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到九十八章

    定耀静下来的时候,老是想起那个和尚,而且治疗的方法,那么奇特,但确确实实的好了,健美和定耀在一起的时候,也会目不转睛的看定耀的嘴唇,看到定耀完全恢复,一切都值了,健美的部有些痛,半个“小红枣”,流了血,结了盖,又流血,又结盖••••••这个部位痛起来特别厉害,有点刺心,现在看到定耀完全的恢复,心想自己的痛和血没有白流,健美看了一时冲动,没加思考,抱了定耀的头就狂吻••••••定耀第一次见到健美,就惊呆了,在山沟里的桃花村,怎么就会有这样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小孩都这么大了,然而健美还是一切都没变,材还是那么婀娜多姿,腰称得上杨柳细腰,部不丰满,部也不发达,一切倒像是在发育中的女孩,整个脸部分开来看,也发觉不了健美的美,也没什么特别,但组装在一起,就是那么完美,头发不长也不短,眼睛就像那清澈的湖水,和她的心灵一样,嘴唇薄薄的,但相当的红显得健康而美丽,那鼻子小而巧,而且有点调皮,鼻子有点往上翘,一点也不使人感到讨厌,反而更加让人喜欢,尤其看不到的心,尽管年少的时候,受了不少的磨难,变故,但还是不改善良心,难能可贵。

    后来健美问定耀,:“那方面,你那么能干!”健美用手捋了捋头发,红扑扑的脸上,漾着满足的笑容。定耀倒显得有些羞涩,半低着头回答:“你这么完美!”这时定耀的脑海里,又是秋芳和健美二个,把秋芳比作鲜花,那健美就是含苞放的花蕾,让人以无限的遐想,更美好的期待。

    这天的太阳露出了笑脸,耿刚要上山採些药材,健美也想上山摘些蘑菇,哑吧则想上山打些野味,定耀的心也十分高兴,自己的嘴层已经好了,本以为一辈子脸就完了,医生和健美治好了自己,又得到了美人的,心里有矛盾,但对于美是没人可以抗拒,而且是那么无私的奉献,健美什么也没要求定耀,这大概就是吧,蹲过笼子的人,更喜欢大自然,暂时使定耀忘记了自己羁押在这里,世界一下变得美好了,健美临行前,还带了学习的小卡片,定耀也很高兴的上了山。

    山上苍翠一片,山涧的泉水流淌而下,清澈而带甜味,最后桃花村的湖水是它们的终点,总之桃花村的人,对水视作为神,十分的崇敬护,从没人在里面直接洗衣服,更不用说倒马桶,湖里总是碧波漾,没风的时候,湖水就像是一面镜子。有微风的时候,湖面就像撒上了大的鱼鳞,在那里晃动,放出耀眼的光芒。

    山上黄栌的叶子已经变成红色,健美摘了些叶子,耿蕾被抱在定耀手里,问妈妈:“这是做什么用?”“这可以染布,给你做漂亮的衣服。”“好好。”耿蕾拍着手,无比欢乐,这一幅画面温馨,有了小孩,不太会寂寞,健美又摘了些槜李,鲜红的,健美递给女儿一只,也递给定耀一只,女儿吃了好甜:“妈妈真好吃,好甜。”山上都是宝物,大自然的美景让人看不够,定耀深深呼吸,想起了看守所,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健美也没发觉,健美又摘了几个柠檬,黄色的,带回家可以泡茶喝,再放些糖,耿蕾最了,耿蕾给定耀说:“叔叔,这东西泡茶,加些糖,可好喝了。”健美不时地采摘蘑菇,耿蕾也要摘,健美则耐心地教,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不能吃,健美和定耀时不时眼睛对视,总是定耀的眼睛先避开,但就在对视的一瞬间,充分感到了对方的,火一般的,只要有机会健美就会拉住定耀的手,在定耀抱耿蕾的时候,健美就把手放在了耿蕾到后面,在耿蕾看不到的况下,和定耀的手拉在了一起。

    耿刚摘了些檵木的褐色的果子,准备回家榨油,又摘了不少叶子,做成药,村里要是有人病了,就给他喝,又摘了不少柽柳叶,其它什么鸡血藤,葛根,又摘了不少杏仁,杏仁又分甜苦二种,甜的可以吃,苦的可制药,耿刚在村里可称得上半个医生,最后摘了许多野葡萄,回家可酿酒,桃花村的人喝的酒全是自己酿的。

    在大山里,村民们像是大学生,而定耀觉得自己是个无知的小学生,定耀觉得自己懂得太少,定耀从不以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来安慰自己,他只相信不断的学习,来完善自己,哑吧死了一只羚羊,一百多斤中,哑吧轻松的提在手里,耿蕾对哑吧翘起了大拇指,跳着说:“叔叔真棒!”耿蕾见了哑吧,就要哑吧,从定耀手里挣扎出来,到了哑吧面前就要骑在哑吧肩上,定耀立即把哑吧手中的羚羊,拿了过来,扛在肩上,大家边走边聊,一点也不觉得疲劳,突然,哑吧停了下来,二只野兔,雄的正趴在雌的背上,这使哑吧有些愤怒,二只野兔的那么深,哑吧用手示意大家,停下来,不要惊动野兔,他把耿蕾放了下来,轻轻的慢慢的移动脚步,此时二兔子正在专心的做一件事,少了平时的警觉和敏捷,突然,哑吧扑了上去,怕压死兔子,哑吧用手肘着地,雄兔还是跑了,哑吧小心翼翼抓起雌兔,放进篮筐,上面盖了衣服,到耿蕾面前,哇哇叫了几声,好像在说:“给你玩的!”大家要走,哑吧用二手阻止,一会儿公兔又回来了,四处张望,为了十分勇敢,绝不临阵脱逃,哑吧又用同样的方法,抓住公兔。耿蕾简直比过年还要高兴,今年的运气太好了,飞来二根孔雀毛,今天又送来二只野兔,耿蕾跳着奔着,收获真大。

    在一根竹子前,哑吧停了下来,拉住定耀指手画脚,定耀也不知道哑吧要表现什么,健美上前做翻译,告诉定耀,哑吧今天要做一道菜给你尝尝。哑吧拿出砍柴刀,要大家站到另一方向,二刀下去,毛竹就倒了,哑吧又砍了二下,只见毛竹里,有很多竹虫蠕动,看得定耀汗毛管竖起来,真的有点像粪坑里的蛆,哑吧又把毛竹的皮削下,点燃了火,把竹虫倒在毛竹皮上,竹虫一会儿就不动了,散发出香味,耿蕾就上去拿了吃起来,定耀朝健美看了看,像是在询问,这东西营养好着呢,健美也吃了起来。

    第九十八章

    到了山顶,窈望桃花村,桃花村不时的冒出袅袅炊烟,定耀很庆幸,自己被羁押到了这里,要在这里过一辈,自己也无怨恨,看到炊烟,定耀叹了口气,引起对家里的思念,现在是做饭的时候,家里有没有米呢,妈妈的体还好吗?弟弟们学习好吗?书费有没有着落,定耀从小就养成,关心家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学业有成,完全可以使家人生活有所改善,然而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定耀不断的反思,自己究竟有什么错,难道一切都要按照他人的意图来生活,难道真要做麻脸姑娘母女的工具,难道自己就不能有,有理想,定耀时常看着天上飞翔的鸟儿,充满羡慕,自己活着还不如一只小鸟,有时对于一只麻雀,定耀也到了崇拜地步,定耀小时候学过“朱门酒臭,路有冻死骨。”的诗句,旧社会百姓生活的写照,为什么现在的差距还是那么大呢••••••

    健美到了山上,揭开篮筐上的衣服,看着二只兔子,露出嫣然一笑,二个美丽的靥旋,显露无疑,有了书本,有了定耀,有了耿蕾,有了儿子可的兔子,健美的笑,是从心底里发出,笑的自然,可以看出是从心窝窝里笑出来的。

    回到了家,耿蕾一点也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先是跟哑吧把二只兔子,放进了鸡窝,耿蕾用菜皮草喂兔子,兔子在篮筐里呆的时间长了,一放出来,很兴奋,跳窜着,过了一会儿,哑吧刚才毁了它们的好事,现在二兔又继续,公兔趴在了雌兔上,耿蕾见了叫了起来:“妈妈,二个兔子打架了。”健美过去看了一下,也不惊动兔子,就对耿蕾说:“它们是在抢菜皮。”健美现在很理解兔子,“快准备吃饭吧。不要惊动它们。”就把耿蕾支开了。

    吃过了午饭,哑吧就到屋里鼾声就打起雷,吴妈洗碗后,也要小憩片刻,定耀、耿刚、健美好像也有休息的需要,耿蕾却一点疲劳也没有,吵着要定耀讲故事,听完故事,又要定耀教写字、教算术,定耀也很乐意教,定耀就和健美协商,是不是在村里办一个小学,健美听了完全支持,说干就干,二人找了族长,族长对于人才十分尊重,而且说办就办,去年新建了一个粮仓,一个旧的粮仓,主要是比较小了,但一共有二百平方米面积,定耀和健美协商了一下,决定把粮仓隔成三间,二间做教室,一间做教师的办公室,定耀和健美又商量了好长时间,哑吧和耿刚也参加,定耀恐怕有遗漏,拿笔一一记录下来,最后决定由定耀和哑吧去买书、本子,铅笔,粉笔,等用品,族长又派了几个人给耿刚,主要是把粮仓隔间,做一批课桌椅,在买教材的时候,定耀和健美发生争论,定耀的意思要买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教材,健美的意见是买同样的一年级的教材,最后定耀说,一年级的教材每人一,二年级的买十,三年级的买五,健美也表示了同意,原因是小孩总要读上去的,所以买就买了,而定耀的想法是,这里有的小朋友已经超过十岁,理解力应该比较强,可以跳级。健美想到自己也跳了几级,想定耀的想法有道理,但还有点问题,原因是村里就二老師,要是开三个年级,肯定有困难,心里还是有矛盾,看到耿蕾这么学习,花点功夫,耿蕾现在上二年级也没什么大的问题。

    耿蕾听到要办学校了,马上当了广播员,一会儿不少小朋友都来到耿蕾家,吵着要报名,家长也赶来,询问是不是真的,得到回答后,也立即行动起来,有的把木材拿来,有的把多余板拿来,可以做课桌椅,不少的人还送来一些钱,健美和定耀拒绝了钱,告诉大家说:“钱等书本子铅笔买回来以后,再付。”定耀看了有二副板不错,就提议做一个乒乓球台,健美高兴得不得了,也忍不住•对定耀说:“我还打过乒乓球冠军呢,而且男子冠军也被我打败了。”说完脸有些红,不知是害羞还是技痒,定耀对健美说:“现在你要当冠军,先过了我这关再说。”说完,和健美眨眨眼,健美也不知定耀是不是打得十分好。半个月,桃花村里忙得不得了,校舍改建好了,一个乒乓球台,做得很好,大小高低都有健美说了算,开始的时候,健美想大多数小朋友都比较小,就想做得矮一些、小一些,定耀提出反对意见,现在让小朋友打不规则的乒乓球台,那今后出去比赛,肯定适应不了,也就是赢不了,健美看了看定耀,被说服了,这人的脑袋瓜想得满全面,看的也蛮远的。就用手指了指定耀的脑袋瓜:“还是你聪明。”当然旁边没人的时候。

    耿蕾这几天的学习更高了,没事的时候,老是盯着健美要她教。

    哑吧带了几个人到山里伐木,顺便又抓到了一只公兔,送给耿蕾礼物,耿蕾把它放进了兔笼,那雌兔,看到又来了一只公兔,立即卖弄起风•••••••在它面前不停走动,时而咬起一片菜叶,与它分享,又用舌头,它的毛,新来的公兔高兴得不得了,干脆就躺在了地上,四脚朝天,雌兔要做到尽心尽职,还是不停的,二只公兔都受不了了,原来的公兔,看到雌兔喜新厌旧,大为发怒,就朝那公兔撞了过去,那公兔站了起来,反击,雌兔站在了它这边,把老公兔,挤到了角落,二只兔子,毫不顾忌原来公兔的感受,就趴在了上面,从此以后,老公兔就卷缩在角落,吃得也很少,雌兔娴于此道,燹火已点燃,根本不念旧,老公兔,看着怒火万丈,但又打不过,雌兔向着客,渐渐地老公兔瘦了许多,吃得更少了,耿蕾来了也没有蹦蹦跳跳的欢迎喜庆样子。

    健美也观察到了老公兔病恹恹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把老公兔分离开来,果然眼不见心不烦,老公兔进食正常了,过了几天,健美又用二只鸡换回一只雌兔,老公兔又变得活蹦乱跳,自从和定耀那次以后,健美和耿刚的兴趣然无存,在被窝里,健美不时地将耿刚伸过来的手挡住,耿刚毫无办法,不是力气不够,而是不敢反对,更不敢反抗,有一次耿刚实在忍不住,就采取强硬手段,使健美赤•••••••健美就像个木乃伊一样,结果,耿刚做了事,却没有丝毫乐趣,和刚刚结婚时一样,耿刚也就不自讨没趣,健美看了老公兔,想想自己和耿刚结婚,绝不是耿刚的错,也不是自己的错,大概是老天乱点鸳鸯谱,所以也就同耿刚,这天晚上当耿刚的手伸到健美••••••健美也没拿开耿刚的手,耿刚欣喜若狂••••••健美思想着定耀发出嗯嗯的呻吟••••••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