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到八十六章

    大学校园里这几天像是炸开了锅,人们交头接耳,也看不出是什么心,是高兴呢还是兴奋,总之活燿度高的,远比谁发表了论文要传得快,也不知道消息来自什么地方,有人说,定耀被原党委书记夫人强,有人说定耀强了麻脸姑娘,也有人说麻脸姑娘检举揭发了母亲,所以麻脸姑娘放了,她母亲被抓了,也有人说这是谎言,就是没人说原党委书记为什么被抓,更有人风趣的说,定耀是唐僧,也有人说定耀掉在花丛中,总之诋毁的,褒奖的,什么都有•••••••

    世上好像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来麻脸姑娘有人走过她的写字台,她总要拉住人家,耽搁人家几分钟,指指写字台上的照片,这是我老公,再拿起几本杂志,不厌其烦的介绍论文的内容,不管自己懂不懂,津津乐道,离婚后,尽管照片还放在写字台玻璃板下面,家里发生的一切,保密,但好像只是对她一人保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她言语就很少,恐怕人家窥见自己的内心,定耀已经成了玻璃板下的老公,内心很失落,整看技术资料,但是什么也没看进去,技术书上全是写定耀,一会儿书上变成定耀的照片,一会儿她又想到和定耀晚上的事••••••总是感到背上长了刺,椅子上也有针,每到这时她就向厕所遁去,厕所成了她的避难所,现在为了掩人耳目,定耀的照片还放在那里,只不过不是她邀请人家看,而是人家主动过来询问:“你老公近来有些大论文发表吗?”眼睛里闪着光,世人都知道,这是挑衅,咄咄人的挑衅,她感到了这是对定耀和自己的黩玷,她咥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掩埋起怼恨:“难啊,有人奋斗了几十年,杂志上连一个铅字也没有,遗憾终啊。”说完强装妩媚的笑了笑,扭动一下自己也觉得婀娜的材,向厕所疾步而去,到了厕所,赶紧关上第二道门,用手帕摁住在自己嘴,尽量不发出声音,眼泪直哗哗的流了下来,流够了,心痛也过去了,她有深深的吸了口气,在马桶上坐了一会儿,用手绢洗了一洗脸,回到写字台前••••••

    兰兰和秋芳是对于近几天消息最为关注的人,她们伸长脰脖,挤在人群里,希望了解事的真相,但眼前还是一片迷雾,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心想自己并没有告发,现在不仅他被抓,连他老婆也被抓,直到有一消息,使她二脸上淡沲出一丝笑容理由好像成立,他们诬陷了定耀,他们抓进去了,定耀要放了,联想上次学生会竞选,几个人诬陷定耀,不是也抓了一个,为此二人有些高兴,有了些祈盼。

    新的党委书记在生命的路程中,以静制动,以灵魂做赌注,用手段做筹码,他在动物中犹如狮子在扑食其它动物之前,静静的伏在地上,眼睛紧盯猎物,连气都不喘,然后一个鱼跃,扑上去,咬住对方的喉管,直到对方心脏停止跳动,为了防止死灰复燃,他还要把对手的喉管皮撕碎,先吸血,后吃,再咬骨头,要是象植物,他就像洋葱,一层又一层,把自己的心和灵魂裹得紧紧的,他早就分析过了,老的党委书记有老婆当上级,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靠山比他硬,但他一点也没有外露,上级领导来视察,他两招呼也不打,这点不但老书记没什么顾虑,而且上级也很满意,这样的人今后办事放心。又像椰子,外壳坚硬,有时他像乌龟,紧缩着头,也没什么追求,在长跑中,好像也没什么愿望,有时又像猴子,跳来跳去,到处是他的影,他绝不沾谁的便宜,时不时拿一瓶酒,说是叫谁带来的,请大家喝上一杯。在工作组和他交换意见的时候,他也没露出什么惊喜,他感到这是必然,好像来得早了些,又像是迟到的消息,因为在他当上委员的时候,他就想书记是他的位子,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要说早了些,因为老书记是突发事件,当工作组问他人选的时候,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从老书记的事中,证明,我们的工作还要做得细一些,而且还要加强监督,互相制约,所以我想班子成员最好有十一个。”他心里在想:制约,几个老的委员一定要制约,要不然一定政令不通,以往有几次,他们对于老书记的态度,在他眼前放电影,自己绝不许这种事发生,看到工作组点头,他就继续说下去:“学校是育人的地方,所以培养人是关键,是不是可以让一个学生担任副书记?”眼神和语气都十分尊重对方,他要把老的希望成为梦想,理想成为泡沫,扼杀在摇篮里。他明白新提拔的干部,三年里一定沉浸在喜悦中,不会有更大的野心。

    大学新的领导班子见面会召开了,随着工作组宣布,十一位党委委员走上了主席台,其中有一位是学生。

    新党委书记有一个特点,就是晚上回家后,他喜欢一人关着灯,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谁也不准打扰他,连最心的女儿也不例外,当上书记后,分管方面,立即安排几个委员,在老的旁边,理由是重视,充实力量。最后说:“我这是赶鸭子上架,靠大家了!”近几天学校里议论纷纷,说:“老书记是陷害定耀。”他一人抽着烟,眯着眼,在考虑可信度,定耀在他的脑海里有了烙印,不仅是大起大落,现在他思考的是,自己现在当上了一把手,不再是吹鼓手,也不是抬轿子的轿夫,是在为自己做事,给自己贴金,定耀的论文他看了几遍,无法接着研究,他自己也发表过三篇论文,但没什么巨大突破,仅在国内二流杂志发表,更不要说国外的杂志,更为主要的是,要是把定耀从死亡线上来回来,足以使他一辈子感恩,用他既说得出理由,也有价值。他掐灭了烟,给保卫处长打了电话,要他明天早上到看守所了解一下定耀和老书记的况。

    第八十六章

    新党委书记每当决定一件事后,总泡上一壶茶,喝上一口,辄觉得心旷神怡,邅道变宽,前方一片光明,任何人都要为我所用,思考缜密,甄拔人才,新提拔的副书记看到他,就差没有叫出父亲,双方都有成就感。这下他眨着眼,要找忠心的有才华的轿夫,向人生新的高度进军,轿夫累了没事,可以换,自己前进的脚步不能停。

    房头这几天对定耀关有加,对定耀香烟采取特供,每天四支,这待遇仅在他之下,让定耀睡到他的旁,每天要定耀讲故事,定耀从隋文帝生活简朴,连穿的衬衣领子也都打过补丁谈到政治上的开明,又从隋炀帝的荒,作假,如何登基,造运河,当时如何劳民伤财,到现在来看运河对于南北交通,起到了积极作用。房头也很感兴趣:“要是我当皇帝,每天要三个女的,不不不,要十个美女,夜陪自己。隋文帝是个傻瓜,当皇帝,还穿破衬衣,那是不是皇帝的老婆还要给人家派用场。”大家都笑了,他不知道皇后是什么,就用了皇帝的老婆,还有一个犯人就说:“这也对的,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还有佳丽三千,忙不过来,叫我们房头去帮点忙也是应该的。”房头站了起来:“应该的,应该的!我愿意,还有那个弟兄愿意,一起去帮忙。”一下活跃起来,这福利太好了。

    兰兰和秋芳,也得到使其兴奋的消息,定耀要放了,原本二人要回去,就决定再等几天。二人无聊,等消息,度如年,使人兴奋的是,不管怎么样,麻脸姑娘是离婚了,这是振奋人心的消息,接下来二人就谈定耀,什么都谈,秋芳就没谈和定耀的那二次,那二次,由于年轻,毫无经验,但是秋芳的心里脑海里已经刻上了深深的烙印,每当空下来的时候,回想起来,秋芳白净的脸上就会泛起红晕,莫名的心跳就会加快,有时候好像要跳出喉咙,定耀结婚,她始终不相信定耀是对她的背叛,定耀被抓,这才是秋芳伤心,一方面要照顾定耀的家,老人家受不了打击,其实自己心里随时都在流血,对谁都不能诉说,和兰兰也只是有保留的倾诉,有时秋芳又觉得很有信心,历史上魏征也是从阶下囚到座上宾,秋芳这是美好的期望,也是对定耀才华的肯定,吃得苦中苦,方是人上人,是黄金总会发光,秋芳经常捂住自己的口,看着前方,自信和定耀二人一定不会白来世界一次。

    兰兰自知不是秋芳的对手,定耀也表露无遗,但她还是愿意为定耀做一切,甚至只要定耀可以自由,那怕上次拍照,成了事实,兰兰也是无怨无悔,兰兰无论在中学大学,还是现在,不缺少追求者,条件相当优越,平时相当活跃的兰兰,就这么死心眼,她羡慕秋芳,有时就自责脑袋没秋芳聪明,和秋芳在一起,兰兰会经常呆呆的看秋芳,时不时又拿镜子照自己,脸蛋真不比秋芳差,有时她就怨父母,为什么只给自己一个漂亮的脸蛋,没给自己一个智慧的脑袋,还会对秋芳说:“你这扁扁脑袋,里面长的什么东西?”用手摸摸秋芳的脑袋,显得特别羡慕,激动的时候也会在秋芳的脑袋瓜上亲一口,秋芳躲闪:“神经病啊。”友好的骂兰兰,兰兰这时候还会问:“小嘴给他亲了几次?”秋芳红着脸,本能的反驳:“你才给他亲呢。”兰兰大大方方说:“要是轮到是我,我就幸福死了!”每当这时候秋芳有时会不自觉的说:“定耀说我的嘴是糖的加工厂。”说完脸红扑扑的,不知是兴奋还是羞涩,兰兰就酸溜溜的看着秋芳,羡慕嫉妒,但一点也不恨。

    保卫处长早上起来后,今天梳洗特别认真,头发梳理又梳,然后擦上一点开塞露里的甘油,对着镜子笑了笑,他自己感到满意,老婆讲话了:“不要臭美了,通大便的油也要用,上下不分,你啊千万不要笑,你的笑比哭还要难看。”“这都怪你,我一向很严肃,都是为了和你谈朋友,练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是笑的最好的样子。”保卫处长是军人出,大碗喝酒,大杯饮茶,多年的习惯,又被老婆教育多次,什么喝茶象牛饮水,人家是品茶,先要吹口气,再闻闻香气,然后咂一小口,晚上老婆也有意见,而且意见不小,光有力度速度,不懂得打持久战,常常是起步高兴,结束扫兴,下次再提要求的时候,老婆就说:“你就省省事吧,五分钟的度。练好了再上。”“你说的,那我就到外面练好了再来。”老婆的脸拉长了,加重了语气:“你敢!”

    到了看守所,找到负责人,递上烟,一包好烟,平时他都是计划经济,吃什么牌子的烟,一天抽几支,都有严格的规定,想不到对方连看都不看,写字台上的烟,比他上二个档次,他显得有些尴尬,对方递给他一支烟,他赶忙给对方点上火,这么好的烟,抽到喉咙直接下去,一股香味,过年自己也舍不得买一包,也难怪,处长工资也不高,老婆要打扮,小孩要和别人家孩子比,你只有节约自己,才能不出现财政赤字,秘书递上一杯好茶,香气扑鼻,他牢记了老婆的谆谆教导,慢慢品,他说明了来意,对方提出:“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过定耀强,你们送来的材料也没有他强,什么错了!你们开玩笑,当这里是托儿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脸部很严肃,和他是哥二好,一个样,声音很高,毫无协商的可能,他喝了一口茶:“这是我们领导的意思。”说完看着对方的脸,“不要说你们领导,就是你们领导的爸爸来,也是这个话。”坚定的原则,他无话可说,望着香茶,一口全饮,连茶叶也喝进口里。在回学校的路上,事虽没有办成,这对自己没什么损失,自己就是个跑腿的,定耀和书记与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庆幸的是今天喝上了好茶,茶叶在嘴里有一点苦涩,更多的是清香,精品香烟真香,而且今天抽了二支。至于老书记,他也毫无感觉,提拔也没有他的份,从部队转业,他就没有升过,原地踏步到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是他现在的人生哲学。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