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到八十八章

    屋子可以挡风遮雨,墙从现实生活中可以说是密不透风,然而对消息来说,墙肯定说是多余的,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定耀的问题,肯定没什么希望,至少说在近期是没指望,兰兰和秋芳,也得到了这个消息,这天晚上秋芳大学的同学,请秋芳和兰兰吃饭,走在街上,月光瞢暗,惨淡的路灯和兰兰秋芳的心一样,毫无光彩,秋芳的几个同学倒是兴致勃勃,里面不仅有秋芳的追求者,也有兰兰的崇拜者,秋芳带了这样一个靓丽的妞来,使大家觉得眼前一亮,满心的喜欢,所以,大家做到了有求必应,没少跑腿,动用了不少的关系,在席上,兰兰和秋芳喝了不少的酒,兰兰也到了酕醄大醉地步,瞀浑的说:“为了定耀,我什么都愿意做,那怕那个老头要我,我也愿意。”边说便用手解开衬衣的第二粒纽扣,眄着眼,用另一手指着一男同学:“你也一样。”秋芳流着泪,赶紧上去把兰兰的纽扣扣好,和大家打招呼:“对不起,她醉了,我们结束吧。”秋芳把兰兰扶住,走出了酒店,在静谧的夜,兰兰不停的说:“我还要喝,我开心,我要喝。”大家搀扶兰兰一起回到了宿舍,兰兰很快进入了梦乡,秋芳看着消极怠工的月亮,漞托月老帮帮定耀,小时候苦,现在可以做事了,为什么还要苦,秋芳现在有些瞀浑,感到自己是那么,渺小无助,即使你死了,也不会留下一点声响,秋芳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层,彻底清醒,勔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要象掌控书本知识一样,自己不能是大海中的舴艋,要使自己成长,秋芳喜欢夜的頠宓,也喜欢大海的波涛汹涌,尽管自己分的单位应该说是最差的,单位差,人不差就行了。秋芳一夜无眠。

    第二天几个同学为秋芳兰兰送行,秋芳满脸的雾霾,像天气一样,沉沉的,倒是兰兰,像暴风雨一样,来得猛,去得也快,现在倒是有说有笑,和大家一一告别,并邀请有机会来玩,自己一尽地主之谊。在火车上,秋芳沉默无语,兰兰想逗秋芳开心,徒劳,相互感染,二人的心无比沮丧,看着窗外,想着心事。无功而返,有时候兰兰倒是有成就感,自己穿了罩三角裤,给那老东西看了看,三角裤给老东西拉了拉,自己没损失什么,尽管不能确定,那二口子被抓是不是这个原因,但兰兰更希望是这个因果,二个比一个,赢了,有二个殉葬品,也值了,更值得庆贺的是,定耀和麻脸姑娘离婚,自己没什么希望,至少她也失去了,输给秋芳她输得心服口服,要是输给麻脸姑娘,自己这辈子白活了。

    看守所的空气紧张起来,原来浑浊的空气,加上紧张,那就更加使人难以忍受,看守所开展了《认罪伏法,交代余罪,检举揭发,严厉打击犯罪活动。》教官经常开枪板门,轮流带罪犯去教育,那年代只要抓了就是犯人,搞得人人自危,犯人之间交流如何犯罪的少了,人人过关,至少每人都要写出认罪书,深挖犯罪根源,定耀是唯一不写的,空下来除了劳动,还要背犯人行为规范,监规纪律,不满意的还要你抄写,几遍那是随意的,定耀倒淡定,好像不是生活在这个地方,要背这些东西,还不如看书,书被收走,定耀提出异议,要求保管好,自己要的,当定耀对警官提出异议的时候,监房里的人没人敢和警官提问题的,整个监房空气被冰冻,教官的心不错,尤其对定耀够宽容,回答定耀:“以后会还你的。”转走了。教管一走,大家粗粗的透了口气。对定耀的眼光是尊敬,有的已经到了崇拜,定耀没什么表,还是没什么转变,教官抽犯人背行为规范、监规纪律,也不抽定耀,警官知道结果,就不做了,大家过得去,书被收走了,定耀在脑子里,还是想着书里面的东西,“温故而知新”定耀明白这个道理,房头倒是好意,对定耀说:“书呆子,醒醒吧!先过了这关再说,警官不好过,你就不要想好过。”犯人们都呼和着,要定耀写认罪书,定耀还是我行我素,也不和犯人争论。

    看守所召开了打击犯罪宽严大会,房头一排睡的三人,加了三个罪犯的刑,三年五年八年,房头减刑八个月,要不是累犯,房头可以减一年。这个活动一开始,房头就积极参与,只要对自己有利,那怕父亲的价格合适,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回答,成交。当他第一次吃官司的时候,为了他在监狱的开销,他父亲卖了血,探望他,给他买食品,给他一些钱,可以在监狱买一些,简单商品,他没看父亲满头的白发,像雕塑一样皱纹的脸,气势汹汹的说:“怎么只给我这一点点钱!”父亲的手在颤斗,声音哽咽断续:“家里买米的钱都没有了,你妈还要看病。”到了监房,房头大方的将食品分给大家,老头子这次不上路,只给送了这一点点东西,不给我面子,翘起大拇指,到老头子年纪老了,我也不管他,外面我的路道粗了,这一点的钱还叫钱,笑话。没见过大世面,我在外面吃的是西餐,抽的是进口烟,高级酒,穿的是毛料中山装,呢大衣,家里有二百平方米,我自己的房间就有五十平米,他家究竟有多少平米,不知道,现在大家知道他在家里没住多少时间,自从第一次被抓以后,他就和监狱有了缘分,常来常往。领导表扬了房头,宣布减刑八个月,希望大家学习,政府的政策一定落实,而且大家不要有顾虑,政府一定保密。加刑的三人,立即调开了间房。要知道是房头的作为,在同一个监房,房头不送命,至少也要断几根骨头。房头做的真可以,减刑后,立即开始庆祝,晚上在内务包后面吃熟食,叫开船了,开船的人数增加,房头做的很地道,还给加刑的三个伙伴送去一点,有夜值勤代劳,顺便带了一包烟,把三人快快乐乐送上路,把他们卖了,三人还谢谢他,吃着菜抽着烟,还是一句老话,今有烟今抽,今有酒今醉,那怕明吃枪弹。

    警官今天发工资,负责定耀的警官,奖金全部扣光,夫人是家里财政部长兼审计局长,教官拿工资的当天,不仅要把工资全部上交,而且要将工资单一起附上,进行严格的审计,完全没有作弊的可能,警官想等到吃完饭后再交给他,至少一顿晚饭可以吃得太平,夫人的记忆力特好,尽管学生时代背英语不太好,完全显示不出记忆力的才华,警官刚要端起饭碗:“慢,工资先拿出来。”夫人严肃的说。“吃完饭再拿!”“不行,没有工资,怎么吃饭?”不仅斩钉截铁而且理由充分,无奈,警官战战兢兢拿钱交给夫人,夫人一看工资单,怒火万丈,把筷子一甩,站了起来:“怎么奖金扣完了?”警官象犯了大错误,低声下气的说:“就是上次送儿子上学,后来迟到了。”“放,迟到一次就要扣完奖金,明天我去找你们领导!”“还有一点就是一大学老师不认罪。晚饭后,警官很自觉地洗了碗,就在厨房喝茶抽烟,劣质的烟抽了几支,感到喉咙不适,但还不进房间,一直到十二点以后,才悄悄走进房间,想不到夫人精神抖擞,不依不饶,又教育了二小时。

    第八十八章

    第二天早上,警官上班后,所长又找警官进行了教育:“这个月为什么扣了你的奖金?你负责的罪犯中有人不认罪伏法,这是我们所里唯一的一个,拖了所里工作的后腿。要抓紧,千万不要拖整个所里的工作。”声音很平静,措施已经落实,奖金已经扣除,警官不语,接下来还是,巡视监区,到了关押定耀的监房,警官止步:“定耀认罪书写好没有?我希望你今天有个抉择,不要拖了整个监房的后腿。”说完看了看房头,走了,定耀惘然的笑了笑,没有言语,像是饮了一杯苦酒,嘴角微微翘了翘,不知是笑还是什么表,谁也不知道,房头拍了拍定耀的头,:“书呆子,赶快写了吧,要不然我们整个监房停上三月大帐,停三月的接见,这不是玩的!”“又不是我停你们大帐接见的。”定耀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房头的拳头就落在定耀的头上,接下来十几个拳头,满带着愤怒,脸部的狰狞,正好找到了一个宣泄的机会,定耀一天抽上四支烟,监房里不少的人,恨得咬牙切齿,里面就这点盼头,不仅可以减轻浑浊的空气,而且从嘴里突出烟的时候,好像一股怨气也随着烟吐了出来,当定耀和房头抽烟的时候,监房里的眼睛集中度可以想象,又羡慕嫉妒,到后来自然就演变成仇恨,但大家还是希望他们抽,至少大家可以闻到一点香烟的味道,总比咯气要好,房头一个眼色,拳头停下来,房头要定耀蹲下,问:“今天你认罪书写不写。”“我有什么罪,我又不偷不抢。”这一句话出道了房头的灵魂,好像是骂他的,啪的一下,一记耳光上来,这是动真格,定耀嘴边血流了出来,房头要定耀面壁,接下来,十几个犯人写况汇报,这些老官司也真有二下,写这些东西拿手好戏,老官司有的认罪书可以写洋洋万言,熟能生巧,三十几张,内容吗,蛋炒饭饭炒蛋,千篇一律,况汇报写得及时,一会儿十几份况汇报就交到警官手里,内容,定耀对抗政府,不仅不认罪伏法,对于监房内同犯的好意帮助规劝,还动手打人,平时散布封建一,宣传帝皇将相,列如讲武则天执政不错,慈禧太后会用人,朱元璋惩治**最严厉,歌颂大流氓杜月笙,在监房里起到反改造的作用,全监房的人希望政府严加管教,以弘扬正气,使大家能够靠拢政府,早踏上新生之路。证据确凿,二人以上就可以确定证据有效,何况十几份书面材料,附在严管决定后面,这样的材料,可以说铁证如山,到什么时候都是正确的。定耀被严管了。

    在楼梯下面,手铐铐在铁杆上,人要坐下去,肯定不行,手铐紧紧的拉住你,而且要是越动手铐就会越紧,还是老老实实,你要是想站直,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铐在楼梯下面,楼梯的斜度,决不许你的头伸直,你就处在低头的地位,铐在楼梯下,不得不低头,服务绝对超过五星级宾馆,一切不用你动手,吃饭有劳役犯喂,一天二顿,供应量是正常犯人的一半,菜给不给就是随便,小便也是全自动服务,劳役犯,给解裤带,那个“水龙头”也有劳役犯掌舵,一天不能超过二次,到了晚上,那蚊子高兴极了,唱着歌,抖动着翅膀,来参加盛宴,每次蚊子参加美食,都有点提心吊胆,恐怕是最后的晚餐,今天它们的父母领导,告诉它们,安心的去吧,大胆的吃,今天我们的主人,是邀请我们去的,所以不用担心打击,有时可能他会吼几声,没关系,你们就当他的欢迎词,一个晚上下来,定耀的头的脸上、手臂上,起了很多红疙瘩,这是蚊子给定耀买的单,给定耀留一点纪念,要不然蚊子也太不懂道理了吧。吸了你的血,总要给你点什么,要不然怎么叫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开始定耀万分的愤怒,现实的痛苦,已把抓进来的冤屈给忘了,监规纪律,笑话,抽烟喝酒,都可以,有人睡觉可以XX朝天,••••••蚊子在高兴的和他对话,吸着血,唱着歌,诉说着理由,上半夜定耀还有时间思想,还有精神愤怒,到了下半夜,定耀已是迷迷糊糊,只不过到了要倒下去的时候,紧铐的手铐,手臂上的痛战胜了疲劳。耳边又是文字讨厌的嗡嗡声,无助的人连赶一下的能力都没有,然而蚊子吃饱了以后,确显得精神饱满,兴趣盎然,意犹未尽的开启了讨论会,对于饕餮盛宴,抢起了功劳,有的说,是我发现了目标,有的说我为你生儿育女,壮大了家属队伍,现在是个大家庭,晚来的蚊子,边吸边说,真好,这不是剩宴,这是上好佳品啊,盛宴啊盛宴••••••

    次早上,警官来到定耀面前,问:“怎么样?”手里拿了一支笔,几张纸,眼光似乎询问,有什么体会,定耀无语,三天后定耀被关进了闭室,闭室二平方米,是个暗室,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小门,像猫洞那么大,是送饭的,人均面积要比监房大得多,里面有一只没有盖子的马桶,三天来倒一次,这时定耀有些想房头,与其说是想房头,还不如说是想香烟,抽一口,狠狠的抽一口,吐一口烟,心里会舒服很多,暗室里,蚊子在飞舞,这下定耀有了反击能力,一个小时打死二百个,但后来不能拍,一拍就有声音,劳役犯就过来了,定耀只能用手来抓,定耀也不敢小便大便,要是大小便了,这臭气就要陪伴他,所以定耀尽可能在劳役犯来倒马桶的时候,解决这些问题,尽量憋着,尽可能来倒马桶的时候大小便,这样屋子里臭气就少些,倒马桶的时候,门开了,也就能透一下气,新鲜的空气绝对是一种待遇,对于当时的定耀说来,这是一种奢望,这是高档的奢侈品。

    房头在他的人生目标,又前进了一大步,他走出了小笼子,放在了大笼子,成了劳役犯,一监房住四人,其实住二人,白天夜值勤睡,晚上劳役犯睡,警官选劳役犯,一般刑期较短,和即将刑期满了,要么关系户,劳役犯吃是随便,没定量,房头高兴得不得了,尤其到了开饭前,在厨房,可以和女劳役犯有个暂短的零距离接触,双方深的对视,房头在夜晚的时候,难以入眠,第二天房头就捂住女犯人的手,女犯人也不反对,到了晚上,房头更加难受,失眠也是一种幸福的痛苦,一天房头给了伙房里的二犯人,二条香烟,自己和女犯人在厨房就完成人生好事,女犯人的激,渴望,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羞涩,没有装作,人的本能,女犯人像蛇一样在房头腰间缠绕,口吐炽的芳香,只不过房头有点恐惧,表现差强人意,女犯人用尽一切方法,想房头再接再厉••••••

    现在房头,每个月有一天像是他的节,犯人的接见,家属带的物品,先有劳役犯来一番检查,然后再有警官抽查,房头只要关系好的,全部放行,然后犯人也心知肚明,不到二个月,房头的皮鞋衣服全部旧貌换新颜,穿得比在外面好多了,他心中暗暗窃喜,来对了,这些东西多多益善,不但现在穿了,除了外,对犯人说,自己家里送这样的的东西,小菜一碟,他还留了许多,衣物,做长远打算,出去还可以用。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