提出过,他不在乎林顿用过的,自己愿意接受二手货,被林顿骂了一顿,这是林顿在假警察面前说话声音最响亮的一次,前妻为了嘲笑林顿,还送来了请柬,邀请林顿参加她的婚礼,在请柬中,前妻还夹了一张纸,上面写了感谢的话,说她的男友是个童子军,而且是个搞体育的,体像一头牛,令她灵魂出窍,每天让她死去活来的幸福,林顿看了把它撕得粉碎,打开窗户扔出窗外,天空中像是飘起飘飘摇摇的白雪,•••••林顿拿起电话,给二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打了电话,告诉对手,展翅的酒会,是垂时的挣扎,最后一根稻草就可以把展翅压死,他和二客户约定了见面的地点,时间不同,答应把公司一切报都给他们,要求把股份提高到百分之三十。

    展翅最近忙得焦头烂额,仓库里的退货,全部堆满,连人的通道都没有了,今天的退货就只能堆到车间里了,林顿暗暗的好笑,表面上还是装作十分认真,不断的打电话,进行推销,展翅在车间里召开了会议,说我们的商标贴错了位置,要在三天里全部重新贴好,关键是要把以前贴上去的要完整的撕掉,任务重大家要保证客户的要求就是我们工作的指令。展翅这样的布置,主要是应付明天银行的检查,银行要是知道这么多的退货,那就完蛋了。工人们紧张的工作,可以给人的感觉,供不应求。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班后,展翅和秋芳一起开车去吃了大餐,秋芳也感到奇怪,展翅自己的生活还是比较节约,怎么会请吃大餐,展翅也没有说什么话,还要了一瓶红酒,红酒一瓶全部都喝完了,回到了家以后,展翅对秋芳认真的说:“我们离婚吧,现在还有银行存款,你可以得到企业资产的一半。”秋芳感到突然,怎么自己一点也不知道,其实知道的人,公司里只有二人,一个是林顿,还有一个人就是展翅,展翅认真的对秋芳说:“之所以大办特办酒会,就是为了给外界造成一个繁荣的假象,公司几个月来销售一降再降,现金流快要断了,酒会以后,又贷到了款,所以我们明天就去离婚,你可以得到一半的资产,过几天公司就要破产,银行,原材料供应商,工人的工资,全部都会要来讨债。”秋芳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公司还是原来的公司,怎么说倒闭就倒闭呢?展翅安慰秋芳说:“没有关系,以后东山再起,有你的一半财产就死不了,这次是有人捣鬼,自己被人出卖了,对手将我们的价格,产量,包括我们进货进货的价格,掌握的一清二楚,我们内部出了问题。”秋芳为展翅遭受致命的打击,心里感到不平,心里立即想到了林顿,林顿那眼光,那仇恨的眼光,绝不能小觑,秋芳对展翅谈了自己的想法,最后又对展翅说林顿多次追求自己,有不成变成恨,秋芳感觉自己给展翅带来了祸,俗话说:“红颜祸水。”秋芳的头靠在了展翅肩上,流泪不止,展翅安慰秋芳,帮秋芳擦去泪水,秋芳哭出了声,展翅抱住秋芳,展翅要到自己的房间去,秋芳叫住了展翅,抱住了他,狂吻着展翅,断断续续的说:“您造成的损失,我都会给赚回来••••••”二人上了,展翅经常去红灯区,经验老道,秋芳只不过和定耀有个二次仓促的那事,展翅发挥得淋漓尽致,完全是新婚夜的激,展翅看着秋芳轻轻咬着的嘴唇,就对秋芳说,这里就我们二人,没有关系,彻底放开好了,不要压抑自己,随着进一步的深入,频率的加快,秋芳也不自的喊了起来,“你是魔鬼,你是魔鬼!快活,快活。”边喊,边扭动体,展翅就加大了力度,对秋芳也是一片真,秋芳一边动,一边喊,一边安慰自己,定耀和麻脸姑娘也结过婚了,秋芳更加放开了,二手围抱展翅,拼命向上扭动,经过狂风暴雨似的激烈鏖战,秋芳的脸上淡沲出灿烂的笑容,二个可的酒窝特显,秋芳伏在展翅的部,仰起头,俏皮的问展翅:“你找过几个女人?”展翅沉思了一下说:“这怎么说呢?要说,我是失败的,给你说实话,原来我就过一个人,就是三姨太,但是我连三姨太的手也没握过,现在遇见了你,的火焰又点燃,说完俯下吻起秋芳,你找过几个男人,”秋芳实事求是的说:“就对于一个,而且就匆匆二次,”秋芳有红着脸说:“现在我知道了什么叫偷人,我和定耀那二次就是偷偷摸摸。”•••••••对于秋芳的感胜过了三姨太,要不然他也不会离婚,展翅对秋芳又是,又是信任。二人的幸福,暂时把公司要倒闭的痛苦抛在了脑后,事后,秋芳进入了沉思,想母亲为什么这样气愤,这么快乐的事,有了自己小警察,你说母亲能不气愤吗?秋芳暗暗下了决心,今后一定要给家里买一房,每人有一个卧室,母亲也可以完全放开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女人,象现在自己一样,秋芳薄薄的嘴唇鲜红的微微翘起,有点嘲笑自己,还是个双料大学生,差点连自己是个女人都不知道,女人需要什么都不知道,知识要全面•••••展翅安慰说:“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但是只要你找到了定耀,我一定不勉强你,不会为难你。”秋芳感谢的抱住展翅,二人又一次上下翻滚••••••许多事秋芳没有谁教,有创新,展翅真正感受到了灵魂与**完美••••••红灯区无法体验到的•••••

    秋芳新注册的公司,三天就批下来了,秋芳就忙于购置设备,招聘员工,展翅清理公司的善后,林顿就到新的公司上班,树倒猴孙散。

    林顿顺利地进入了A公司,但也不是一切都顺利,前一阶段,他和假警察相处得和和睦睦,一切相安无事,二人去红灯区,一切的开销全部都有A公司买单,林顿一点压力也没有,A公司还送给了林顿一辆轿车,林顿就将旧的送给了假警察,假警察也心满意足,有了轿车,晚上到了红灯区,女人随便挑,一直到了清晨,回到家,睡到晚上,就又开始新的生活,红灯区的女的看到假警察早就笑脸相迎,即使林顿没来,她们也是接待,更何况假警察体更棒,男人的生猛,女人的最,反正买单的事,以后和林顿一起接就可以了,林顿自从进入A公司以后,关系就从合作伙伴,变成领导和被领导,完全和以前不一样,这种关系,林顿也明白,但是紧接着而来的是,现在没地方可以报销了,但是假警察还是照旧,每天晚上都到红灯区去,还找的要价最高的,林顿几天后又去了一次,一看单子,吓了一跳,林顿要支付二个月的工资,百分之二十的红利则要到第二年初才能到手,而且要是A公司要是象展翅一样倒闭,那红利就是为零,林顿无奈的付了帐,就关照,红灯区老板,今后假警察不得签单,要现金买单。假警察还是老司机老地方,按时的到了红灯区,上去就点人,服务者,飘了个媚眼,接下来伸出纤细的手,嗲声嗲气的说:“老板,先付钱,”又把裙子撩了起来,又嗲声嗲气的加了一句:“老板先付钱,后快活。”假警察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大腿,雪白的,假警察咽了咽口水,可惜女的已经把裙子放下了,而且这些女的为了方便节约,连短裤也省了,假警察张口结舌面红耳赤的说:“林顿••••结账••••••”看到假警察的窘态,那些女的就呵呵大笑了起来,“没钱,••••••”扭就走了,假警察气得眼珠都要弹了出来,叫来老板,“今天这里我包了。”接着就把轿车的钥匙丢给了老板,老板一看假警察的架势“揉不起。”就对假警察说:“老板你看这样好吗?已经在紧张快活的工作的就算了,刚才那几位,我叫她们来陪老板好吗?”一会儿七个女的就满脸堆笑,像一阵风一样飘了进来,进来就七嘴八舌,有的干脆坐到假警察大腿上,“啊呀,老板今天这么厉害,对付得了我们七仙女吗?”边说边翘起兰花指,裙子一一撩起来,假警察眼花缭乱,突然假警察虎着脸,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你们不是要先付钱,后快活吗!?好,老子要先体检再工作,你们把体检报告先拿过来。”七个女人伸了伸舌头,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老板和她们一起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七张体检报告,恭恭敬敬的交给假警察,假警察看得舒服认真,一一比对,假警察指了指二个女人,:“你在糊弄谁呢?这二个的呢?”假警察一脸严肃,老板立即点头哈腰:“老板你高抬贵手,这二个,一个叫乐翻天,一个叫泉水叮咚,活特别好,天天爆满,来不及去体检。”老板不语了,在察眼观色,接下来他对大家说:“老板是我们这里的贵宾,每天一小时,免单,你们二个知道吗?”用手指指乐翻天好泉水叮咚,说完,将轿车钥匙交还给了假警察,假警察接过钥匙,立即叫一个女的躺到上,其她六个听口令:“立正!”六个女的歪歪扭扭站在那里,假警察做了个示范,六个女的还是不行,他就予以纠正,直到标准为止,又叫她们起步走,先后转再左转,六个女的乱成一锅粥,假警察就一脚踢上去,女的就哇哇直叫,躺在上的那个女的,赶紧脱了••••••做好战斗准备,又将神仙水涂在那个地方,好像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就直接嗯嗯起来••••••六个女的说:“我们不会走什么,我们的长处,睡在上•••••”“今天不要你们睡,不会走,也可以,你们就摆个正步走的姿势。”假警察让她们摆好姿势后,自己就到上干活,那女的一点也不敢马虎,六个女的实在站不住了,就坐在地上,这个时候的假警察正在和乐翻天做着乐翻天的事,也就不管六个女的••••••••假警察和乐翻天完事以后,就叫乐翻天坐在她的大腿上,假警察叫坐在地上的起来起来,六个女的也不敢违命,老板刚才把她们叫去的时候,告诉她们,你们这是要敲掉我的饭碗,要是查到你们没有体检报告,我要罚多少钱你们知道吗?我罚款了,你们还能赚钱吗?关门大吉,你们还能赚钱吗?乖乖的去伺候好他。于是六个女人很不愿的起,扭动部,想引起他的兴趣,假警察不屑一顾,看着鱼缸里养的海马,对她们说:“你们看,海马在做什么?”六个女的眨眨眼,不知他的用意,有一个大胆地回答:“它们在游泳。”“不对,它们在跳舞,你们也跳,和海马比一下,看你们跳得好,还是海马跳得好。”听到跳舞,六个女人高兴了,这是她们的强项,于是她们就踢踢腿,扭扭部,挥挥手,撩撩裙子,做做鬼脸,一个小时过去了,假警察还没有叫停,她们淌汗,汗水带着香气,在房间里弥漫,有一个就对他说:“我吃不消了。”假警察对她说:“你回答出我的问题,就可以不跳。你说,海马是雌的生小海马,还是雄的生小海马?”那女的笑出了泪,弯了腰说:“要是雄海马生小海马,那么老板你也能生小孩了。”说得大家都大笑起来,“你们错了,就是雄海马生小海马的。”说完他从抽屉拿出一本杂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所以你们要继续跳。”六个女人衣服越跳越少,实在吃不消了,假警察又给她们提出一个问题:“海马是一夫一妻吗?”回答不一,回答对的坐下,反之继续跳,天亮的时候,老板走了进来,对假警察说:“老板回家休息吧,晚上再来光顾,一小时免单。要不然这些女人晚上干不了活了。”假警察还不罢休,对她们说:“你们还不如海马,既不会生儿育女,又不忠诚。”边说边笑了起来,那些女人看他笑了,也就大胆起来,小麻雀一样叫了起来:“我们也会下蛋,我们下蛋你们到什么地方找乐子,”“我们忠诚,你们对女人忠诚吗?”

    老板听了也笑了起来,对于这些女的,尤其几位红人,老板有时也受她们的气,看到她们今天的狼狈相,心想教训教训她们也好。假警察对老板说:“我没有什么要求,给我找个差事。”老板一想,这个菩萨难以请走,还不如让他,管教这些娘们,就满口答应,假警察马上上岗。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