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到一百零六章

    秋芳在厂里技术科上班,下班,产品都是定型产品,主要部件又都是外加工,实在也没什么可发挥了,就这样按部就班,每月到定耀家去一二次,给个二十元钱,有时再买一点小点心,秋芳自己也十分的节俭,这一切秋芳都能忍受,大学时期每天都是淡馒头,稀饭,一个月最多吃二次炒菜,也过来了,现在这样在物质上也算不了什么,秋芳有一点可以安慰的是,定耀和麻脸姑娘的离婚,证明自己原来的判断是正确,定耀和她结婚一定有什么原因,这一点自己感到欣慰,秋芳现在每天二十四小时,好像都处在昕将时分,希望看到那美丽的骄阳,但都令人失望,秋芳也没买什么衣服,简简单单,定耀给她买的红衬衣,兰花外罩,秋芳也很少穿,秋芳把它当做节的盛装,定耀一点消息也没有,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只要有消息,当地的同学一定会通知她的,几年的工作,秋芳在压缩机行业至少可以混,绝不是什么外行,但要有什么突破,是难上加难,厂里国外技术动态知道一点,但没有一点技术资料,只知道国外小型压缩机质量好,有的国家,电冰箱已经普及,空调也不是什么奢侈品,大多数中国人,就是你送给他,他也要考虑电费,家里房子放得下吗?破墙能安装空调吗?就好像现今你送轿车给一般家庭,一般家庭养得起轿车吗。道理是一样的,人均二平方米以下住房为困难户,大家没那么多追求,只想家里只要房子大点,不要三代同堂就行了,不要晚上和老婆亲的时候不要有小警察、老警察监督,但秋芳认为一切都会改变,世界的发展,距离会缩小,生活质量的提高会形成上下共识,人的本能愿望不是口号可以替代,秋芳亲眼看到一怪事,国内大商场也没有冰箱供应,友谊商店,华侨商店倒是有几台,但进门要有华侨卡,买的话更要有华侨券,没有这些根本进不去,还发生一个笑话,一个在国外的中国老板,用了一个蓝眼睛、高鼻梁的老外做自己的跟班,一起去了友谊商店,结果老板不让进,老外可以进,那老外吓得半死,回去要被炒鱿鱼的,一方面极左,一方面又崇洋媚外,到了极端化地步。秋芳想去看一下,国外电冰箱到底怎么样,结果当然被拒之门外,秋芳感到自己这样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经常外出,想有所突破,技术科长倒也理解支持,因为秋芳给他留下良好印象,没有背后议论张三长李四短,不多事,该做的事,全部完成,不像有的人空下来,老是吹牛聊天,无事生非,秋芳空下来就看外语,不少的人给秋芳介绍男朋友,秋芳毫无兴趣,连看也不去看,这样也得罪了人,背后就有人说双料本科生,清高,去当老姑娘吧。发奖金的时候,有人在科长面前就说,她经常外出为什么和我们奖金一样,科长打掩护说:“联系业务。”有人反驳“哪有这么多业务。”

    秋芳借到了一张华侨卡,中国人的店,秋芳总算也能抬起头走了进去,一看,去了也是白去,价格是秋芳的工资没办法接受的,而且还要购物券,秋芳哪里有,更为主要的是,里面的商品,怎么可能让你拆开来看一下。秋芳灰溜溜的走了出来,秋芳不管赤炎炎的夏天,还是北风呼啸的冬天,只要有时间,就走街串巷,老天不负有心人,一天在一条弄堂尽头,秋芳看到了一个冰箱修理店,没有修理店的招牌,里面有二台破冰箱,有一个货架,上面放了一些零部件,有新的,也有换下来的旧零部件,一个满头皤发的老头,低着头,也不忘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手里满是油污,正在折腾什么,秋芳也看不懂,秋芳也不言语,看着老头弄,老头拿回絲擦手,脸上笑了笑,好像解决了问题,秋芳赶忙走到烟杂店要买一包香烟,秋芳拿出了钱,对方没有给秋芳香烟,秋芳好奇的看着对方,对方也不言语,僵持了一会儿,秋芳问他要香烟,对方没好气的说:“你是外星球来的吧,不要装傻,香烟票呢。”秋芳恍然大悟,忙说:“对不起。”回到家,问母亲要了香烟票,买了二包好烟,第二天,又到那修理店,老头还在忙着,烟瘾很大,嘴里还叼着烟,手里干着活,烟抽完,他又要点烟,秋芳忙把烟递了上去,老头抬起头,惊奇的看了看秋芳,也不说话,那个年代谁也不敢乱说话,反党反社会主义,那可不是好玩的,秋芳先开了口:“老大爷,我想拜你为师,学修理压缩机。”老头十分警觉地说:“我这是乱倒腾,学什么学。不是做生意,只不过认识的人帮个忙。”说完朝秋芳后面看了看,有没有人来抓资本主义的尾巴,秋芳给老头点了烟,拿出工作证,诚恳的对老头说:“我看你的技术很好,我学压缩机,不是为了和你抢生意,也不会去汇报揭发你走资本主义,我想生产出中国的冰箱压缩机,你就教教我吧,要是生产出中国的冰箱压缩机,你老人家买配件也方便,你说是不是。”“这倒也是。”“老大爷,你这里有几台国外的坏的压缩机?”“有四台。”秋芳又递上一支烟,老头也不客气抽了起来“基本会装,但有的个别的会有困难。”“这不行,不但要能装好,而且一点差错也不能有,为了保险,明天我拿一个照相机,每拆一个零部件,都拍一张照,这样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老头点点头,“你想的周到。”秋芳又和老头谈了国外压缩机的差别,并且做了详细的记录。临走,秋芳又给了老头一支烟,并且问老头:“你这里汽油有没有。”“没有?”老头回答,“那明天我给你带一点来•。”秋芳有把握的回答。现在厂子里,工资低,挤公交车拼命,上班休息,买家具缺钱又要排队,千家万户学做打家具,油漆厂里拿,钉子螺丝厂里取,秋芳和车间里的师傅也混得很熟,要一点汽油没问题,秋芳也就当家做主人了。有把握的回答老头。

    离开老头,天已经黑魆魆,路灯昏暗,秋芳的心是上班以来最好的,一阵凉风吹来,秋芳十分舒畅,理了理前刘海,加快了脚步,肚子还唱着空城计,又赶了一辆公交车,到了兰兰家,还好兰兰在家,饭桌上已经收掉了,但兰兰还是问了一句:“饭吃了没有?”秋芳笑笑,兰兰赶紧到厨房,把菜了一下,端到桌上,对秋芳说:“凑合吃一点吧。”秋芳也不客气,吃得香香的,大口吃饭,大口吃也就没有了。解决了吃饭问题,秋芳就讲正事:“兰兰,明天你有没有空,带上照相机,去帮我拍几张照。”兰兰诡异的笑了笑:“怎么,摒不住了,要找男朋友了。”“去去去,找你做正事。”秋芳把事给兰兰讲了,兰兰毫不犹豫答应,秋芳又提出,要兰兰父亲帮忙,兰兰的父亲过去是个老板,但自己的技术也很好,许多技术是的难题,都是自己解决,而且要他帮忙,只要兰兰点头,那就没问题了。家里的变化很大,从公私合营,一下就变成国有,还好他想得通,第一个带头响应,还有一个老板没同意,经济上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政治结果就不一样,多吃点苦是肯定的,兰兰的亲生母亲,三姨太,比起他还是相当的年轻,扭动腰肢,男人还是要瞟一眼,兰兰父亲听了秋芳的话,心特别好,多年来,他也被人遗忘,听到有人求教他,一下得意起来,赶紧走了过来,头发早已花白,条件也不能同以往相比,但派头还是有一点,秋芳给他抽烟,他拒绝,指指手里的雪茄,尽管是劣质的雪茄,但他认为这是风度,他关照秋芳,测绘的时候,一定要用汽油洗净,用特级净白囬絲擦干净,还主动提出,搞机械的他还可以给秋芳介绍几个人。三姨太也赶了过来,现在三姨太也很寂寞,家里变小了,舞厅关门了,老板变成老头,白天不开心,晚上不满意,偶尔有机会和老人来个约会,也是胆战心惊,老板见三姨太走来,大声的说:“你看,大学生来要求我帮忙,解决技术上的问题。”三姨太妩媚优雅的笑了笑,给秋芳倒了一杯茶,做的十分得体,秋芳忙站起,接过茶杯:“谢谢。”这天晚上,秋芳和兰兰的父亲谈的很晚,很投机,三姨太也感到谈话有内容,生活充实了许多,但不理解的问秋芳:“现在谁还学技术,你这么认真的学,有用吗?”秋芳也没法回答,大多数人多在混,老板反对:“有技术到什么时候都有用。”显得很理解秋芳,老板是个聪明人,他也知道三姨太的风流韵事,但他知道自己无力解决这问题,从不提起,就像郑板桥写的难得糊涂,还是给自己留一些面子。

    第一百零六章

    健美的变化很大,现在她不仅经常的和陳婶聊天,有时还把张寡妇找来,同时母亲留给她的宫十八图,她也经常拿出来琢磨,甚至和张寡妇一起看着图,琢磨图里内容,时不时的发出感叹,张寡妇和陳婶有时用手指着图片,红着脸,这个还没试过,不知道味道好不好,看着图中女人弯着腰,头顶着墙,头和腰成九十度,陳婶就说哑吧试过一次后,经常要这样,张寡妇则大胆的说:“族长老是要我在上面,二腿跪着,他躺在下面,享受着,还说这样可以看到我上,还说我美。”边说边露出得意的笑容,现在的健美,完全改变了刚来桃花村的痴呆呆眼神,满脸的无辜、羞涩,健美现在眼睛放光,嘴角有时往上一翘,头一斜,充满挑逗,晚上和丈夫耿刚在一起,也是变化万千,让耿刚捉摸不透,往往把耿刚弄得绪万丈,马上健美就戈然而止,弄得耿刚不知所措,等过了好长时候,再把耿刚点起火,再给耿刚享受满足,耿刚更是对健美百依百顺,张寡妇说得更具体,女人的裤子不要脱得很快,要吊男人的胃口。陳婶讲起来更是直接,女人的体就是本钱,我们不仅要享受男人的体,还要物质,陳婶讲不清什么是物质,就用了百姓的用字,还要男人的东西,健美好像也学会了不少的东西,古今中外,美丽漂亮的女人,不都是权力的宠物吗?健美想得更多更远,眼睛变得更明亮更深沉。

    健美和定耀在一起的时候,健美毫无保留的让定耀消受到一个男人想要的一切,健美完全理论联系实际,和定耀一起边看宫十八图,边实践,健美和定耀讲这不是罪恶,而是的最高境界。完事以后,二人更多的时候,谈的是教科书,历史,经济,在谈到经济的时候,健美讲从历史看,任何一个政权,要是没了经济,就要动摇了,定耀也肯定的回答:“对,所以,经济是基础。”健美听了沉思了很久。

    收购猪鬃,筹到了不少的钱,就和炮竹厂联系,就开始准备,开山路,炮竹厂派了几个人,到大山来制定计划,大家的意见有所不同,炮竹厂提出要是在原来五十公分的走道上加宽,那么在外侧还要加固栏,加固栏不是他们的工作,要不然即使加宽到一米五,推车还是困难,也不能保证行走人没有困难,所以主张从中间另开一条路,工作量加大,安全是可以保证,费用就要加,增加费用,哪来的钱,就筹集这点钱,也是用来一年多的时间,收购猪鬃,还要把村里的猪、粮食卖掉,才勉强凑足,还要加钱,这条路就邅走,商量了几次,都没有个结果,炮竹厂的人有点不耐烦了,也难怪炮竹厂的人,他们到桃花村来一次,也是历经艰险,弄不好要搭进一条命,更为主要的是,炮竹厂也是考虑到桃花村的人困难,也没赚桃花村人的钱,大家的谈话进入了僵局,这时走进一个人,他就是养虎养狮的医生,今天穿的是上次给定耀治病时穿的袈裟,还是那么随意,进门就坐下了,自己倒茶,喝了起来,定耀一看,是自己的恩人,赶忙起作揖,医生赶紧说:“坐下坐下。”随即就自说自话:“人生在世,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不要谢。”他也没听谁的意见,接着说:“开山路,安全最重要,要是没了安全,那宁可不要做,如果仅仅开阔了一米,危险比原来更大,因为很多人都会推车过,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滚下悬崖,粉碎骨。据我知道,山中有一个洞,大概有二十米深,要是把山洞挖通,有二米宽,二米高那桃花村的通路就安全方便的解决了。”大家听了好奇,他怎么知道有一个山洞,他给大家解释说:“当时一只老虎,就是在山洞里,母虎被人打死了,一次他上山,看到了就把小虎带回家。”大家随他来到山洞,果然有一个二十米的山洞,洞口有一人多宽,到了里面,山洞的宽度有二米多,高度有三米,所以只要打通,就是一个安全的隧道,大家都认为是一个好主意,接下来炮竹厂的人还是提出费用的问题,医生从袈裟里取出一包钱,交给他们,看一看够不够,不够的话,开工后,边做边筹钱,希望炮竹厂也少收一点钱,就算帮助桃花村,那二人也十分的为难,说自己做不了主,于是约定过几天再碰头。说完医生就走了,大家有点没缓过神来,这个人来无影,去无踪,让人摸不着头脑。

    兰兰和秋芳以及兰兰的父亲也一起到冰箱修理店,兰兰的父亲一看,就叫了起来:“张老板。”修冰箱的老头,吃惊不小:“我是不收费用的。”老头满脸的疑惑,看了秋芳一眼,埋怨的说:“你怎么来其他人来!”抬起了头,把一付老光眼,往上推了推,惊讶的拍了兰兰父亲一下:“你怎么来了?”兰兰的父亲和善的回答:“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欢迎欢迎,就是没有咖啡和雪茄。”脸露羞涩,兰兰父亲自己拿出雪茄,也不和老头客气,自己点燃,秋芳赶紧给老头送上香烟,并帮其点火,接下来老头就拆压缩机,每拆一个零部件,兰兰就把它拍下来,秋芳就用汽油洗干净,再用净白囬絲擦干净,兰兰的父亲就画草图,分工倒也合理,最后秋芳又用游标卡尺测绘尺寸,一一写上,很快时间也到了下午一点,大家还没吃过饭,秋芳就邀大家到了一家面馆,三人每人来了一碗大排面,自己要了一碗阳面,兰兰看了知道秋芳囊中羞涩,兰兰现在也很懂事,自从父亲下台以后,家里也变得拮据,所以兰兰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就对秋芳说:“自己也不太喜欢吃,排骨就一人一半。”这样大家都能接受,一直忙到月亮出来,三人才离开修理店,秋芳和兰兰的父亲,各分了一半零部件图,约定一星期后再碰面。兰兰的父亲今天心特好,被人尊重认可的感觉真好,兰兰今天老是半蹲着拍照,也够累,还贴了二卷胶卷,兰兰知道秋芳每月给定耀加二十元钱,现在口袋里放着香烟,今天自己买了一碗阳面,在分手的时候悄悄塞给秋芳十元钱,秋芳推脱,兰兰轻轻的说:“不要客气了,女状元今后成功以后,请我吃大餐。”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