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到四十四章

    定耀在放学后卖花生芝麻糖,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但都没有批评过定耀,主要是定耀学习成绩很好,定耀尽管在大腿上写字,但字写得很好,定耀从第二学期开始,书杂费也没付过,老师问比他高一年级的同学的旧书本,要来给定耀,有谁掉了铅笔没人来领,老师就给定耀,学校搞什么活动,要钱的,老师就自己掏钱,为了定耀的自尊心,也从来不告诉定耀。同学现在再也不嘲笑定耀衣服破旧,学习成绩的优异,定耀在学生中有很高的威信,有的同学吃零食的时候,也会给定耀一些,但定耀都笑着拒绝,尽管总是是咽咽口水,和同学们关系处得很好,老师也经常表扬他。

    小小年纪的他,说不出什么高超的道理,但有一点他好像明白了,就是认准了就要去做,而且要不怕苦,父亲死后,担子就全部压在母亲和定耀上,定耀就对母亲说:“他不要上学了,全天去卖可以多赚一些钱。”母亲坚决反对,告诉定耀父亲因为没读过书,所以一直苦到死,所以一定要定耀读书,定耀母亲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知道,读书可以改变,改变什么,定耀母亲也说不明白。

    一天晚上定耀还在卖芝麻花生糖,看到一家小饭店,只有二张桌子,但吃的人还不少,定耀就去卖糖,这时老板和老板娘吵了起来,因为太忙,说是老板,其实老板也就是伙计,老板和老板娘吵架就是为了太忙了,没人洗碗,定耀看了就说我来洗吧,到了七点钟,空了下来,老板娘给定耀打了满满一碗饭,又给了一盆菜,上面是一块红烧,下面是许多青菜,还有许多汤,油滋滋的,味道很好,定耀大口大口的吃了几口,咬了一口,夹了一大筷青菜,用油炒的青菜,比水煮菜皮,味道真是好极了,饥饿是最好的食物,定耀停下了筷子,问老板娘:“剩下的我可不可以带走?”老板娘用奇异的眼光,看了看定耀小家伙,心疼的说:“你把这些吃完吧,等会儿再给你一份。”定耀很懂礼貌的说:“谢谢,我父亲死了,家里有五个弟妹,母亲一人实在没有办法。”声音是轻轻的,极其伤感,老板娘眼里也带了一些泪花,老板娘询问定耀:“你每天下午五点有没有空,过来帮忙,送一份饭给你一分钱,路不远,全是弄堂里的,另外,你可以吃一顿晚饭。。”定耀听了,不加思考回答:“有的有的。”定耀今天的心很好,体力也非常好,吃饱了,体力充沛,吃饱的感觉真好,而且有,有菜,心决定一切,定耀觉得星星是那么的亮,月亮也在笑,路灯也变得不像鬼火,现在也变得闪亮,定耀想唱,想跳,跳绝对不能跳,头颈上还挂了一只竹箩,竹箩里还有一些卖剩的糖,还有老板娘给的一份饭菜,定耀唱起来自己并不擅长歌:“走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钱确实很金贵,一毛钱一碗馄饨,绝对是一种奖励,或是一种犒劳,是对生活一种改善。

    父亲死了以后,母亲头上多了许多皤发,脸上多了许多皱纹,晚上总是缉缝破衣服,六个小孩的衣服,再加上被面被里,根本补不完,家里最麻烦的是,洗被里,被里补了一块又一块,要是冬天的太阳不够火,那晚上就没有盖的了,要盖就是棉絮,母亲洗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既要洗干净,又不能撕破了,既要绞干,但绝不能绞破,金钱万能是错误的,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定耀从小心灵中就播下了种子。他要为天下百姓穷人做些事。

    定耀的母亲很少有空闲的时候,只要有空下来,定耀母亲的眼光就是呆呆的,伶俜的看着小窗户外,小麻雀的叫声会把她叫醒,要么是女儿儿子的哭声,才能使她一定要定耀把自己的一份恍如从梦中回到现实。长子顶父,定耀每天放学后,就到卖糖老板那里,拿了糖走街穿巷,叫卖起来,中午要是有多余的饭,他就带一个饭团子,要是没有,那他的胃就成了空军司令,就要等到晚上七点,小饭馆结束,他才能吃上饭。吃饱饭是定耀全家最大目标,也是最大的幸福。定耀一天也能挣个二毛钱左右,晚上送饭也能挣个一毛多,饭店的老板娘对定耀很好,一定要定耀把一份饭菜吃掉,然后再给定耀一份带回家,最后定耀在洗碗的时候,有剩下的饭菜,定耀就把它放在一起,然后定耀带回家,精打细算,定耀的母亲是最好的会计,就是炉子要不要封过夜,不封过夜,定耀晚上带过来的剩饭菜不烧不行,恐怕传染疾病,但用煤球要多了,经过再三的实践,定耀母亲绝不把煤球炉子,自然歇火,而是把煤球旺的时候,拣出来,用冷水一浇,第二天,没燃烧完的煤球,还能继续烧。节约能源,穷人早就重视了,定耀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他对人介绍说,母亲要是有文化的话,是个能力强的人,一个人把六个孩子带大,这毅力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在以后定耀参加宴会的时候,只要有饭粒掉在桌子上,他都会捡起来放在嘴里,做得极其自然。哪怕是极其重要的宴会。

    天气逐渐的了,定耀的芝麻花生糖越卖越少,有时甚至一分钱也卖不出去,太阳把糖晒得软软的,还黏糊糊的,手里一拿擦也擦不干净,卖糖的老板也要休息三个月,这对于定耀简直是晴天霹雳,定耀原来计划,放暑假可以多挣点钱,人算不如天算,定耀这时埋怨老天为什么这么呢?小小的定耀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慊愤,对于太阳、对于风、对于水,人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需求,但人对于基本物资,对于幸福的追求,是永恒的,对于美也是一样的,但人们又把人的美分成,外表美心里美,这心里美怎么看呢?要定耀这么幼小的心灵,考虑这个问题,要求过高了,有钱人家的小孩,象定耀这样的年纪,总在手里捧着、嘴里哄着。总怕小孩吃不下,定耀却要为家里的吃•••••

    学校期终考试,老师为了不影响一部分学生的考试,要求同学们等结束的铃声响起,才能离开教室,定耀等了好久,大家一起鱼贯而出,“棒冰要么,赤豆、绿豆、油棒冰,四分钱一根,油雪糕八分钱一根。”不少的同学买了,大天吃得很舒心,定耀擦了擦额上的汗,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了主意。

    第四十四章

    二天后定耀背了一只棒冰箱,很沉重,定耀踉跄了一下,放下棒冰箱,小憩片刻,定耀再次想背着棒冰箱站起来,但还匮乏力量,站不起来,定耀喟然长叹,像大人一样,敲了敲腰,定耀忾恨自己为什么还这么小,快快长大吧,定耀对着老天,祈求赉赐给力量,天气得人喘不过气来,知了在树上啊的叫个不停,路上的行人不多,大家都不想和毒辣的太阳赌气,都躲避着太阳的暴晒,偶而有人走过,背上早已被汗水湿,湿漉漉的衣服带着汗水,紧贴着背,树叶有的已经焦黄,但一动也不动,狗的主人汗流浃背,狗伸长了舌头喘着粗气,骑自行车的,轮子滚过,柏油马路上,留下车轮印,为了降温,一辆洒水车驶过,地上立即冒出焰,浪袭人,定耀在路上走着••••••

    一个妇女,脸色黝黑,皱纹满布脸的各个角落一,汗水象有人在她头上浇了一桶水,淌着,老妇人擦也不擦,寒风烈习惯了,佝偻着背,在定耀的面前像乞丐一样,在定耀面前叫:“棒冰要么?”手里拿着一只水瓶,眼睛里充满祈求,觊望,有一些火花,定耀看着老太的大口水瓶,疲劳没有了,眼里也有了光芒,在灼的夏天,心里像是流进了一股清泉。

    定耀到了一家百货店,到水瓶店看了看,一个大口的水瓶,要卖六元多,六元多这是什么数字,等到攒下这些钱,天气早已是雪花飘飘,一分钱可以死英雄汉,更何况这是巨款,一整天定耀都是闷闷不乐,下午定耀早早的到了小饭店,给老板干活,平时他会给老板、老板娘,讲些学校家里的事,尤其是老板娘听听的,今天定耀的沉默寡言,老板娘就问:“小家伙,今天这么不高兴?”定耀还是没话说,晚上定耀回到家,母亲告诉他一个好消息,里弄里给安排了一个工作,一天六毛钱,定耀的母亲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第二天,定耀母亲去上班了,定耀中午到饭店去工作,家里带小孩的任务就有老二来完成,母亲就给小孩留下半锅粥,天气没有关系,留下二茶缸冷开水,电倒是不用担心,家里什么家用电器也没有,为了节约连电灯也没有,定耀母亲看了又看,关照了又关照老二,照看好弟妹,老二懂事的点点头,僭越了他的年龄,当起了家庭托儿所所长。

    老鼠倒一点也不嫌弃定耀家里的穷,不邀就光顾了,今天机会难得,锅盖也没盖,三四个老鼠,就来聚餐,边吃边吱吱叫,好像在说:“还马马虎虎,能填饱肚子,就是没有油和,不丰盛。”晚上母亲回到家,上有粥,有尿,也有粪便,像是在破席子上画图。母亲到家连气都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汗都没擦,赶紧洗席子,给老二到老六洗澡,这简直是打仗,下班后大多百姓就是这样,上班喝口茶,坐车挤得慌、家务象打仗。定耀母亲的心,也像今天的天气一样,的,工资是做一天拿一天,定耀母亲买了一斤米,还买了六个馒头,买了五分钱的蔬菜,在熟菜摊买了二毛钱的猪头,熬了大半锅稀饭,定耀回家,不但带回家一大碗饭,还有几块油煎小带鱼,蔬菜是毛豆炒青椒,定耀母亲自丈夫死后,第一次露出微笑,这六个小孩,这饭菜都是自己的骄傲。

    定耀现在每天早上八点到棒冰批发店,拿一只大口的水瓶,批发店是要一箱一箱批的,老板看到定耀这么小的,又这么懂事,就特别的照顾他,破例的给他小批多次,四分钱的棒冰,定耀可以赚二厘钱,卖掉五根只赚一分钱,卖掉二根八分钱的雪糕,赚一分钱,定耀现在最喜欢太阳,而且最好是火辣辣的太阳,只要天气炎,定耀一天就可以赚二毛左右,送饭还可以赚二毛左右,他早上八点到十一点卖棒冰,然后到饭店打工,一点到五点往最的地方走,下午一点到三点,大多数人家午睡,只要看到人,他不大声呼叫,就问人家,棒冰要么,大多人都会买,天气是原因,看他小小年纪,多不容易,四分钱花就花了。饭店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十分喜欢他,勤快懂事,从来没有送错过一份饭,洗碗也干净的,老板娘知道定耀想要买一个大口水瓶,就对定耀说:“去买一个吧,我这里冬天送汤也需要。”定耀知道这是老板娘对他的照顾,定耀赶紧说:“谢谢老板娘。”老板对定耀这么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听说定耀有六个兄弟姐妹,老板和老板娘,羡慕得不得了,眼睛都放光,饭店老板共有二间房,每间都有二十平方米,一间夫妇二人住,另外一间,一隔成二,里面六平方米,做灶间,外间十四平方米,放二张桌子,老板的生活富足,二口子不满足的地方,无论怎么努力,老板娘的肚子,总不见变成变成圆的,只要带小孩来吃饭,老板娘总要在这小孩的脸上捏一把,头上摸一摸,菜么多加一点。二口子中医西医多看遍了,有时二口子争吵,老板就会说:“不下蛋的母鸡。”老板娘更是理直气壮:“母鸡不下蛋,是公鸡无能。女人不生子,男人没本事。”老板娘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管有多少人在吃饭,大家听了哈哈大笑,老板气得有一次把炒菜的铲子都丢了,抽起闷烟来,外加一瓶黄酒,老板娘看到老板真的生气了,就赶紧炒菜,这老板面前放一盆:“不要生气了,晚上再出点力吧。”老板也顾不上吃,递给客户,自己又上灶台,完了,二人共同进餐,笑着数钱。

    人总有不满足的地方,穷人、富人、有权的。各人有各人的难处。

    定耀的脸晒得黑里透红,红里泛黑,有的地方有些蜕皮,但人的精神非常好,浑有使不完的劲,每天二顿好饭菜,高长了近十公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定耀比同年令的孩子,成熟许多。

    一天晚上,习习的凉风吹得人心平复了许多,炎的夏天,这是最好的时候,老板娘洗完澡擦了点花露水,心极其愉快,挑了件素雅的衬衣,和定耀一起去,定耀的家,老板娘把剩下的饭菜都带上了,还买了个西瓜,其它水果,定耀家也没什么好凳子坐,只有一张小凳子,老板娘坐下以后,弟妹坐在上,老板娘把西瓜切开后,喂小弟弟,定耀的小弟弟才学会讲话,当老板娘喂小弟弟的时候,也没人教他,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谢谢!”把老板娘乐得,把小弟弟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对准弟弟的股,也狠狠地亲了几下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