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到三十八章

    定耀还是习惯于早起晚睡,他很喜欢到湖边一人静静的欣赏美景,早晨当太阳慢慢爬上山头的时候,西边的月亮已成镰刀形,淡淡的余辉,似乎有些依依不舍,又似乎是有些疲倦,镰刀变得愈来愈窄,最后完全消失了,太阳总是骄傲的皇子,当照耀大地的时候,它似乎向大地炫耀,你们的生存,你们的美丽唯有靠我,有些张扬,不像湖的一边水帘,不停地泻着,声音不响,但源源不断,阳光雨露,同是生命之必需,然而水是那样的谦恭,一个人做出了贡献,谦虚更受人尊敬。水任由人们摆布成任何形状,很谦卑,要么不发怒,一旦发怒,就让人感到它的力量,势不可挡。

    从严管队出来,在房头的带领下,定耀有了一个尊称“猪八戒”,对于这个称号,定耀是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定耀只得用手摸摸自己的嘴唇,对于既成事实的事,是无可奈何,只得长长叹一口气,人生总有那么多不如意,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定耀不知道光明的前途在那里?在初中的时候,男女都在发育时期,有了懵懂的的萌芽,由于定耀的英俊,学习成绩的优秀,在背后都叫他,白马皇子,现在••••••

    定耀喜欢一人到湖边,还有一条,不用戴口罩,可以自由的呼吸空气,不用见人,有很长一段时间,定耀感到怕人,对于老虎狮子并不惧怕,现在自己的脸•••••到湖边定耀经常幻觉,秋芳从湖中走出,尤其那美丽的笑嫣,在定耀的心里驱逐不走,挥之不走,这是定耀的初恋,二人不用任何掩饰,讲话不用思考,可以把自己的心剖开,完全呈现给对方,也是定耀生命中第一个女人,尽管只有短短的二分钟,尽管后来定耀结婚的人并不是秋芳,而是一个麻脸姑娘,但这不是的果实,而是政治绑架,其实麻脸姑娘也是受害者,得到了婚姻,但是是没有的婚姻,没有甜蜜,只有••••••定耀做了无奈的选择,躲过了明枪,没有失去自由,但没能防住按箭,应了明枪好躲,暗箭难防古语,定耀现在很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在这么驽弱,为什么不是力争事实正相强者,而是做了任人宰割的绵羊,秋芳能明白真相吗?定耀不求秋芳原谅,只求秋芳幸福,现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除了叹息就是思念。定耀有时在没人的时候,会狠狠的抽自己耳光,自己为什么在当时这么驽弱,为什么忘记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一味退让,退无可退,最后还是失去自由,世上是没后悔药,对于秋芳,自己简直就是流氓,和人家睡了,没和人家结婚,不以结婚为目的恋,是耍流氓,想到这里,定耀脸面又受罪了,定耀又将“奖励”了自己几个耳光,又重重的蹬了几脚,似乎要把大地蹬开,自己钻进地缝,自己才好受些。

    族长在第二天的早上,想起定耀住的地方没有灶台,就想找几个人,给定耀砌一个炉灶,刚走出不远,张寡妇就迎了上来,张寡妇的脸象喝了酒一样,酡红,四十拐弯的张寡妇,扭动着腰肢,尽量表现出二十五的姿色,也毫不掩饰跅弛声音说:“老头,昨晚上死到哪里去了,我在你家门口转了十几圈,没有见得你的人影,人家一夜没睡好,你这死老头,想死我了。”说完加大股扭动的幅度,又用手猥亵的,在族长手臂上捏了一下,这时族长原来平静的心,犹如渟湉的湖水,投进了一块石头,再也无法平静,二人又到山里的小屋,浪打浪去了,什么事都丢到了脑后,谁经得起张寡妇这样的挑逗,族长心里想,老婆漂亮有什么用,要是有张寡妇一半的风流就好了。族长的眼里,老婆像大山里的山茶花,色彩艳,但没有香味,好看不中用,又好像是一杯白开水,淡而无味。而张寡妇是一杯茶叶茶,第一杯清香,第二杯更浓郁,总是给人吃了还想吃,吃了忘不了,张寡妇总是用肢体语言,响应着你,告诉你“我需要。”这种烈、急迫,使人难以忘怀。

    桃花村的人,好像还在母系社会,男人从事重体力活,但女人决定大事,桃花村在大山的半山腰,造了几间屋子,供打猎的人住宿,村里男女相好,也经常去小屋幽会,大家都心知肚明,小屋只要把门关上,后面的人就不会敲门,就去找另一小屋,男人是这样想的,你睡我老婆,我睡你老婆,大家不吃亏,桃花村从来没为女人的事,打闹过。

    定耀在大二的时候,就当选为学生会主席,出生是比无产阶级还要无产阶级,吃的是淡馒头、稀饭,没有人见过他买过一毛钱的菜,五分钱的炒素,是定耀的顶级菜肴,就是改善生活了,成绩全年级第一,体育乒乓球全校第一,篮球足球也能搞二下,田径也还可以,完全符合德智体全面发展,当学生会主席,顺理成章。

    要过圣诞节了,一部分同学提出要庆贺,定耀和负责文体委员先商量一下,又和文体委员请示了教务处,教务处同意给一小礼堂,定耀自从担任学生会主席后,就有一思想,就是要为大家服务,没有想到是权力,而是服务,思想前卫,接下来,发动大家一起来分工,做的有条有理,有领导风范,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在这一过程中,定耀和筹备组的人发生了一些分歧,有人提出每人收五毛,定耀主张每人收二毛,理念是:简单、愉快,烈而不奢侈。结果定耀的意见得到通过,作风也民主的,在发什么礼品的问题上,大家又有分歧了,有人提出要有大奖,有人提出要做到人人有奖,这样才符合,愉快的理念,最后大家一致通过买了些书籍、笔记本,圆珠笔,还买了些小灯泡,做圣诞树用,文体委员还分别落实了节目,最后定耀还强调,买所有东西都要有发票,最后要公示接受大家的监督。工作思路极其清晰,超越了定耀的实际年龄。是能力的体现和锻炼。

    圣诞晚会,如期举行,小礼堂里一棵圣诞树特别吸引人的眼球,百余只彩灯,忽闪忽闪,圣诞树是从学校的花圃里借的,定耀很仔细连松树的根和泥土,一起挖了起来,以保证松树的生命力,还送给园丁一个小礼物,外交上定耀也表现出卓越才华,圣诞老人,穿着红衣服,带着圣诞帽,脸上化妆,显得夸张可,进入礼堂每人摸一张号码,大家进入礼堂后,主持人宣布圣诞晚会正式开始,主持人是一个校园歌手,平时就是男生暗中追逐的对象,该女士脸蛋也讨人喜欢,当主持人开始讲话的时候,大家屏住呼吸,排在后面的人踮起了脚,抬起头,主持人完全压住场,节目和叫兑奖号交错进行,叫到对奖号的,上台兑奖,圣诞老人笑容可掬的把奖品送给对方,还有一奖励,女主持人和他握手,男生激动的,有的男生握住舍不得放,暖流肯定到了心脏,女主持的笑容,很多男生都感到是对自己的秋波,很多男生肯定今夜无眠••••••晚会到了尾声,一男生和一女生唱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台上在唱,台下在欢呼,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晚会达到了**,当女主持正要宣布晚会结束的时候,一个男生一个箭步跨了上去,向女主持要求,唱一首自编的歌,没等女主持回答下面就轰动了“可以可以可以!”在一片欢呼声中,男生弹着吉它,面对这主持人,摇动着子,深地开唱:“我不要圣诞老人的礼物,我没有黄金的戒指,我有的是青,我有的是真诚,我有的是才华,我要的是你的,我要的是你的吻。唱着单腿下跪,递起了头地上一张贺卡,祝贺卡是晚会最小的礼物,一张是对获奖人的祝贺,还有一张是空白的,该男生已用流利的英语写了(I LOVE YOU)我你,台下轰动了,见过世面当女主持也手足无措。

    学校对于恋零容忍。

    第三十八章

    第二天对于圣诞晚会,全校沸腾了,人们交头结耳,讨论的就是某某公开追求女主持了,有人就说郎才女貌,般配,也有的说男的脸也绝对得起大家,当时大家还没有发明对得起观众,这样的用语,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这样的追求是对的,大家对于高才美女的处理,记忆犹新,这女的成绩和容貌得到大家一致赞赏,就是肚子大了,在批判会上,教古汉语的老夫子,六十岁了,戴着啤酒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看美丽的女生的时候,就把眼镜往下拉了拉,为了聚光,老夫子十六岁结婚,就开始研究圆,对于圆他不断探索,后离婚了不到一月,就又娶了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女人,这女人是他原来的学生,去年老婆又死了,这次没像上次那样着急,二月后,有娶了一个比他小三十岁的女人,老婆是越讨越小,也是他的学生,变化的是女人越娶越小,不变的是他对于女人的喜,老夫子对于女生大肚子的批判发言是,摇头晃脑口水也流了出来,没顾得上擦,“是可忍孰不可忍。”女大学生开除了。

    当时母亲、外婆、祖母,对于下一辈的女孩教育都是:“小娘,头脑要清爽,裤带不能松。”

    后学校把圣诞晚会,作为一个事件来处理,老夫子最为激烈,还把绪带到家里,对着年轻美貌的妻子说:“不得了,不得了,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追求女主持,还要吻女主持,这还了得,这还了得。”老夫子在小洋房里来回走,摇着子,随时有摔倒的危险,小洋房没变,但女主人三易,妻子很感动,“这是真,这多么激动人心,这多么浪漫,谁像你,给我讲烈女传的时候,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就说,手也握过了,就一定要嫁给你,开始是一只手,后来二手捂住我,还叫我要理解烈女传的精粹。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嫁给你了,一点也不浪漫,我亏了去了。”老夫子听了不动声色,心里十分愤怒,这是隐患,大大的隐患,对于家里的美妻,老夫子总是十分担心,所以妻子是笼中鸟,很少外出,更不带同事到家,红杏出墙,绿帽子不是好戴的,很沉重,头上有绿色了,脸上就没有光了,要是其中碰到这样的人,我戴绿帽子是无疑的,老夫子现在非常害怕晚上,每当妻子要求他上努力工作的时候,老夫子就说:“任何事都要搞计划,经济要搞计划,我们这个也要计划。细水长流,老婆的脸变得憔悴了,这也是一种摧残。花不浇水要凋谢。老牛拖车有气无力。

    老夫子又深深的危机感,要打击,这才是最好的防范,老夫子现在最好是世上男人都死了,或是男人都不行了,他就放心了。第二天老夫子到了学校,强烈要求处理这件事。

    老夫子游说于各个系,说明了原则,强调了严重,又讲了必要,好像百万敌人当前,消灭在萌芽状态,要不然今后不好处理,学校的领导也很重视,开了二天的会,第一天初步决定,求求吻的记大过,组织者定耀警告处分,麻脸姑娘,回到家着急了,和父亲挣得不可开交,麻脸姑娘是定耀的同学,其父亲是学校的一把手,其母也是起其父的领导,麻脸姑娘是定耀的追随者,她崇拜定耀,在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她上下奔走,功不可没,其父,矮小精悍,同学们从来没见过他笑过,所以要画他一张笑的脸,肯定很困难,一不小心,生产出麻脸的女儿,象宋朝的碎瓷,宋朝碎瓷,其珍贵在于,面碎瓷不碎,而可怜的姑娘,脸部的花纹成凹凸型,人倒随和,从不仗势欺人。在学校一把手的他,在家里一把手成了老三,女儿和老婆谁是冠亚军不一定,但是老婆对他很不满意,二人外出很少,即使一起外出从不并排走,总是一前一后。

    女儿对于父亲,毫无惧怵,女儿的声音洪亮,语速像机关枪,没有标点符号,容不得父亲的回答和解释,后来麻脸姑娘声音提高到八度,脸上已放出光芒,激动的时候麻脸也放光芒,姑娘又进了一步,圣诞晚会是我提议的,你要处理定耀,先处理我,将了父亲一军,老子强忍怒火,知道在家里没有道理可讲,“他是领导,要负责任。”女儿听了这句,立即抓住救命稻草,据理力争:“他是领导,你是更大的领导,定耀要处分,你也要处分。”“我负的是间接责任。这是二回事。”“定耀也是间接责任,学生会主席,抓全面工作,具体的是文体委员分管。”父亲无话可说,寻找到了共同点,但是既然作为一个事件,总要有人负责,更确切地说,总要有人当替死鬼,对特别忿忾的一些安慰,这也是工作方法,照顾到各方绪,要不然女儿还有最后一招“我不要活了,我死给你看。”家庭绝不是讲理的地方。

    第二天处理公告出来了,某某同学,因为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並有所行动,给与记大过处分。文体委员助长这种行为,给与警告处分。二十年后,该学生事业上小有成绩,单位想要给他晋级提拔,一看档案,记大过处分,就没能提拔,该同学就到母校提出申诉,母校新领导的回答:“摆到今天,不是问题,但当时的历史条件,不能说处理是错误的,而且处理的不是你资产阶级思想,而是有所行动。”据说档案不仅到死,而且一个人死后,档案还要保留。

    定耀现在的感觉非常好,晚上睡在上,翻来覆去,无人干涉,一张很破旧,的破旧,和睡觉没什么关系,现在定耀就是感到上痒痒的,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没有洗澡了,这个天气没有水定耀断然不敢洗,体质比以前差多了,困难的是,米有了但是没有火,巧媳妇没火,也难生米变成熟饭,定耀也想过,到邻家去烧一点饭,知识分子要面子,使他止步,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自己的脸,真要吓着别人,真有想想族长。这五十斤的山芋帮了定耀的大忙,求和人家的主动帮助,是完全二回事,族长和张寡妇象烈火干柴,族长早把定耀忘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