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到五十六章

    定耀的母亲一夜未睡,在小学的时候,书少,定耀的书包就是用破布缝了个小袋子,尽管同学们取笑,也就混了过来,中学书多了,一个大一点包是必须的,二元多钱一个,可以买二十多斤籼米,定耀母亲的计算,永远以粮食为比较物,国家的生活指数其中重要一项就是粮食,多么一致,可以说是小人物大智慧,定耀母亲拿了一条破的单,改做了一只书包,书包带子成了问题,带子用破单做的话,那肯定是要脱离关系的,一吃重量就不行了,定耀母亲在二只破箱子里找了许久,找到了一条破的不能再破的裤子,一拉腰间部分还牢的,物尽其用,浪费二字,在定耀母亲的生活中是找不到的。定耀的一件衬衣,不仅小,而且有十几块补丁,穿到外面,实在丢脸,定耀母亲拿了一件丈夫结婚时穿的衬衣,绝对没打过补丁,就式样是老式的,圆领,纽扣是中式八脚襻,定耀母亲毫不犹豫把八脚襻拆了,领子也拆了,还是用蓝色的裤腰缝上去,白的衬衣,蓝的领子,现在看起来时尚,衬衣太大,定耀母亲绝不改小,这是用发展眼光,定耀要长大的,拿起一条裤子,看着股部位二个大洞,定耀母亲苦涩的笑了笑,用嗄哑的声音自言自语:“命真苦。”

    老板这一晚上也没有睡好,老板很得意,自己在商场上,可以说是所向披靡,老板有二本账本,一本是账房先生记得,一本是自己记的,看到数字巨埤,刚才他进书房不愉快,一扫而光,一公分的玻璃碎了,书斋染绿了他的帽子,年龄力量自己不能比,财力现在还不能比,关键是,但是,形势肇始变化,绿帽子可以还给他,他的老婆见过,和三姨太不相上下,值得男人流口水。这时老板感到自己睡在黄金、美元、人民币上,旁边有美人,老板笑了,妻子如衣服,换着穿,借着穿,交换着穿都可以,老板拿起一支笔,在支票簿上写了五十万,交给三姨太,一阵惊喜,三姨太刚才躺在上,半着眼,回味书房死去活来的享受,估计老板会奖励她,但数字让她欣喜若狂,但她弇掩着,不动声色,回报老板一个吻,是长长的舌吻,老板被吻的漾,渰起••••••

    三姨太每天中午一个午觉,她知道充足的睡眠是女人防衰老的良药,对付男人也要有健康的体,美丽家健康,男人才钟。她每天三次锻炼体,三个锻炼的方法,每天做几百个深呼吸,留声机放音乐的时候,部和胯部不断扭动,睡在上,双脚着地,抬一千次。

    老板阅女人无数,三姨太能使他天天做新郎,是他的最。有时老板在黑魆魆的夜晚,他又感到睡在他下面的不是黄金、美元、人民币,而是一个个地雷,不什么时候爆炸,导火索在人家手里,只要轻轻一拉,睡在傍边的不是三姨太,而是毒蛇,每每想到这里他都要出一冷汗。这毒蛇有雄的、也有雌的,条条都要他的命••••••

    定耀母亲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当晨曦初露,定耀母亲补完定耀裤子最后一个洞,才眯了一会儿眼。早饭是每人半碗稀饭,中饭,定耀母亲特地给定耀留了一小碗,中学路远了,回家肯定来不及,几根水煮菜皮,就是定耀午间的菜肴,菜皮无力的躺在饭盒里,定耀为了节省鞋,从家里到学校他光着脚,到了学校门口,才穿上。

    三女人一台戏,三个老婆肯定闹翻天,老板的三个老婆,公开的吵了好几次,大老婆很自豪的说:“我是明媒正娶的正房。”一次二姨太跣着脚,披作头发,怼黷大发雷霆,“你这个狐狸,把老爷迷得魂都没了,你会生,生出来也是小狐狸,你生一个带把的给我看看。”每当这时,大老婆本就是小脚,迈着蹀躞小步,嗑着瓜子,眼光亵读,三姨太倒很冷静的丢给二姨太一句话:“有本事你下一个蛋给我们看看,有本事每晚你留老爷过夜,我不抢。花谢了,徒沮丧吧,晚上抱狗狗睡吧。”二姨太被彻底激怒,上来揪住她的头发,二人打作一团••••••大老婆老想留着青的尾巴,扭动股,自我欣赏三寸金莲,她们打得越凶,心里乐呼呼的••••••弄堂里的人全都来看闹,兰兰小时候没少受委屈,小孩经常会骂她:“小老婆生的。”还追着打她,朝她扔石子,吐吐沫•••••

    兰兰其实漂亮,眼睛大大的,皮肤白净细腻,好像一揿就要出水,脸是标准的瓜子脸,就是家里条件太好,人有些胖,腰和三姨太差不多,发育过早,围也和三姨太差不多,学习成绩在中上水平。

    开学的这天,老板用奥斯丁轿车,早早的把兰兰送到学校。

    定耀走到学校的时候,快响铃了,定耀的一双破球鞋,母亲补丁地方,直接缝针在前面的橡胶上,一走橡胶就裂开了,露出大脚指。

    上课了,老师致了欢迎词,又点了名,点到名的站起来,算是介绍大家认识,当老师点到定耀的时候,定耀站了起来,有人笑了,说:“你后面长眼睛了。”大家都哄堂大笑,老师叫大家安静:“定耀是我们学校考分最高的学生,今后,定耀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大家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可以多问问定耀。”有一个同学心里很不服气,他是原来小学成绩前五名,同学们对他都是仰视,喜欢享受这种感觉,今天他感到被定耀踩在脚下,有一种蹶沮失败,这是他不能容忍,一定要讨回尊严。他马上递给定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学习委员,请教一道题,1、2、3、4、5。。加、减、乘、除各一次,答案22。。请帮助。定耀算了大约十多分钟,心里有答案了,(3除以2减去1加上5)乘以4。。

    兰兰从轿车里走出来,小学的同学小老鼠刚看到,叫了起来:“太猖獗了!”小老鼠老喜欢和兰兰比,但总比不上,成绩兰兰第二十几名,小老鼠三十名靠后,尤其是一张脸,损伤自尊心的,眼睛一条线,主要的是脸上酱油麻子密密麻麻,所以小老鼠就用最快速度,资本家、小老婆生的狐狸精,小老鼠成了广播员。

    下课了,大家走出教室,那男生走在定耀后面,挑衅的说:“学习委员,刚才那道题怎么样?”定耀笑着说,还可以,就将答案告诉他,大家有些吃惊,这么快就做出来,原来想将定耀一军,反而给定耀脸上添了光,就有些狷急,拉下脸面说:“人家的眼睛长头上,你的眼睛长后面,而且长在股上。”定耀还是脸带微笑说:“眼睛长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就是脑子只要动在学习上,这叫开动大脑,动小脑不会有大出息。”他听了简直要气厥过去,一会儿,他的眼睛又滴溜溜的转。中午了你看你的鞋子都张口,说肚子饿了••••••定耀装着没听见,定耀心里在说,以后比学习!

    兰兰对同学一直非常大方,刚走出教室,兰兰就从书包里拿出巧克力,分给大家吃。兰兰是个没有心机,健忘的人。

    第五十六章

    定耀的书费是有大个子帮助给的,定耀母亲的饭盒里早已空了,家里五个人的吃饭,而且小孩趋长大,胃口也大了,定耀中学是全制,无法做什么,下课以后回到家已是五点多,定耀的二弟还是读半天,全家早晨早早的去菜场排队,买些蔬菜。葱姜,然后二弟挨家挨户去卖给人家,赚些小钱,过了几天,这样的办法也无法做了,买蔬菜也要蔬菜卡,豆制品也要豆子品卡,定耀母亲寻遍家里的犄角旮旯,又没有什么可以变卖的东西,买米,定耀母亲每天丐求老天和菩萨,能给小孩吃饱饭,有时候母亲就责怪老天菩萨,怎么不长眼,无奈定耀母亲又一次将粮票、布票、香烟票等换钱,由于换的券太多,时间太长,被抓了,一了解,家里这么多小孩,也无法处理,就将定耀母亲放了,但要写检查,晚上定耀帮母亲写了一份检查:“以粮票等换取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资本主义的尾巴的尾巴••••••”第二天定耀母亲交了上去,退了回来,道理十分简单,检查不深刻,要不然显不出领导的水平,也不会接受教训,一直写了三次才算通过,在这三天里,定耀母亲还是将这些票证换钱了,只不过换的时候看一看有没有人,或者干脆带到家里换,哪怕杀头,定耀母亲也要换,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是粮票太多,而是钱实在太少。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钱。

    大个子通过其父亲给定耀家找了一个,工作,就是糊信封、糊火柴盒,每糊一百个,一分钱,定耀家就全家总动员,读书的回到家,就赶快干活,勉强够买米,但有一个矛盾凸显,就是糊火柴盒的时候,家里地方太小,糊好后,没有地方放,还是大个子,家里大得很,做好了就放放大个子家,大个子真讲义气,有时候还真是粗中有细,他利用搬运工的方便,和司机商量后,就帮定耀家,运信封和火柴盒,浆糊是厂里提供,是化学浆糊,一次定耀的小弟弟,肚子饿了,就将浆糊吃了,定耀母亲又大吃一惊,大个子把定耀的小弟弟送到医院,还好没什么大的问题。这个活也不是每天都有,有时停工,但肚皮不能停工•••••

    自从小弟弟吃了化学浆糊以后,定耀走了许多小饭馆,希望找到以前老板娘家做的工作,送饭、洗洗碗,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但是个人的饭店基本上都已经关掉了,大的饭店,个人也没有招工权,定耀走了十几家,满怀信心走进去,有的有的甚至遭到诟骂,定耀也有些灰心,但定耀深深的吸了口气,抬了抬头,赓续的朝前走,你努力,你坚持,总有回报,定耀在学校的成绩,得到所有老师的肯定,也知道定耀家的况,班主任就和总务处的领导商量了一下,同意每天下午下课后,定耀把每个教室废纸篓里的废纸,收集后,卖掉,帮助定耀家的一些生活,班里几个同学也帮助定耀一起收一起卖,定耀心存感恩之心,同学们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定耀总是不厌其烦给予帮助,即使有的同学故意出难题,定耀明知是为难他,定耀还是实事求是,懂就是懂,不懂就不懂。时间长了,那些故意为难他的人,也觉得无聊,而且对于定耀的成绩,也不得不佩服。

    人的是与生俱来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朦胧的也随之而来,而且这时候没有那么物质,尤其在学校,在女生的眼里,绝不会用金钱来衡量男生优劣,学校相对来说是净土,大家对于定耀是仰慕,不少的女生,总找一些机会,和定耀搭话,请教一下学习上的问题,说是请教,眼睛直朝定耀瞟,尽收眼底,和定耀讲二句话,心舒畅,定耀的喉结也长出来,还长出了胡须,声音有些浑厚,男子汉的样子已显现,学校里同学们最喜欢的是体育课,跑步、打球、跳绳、单杠、双杠,完全可以放松自己,定耀的体育好完全和经济相结合,选择了乒乓球,理由破衣服不会雪上加霜,破上加破,底上也破的球鞋,磨损可以少些,说也奇怪,定耀打乒乓学得快,开始时,他只是参与者,没有多少时间,他进入了中等水平,再以后,他就可以强强对决,只要定耀打乒乓球,球台旁边围的女生不少,定耀赢球,就会有欢呼声,要是定耀输一个球,就有人发出叹息声

    一天早晨,兰兰又在奥斯丁的轿车里钻了出来,打开车门,从里面搬出许多报纸,杂志,还有书籍,在校门口堆了一大堆,其父开了轿车走了,同班同来了,兰兰就打招呼,帮忙把这些带到教室里,同学问:“放在什么地方?”兰兰就说:“放在废纸箩里,废纸箩放不下,就放在废纸箩旁边就行了。”下课了,兰兰又和几个同学一起,帮定耀拿到废品站卖了,这天一共卖了十几元,兰兰就对定耀说:“去买双球鞋吧。”定耀就和同学一起到了百货店,定耀挑了一双二元多带黄色的解放球鞋,兰兰他们主张买一双白色的田径鞋,最后定耀还是买了一双价廉结实的,走过冷饮店的时候,定耀给每人买了一根棒冰,同学们问他自己为什么不吃,定耀推脱说:“自己胃不太舒服。”回到家,二弟看到新鞋,拿在手里,放在脚上,怎么也舍不得放下,干脆就穿在脚上,定耀看了心里也难受,二弟脚上的鞋也早就开口叫肚子饿,破的不能再破了,定耀也不忍心叫二弟脱下来,二弟高兴得不得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这双新球鞋,也舍不得脱下,梦里还笑呢,还讲着梦话:“我有新鞋了,我可以跑第一名。”定耀第二天还是穿破球鞋上学,有一个同学在定耀耳边轻轻的说:“葛朗台。”定耀知道这个同学没什么恶意,也就十分诚恳的说:“我二弟十分喜欢,就给他了。”

    一天定耀去上学,看到大饼油条粢饭糕豆浆,排队很长,煎油条的,忙着煎油条,一人忙着做大饼,做油条,交错制作,一碗淡浆,一碗甜浆,一碗咸浆,忙得满头大汗,定耀就走上去,问要不要人帮忙,那人看了定耀一眼,看见定耀前挂着重点中学的校徽,就说:“没有工资的,管早饭,要来的话,明天早上四点。”定耀很激动,连忙说:“好好好。”定耀晚上好长时间都睡不着,恐怕迟到,家里有没有钟,定耀很早就赶到那里,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定耀就靠在大饼油条店门口睡着了,当师傅开门的时候,定耀倒在地上,师傅十分感动,就对定耀说:“今天晚上,你就睡到我这里好了,免得睡不好,晚上也可以在我这里做作业。”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