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2

    健美和耿蕾在大山里,放声喊叫,声音逐渐变得沙哑,喊声在山谷里回,茏葱的草木已随风摇摆,像是被健美的行为感动,随着飗飗的微风带向远方,但是定耀还是不知在哪里?健美挥动双臂,跳动着,叫着喊着,停在树上的鸟儿,被惊着了,挥动羽翎,飞到了丛林中,瘾蔵起来,有的胆大的鸟儿,停在树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发疯一样的健美好奇,同也叫了起来,似乎要把健美的想法通过唳鸣,传递到远方,耿蕾把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哭个不停,时而抬起头,看着睖睁大山,呼喊:“定耀,老师。”大山还是岿然不动,丝毫没被感动,也不理会健美和耿蕾的悢惫••••••••太阳已经下山坡••••••

    说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上,耿蕾已经走不动了,健美也是筋疲力尽,开始的时候,健美抱住耿蕾,到后来,二人就坐在石块上,健美肚子也饿了,口干,健美就去寻找一下泉水,找一些野果子,十分钟回来,耿蕾不见了,原来健美走的时候,耿蕾一看母亲走了,就跟在后面,跟着跟着,就跟丢了,健美一看不见了女儿,就把野果往地上一扔,人一急,疲劳就逃走了,健美用足全力,“耿蕾、耿蕾。”的叫了起来,健美一边在四周寻找,一边喊着,前面有一块平底地,健美加快了脚步,一不小心脚崴了,跌倒在地,痛的健美头冒汗水,健美还是忍住痛,爬行着叫着喊着,天已经暗了下来,健美上出了汗,经风一吹,浑冷得打颤,健美休息了一下,决定先爬回村里,找救兵•••••

    耿刚在家里,看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健美和耿蕾还么有回来,耿刚坐立不安,吴妈早把饭做好了,而且已经冷了又了又冷,重复了好几次,耿刚一会儿走到门口,又走回到家里,嘴里喘着粗气,眼睛睖睁,心里发怒,他对健美什么样的事,都可以接受,包刮和定耀的那些事,他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要是伤害到女儿耿蕾,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好像女儿耿蕾,被狼围住,狼在嚎叫,一只狼冲了上去,咬住耿蕾,耿蕾嚎啕大叫,无济于事,几个狼冲了上去,耿刚站不住了,叫了哑吧等几个人,拿起火把,朝大山走去,一边走一边叫,“耿蕾、健美。”喊叫声在夜里显得洪亮,在大山里回,山路崎岖,最后决定,大家分二路寻找,一路人马朝歧道走,火把燃烧着,在黑夜中特别耀眼,健美缓慢艰难的爬行,脚上的痛,她头上都痛出了汗,咬着牙,突然健美看到了火把,健美的精神就好多了,知道有救了,一下子就把伶俜孤独从大脑中驱除出去,喊的声音加大了,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耿刚、哑吧已经来到了健美面前,健美的衣服,袖子裤腿已经破了,见到哑吧、耿刚,健美喜出望外,耿刚睁大了眼睛,问:“女儿耿蕾呢?”哑吧已经扶起健美,健美心有余悸的回答:“走散了,你们不要管我,去找耿蕾。”耿刚一听耿蕾不见了,咆哮如雷,这是他的命,怒从心中起,顺手要打健美的耳光,哑吧铁一样的手臂挡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