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到一百一十四章

    秋芳到了厂里,去找后勤负责宿舍的人,那人询问秋芳家几平方米,就回答秋芳:“人均二平方米以下,可以申请宿舍。”秋芳也知道,即使申请到了宿舍,自己也不能常住,十二个人一间宿舍,六个高低,一个写字台,谁能接受,晚上老是趴在写字台,画东西的人,大家第二天还要上班呢。

    经过近百次的实验,那四台压缩机像是得了癌症,就是修不好,图纸修改了无数次,还是没用,测绘了无数次,那些数字秋芳已经背了出来,修理店老板提出,是不是,生产新的,秋芳不同意,认为先要把旧的修好,才设计新的产品。好像秋芳的愿望就是一个白梦,永远实现不了,走人了死胡同。秋芳也感到了绝望。

    晚上秋芳的母亲,变得十分愤怒,晚饭也不做了,干脆就来个鱼死网破,一定要秋芳出嫁,离开家,要不然她自己还有几十年就没法活,她是个离不开男人的女人,还在子女小的时候,只要丈夫晚上工作没效果,白天她就生病,要是晚上呻吟,白天她就不呻吟,反之白天她就会呻吟。秋芳是无处可走,同学大多房子不大,有个别房子大,但和秋芳没什么感,只有兰兰,但是兰兰家现在房子收掉了不少,比一般人家还是大了许多,秋芳踏着月光,来到了兰兰家,兰兰的父亲对秋芳也十分客气,他非常看好秋芳努力,走在时代前列,是个成大事的人。秋芳也不愿和兰兰住一个房间,怕影响兰兰的休息,就提出晚上在灶间搭个铺就行。兰兰也就同意了。大家方便,早上秋芳早就起来,又在思考什么?兰兰也跟着起,烧了水泡了一杯喷苾扑鼻的香茗,秋芳对着茶杯深深的吸了口气,喝了一口,十分享受,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兰兰家的生活比老百姓还是强了许多,兰兰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她知道秋芳现在抽烟,看秋芳不抽烟,就从抽斗里拿出一包烟,交给秋芳:“没事,抽烟吧,我父亲抽得更厉害。”为了使秋芳生活的随意一些,兰兰也抽了一根。

    兰兰的父亲做事也是十分执着,现在他好像也有一股劲,非把压缩机搞出来,对于任何事物,也是屡踣屡起,有一股连死都不怕的劲,早饭是稀饭加糕点,还有每人一根油条,一小碗酱菜,算是精致的早餐,三姨太即使在家里,也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到了饭桌上,先是粲然一笑,像是和太阳比美,说实话,确实很美,要是个男人肯定愿意看三姨太,四十开外的人,看上去最多三十挂零,和兰兰一起出去的时候,谁也不相信她二是母女,都说是二姐妹,这话把她说的心花怒放,最为得意,她好像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有人自杀的时候,她就说:“真是傻瓜,天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有丰富的物质,她就尽的享受,物质差了,她就尽这些来生活,在她上,总能体现价值上升,花同样的钱,用在她上,人家都能感觉到到价值不菲。她也有人,她感到太正常了,家庭和,她都要,她感到家庭是一个港湾,而是人生在海洋中乘风破浪的动力,所以她二者都要,但这个度把握得很好,她理解为,家庭是主菜,而人是调味品,偶而来一点,但她不会沉湎于此。

    兰兰的父亲现在似乎着迷于压缩机的研究,它能再次体现人生的价值,对于自己来说,他很明白,自己在三姨太心目中的威信,随着财产的减少,年龄的增加,像是落西山,越来越淡薄,极其需要一种成功来弼助他建立威信的皇国,他享受人们对他的崇拜。他知道自己对于机械並不内行,有一个人比自己强多了,但他又不愿意提到他,他就是三姨太的人,他是完全心知肚明,他也很想得通,自己不也是有三个老婆,老婆如衣裳,但是真的要漂亮迷人的三姨太,去和人会面,尤其想到三姨太在上的功夫,变化万千,尽管现在自己用得不多,但要让人家用,心里总不舒服,为了压缩机的诞生,他做出选择,对三姨太说:“你去那小k家,请他帮帮忙,他可能会解决压缩机的问题。”三姨太有些迷茫,就问:“是你要我去的?”“是的,他对于机械精通,而且他这个人,路子广,不仅国内,国外也有很多朋友。”他又拿出口袋里的钱,数了数,接着说:“请他到饭店吃一顿饭。”三姨太听了更是兴高采烈,到饭店吃一顿饭,原来是随随便便的一件事,现在是一种高不可攀的事,好像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三姨太,认真的打扮起自己,要用最美的形象展现在他面前,她翻箱倒柜,找出一件旗袍,是她自己改的,旗袍改成短的,但样子还是很漂亮,尤其在口镂空一块,那雪白的,足以给男人无限想象,接着她又在外面上一件灰色的外,扭动成熟的肥腴的部,用一句英语,给老公说再见,因为家里电话早就拆了,她心里祈祷,最好他一人在家,三姨太一下,心里年龄又下降了十岁,像是学生时代的约会,十分紧张期待,脚步轻盈,眼睛光芒四

    上帝好像收到了三姨太的祈祷,小K在家,一人正在玩朴克牌的通五关,家里好长时间没人来光顾,他和三姨太好长时间没碰面,突然见到三姨太,有些手足无措,赶忙收起牌,叫慵懒的躺在上的老婆,起来倒茶,趁老婆去烧水的机会,他在三姨太的嘴上吻了起来,手就在口抚摸,很用劲,三姨太用手指指外面烧水的黄脸婆,他才住手,家里很昏暗,有一股油菜味,他的头还是油光光,在昏暗的家里,家具还是有些光亮,他的头、皮鞋、家具全是用菜油擦的,一会儿黄脸婆将茶端了上来,茶叶早就沉底,没有一点茶叶的清香,这茶叶,他不知泡了几遍,泡了以后晒干,干了以后又在泡,那有什么茶叶味,心里安慰喝了茶叶茶,他绝不烧饭买菜,开始时,每天三餐都在外面吃,现在给他的生活费是按人头算的,一天三顿要在外面吃,那是不可能的,他也就采取相应措施,一天吃二顿,早上十点下午四点,也是采取计划经济,大多时候吃的是阳面,他买面的时候,总不忘说一句:“这几天排骨吃得太多了,换换口味,买一碗阳面。”说的时候眼里放着贪婪的光,咽了咽口水,又加了一句:“多放一点葱,要是桌上没人,他就会加不少的辣酱,倒不少的醋,肚里的空城计,使他的吃法完全改变,一个快字,到了最后把汤喝的干干净净,要是有人他就受罪了,吃着阳面,还要和人讲美味佳肴,到最后在碗里还要留几根面条,显得自己不是一般的人,口里流着口水,望着碗里几根面条,有些依依不舍,看到人家碗里大,更是食大增,二只眼睛毫不保留的告诉大家,我喜欢。

    三姨太给他讲了来的目的,他欣然接受,在家里无所事事,去看一下,即使解决不了问题,也无所谓,而且请的人是三姨太,好长时间没人用请的字眼来叫他,要么叫他交代问题,要么参加批斗会,或是批斗会为了增加声势,他就作为陪斗,有一次他竟然晕倒了,可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每天二餐,以阳面为主,填不饱肚子,营养也跟不上,三姨太看看他老婆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坐着也乏味,就和他约定了时间饭店的名称,刚跨出家门,他就把门关上,接着他一手拉住门,一手紧紧抱住三姨太,二嘴烈的亲吻,他一只手,又转移了地方,三姨太感到吻得不够有激,就用双手紧紧抱住他,一直进行了十分钟左右,走在路上,他又用手去拉三姨太的手,三姨太拒绝了,轻轻的对他说:“现在不行,什么时候,下次你安排好,我再来。”二人像个小青年,往返走了好几次,欣赏着彼此,男人漂亮,女人潇洒,没了金钱的男人很难潇洒,二人走过饭店,饭店里飘来的香味,二人都咽了咽口水,依依不舍的向前走,大家知道里面坐一坐,是要金钱的。

    第一百一十四章

    桃花村这几天每家每户,都忙起来,族长亲自带队,大概有半月,没有和张寡妇去山里的人屋,弄得张寡妇不停的在族长家门前徜徉,心里惆怅,不时的望着族长家里,几次想跨进去,又止步,晚上睡在上,透过窗户,看着月光,抚摸自己雪白的富有弹的大髀,她屏住呼吸,一直上升到顶端,对于浡涌的液体,她感到了无助,她想象族长在和老婆做什么,她感到自己被抛弃,失去了嬖宠,以往族长都是在欺骗自己,以往族长老是说自己是美人大腿,不仅抚摸,而且经常亲吻,族长什么地方都吻,还告诉她,她什么地方都是香的,再忙,抽个几小时总可以吧,啊感啊,都是骗人的玩意,张寡妇现在有点不自信,她奋力抬了抬部,没有了往的舒昶,增加了烦恼,她又狠狠的对付自己几下,无比的寂寞、怊怅,揪住她的心,她变得心烦意乱,想到以前族长每次蒇事以后,总要在自己的大腿内侧亲上几口,把自己弄得魂不守舍,双脚颤抖,老家伙还说,最喜欢看他她个样子,弄得她乱叫,再用拳头敲打他,最后二人又一次进行生死恋,而今半月不见人影,这叫张寡妇怎么接受得了,她起穿好衣服,喝了一大杯凉水,漫步在湖边,回想她和族长第一次那个的晚上。湖边的静谧,更增加了张寡妇的想象力,她也很庆幸,自己的丈夫,使自己变成活寡妇,丈夫是自己的第一个,由于成了活寡妇,就有了第二、第五,一直到现在她已不记得第几个了,她总认为猫总是要吃腥,现在她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思念族长老头,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族长是张寡妇的最后一个,她有点责备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孱头孱脑,一棵树上吊死,但这老头,一幕幕呈现在自己眼前•••••••

    这几天桃花村出现一个怪现象,一群蓑羽鹤飞到了最高光山上,黑色的嘴,它们到了光山上,也不觅食,也不做窝,只是好像没有邀请,来进行临时访问,蓑羽鹤它很有毅力,它可以飞过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有人称它为世界鸟,它们到了山上,就向四处张望,然后唱一首交响曲,没有千鹤同鸣,而是高低不一,给在开山洞的人,在汗水之余,带来一份欢乐。

    定耀和健美交代好了教学是的问题,也就和大家一起到山里去开山洞,健美有些依依不舍,就对定耀说:“你不要去了,他们都去了,我们机会难得。”健美的眼里充满渴望,期待,在这一美丽诚恳的眼光注视下,定耀一切都融化了,定耀答应健美过二天再去,健美知道再挽留是没有用的,只有抓紧时间,村里人走了以后,留下的都是老的女的,白天二人还是教孩子读书,中午二人就在定耀的一间屋子,现在定耀的屋子已经搞得相当干净,做了一个书橱,里面堆放得整整齐齐,到了晚上,吃完饭后,陪耿蕾玩一会,二人就回到定耀,屋子,过起了二人世界的好子,他们总是怨恨太阳这么勤劳,这么早就醒来,健美和定耀总要多赖一会,最后总是定耀在健美上吻上几十个吻,健美总在要求再吻一次,踮起脚又吻了一次,这样的一次总要重复十几次,才走出屋子。往往上课的时候早饭还没有吃,健美匆匆地吃了早饭,马上来到学校,代定耀上课,带来许多好吃的早点。耿蕾总要说:“妈妈懒惰。”健美就想了一下回答说:“妈妈早就起,和定耀叔叔讨论教育的事。”

    定耀到了工地,被那里火朝天的场面所感染,工作还是有点忙乱,尤其是到了搬石块的时候,在山洞里有时候会堵塞,大概每天爆炸一次,爆炸后,过了半小时,大家就进山洞搬石块,石块搬完后,炮竹厂的人就在山洞里用粉笔画炮眼,桃花村的人就按照炮眼凿洞,再就炮竹厂的技术人员检查炮眼,是不是符合要求,医生也来了好几次,主要把急救包带来,这么大的工程,难免有些碰伤擦伤的,哑吧没有直接开山洞,一到那里以后,他就和几个人,到旁边的一座山,砍毛竹,搭起了临时住房这个工作对于哑吧是拿手好戏,半天的时间就全部完成,哑吧又去打猎,每天总可以带给大家一些惊喜,吴妈对于哑吧是忠心耿耿,是属于可以用命去的真,哑吧到哪里,她就去那里,哪怕前面道路再邅走,只要有哑吧在,她就会毫不犹豫前去,吴妈确定生在一起,死在一起,那是幸福的事,一生也就无怨无悔,更令人向往的事,在过悬崖峭壁的时候,哑吧会背她,这是多么令人向往,令人陶醉,这种幸福,这种被人关心,被人,许多少女也不曾有过,吴妈却可以自豪的在哑吧背上,稳稳的靠着,哑吧有力的手,托住吴妈可以唯一引以为自豪的,肥腴的部,而且吴妈的前已经面目全非,已经亸拉到了腰部,但是她的部一点也不下垂,经得起哑吧千锤百炼,只不过面积有点增大,哑吧喜欢,平时变得一点缝隙也没有,吴妈自豪,哑吧满意。吴妈到高山上后,忙不停的采野菜,摘菌菇,忙得部不停地颤动,有些汗水,吴妈根本不在意,她背在哑吧背上的时候,哑吧上的汗味,吴妈总忍不住要深呼吸,这味道吴妈认为是世上最好的味道,吴妈白天忙不吧,就盼太阳早点下山,哑吧早就为自己搭了个人屋,而且也是竹子,哑吧和吴妈都喜欢竹子替代板,二人都喜欢摇摇坠的竹,以及发出的响声,和哑吧把她弄得死去活来,有几次吴妈都晕了过去。每当这样,吴妈第二天的精神特好,吴妈感到太阳好,人好,水好,山也好。

    定耀到了山上以后除了搬石块以外,感到速度不够快,考虑了一下,向炮竹厂的技术员提出,炮眼的位置是不是离地五十公分,有原来左右二面打炮眼以外,当中再打一个炮眼,结果效果提高了一些,大家心极好,前面昭显一片光明,干劲也大增,大概还有五十米就可以打通大山,大山里的人就可以不用提心吊胆过悬崖,冒着生命危险,大家咋呼着,搬着石块,有的还唱着歌,在凿炮眼的时候,大山里的人还不忘开玩笑,大家打打闹闹,疲劳也就少了许多,大家正在开玩笑的时候,突然山洞顶上一块砟石掉了下来,定耀一个跳跃,把一个老乡推倒在地,原来要砸在老乡头上的石块,毫不留的压在了定耀的小腿上,定耀一声惨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