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天十九章到一百二十章

    这几天桃花村的变化很大,人都有一个新鲜感,城里人在城里呆腻了,就要到乡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一看大好的河山,品赏一下新鲜的蔬菜,尝一尝原始的烤羊,玩一玩登山,农村人也很想到城里看一看汽车、高楼大厦,还有时尚的衣服,男人和女人在包谷地里做的事,城里人在马路上就手挽手,不过没有农村人玩得彻底到位,包谷地里的场景在城里马路上看不到,只不过在月光下的掩护下,以极快的速度,偷偷地吻一下,完了还要看一看有没有人看到,像是个小偷一样,不像桃花村山里还有人屋。

    自从烛光隧道开通后,桃花村名气大振,不少的人来参观,桃花村的人心态也很平静,也没有想发大财,来的人多了,他们就行招待客人一样,卖起饭菜,有荤有素,炒蕹菜,炒包心菜,红烧羊,烤羊,牛白切,炒猪辣椒,炒鸡蛋,西红柿蛋花汤,随便舀,白米饭随便吃,一荤一素,收费一元钱,有的人节约,光吃白米饭和汤,就收费五毛钱。因为城里人也缺粮,所以吃得有很多,后来就规定,每人最多吃二碗饭,再要加就每碗二毛钱,也不像城里要粮票,来的人很满意,桃花村的人增加了收人,每晚夫妻二在家里数钱,有人要住在桃花村,也好说,每人一晚五毛钱,家家都愿意接待。二元钱就包吃包住一天,山里城里人不熟悉,桃花村的人就带大家登山,采水果,水果的价格便宜,而且新鲜,很受城里人欢迎。最为轰动的一件事,一对城里的小青年,来烛光隧道举行婚礼,把桃花村的人全部动员起来,原来在打谷场办的酒席,现在放在了隧道里,主持人应新郎新娘邀请,有健美主持,健美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只不过比学生时代,更加成熟,人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弄得新郎心有些不愉快,眼睛始终不离健美,心里有些后悔,为什么新娘不是健美。

    主持完了婚礼,健美自从离开学校以后,从来没有这么好的心,定耀由于脚骨折,所以没有来参加婚礼,健美立即赶回定耀住的地方,倒了二杯葡萄酒,扶定耀坐了起来,健美把一杯酒交给定耀,有些羞答答的说:“今天我们也举行婚礼吧,定耀有些吃惊。”但绝不能伤健美的心,心里难免想起秋芳,感到这是对生命中第一个让他了解女人的人,有些愧疚,那二次的画面,久久不能散去,尽管当时显得匆忙,急迫,自己的技巧更是稚嫩,不是完美,和现在比起来,不能说到了**,也可以说,刚开始,就结束了,但应为是第一次,定耀大概一生不会忘怀,定耀在健美的邀约下,喝了交杯酒,健美把蜡烛吹灭,自从定耀的脚骨折后,二人就没有那个过,健美小心翼翼的把定耀的裤子脱了,羞答答的爬上去,开始时是健美跪在定耀上面,后来感到力量不够,就俯下,压在定耀上,二人发出的呻吟,如痴如醉••••••

    新房布置在族长家,门窗全都贴了囍字,还贴了不少剪纸,有鸳鸯戏水,百花争艳,报鸟等等,族长还将桃花村唯一的一条船,布置成游船,新郎新娘一蹬船,新娘就跳了起来,激动地抱住新郎,也不顾大家就在眼前,就狂吻起来,被这碧清的湖水,倾倒,远处的青山,山顶被云雾笼罩着,让人流连忘返,新郎新娘还在山里的人屋住了一晚,在人屋,新娘已是结婚第三,完全没有了羞涩,发挥了女人的极大妩媚妖娆,大胆的追求,二人感到这天才是真正的结婚,男人了解了女人,女人也知道了什么是男人,最后新娘完胜,新郎睡到第二天太阳下山,还躺在上••••••

    山里的蓂荚最近长得出奇的好,十分饱满,葳蕤,又像新娘经过精心打扮,迎着太阳,显得自豪骄傲,在太阳的照耀下,蓂荚骄傲的对大家说:“我能给大家带来好运。”迎花也不甘示弱,满山的杜鹃,可以说是怒放,每棵杜鹃,有几千朵花怒放着,还有不少花蕾,竞争着要开放,红花绿叶,生机勃勃,报鸟,更是唱个不停“我比天来得早,喜鹊是我老朋友,我已到,它就会跟上,我会它来个大合唱,叫醒天,赶走晦气,我们大家乐呵呵。”桃花村有一棵树,原来有三人围抱这样粗,当地人把这棵树当作神树,后来被本人飞机轰炸,只剩下二米高的树干,光秃秃的,树杆当中还有火烧的痕迹,烧焦的黑色,近来树杆上又爆出新的树枝,还长出嫩芽,绿绿的,让人喜,枯树发芽,好像铁树开花难得,把桃花村人乐得,在树下,围着树杆跳起了舞,燃烧起来篝火,把星星月亮也闹得睁大了眼,盯着桃花村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喜庆。

    烛光隧道每二天就要加一次油,大概要大半夜的时间,晚上可能有野兽,大家都打退堂鼓,哑吧自告奋勇,吴妈拉拉哑吧的衣角,哑吧也不理会,吴妈知道哑吧十分㤘,根本不会听人劝,吴妈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上次要不是吴妈和招女婿那狗,哑吧早就命归黄泉,哑吧给吴妈的幸福,是多少女人所期盼的,吴妈不但自豪,而且确确实实离不开哑吧,要是让死亡和哑吧二选一,那是肯定的,一定选哑吧,于是吴妈准备了吃的,又带了一条被子,毫不征忪,的和哑吧一起出发,在路上吴妈不断的和哑吧说着话,哑吧也手舞足蹈回应着吴妈,这么长时间在一起,吴妈也能看懂哑吧的意思,哑吧拍了拍吴妈的股,翘起大拇指,又做了许多动作,意思是吴妈股像个小圆桌,可以放四菜一汤,他想试一下,吴妈扺掌表示同意,哑吧点起了火,吴妈把菜全部好,又把酒烫好,把被子铺在了地上,自己就脸朝地朴在了地上,哑吧在上面喝酒吃菜,不时地挟一点菜放进吴妈的嘴里,吴妈吃着菜,对哑吧说:“等一会要来二次。”哑吧点点头,伸出三个手指,吴妈笑的激动得,一不小心,把在股上的菜掉了,哑吧也不吃了,提前进入了主题,哑吧有力的蹙啴声,吴妈的变化很大,发出了鸟啭声,对哑吧更是大大鼓舞,声响在山洞里回,吴妈喜欢这样的槌打,让吴妈死去活来,吴妈喜欢,哑吧高兴,哑吧不仅仅是心悰悦,其中极大部分,他喜欢吴妈的被征服,哑吧感到极大满足,有时哑吧会拉起吴妈前倒空了米的皮袋子,吴妈这时候也会象少女一样嗲声嗲气的叫:“不要啦。”这样的声音哑吧享受的。

    第一百二十章

    高攀从台上掉下来,吓得不轻,老虎从来没见过真实的,活生生的老虎这不是开玩笑的,不但腿上骨折,心灵上的伤害,更使高攀感到自己阽临死亡边际,恐惧使他暂时忘了桃花村刚才发生的一切,现在高攀的脑海眼前全是张嘴獠牙的老虎,咆哮声震动山湖,以及咬碎骨的声音,鲜血直流,老虎吃得心满意足,不可想象••••••高攀再一次感到桃花村是和自己相克之地,第一次还没去成,就被招女婿这条狗,弄得人仰马翻,臭气熏天,今天不仅腿断了,而且有了人生以来生与死的经验,可怕可怕,这时候高攀觉得自己的腿疼痛,就要求抬担架的人,让他侧過躺,第一副县长的命令,下面人立即照办。高攀转过来,下面人才气喘吁吁抬了几百米,突然高攀一声尖叫,四个抬担架的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个被这一惊,吓得魂都出窍了,抬担架的手放了下来,高攀掉在地上,恰巧断的腿着地,刺心的痛,高攀叫的更为厉害了,浑流汗,嘴角都歪了,倒吸着冷气,大概痛到了心里,高攀的二手紧紧捂住裤裆,嘴里喔幺幺,哼个不停,原来刚才一块圆的鹅石块,用弹皮弓,正确无误打中了高攀的命根子高攀一路上哼个不停,抬到了医院,骨折,那个命根子,红肿,这东西不可能是骨折,到底是骨头还是,胖老婆,问了好几次,高攀自己也搞不清楚,那谁又搞得明白呢。

    晚上高攀躺在上,由于吃了止痛片,高攀迷迷糊糊睡着了,胖老婆,看着绑着石膏的小腿,很扫兴,但由于习惯,每晚的生产小孩的游戏,现在感到十分无聊,而高攀梦呓:“健美健美。”这使胖老婆大为生气,从中学开始,高攀就对健美唯命是从,直到现在在梦中难以忘怀,这是对婚姻的亵渎,胖老婆咬了咬牙,只要你有一口气,晚上的指标就要完成,她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高攀的短裤里,这一摸,胖老婆惊喜万分,刚才心中的怨气烟消云散,高攀的命根子粗壮成长,大了许多,胖老婆毫不弇掩自己强力需求,变思想为行动,胖老婆跨了上去,任胖老婆怎么努力,用尽各种方法,高攀那玩意儿就是无法进入港湾进行访问,直到把高攀,弄得哇哇直叫求饶:“帮帮忙,被打坏了,不行了,帮帮忙,帮帮忙,求求你了。”高攀告饶,胖老婆怒火万丈,重重的坐在高攀的腿上,又压在高攀受伤的腿上,高攀大叫:“疼死了。”黄豆大的汗水直淌,胖老婆大骂:“那个断子绝孙的,什么地方不好打,打在这地方,不是要了老娘的命。就再打断一条腿,也不能把这东西打坏!”起,喝了一杯凉开水,还不能平息心中怒火,把杯子狠狠丢在地上,杯子四分五裂,胖老婆的心也随之碎了。

    桃花村近来闹非凡,烛光隧道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此基础上,桃花村的人还抓紧时间造了许多手推车,一人坐的,一般况下,女的坐在车上,好像再次当新娘,男的负责推,车子有一个轮子,很难推,一不小心车就倒了,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有的女的不服气,就有男的坐,女的推,才推了二步,女的就故意把男的推倒,男的爬起来就追女的,大家就开始打骂俏,笑得人仰马翻,经过半小时的练,大家几对选手进行比赛,第一第二名有奖,哑吧又带了一批人,造起木船,二人划的,在碧波漾湖里划着,鸟儿鸣叫,湖边牛羊休闲的啃着草,一幅人间美景,最近还来了不少的人,拿着照相机,有的拿着小铁锤,东敲敲,西弄弄,把敲下来的洞石块,像宝贝一样放进包里,他们当中有的已是皤发银须,戴的眼镜片象啤酒瓶底,记者的腿也勤快,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把人的笑容,神山仙湖美景尽收其中。

    这天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了芙蓉镇,后面紧跟一辆县里吉普车,轿车里首先下来的一老人,老人的脸上布满皱纹,左额头有一条深深的疤痕,是抗战争给他留下的纪念,老人给人留下的记忆是刚毅,脸盘方方正正,头发是短短的板刷头,给人看了干净利落,步伐很大,而且十分有力,完全是经过正规训练的军人,奇怪的是,走在他旁边的被罢黜的学校校长,原来他们是同学,他投笔从戎,从东打到西,解放后,转业到了地方,现在任省委书记,眼睛像二把锋利的刀,足以让一些人胆战心惊,不敢对视,声音洪亮,干脆,工作有魄力,说一不二,有些家长作风,在他的工作范围,没有右派,所以他就差一点成了右派,最后,他就对公安局长下了命令:“反对破块社会主义,就是右派,这些偷、抢、杀人,就是右派,不仅思想上是右派,行动上也是名副其实的右派。”所以在公安局长报批的杀人犯,他就干干脆脆批了,右派,思想行动彻彻底底右派,枪毙。他一下车,县长立即带了一副竹轿,要他上轿,他双目一瞪,大声的说:“我们是去工作,不是去收租,我不是刘文彩,二万五千里都走过来了,还怕这些。”没有直接批评人,但听到的人,脚在弹琵琶,抖得厉害,这是动真格的,二天的山路,要靠双腿,这不是开玩笑的,跟随的一批人,只能硬着头皮,绝不能打退堂鼓,就是爬也要爬到桃花村。省委书记,在桃花村,走了三天,他和村民吃在了一起,也和村民一起用笨拙的脚步跳起舞,弄得大家笑个不停,省委书记有二大好,就是香烟,和喝茶,在族长家,族长泡了一壶茶给他喝,省委书记连说好茶好茶,这茶,长在悬崖峭壁上,人根本没法采,聪明的猴子就会帮助采,一年也只有半斤,省委书记喝了感到回味无穷,十分恰意,族长将一包茶叶,分一半给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也不拒绝,给了族长二十元钱,族长拒绝接受,省委书记就放在桌子上,这包茶叶的价格大概要在千元以上。省委书记又送了几包香烟给族长,族长也不客气,欣然接受。

    原来有报告送到省里,发现桃花村有金矿,省里就派了一批专家,来实地采样,勘探,得出的结论,桃花村的山脉是龙脉,储藏量,量是全国的十二分之一,含金量还比一般金矿高百分之二十。

    一个月后,在县委办公室,召开了扩大会议,原来的校长也列席参加,高攀拄着拐杖也来了,会议一共开了二天,最后省委书记发言:“今天我亲求,县委许我开个后门,不管什么出,只要能通过考试,不管小学、中学、大学,都要让他们考,第二,发现金矿的人,一定要找到,要是出了人命,那么是要抵命的。”发言不长,高攀听了,差点尿在裤裆里,赶紧做了检查,检查说:“自己要负领导责任,轻听汇报。”刚开始,省委书记就打断他的检查:“我不要听你的什么检查,我看的是你的行动。”最后又对财政的人说:“准备资金。”随后又对大家说:“金矿产生的经济效果,大部分上交国库,留一部分给村里人发展,也不要怕村里人富起来。我们搞社会主义,一穷二白不是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