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到三十二章

    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成长的,是靠积累的。对于有毅力的人,逆境可以使人成长更快。

    成功则需要天时、地理、人和,这些东西产生碰撞的时候,才能成功,当然其他人犯错误,善于总结的人,成功的可能更大。

    耿刚把健美当手心里的宝,家务事有吴妈,耿刚自己也学着做,有哑吧在,上县城,耿刚也尽量不去,在家陪健美,万一要换的东西多,耿刚和哑吧一起去,往返以最快的速度,每天晚上吴妈倒好洗脚水,耿刚总要用手去试一下温度,只要吴妈不在,耿刚就给健美洗脚,耿刚很欣赏,很享受,耿刚只恨结婚太晚,现在只恨夜太短,遇到健美这样的女人很幸福,是他的专利,任何男的都不会和健美开玩笑,更不会吃豆腐。

    健美表现的不冷不,没有,也不反对,象一个骄傲的公主,主要的还是看书,书成了健美的好友,晚上被窝里的那些事,任由耿刚摆布,耿刚很满足,冷美人不要反对就是老天保佑了。

    健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脸色开始红润了,她叫耿刚和哑吧在县城买了许多大学的教材,还有不少历史书籍,健美在书的海洋里养伤,专注是可以疗伤的,对于以个有才华的人,寂寞和孤独是成功的前奏。脸也比以前微胖了些,只是没有人可以聊天,为了使自己的生活过得充实,健美还学会了养鸡,养鸭,养鸡、鸭还是比较简单,主要是散养,唯恐它们觅食不够,每天喂一次就行了,每当她给鸡鸭喂食的时候,谁会想到她是高考状元,看到她现在沉默寡言,谁又会想到她是学校文体尖子,和书交朋友,它忠诚,不会背叛,它只会给与,而且是不断的给与,温故而知新,你给它的只要时间和耐心。

    耿刚很知足,而且插秧“插秧”技术趋进步,更为主要的是,健美有时候会露出一点笑脸,健美的笑,对于耿刚那就是最大的奖励,有些事他不要吴妈做,譬如早饭,耿刚已经学会怎么去蒸熟,怎么烧牛,只有这样,耿刚感到健美才能露出更多笑容,健美怀孕了,耿刚只用了二小时,所有桃花村的人,都知道了,兴奋和喜事能改变人的格,耿刚眼睛和嘴总是在笑,逢人就说健美怀孕了,碰到生过小孩的女人,耿刚就问健美怀的是男是女,那些女的就要和耿刚逗乐子了,就问耿刚你们的工作是上半夜还是下半夜,是你在上面,还是健美在上面,更有疯婆娘,要耿刚拿出那东西看看就知道了,大家都笑出眼泪••••••她们乐,耿刚也乐,健美的心里也乐滋滋的,要当母亲的心理都一样。

    健美还没有怀孕的时候,健美提出要养几只猪,耿刚坚决不同意,桃花村养猪,可以不要买小猪,只要以后还二头小猪就行了,桃花村从来不开会,只是每星期发一二次猪,猪杀好后,有多少户,就分多少块贴上号码,然后一口袋里,也有同样的号码,大家摸,然后对号去拿,族长的权利,就是把猪的内脏分给做集体劳动多的人,耿刚为大家做了不少事,所以健美去领猪的时候,族长总给健美一些猪内脏,不仅对健美没有一点记仇,总对健美多望几眼,连背影也不放过。

    健美怀孕以后,耿刚连养鸡鸭也不让健美干了,其实健美也感到无聊的,看书看得疲劳了,健美就在家里散步。

    恰巧吴妈又病了,耿刚也从来没干过厨房的活,开始二次耿刚光点火就把灶间弄得烟雾腾腾,耿刚自己也是呛到满眼泪水,耿刚硬是到邻家学会以后才回家,免不了邻家又开玩笑,现在侍候老婆部分白天和黑夜,耿刚笑笑,脸上和心里都是甜滋滋的,耿刚现在知道什么是心花怒放了。

    现在耿刚做起早饭有模有样,他先把干草放进灶膛,点燃后,然后放进小树枝,然后再放进干柴,而且干柴放的时候,要相互交叉,便于燃烧,又用一根打通了的竹竿,约半米长,耿刚蹲下子,对着竹竿吹了起来,顿时灶膛里火就熊熊燃烧起来,随掀起锅盖,用葫芦瓢儿,在水缸里舀了几瓢水,倒进了铁锅里,然后又拿起一只竹排放紧贴锅里,又将一碗糯米松糕,放在竹排上,一会儿蒸气冲破了锅盖,冒了出来锅里的水发出噗噗的响声,耿刚在旁边抽香烟,一根烟抽完,耿刚揭开了锅盖,用抹布挡在碗的外面,把一碗气腾腾的点心取出,又用一只筷子,小心翼翼的把竹排挑起,用抹布裹着手,把烫的竹排放在灶台上,拿起一只崭新的面盆,又拿出一条新的毛巾,放在面盆里,从铁锅里舀了几瓢水,又加了点冷水,用手搅了搅,温度适中,给健美洗脸,自己只舀了半瓢冷水,倒在旧毛巾上,在脸上擦了擦,有吧毛巾绞干了,擦了脸,了口,擦完了牙膏沫结束,健美洗漱完毕,耿刚立即端上牛,点心,还有健美喜欢吃的熏鱼,牛,放到健美的面前,健美用温柔的眼光看了耿刚一眼,耿刚感到一切都值了。

    到了晚上,耿刚吹灭了还在摇曳的烛光,在黑暗中耿刚不知所措的看了健美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給健美脱光了衣服,健美从来没有在耿刚眼前裎露全,赶紧钻进被窝,耿刚连衣服都没有脱,就钻进被窝,把耳朵贴在健美的肚皮上,而且说了一句最幽默的话,他在叫我爸爸,健美也忍不住笑了,父亲死后健美第一次笑•••••••

    陳婶和高攀的父亲过着毫无激的生活,要是没有哑吧,这也就算是正常人的生活,和哑吧生活过,和高攀父亲的生活,陳婶感到简直就是受罪,没有开始就是结束,没有力量,总之陳婶感到一无是处,一次耿刚来到芙蓉镇,陳婶坚决要跟耿刚去桃花村,耿刚只得带她去,路上一共走了四天,陳婶从来没走过远路,更不要说山路了,耿刚推着独轮车,上面装着交换的货物,无法背陳婶,陳婶一会脚痛一会儿腰痛,事多的,耿刚也毫无办法,耿刚也搞得很疲劳,时间拖得越长人就越疲劳,到了桃花村,见到哑巴,陳婶尽管脚还是非常痛,腰还是不舒服,但精神好多了,精神的力量是无限的,尤其听到健美怀孕了,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决定把小宝宝的夏秋冬的服装全部做好,哑巴听了也嗷嗷嗷叫个不停,这正是陳婶预料和希望的,并提出自己脚和腰痛,走不动,要哑吧去把料子拿来,要在桃花村作长期的打算。生活在那里不重要,关键是和谁生活在一起。

    第三十二章

    吴妈见了陳婶,脸上微微显示出怒色,眉头皱了一皱,随即平复了,心里有怨气,但也理解,好吃的菜总是吃了还想吃,没办法只能分作吃,在没有办法吃独食的时候,分享也是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胖乎乎的吴妈倒也有一些政治家的风范。

    哑吧见了陳婶,眼里发出闪亮的光,自从吴妈救了他的命,哑吧就努力的想把陳婶从自己的心里驱除,把自己的**、灵魂全部给吴妈,这样才对得起吴妈的救命之恩,哑吧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努力是徒劳的,越是这样想,陳婶那一切,就越是纠缠着他,哑吧怎么也不明白,这个瘦弱的女人,没有狂叫,只是轻轻地咬着牙,扭动着,死去活来的享受着,任何时候都是饥饿状态,要忘了她,这是违背自己意愿的,很难做到,哑吧是人,不是神。

    哑吧要吴妈去烧一点开水,给陳婶的脚泡一泡,又亲自拿针把泡给挑了,挤出里面的水,隔壁只有健美在,陳婶又不会狂叫,在陳婶渴望的眼神,手轻轻的搭在哑吧的肩上,嘴中的暖气微微的吹在哑吧的面孔上,哑吧开始是帮陳婶挑脚上的泡,后来•••••••将近一个小时,哑吧睡着了,打着呼,陳婶好像也完全没了疲劳,变得容光焕发,倒了一杯水,和健美去聊天,健美懂事了,关切的问:“婶,还累吗?”健美的眼光好象克斯光机,健美微微一笑,为少妇的健美懂事了,陳婶掩饰不住幸福,但还是真诚的问:“小姐还好吗?”健美红着脸,用手指了指肚子。

    健美看了许多大学的教材,有点不理解的,她就记录下来,反复地看,尤其前几章,要完全的看懂,这样才利于理解后面的内容,健美掌握了比较好的自学方法,其它健美主要看的是历史书籍,对于武则天,这样的一个女皇,健美怎么也不理解,皇子继承皇位,连皇母也继承了,难道古代美女都不存在了,更为令人不解的是,把武则天送到尼姑庵后,皇帝对于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外加后宫佳丽三千,皇帝不屑一顾,皇帝还是把武则天接进皇宫,最后把皇权相让,武则天究竟有什么魅力,这是令人费解,还有陳婶在自己结婚前,说什么男人喜欢活马,活马是什么?陳婶还活在刚才的兴奋中,健美红着脸羞答答的问陳婶:“婶,什么是活马?”陳婶十分神秘的把头移到健美旳耳边,讲了起来,健美听着,小嘴喘着气,脸红红的,可以看出健美不高的部颤动,嘴里烫烫的,健美喝了一口水,又拿出一些点心,对陳婶特别

    武则天八十岁的时候,还有二个二十几岁姓张的面首陪着她,这究竟是权力的作用还是女人的魅力,健美也搞不清,男人和女人,权力,这些问题在健美的心中,要比书中的知识难掌握,人有没有命运,如果有命运的话,命运可不可以改变,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实在太玄乎,这时候健美想起算命先生,从前健美从没把算命先生当一回事,不知为什么,现在有些想让其给算个命,高大威猛是不是就代表力量,美貌的弱女子,是不是就可以任人摆布,谁也不知道,连健美也不知道,任命运摆布的小舟,在大海里,要到达理想的彼岸,很困难,随时都有被吞没的危险,要么你积累得特强大,成为航母,驶向理想的港湾。要么你是一片树叶,总有一天你会上岸的。

    健美到了桃花村,人显得很平静,也看了一些哲学书籍,脑子里经常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思想,譬如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内因和外因的关系,把再好的种子,放在水泥地里能行吗?把石块放在再肥沃土壤里,能长出好庄稼、好树苗吗?健美没有人可以聊,更没有人可以讨教,健美苦苦思考,没有答案,相对真理,世上有没有绝对真理,健美还是弄不明白,桃花村的平静,健美喜欢,对于耿刚的“插秧”,健美从厌恶,到适应,但绝不是喜欢,耿刚绝不是一个坏人,但要自己上耿刚,健美很难做到,健美也被感动过,仅仅是感动,对于健美读过那么多书的人,健美把感动和,还是分得很清,健美有时问自己,自己过人吗?健美开始的回答是懵懂模糊,最后健美坚定地回答自己,健美的心灵一直是空白的,健美也希望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人有和被,总是幸福的,健美也渴望幸福。

    到了晚饭的时候,吴妈做好了晚餐,哑吧还在睡觉,吴妈用眼睛瞪了陳婶一眼,陳婶也毫不客气的回敬了吴妈一眼,吴妈眼光是指责陳婶你也太饿了吧,陳婶的眼光是带有挑衅和自豪,似乎在说:“哑吧喜欢我,还怪我吃不饱,你吃了几个月,饱了吗?”和平共处理论是可以,碰到具体问题,麻烦不断。

    健美给陳婶挟了点菜,吴妈看了心里酸溜溜的,吴妈给哑吧留了许多菜,吴妈是宁可自己不吃,哑吧决不能亏待。

    吃完了饭,陳婶又和健美聊上了,陳婶骂高攀是杀千刀,绝不是为了讨好健美,完全是出于真心,真的流露,健美没跟随,陳婶就转了话题,告诉健美怎么让男人感觉做新郎,说到这里健美就问了:“怎样变大变小。”陳婶感觉健美感兴趣,陳婶就躺倒上,言传教,健美也不反对,一个人的准备要全方位的。

    晚上健美睡不着,在高中的时候,健美看了一些翻译小说,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健美看了二遍,健美在想,要是德蒙没有碰到法利亚长老,故事会演变成怎样,健美现在感到权力和财富是改变人生的条件,健美想得很多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