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到三十章

    哑吧为了健美的婚事,去桃花村三次,吴妈则坚决紧跟,张寡妇第一次去桃花村,做了一次新娘,离别时依依不舍,回到芙蓉镇,也是魂不附体,张寡妇又一次体会到当新娘的快乐,张寡妇对于新有了全新的诠释,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男人,自己都是新的,对于不认识的男人,当然也是新郎了,自己拿出全功夫,男的也拿出最勇猛的一面,这比真正的新郎、新娘还要令人**,熟透了的男女,更有经验,更享受,经验是可贵的,张寡妇想要多留几天,无奈哑吧不放心健美,第二天就赶回芙蓉镇,张寡妇的心留在了桃花村,至少在她没有觅到新的猎物之前,张寡妇是难以忘怀的。

    哑吧见健美的婚事准备做得差不多了,健美结婚的前几天,健美很平静,当哑吧和吴妈、张寡妇,给她谈起婚事,健美好像无动于衷,在听人家的事一样,无可奈何的她,实实在在的是任人摆布的少女,一切的梦想变得遥远,像是天上的星星,昊穹上的月亮,阳光何时照到到自己上,显得很渺茫,这不是考试,自己少睡觉,多看书,就能考出好成绩,就像天上的太阳,自己再跳也抓不到,月亮也摸不着,开心、愉快,这些字全部在自己的字典里消除,无奈,惆怅、苦恼这样的字眼不时地跳到自己的眼前,挥不去,赶不走,象魔鬼一样缠绕自己,连晚上也不放过自己,不给自己安宁,对于有知识,发育成熟的少女,有懵懂成了奢侈品,老天上帝只能给健美人类最原始的需求,健美别无选择。小时候老听大人讲,要做好人,做好人死了以后,可以进天堂,做坏人死了以后,要进地狱,进地狱的人,不仅要被鞭打,还要放在油锅里煎,天堂和地狱,究竟怎么样,健美不知道,可是健美实实在在感到人间并不怎么好,自己人并没有放在油锅里煎,而自己的心不知道被煎了多少回,是不是被煎焦了,变得黑了,自己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是麻木了,有人说天堂很寂寞,所以七仙女要到人间来成亲,健美感到不可思议,天堂的不好,健美不知道,但人间的残酷,健美是感觉到了,健美经常见到父亲在苍穹中,显,自己要去追赶,但追不上,不知父亲在那里过得好不好,健美经常在梦里见到父亲。但父亲一句话也不和她讲。对于七仙女,健美更是不可理解,寂寞和安静,在健美的心目中,是同义词,寂寞和苦难,健美毫不犹豫会选择前者,以往的生活,健美安静的。

    陳婶精心的为健美赶制作嫁衣裳,一针针一线线,陳婶想用自己的针线,来弥补对健美的伤害,陳婶对于胖女生,一点喜欢也谈不上,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不要说容貌不能和健美比,而且任何方面都不能和健美比,从小健美总甜甜的叫陳婶为婶,连陈字也省去了,的,从不把她当外人,直到现在陳婶想起,心里还是暖暖的,最为陳婶不能接受的是,胖女生早早的和高攀睡在一起了,睡在一起也就算了,还像吴妈一样狂叫,闹得人心烦,手足无措,也想要做些什么••••••陳婶根本不敢说什么,不是找来一媳妇,好像来了个婆婆,更何况胖女生有一使人惊悚的父亲,古人云: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陳婶自量,不是对手。胖女生的脑子继承了其父亲,有的地方不动声色,陳婶对于哑吧也象是吸毒成瘾,难以忘怀,所以陳婶总是寻找机会,要丈夫到省城去,原来是一个月去一次,陳婶找各种理由要,要他每星期去一次,他一走,哑吧就立即赶到陳婶这里,二人正在火朝天的时候,胖女生来了,胖女生也不坏他们的好事,象看一场电影,当看到**时,胖女生摇摇摆摆走了进去,陳婶吓掉半条命,哑吧倒还算镇静,只不过感到今天好事做到一半,意犹未尽,胖女生看到陳婶今天这么充满激,哑吧这么的有力量,回想高攀,蜻蜓点水一样,已决定换个新鲜的,家里母亲从不上班,家里肯定不行,现在好了,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胖女生尽管长得丑,但其父亲的头衔,让人肃然起敬,更何况有人成绩倒数第三,脸对不起观众,满脸的横,一脸的青美丽豆,满脸就像一张地图,坑坑洼洼,她看到哑吧和陳婶,就决定要换换口味,高攀本就体弱多病,那场大病后,根本喂不饱胖女生,下午她带了那满脸坑坑洼洼的男生,来到高攀家,直接走进里屋,脸虽然对不起观众,但体魄对得起自己,体有点像哑吧,怪不得陳婶如此亢奋,像是公牛对绵羊。

    陳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感到很高兴,陳婶眼前好像看到高攀父子,头戴绿帽子,跳着舞,比那个绿帽子大,鲜艳,想到其父亲三分钟的花头,她对胖女生也产生了同,理解万岁。陳婶知道自己的份,在家里从不评论什么,但在心里叫高攀这个杀千刀的,不陌生,也不知为什么,就觉得是熟悉的仇人,和健美的感完全不一样,所以她希望,健美的男人是个好男人,陳婶给健美从被面衣服,一直到亵圜,连短裤都做了十几条,并且都绣了花,好像要给健美穿一辈子,健美要出嫁,陳婶显得依依不舍,当然还有重要原因,就是哑吧要一起去,陳婶好像失去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哑吧对自己是,尽管比对吴妈的要多些,但哑吧对健美的是无私的,兄长似的,为了健美,他完全可以去拼命,挽留哑吧是不可能。

    第三十章

    哑吧外表是粗狂,但是内心是细腻的,上次去桃花村,自己被蛇咬了,所以哑吧在去桃花村的路上,建了二间竹屋,这样健美去的时候,保证安全了,哑吧建得,很仔细,蛇绝对钻不进去,健美坐的轿子,哑吧用了二顶,就是从芙蓉镇到悬崖峭壁用一顶,然后背健美过悬崖峭壁,再坐一顶轿子,二顶轿子都被哑吧油漆一新。

    哑吧对健美的关心,可以说就是她的父亲在世,也做不到这样,从家具的制作,油漆,门窗的改建,連灶间烟囱的扩大,哑吧都想的面面俱到,哑吧为了这烟囱的改建,爬到屋顶干了二天,试用后发现,排烟还是不大,又爬到屋顶拆了重建,拆了一看,里面有只雌猫生了四只小猫,试用烟囱后,小猫已被熏得奄奄一息,哑吧赶紧把它们,抱了下来,给它们做了一个窝,里面还垫了干草,又放了一条小棉被,看到小猫吸了,才放下了心。哑吧又询问,办酒怎么弄,耿刚说:“这不用担心,村里的人都会出力的,桌椅餐具也都会拿出来的,这里办婚丧喜事都这样。”哑吧又让耿刚把吹鼓手召集起来,练了二遍,才放心。

    健美明天就要启程去桃花村做新娘了,这天晚上,吴妈和陳婶陪着健美,二人拉着健美的手,每人拉一个,讲做新娘要做的事,吴妈讲得比较传统,陳婶除了让健美试穿新娘的服装,还拿出一块白色的真丝,交给了健美,告诉她,晚上后新郎睡觉的时候,把它放在单上,第二天见红的话,要把它晒到外面,证明自己是个好姑娘,陳婶还轻轻的告诉健美,要是没有见红,就把自己的大腿弄出一点血,滴在白绸缎上,千万要这样做,吴妈立即反对,吴妈说:“一早我来拿白绸缎要是没有见红,我杀一只鸡就行了,吴妈有足够的把握。”陳婶轻轻的对健美说:“女人要得到男人的喜欢,就要使男人天天做新郎,陳婶讲得很详细,包括脚应该怎么放,还可大可小,要活跃,要做活马••••••”健美很多听不懂,但有些是听得懂的,健美从母亲那里,看到过宫十八图,看得似懂非懂的,因为好奇也看了好几遍。

    工作组听说健美要结婚,有人就提出,地主的女儿结什么婚,今后生出来的也是剥削阶级的后代,胖女生知道了,就告诉了陳婶,也告诉了父亲,健美要出嫁,嫁到回不来的地方,那是天大的好事,胖女生知道高攀并不是自己,高攀的是父亲,的是权力,的是前途,所以她要让健美走,要高攀心死,免得心不死,隔年又开花。

    陳婶更好,见了工作组一个老头,这老头看到陳婶,不是种地的,皮肤白白的,总要多看几眼,陳婶也就时不时的给他几个秋波,一天工作组办公室只有他一人,陳婶走了进去,就聊天了,蚊子多不多,我昨天这里咬了一口,说着撩起衣服,露出半只白花花的,比脸的皮肤还白,老头的眼光躲闪着,最后挡不住惑,眼睛停格在上面了,老头也不敢进一步的作为,陳婶还有一个当官的亲家呢,老头不反对健美出嫁了••••••

    吴妈更厉害,工作组的伙房,就在办公室的旁边,到开饭的时间,吴妈没叫他们吃饭,自己就在伙房大脸盆里洗澡,门就掩上,没闩上,一工作组的人要去开会,想看一看饭好了没有,一看吃了一惊,吴妈要到桃花村去,赶紧走吧。

    最后在胖女生父亲的主持下,做出了决定,健美结婚,不得办宴席。

    算命先生和哑吧商量后,决定花轿停在健美父母的墓前,新女婿祭拜泰山大人,也是顺理成章,所以健美启程的一天,哑吧早早的去路上迎接耿刚他们,直接把他们带到健美父母的坟前。

    迎亲的队伍,抬着轿子,吹吹打打,走走息息,走到悬崖削壁旁,轿子肯定过不去,健美只得下轿了,吹打手也停住了吹打,健美的红盖头,还盖着。有人示意耿刚来背健美,耿刚在健美面前蹲下,哑吧把健美的手,围着耿刚的脖子,哑吧在后面紧跟,刚走了十分钟,耿刚可能激动,也可能路实在太窄了,也有可能健美的体抖动了一下,耿刚的体倾斜了,哑吧铁一样的手臂,挡了上去,耿刚健美安全了,但哑吧的体向外斜了,二只脚尖踮在崖边上,后面看到的人都叫了起来,哑吧的体摇了几下,用手抓住了上爬藤,站稳了,一场虚惊过去了,哑吧把健美背在自己上••••••

    健美的婚礼到了晚上,闹洞房,在新婚宴前,吴妈很有经验,让健美先吃了些东西,在酒宴上,轮流的敬酒,不仅吃不上东西,而且连坐的机会都没有,体力消耗也大的,健美敬酒,一言不发,到了闹新房的时候,健美还是一言不发,后族长在健美的脸上捏了一下,健美在族长的脸上,顺手给了族长一个耳光,顿时大家惊呆了,屋里的空气凝固了,耿刚赶紧给大家发香烟,族长倒是自我解嘲,三无大小,三无大小,大家感到没趣,就散了,背后大家就议论纷纷,说耿刚讨了个雌老虎,有的说耿刚讨了个,功夫西施,倒有艺术细胞,这个雅号起得有水平。但大家对于健美的行动,绝对不敢发火,哑吧抓蛇杀蛇,还听说以前还打死过野猪,听到的看到的,大家都肃然起敬,但对于健美大家都皱起眉头,这是桃花村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村里大家在地里干活,喂娃的女人,坐在田边,撩起衣服就给孩子吃,有的男人就上去吃豆腐,给我吃一点,女的也毫不惧怕,你叫我老娘,我就喂你,有的男人脸皮也厚,就叫老娘,女的就放下小孩,二手捧起水就飚了过去,大家就笑的前俯后仰,捏一下脸,拍一下股,从没人翻过脸,但大家在背后对健美外表就二字“漂亮。”对健美的个也二字“厉害。”

    吴妈给新郎、新娘,做了些点心,又给他们打了洗脸水,铺好了被子,就走出了房间,掩上了门,退出了房间。

    耿刚见房间就剩下健美一人,就手足无措,二人一句话也没有,健美几天来已经很疲劳了,就和衣睡了,耿刚给她盖上被子,自己也就睡了。第二天吴妈把一块白绸布,带血的晒了出去,大家见了耿刚开玩笑说:“昨晚上插了几次秧?”耿刚就笑笑,耿刚平时就很少讲话,所以大家也就不多讲,看到健美,大家也就笑笑,连玩笑也不敢开,族长的样子就是下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半夜,耿刚根本没有睡,半坐了起来,看着媚的健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很大胆,也很贪婪,想法很多,可以说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唯一的一次,健美的手露了出来,耿刚大男人用颤抖的手,把健美的手轻轻的放了进去,摸到健美小手的时候,耿刚简直透不过气来,就轻轻起来,坐到桌子旁边,狠命的抽了二枝烟,一夜无眠,吴妈敲门,进门一看明白了一切。

    吴妈和哑吧拿了香烟、糖果去了族长家,吴妈在三道歉,族长倒很大度。

    回到家吴妈就和健美说,结婚的男女要怎么做,又对耿刚说,男人要给女人脱衣服,吴妈并且安慰耿刚,她已经对健美说过,要耿刚胆子大些,耿刚就早早的盼夜晚早点到来,月亮终于爬了上去,耿刚、健美进了被窝,耿刚帮健美脱衣服,健美象活着的木乃伊,耿刚手忙脚乱,结果在健美的不太肥腴的大腿上,画了世界地图。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