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到四十七章

    饭店的老板娘,抱了定耀的弟弟后,就舍不得放下了,定耀小弟弟,嘴里吃着西瓜,西瓜汁滴在老板娘的衣服上,老板娘毫不在意,脸上笑开了花,差点连眼睛都看不见了,一手拿着西瓜喂定耀的小弟弟,定耀的小弟弟吃的满嘴边都是西瓜汁,老板娘省去了毛巾,用嘴在小弟弟的嘴边吸着,僖忺的说:“大婶,你看那儿子长的多招人啊,你福气多好。”定耀母亲这时带有自豪的说:“你不知道,带六个小孩多难啊,吃饭都困难呢,老不死的也已经走了,丢下我们每天饥餒难耐。”母亲说到这里,眼圈发红,泪水在在眼眶里滚动,低下了头,羞恧的说:“还叫定耀这么小,就要出去做事,幸亏你的照顾。”母亲的话里,充满了感激,又对儿子的辛苦不舍和愧疚,老板娘真诚的说:“大婶,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定耀很能干帮了我们不少的忙,你不要担心,小孩会长大的,以后你会享福的,不像我们一个孩子也没有,到老了谁给我们送终。”母亲苶倦的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不知天什么时候亮,我每天都盼。”几个弟妹都很乖,没有母亲的开口,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西瓜,咽咽口水,谁也没有动手,老板娘怜惜的看着孩子渴望眼睛,对母亲说:“让孩子们吃吧。”母亲无奈的说:“吃吧,也难怪小孩。”老板娘就说:“我家里那位,我们天天晚上,上上下下的忙,但是没用,中医、西医都看过了,什么药都吃过了,就是没用,还是怀不上。”老板娘略带羞涩的说:“大婶,不瞒你说,什么姿势我都用过了,有时我把脚翘得老高,老头完事后,我还不敢把脚放下。”老板娘话说得很轻。老板娘又十分神密的说:“大婶我不瞒你说,我把他的那东西当个宝,要是流在席子上,我就用调羹把他舀到里面去。”母亲•笑的眼泪都出来。人类对于一个人的幸福和痛苦,更喜欢听痛苦的事,因为幸福的人,多一个人痛苦,就更显示出他的幸福,而痛苦的人,有一个人陪伴他痛苦,他就有了一份安慰,因为痛苦的路上并不孤独。对于男人和女人那些事,男人则希望是男人的无能,从而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女人则希望是女人的不是,说明自己是一个完全合格的女人。母亲用试探的口气说:“要不是你老公的问题呢?”不管他是不会下种的驽马,还是我不会下蛋的母鸡,老板娘十分爽气,就是我现在看到小孩喜欢的不肯放下,一向直言的她,现在一会看看小弟弟,一会儿看看母亲,嘴巴张了又闭,闭了有张,嗫嚅的发出声音,没有语句,家里的五个弟妹,已把西瓜消灭得差不多了,过了好长时间,好像老板娘终于想出一句话,问小弟弟:“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天天给你买西瓜。”四弟笑嘻嘻的书,拍着小手:“好,好,我去!”老板娘还是看着小弟,用征询的眼光,眼光当中嘉炯,看着母亲,好像一个失去自由的人,等待判决书一样,忐忑不安,老板娘终于忍不住说了:“大婶,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你能不能把小儿子送给我。”母亲自老板娘走来,就感到老板娘有什么事,开始还以为是定耀什么事,现在才恍然大悟,母亲的思想准备是不充分,老板娘见母亲不语,就进一步说:“我们可以贴一点钱给你们。”母亲听了以后,脸刷的一下红了,急的有一点口吃了,连连摇手:“不不不不,我从来没想过卖小孩。”老板娘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带大这个小孩,也是花钱的,这本是你的钱。”老板娘说得极为诚恳,小弟对老板娘也乎,把脏乎乎的脸贴在她脸上,老板娘一点也没嫌弃,高兴的对母亲说:“你看我和小家伙有缘的。”母亲嘴上没说,心里酸的,一个西瓜,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这些小小的要求,自己都没法满足小孩,又想到昨天回家上的彩图,谁知道小家伙有没有把粪便吃了,母亲想到这里,苦涩的皱了皱眉头,老板娘为了打消母亲的顾虑,接着说:“你放心,我们真的喜欢小孩,绝不会亏待小孩的。”“这我相信,”母亲回答,又像自说自话。老板娘见母亲不怎么反对,又十分诚恳地说:“这样,一起到我们家去看一看。”说完,不等母亲回答,抱起小弟,就走,走下这小门,很难,老板娘小心翼翼,唯恐碰到小弟。把一只手挡住小弟的头。

    母亲在前面走,定耀他们跟在后面,实实在在的一个班,中国人口为什么十三亿,你知道了吗。

    到了小饭店,定耀也从来没仔细看过,以来就忙着干活,今天仔细的看了一下,二只八仙桌,上面油光光的,擦得很干净,八张长凳,供客人坐的,最醒目的,是靠墙的一幅画,画的是一个大肚菩萨,笑的很开心,二边是对联,写得龙飞凤舞,定耀看不懂,就问老板:“大叔,这上面写的是什么?”老板最喜欢定耀叫他大叔,当然能叫他老爸那是,那是他要高兴的发疯的,有人问他学问,老板最高兴了,就是忙的时候,他也会放下手中活,和你聊,老板轻轻地摇着头:“这副对联是‘忍天下难忍之事,笑天下可笑之人。’横批是‘乐善好施’”老板有个人讲学问,也高兴的,就从茶壶里倒了二杯茶,一杯递给定耀,定耀也高兴的,老板把他当大人了,老板喝了一口茶,定耀喝了一大口,虽然有些苦,但香的,而且十分解渴,老板平时也苦闷的,没人可以说话,老板娘除了赚钱,就是生儿子,老板到了晚上有些害怕的,赓续不断地,没完没了的,这不是次数决定成果,老板喝了茶,老板感觉现在是老师,高兴得不得了:“一个人做好事,要忘掉,不要求回报,这样就会很开心,不然你老等人家报恩,要是人家忘了,你不就失望了,对于你的仇人,也要学会遗忘,人不能老在仇恨中生活,大家都不愉快。双赢多好啊。”定耀好像听懂了,“老板,你说的都对,但是后面一句,改成‘成天下人难成事’,那多好。”老板惊奇的听定耀说,不置可否。

    母亲说话了:“老板娘,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衣服都弄脏了。”原来小弟尿尿了,老板娘一定要不生气,“好啊,这就叫有财有势,快给小孩洗澡。”老板里面一间也是一隔二,有一间小的卫生间。

    第四十六章

    老板家,里面一间也是二十平方米,也把它隔成二间,一间四平方米,做卫生间,里面有一个抽水马桶,还有一个小浴缸,老板娘给小弟洗澡,三弟吃了西瓜,要小便,老板叫他到厕所,老板娘叫三弟小在抽水马桶里,完了,老板娘用手一按,哗的一下,水就冲干净了,三弟就叫大家来看,大家看了神奇的,老板娘不厌其烦的冲了三次,给小弟洗完澡,老板娘拿出新衣服,给小弟穿,又给小弟拍了痱子粉,又干净又滑爽,小弟高兴地手舞足蹈,叫起妈妈抱,更是把老板娘乐疯了,老板娘家里一到十岁男女孩子的衣服都有,做妈妈的准备,十分充分,老板娘就说给孩子们都洗一洗吧,:“不要客气。”不容母亲推辞,定耀和老二自己洗,母亲给其他三个都洗了,老板娘都给了新衣服,老板的房间里放了一只大厨、一只五斗橱、一只边柜,还有一只沙发,小家伙在沙发上玩得忘乎所以,上面软软的,在上面跳着,母亲阻止不了,老板娘说没关系,这样才叫过子,闹才好,我和老不死的,晚上你看我我看你,也看不出什么名堂,还有老板家五斗橱上面,有一只木盒子,里面会讲话,还会唱歌,老板娘开了收音机,大家就不闹了,坐在沙发上上,好奇的看着五斗橱上的木盒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是老二不太高兴,弟妹们都有新衣服,老二没有,心里不是滋味,但老二懂事了,仅仅是不高兴,知道这是人家的,最后给小妹洗澡,一摸小妹的头烫的,就对老板娘说:“老板娘,你摸摸看,姑娘头烫的。”老板娘一摸,摸给母亲十元钱,着急的说:“赶快给孩子去看病,叫一辆三轮车,不要省钱,小孩不要担心,我会送他们去睡觉的。”

    父亲没钱看病,死去了,母亲也难过、也无奈,现在妹妹生病,母亲急得不得了,子女都是父母心上,但父母对妹妹还是有一点偏,因为是独生女,而且妹妹长得很漂亮,黄头发,五官把父母所有的优点都集中起来了,妈妈就带妹妹去看病。

    我们玩一会就回家了,老板娘看我们睡下之后,就走了,看我们这么睡觉,老板娘对于给她小弟弟,极有信心,老板娘回到家,小弟弟已经睡着,二口子把他睡在当中,老板娘逗的,看看小弟弟的小**,露在外面,用手摸摸它,自言自语的说,你要争气,给我生十个八个,不要像你爸,一个也生不出,老板今天也开心,尤其刚才老板娘讲你爸,‘你爸’这二字让老板心花怒放,还了老板娘一句:“小子,你长大后,眼睛要睁睁大,不要讨个老婆不会下蛋。”老板娘笑着打老板,最后二人打到了一起,老板娘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喜欢咯咯咯大笑,老板说轻点,当心小家伙醒•••••••今天老板把这事没当做老板娘的任务,睡在旁边的未来儿子,给了他安慰,给了他力量,老板娘笑着问,诙谐的说:“老牛耕地,今天有力量、翻花样,咯咯咯•••••••。”

    第二天早上,老板娘给老板二个任务,买电风扇和防坠落的小孩,二人昨天睡觉时候,争论了不少时间,睡在里面和二人当中,太,睡在外边,掉下那真是要命的,老板娘咯咯咯结束以后,一直似睡非睡,天昒昕时,她到灶间,一只吹炉灶的电风扇,油腻和灰尘,也使其面目全非,手都不能碰,天气这么,房间里要有风,买一只电风扇是必须的,而且要买华生牌,老板娘一改买菜时,一分钱讨价还价,摘掉一片黄菜皮,也会增加老板娘衎愉感,一个防坠落的小,也是必不可少,老板对老板娘说:“我成了小三了。”脸上是笑嘻嘻的,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老板娘拍了老板一下股,在他耳边悄悄说:“你趴在我上,儿子骑在你头上,好吗?”老菜皮也有风趣、幽默、风的时候。

    第二天早上,定耀早早的赶到医院,妹妹插着流管,由于焦急,一夜未睡的母亲,倒不显得疲惙,眼里露出怵憷,紧紧盯着女儿,但妹妹静静的躺在病上,眼睛紧闭,脸色苍白,医生说了等主任医生来了,再做进一步的检查,每过一会儿母亲就要到大门口看一看,看看挂在墙上的钟,值班医生说,主任医生是八点半上班,要么母亲在病房里遄往,为了不影响病房其他人,表面上母亲很平静,内心却在翻江倒海,父亲死了之后,母亲叫瞎子算了一次命,瞎子谶言,祸不单行,母亲惮惧得几晚睡不着觉,老板娘叫定耀带了一些点心,水果,妹妹吃不了,母亲没有胃口吃。

    好不容易等到主任医生,主任医生给妹妹做了三个,检测,结果出来了,母亲焦遽的问医生:“医生我女儿得了什么病?”医生显得很平静:“你女儿得了脑膜炎。”医生见到的就是病人,好像到火葬场,见到的就是死人一样,医生的冷静、淡定,是对病人的负责,母亲忙问:“医生,看得好么?”“快去交住院费。我们会尽力的。”医生的回答还是冷冰冰的,医生永远不会说,我们保证治好病,理智的回答。母亲再三的问,医生的回答是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说完走出病房。

    母亲到了付款处,一问要付五十元,就是五元也没有,商量了一下,最少也要先付三十元,借到哪里去借?卖东西家里没什么东西可卖的,问老板娘借,不等于卖小儿子吗!从道理、道义,连母亲自己也接受不了,借,什么时候能还,有什么东西来还,母亲不愿意欺骗任何人,也绝不愿意卖儿子,一分钱可以死英雄汉,对于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家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母亲的眼睛变得睖睁,汗流浃背,紧颦眉头,怎么也想不出办法,母亲这才感到伶俜,嫠妇难当,真有怨逝去的老头•••••

    母亲看到收款处的旁边,也有一个窗口,有二三人排队,人手伸进去后,过一会儿,里面就会递出一包水果、几个蛋糕、还有二瓶牛,还有一些钱,母亲过去一问,卖二百CC血所得,母亲毫不犹豫一次、二次•••••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治疗,妹妹还是救不过来,医生是治病不治命。母亲的眼里一滴眼泪也没有,眼睛呆滞,不吃也不说,老板娘到医院看过妹妹,给母亲送了五十元,没带小弟过去,主要怕小弟染上病,现在母亲回来了,老板娘把小弟带来看母亲,母亲看到小弟,立即接手过来,小弟穿得很整齐,双手捧着个在瓶,脸也胖了,看到母亲,小弟感到有些陌生,头躲在老板娘的怀里,母亲倒是放心了,老板娘倒是非常懂得母亲的心,你要的话小弟你带回去,我们带的话,姓也可以不改,母亲说:“这怎么可以,姓你们的姓是应该的。”在医院的时候,定耀早把老板一家,对小弟如何好,对家里如何照顾,都告诉母亲,老板娘又送了二十元给母亲,提议给妹妹每个棺材,妹妹总算没用破席子离开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