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到一百二十八章

    女副县长顺利度过了危机,对于高攀佩服得五体投地,接受他的领导心服口服,省委书记的到来,给高攀仕途蒙上了一片云,高攀面对危机,没有危,反而变危为机,更是让副县长刮目相看,心里早就萌生了意,这是有崇拜到的转变,和原来县长相比,年轻再加有为,县长只不过是自己走向官场的一块跳板,自己也不可能一辈子靠着他,事实上她和现在的他在一起,她一直在诓骗自己,只不过原来自己要十年完成的任务,县长启用了手中权力,在一年中把她提到了副县长的位置,要不然可能一辈子也达不到,这仅仅是感激,绝没有一点的成分,尤其他一的膘,再加上满口的烟味酒气,让人难以忍受,所以一到他二约会的人屋,到了上,她就闭上眼睛,显得很享受,沉醉在幸福中。免得大家不开心,尽管不开心,为了感恩,也是为了仕途至少不倒,只能不露声色。在家里,她也明确知道,丈夫另有所,上次完全可以抓个现行,不仅可以抓个现行,而且完全可以捉,她知道,在官场上,家庭是个后院,决不能起火,要是后院起火,烧到的首先是自己,这样的代价太大,这样的赌博,输不起,所以她采取容忍的态度,想起自己和县长在一起所做的事,大家都不吃亏,然而这只是她一厢愿,她丈夫和女人,打得火,到了难以分离地步,双方都希望,天天在一起,难舍难分,丈夫提出离婚,副县长反问:“我妨害你什么了?你随便怎么做,我才没有时间管你,就这样混吧。”她丈夫是个什么事不放在脸上的人,但自己和人已是升温到了沸腾,也到了奋不顾地步,就下定了决心,非离不行,他就付诸行动,反正自己也是个领导,上班也不要考勤,就采取跟踪,看她是不是有方向,和县长有一腿,丈夫没有想到,他想老婆的口味没那么差,品味没那么低,和县长在一起是为了工作,二人开始冷暴力,回家后,谁也不说话,副县长有时根本不回家吃饭,她也十分愿意走基层,到了基层,首先大家叫她副县长,有的省去一个副字,让她如沐风,象喝了蜂蜜,从嘴一直甜到心,到了吃饭时间,共同进餐,不仅有美味佳肴,奉承拍马在没有拆穿的时候,绝对是个享受。回家做饭,她不愿意,更不愿意做给他吃。没有晚宴的时候,她宁可自己到外面吃些小吃。睡到了上,有时候人的思想和行动会不一致,有一次,丈夫想到和人一起的时候的疯狂,下面的小兄弟起了反应,就不由自主的爬到了副县长的上,副县长想到丈夫和人的那些事,自己回到家,连一句话也不对自己讲,马上就把他推了下去,还是老家伙县长好,至少他把自己当个宝,什么地方都要亲,人英俊,至少让人感动。县长最近由于代省委书记要来视察,内心有些紧张,一个星期和副县长没到人屋交手,副县长早已成了习惯,周期的沟通,到了晚上,水就溢出来,就有些羞涩的拉下丈夫短裤,丈夫野蛮的推开了她,二人都在不对的时间,提出要求,加深了仇恨,以后谁也没提出要求,有需要,要么放到明天解决,要么自我安慰。一次副县长回家比较早,就到浴室洗澡,洗完澡,衣服准备明天再洗,丈夫接着沐浴,拿起老婆的三角裤一看,三角裤腰部的那东西,粘糊糊的还没干,怪不得一回家就洗澡,丈夫也不响。会抓老鼠的猫是不叫的。

    女副县长在高攀腿压伤的时候,到高攀家里去看望高攀,恰巧高攀一人在家,她就抓紧机会,嘘寒问暖,送茶递水,高攀说要试一试能不能走,她就抓紧机会,扶住高攀,毫不犹豫的用脯靠住高攀的背,高攀完全感觉到了,心里流过一阵暖意,接下来高攀大大喟气,用拳头狠狠的打了裤裆里一下,怎么这样不争气,要到用时恨铁不成钢,高攀深深感到女副县长的意,她走基层的时候,老是叫上高攀,一到基础,她就介绍给大家,这是第一副县长,未来的县长,着重提出高攀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可以看得出完全出自内心,肺腑之言,吃饭的时候,她关有加,不时地给高攀夹菜,弄得高攀有时脸涨得通红,好在有酒可以掩盖,心跳是加快了,副县长确实让人喜,脸谈不上生动,但五官端正,白白的,明事理,绝不会谲欺自己,甘当配角,绝不会有龃龉之争,材匀称,没有多余的隽,女的特征,部,恰到好处,扭动起来自然不做作,笑起来优雅,不放,走路的时候,很注意,走在高攀后面半步,一看就让人知道,高攀是她的上级,高攀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是丈人的盘中餐,这简直就是浪费资源,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她可忍,高攀怎么也接受不了,高攀充分的认识到权力的重要,他下定决心,鸟为食亡,人为权死。

    高攀的腿被压伤,老婆倒不在意,那怕二条腿压伤,也没关系,只要关键零部件没损坏就好,晚上一到被窝里,她就忙个不停,一星期后,那玩意儿还是那么的不争气,她就完全失去信心,随后就耐心也没有了,给高攀看脸色是客气的,吃完饭把碗筷甩得响响的,连母亲也看不下去,就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闹?”“为什么,二个月了,那东西还是垂头丧气,你来试试。”母亲还没听懂,眼神里露出质疑,她就加大声音,没好气的说:“你女儿已经做了寡妇,要你做寡妇,晚上你受得了吗?”母亲感到了问题的严重,问了详细况,也毫无办法,只能说:“这石头也弹得太正、太重,怎么可以弹在这命根子上。”心中又暗暗窃喜,要是弹在老家伙上,那受苦的就是自己,她祈祷上帝千万不要让老头子的命根子,受伤,到了晚上她将老头子的命根子摸了又摸,还好起化学作用,没坏,她就放心了。

    高攀对于胖老婆的蛮不讲理,绝不吵架,忍受着,好在高攀的忍让功夫,练就了不是一二天,从小要饭什么样的脸色没见过,什么样的难听话没听见过,到屋里开始平静的时候,高攀想想心里也酸的,结婚也可以说是被绑架的,为了出人头地,为了前途,这样的女人也要了,从来没有尝到过的甜蜜,她的后妈陳婶也提醒过他,要他注意老婆的行为,他自己心里明白,心想,你要我注意,我父亲的绿帽子戴的还少吗?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没人可以诉说,父亲戴绿帽子不敢说,他也是,要是父亲是县长,那健美早就是自己的了,他很后悔在高中的时候,自己要是勇敢一点,不管后来怎么发展,至少健美的味道尝过了,也不枉做男人了,现在副县长放在嘴边的,自己的那个东西又不争气,什么地方都可以坏,这个东西怎么能坏呢。腿好了,而那个东西就好不了了,高攀用拳头敲自己的头,又用手拧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太温柔、太柔软了,高攀自己也变得愤怒,他也理解胖老婆。胖老婆有时骂自己是个活死人,现在高攀感觉自己就是个活死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代省委书记带了将近二十个人,来到了县里,倒是摸不透他的什么路子,一到就召开了会议,讲了话,很原则,像是纲领发言,说什么阶级斗争不能忘,整顿教育秩序,抓好农村工作,高攀既没有表态,连发言也免了,代省委书记安排了工作时间,每天早上九点半开会,下午二点半开会。这倒是明确的。

    对于接待,县长要高攀负责,高攀准备二十道菜,要求上菜不要太快,座位他安排了女副县长坐在代省委书记旁边,一坐下来,带省委书记就和女副县长聊得很开心,女副县长也十分注意,在自己的碗筷旁又拿了一副筷子,专门给他夹菜,每上一道菜,先挟给他,对于酒,不强硬劝酒,但一到喝了大半杯,马上加满,女副县长做的很得体,上到十五道菜的时候,代省委书记叫停,高攀立即通知厨师,不要上了,饭后上了一壶茶,茶后,有女副县长陪上宾馆休息,女副县长也十分注意,不敢有半点怠慢,他进饭房间休息,女副县长就和工作人员在外间休息,一步不敢离开。当他起后,女副县长已把会议记录整理好,让他过目,文字秀丽,文笔流畅,令人刮目相看,代省委书记看了以后,看看女副县长,眼神很满意,吃得也很愉快,想到以前做跟班的时候,讲话小心翼翼,餐桌上,每挟一筷菜,都要看领导的颜色,现在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把一个代字去掉,这个字一去掉,自己就长高了许多。

    老省委书记回到了省里,第二天,省纪检部门就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的内容有三点,第一省委书记家长作风,第二省委书记收受了下面送的几千元一斤的茶叶,一大包,第三和一个美丽风的女,在屋里谈了一个多小时,没人陪同,做什么不知道,后来女满脸通红,做什么不知道???最后加了三个问号,对于第一点,不要调查,在省里,他就是这样作风,对于第二点,纪检部门的人找了省委书记谈话,要他给自己一点茶叶,省委书记说:“我好不容易搞到一点好茶叶,不给。”第三点就无法查证,其实当时找一个女谈话的就是健美,健美确实十分激动,感到自己可以出头了,有这么大的官给自己撑腰,大学的梦可以实现了。和省委书记一起来的人怨声载道,不仅二腿走的涨涨,脚底磨出血泡,睡在山里,又没吃过一顿美餐,茶叶就少数人喝了一杯,有的人连香味也没闻到,纪检部门,知道要打倒他是不可能的,就体面让他离休了。对于下面的人选,就采用了谨慎的做法,前面加了一个代字。在官场上,那里绳梯,可以往上爬,那里是个坑,会掉下去,在官场中连放都要小心。

    晚宴上还是女副县长在代省委书记旁边作陪,晚上上的是红酒,酒过三巡,菜才上了六道,女副县长又给代省委书记倒了酒,代省委书记一不小心袖子碰到了酒杯,倒翻了,倒在了女副县长的大腿上,代省委书记赶紧蹲下,拿毛巾在女副县长大腿上擦着,开始的时候是用一只手,后来就一只手擦,另一只手开始柔的抚摸,女副县长,一点躲避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将小脚轻轻的压在代省委书记的脚上,时间不宜过长,代省委书记,抬起子,和大家一起喝酒,时而又把手放了下去,在女副县长的大腿上用力揉擦,时而又轻轻地捏一把,女副县长的手也放了下去,二手握在了一起,这时女副县长站了起来,在代省委书记的耳旁说,头发撩拨着代省委书记,嘴里轻微的暖暖的香气,直灌代省委书记耳朵:“省委书记,今天早点休息吧。”代省委书记的年龄和县长不相上下,但人显得矍铄,头发虽有些皤发,但梳得油光光,连苍蝇在上面都要打滑。他立即站了起来,对大家说:“我还有明天的一些工作,要准备,就先告辞,你们继续用餐。”

    一到了电梯里,电梯的门刚关上,代省委书记迫不及待的抱住女副县长,狂吻了起来,女副县长切的舌头伸到了他的嘴里,遽迫的吸。高攀看二人离席而去,招呼大家继续用餐,自己上厕所,他赶到了走道上,看到二人走进了电梯。微微笑了一笑,又放心的走到宴会厅,和大家频频举杯,放心的畅饮起来,自从省里来了人,高攀还没有吃过一顿放心饭,精心准备了一切,看到刚才的一切,他安心了。

    他二刚进了客房,二人把衣服全部扔到了地上,女副县长只剩下了内衣,代省委书记完成了最后任务,女副县长完全呈现在了他面前,他用手捏女副县长的酥酥软软,也搞不清怎么就到了上,他用牙齿啃咬女副县长的酥酥软软,女副县长轻轻的喊了起来,二脚颤抖,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用嘴啃着他的肩膀,轻轻说:“上来吧。”他喘着气,自己躺到了上:“今天让你翻当主人,你在上面吧。”女副县长有些羞答答的说:“难为。”“我就是要看到你这样羞答答的一只,这才够刺激。”女副县长还是难为的用酥酥软软压在了他的上,席梦思的反弹力,使二人消••••••手和脚都没有浪费。半小时后,在一阵极大的兴奋之后,他已经汗流浃背,用毛巾擦了擦汗,女副县长用大毛巾盖住子,好奇的问:“你有老婆吗?怎么这么要啊?”“有,但她的那口小水井,早已枯了,脸上的皱纹,比年龄还多,上面也是一个皮袋子,我一年也难得访问一次,哪像你,要材有材,该有的地方,富有弹。”说着又在那地方狠狠的捏了一把,又接着说:“该有水的地方,洪水泛滥,那么令人神魂颠倒。”边说边用手指擩人那口小水井,:“我也不知道,今天那么多。”说完女副县长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火的眼光,她越是羞答答,他越是喜欢,嘴巴又忙起来。过了一会儿,他躺在上,抽起了烟,喝着茶,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语:“怎么办,我要天天当新郎。我不可能到你这里来,要是我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不做官倒是无所谓。给我去倒一杯水。”女副县长站了起来,他在她的股拍打了一下,又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俯下,在她的股上吻着嘴里喃喃道:“真香,真香。”是不是又是捏,又是拍,“我年轻了二十岁,我年轻了二十岁。这次来芙蓉镇值了,值了,”随后他又用拳头敲自己的脑袋:“今后怎么办?今后怎么办?我离不开你了,你是我的宝贝。”女副县长看着他像个顽童一样,已被感染,让他躺在自己酥酥软软的地方,轻轻地回答:“我也是,我从来没有这么投入,这么开心过。”说完也十分自然的将手放在了他的命根处。他任其摆弄,沉思着,抽着烟,突然他下定了决心:“你可以离开芙蓉镇吗?”问得十分急切,眼里充满火光,这火,完全可以把人的点燃,“可以,我和丈夫感不好,已经分居多年,离婚很方便。”“不行,当干部的离婚,等于把自己给毁了。你要知道,夫妻的恩,是生活作风正派的保险箱,尽管不,但是表面上一定要表现的和和美美,所以省里每年的年会,我都会把家里这个老古董,带在边,向大家告示夫妻恩。”女副县长有点酸溜溜问:“你找过几个人?”话音里有几分不满,他谲诡的笑了笑,反问:“你说呢?”女副县长现在一点拘束也没有了,我说:“你是个老色鬼,到处留,胆大,这么快就把我弄到手了。”说完瞟了他一眼:“你以为这么方便,女人就这么好找,我为什么要把酒打翻,就是为了创造条件,试探一下,结果我成功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老狐狸老狐狸。”女副县长也不顾没穿衣服,站了起来,轻轻的打着他的头,他抱住自己的头,讨饶说:“好了好了。我是个老色鬼,我是个老色鬼。我知足了,你那么年轻,有那么美丽,比我小了二十多岁,我天天要使你恺愉,我就是少活十年也值得。”说完就在她体各个部位,狂吻起来,真正做到了不怕脏,不怕闷。女副县长真正做到他怎么说,就怎么做,上上下下的享受。三探水井后,女副县长依偎在他的前,他动地说:“市里有一个副市长要离休了,你去接任,好不好。”她的眼里充满了喜悦,象一个少女,拍起了手激动的连连说:“好好”最后他又关照说,到了市里以后,给你房,机关大楼,你不要,你可以要离省里近一点的小别墅。到了早晨,他哈气连连,一夜的折腾,有点累了,就对她说:“早上的会就改时间,我就不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