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到二十四章

    吴妈和算命先生的关系不错,吴妈为赵先生家做饭的时候,也经常拿些吃的东西给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对吴妈算命的要求,有求必应,只要有机会,算命先生也会在吴妈的脸上捏一把,吴妈总是说:“不要。”眼睛看看周围有没有人,脚不移动,从心里吴妈是高兴的,表现在吴妈时不时会用脯撞一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看做是一种奖励,吴妈最愿听的是,算命先生说她会有桃花运,这是吴妈的希望,也给吴妈勇气,果然哑吧到手,这样算命先生在吴妈心里的地位大大提高了,甚至有些崇拜,吴妈看到哑吧算命先生张寡妇三人在一起,尤其张寡妇和哑吧在一起,绝不能掉以轻心,对于消瘦女人的力量和威胁,吴妈有深刻的体会,陳婶绝没有输给她,吴妈也知道哑吧对陳婶的需求更大些,谁知道这么瘦的陳婶有这么大的力量,又这么的迷男人,吴妈对于寡妇的需求心知肚明,自己也是一个寡妇。

    吴妈找到了算命先生,问个究竟,吴妈知道张寡妇要和哑吧一起,去给健美做媒,吴妈首先想到的是,尤其要走二天的路,张寡妇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荒山野岭,孤男寡女,吴妈眼前立即出现了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这不是画面,这会要了自己的命,人不可貌相,吴妈有些胖乎乎的,很难和睿智挂上钩,但她讲话很有条理,能说服他人,就是才华,保卫战也需要才能。

    吴妈找到了哑吧,用手比划着,哑语吴妈也略知一二,吴妈中心思想,健美嫁到哪里,自己也要跟到哪里,因为从小健美吃的就是自己做的,哑吧用力的比划着,意思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吴妈的意见,被哑吧一票否决。长期的女佣吴妈学会一方法,就是绝对不反对,当执行时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脚在自己上,路在脚下,的力量无穷大•,吴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绝不能让张寡妇的目标得逞,哑吧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夜里吴妈也做了准备,除了准备一些吃的,吴妈想得很周到,健美家的一个药箱,吴妈带上了。吴妈跟在后面,当走到老爷的目前的时候,吴妈拜祭了老爷,随后吴妈拍了拍招女婿,招女婿很得意的抖了抖子,招女婿对吴妈感很深,招女婿和贵宾的一段姻缘,吴妈是最初的始作俑者,吴妈和这流浪狗同样是,为了生存为了满足一张嘴,下层也有的需要,吴妈不仅给它喂食,而且,只要流浪狗一来,吴妈毫不犹豫把贵宾放出去,让它们约会,培养感,老爷的落魄,也助推了招女婿的成功,所以当招女婿和贵宾终结良缘,招女婿对吴妈感恩不尽,吴妈摸摸招女婿的头,又对招女婿讲了些什么,招女婿好像听懂了,跟着吴妈走了。

    旁边有招女婿的陪伴,而且狗是跟踪的最好的动物,不会寂寞,不怕跟丢了,前面是哑吧坚实的背影,还有对张寡妇的仇恨,使吴妈信心百倍,精神饱满。

    当吴妈走出山洞的时候,张寡妇正脱去衣服晒光浴,吴妈为自己的英明的决定感到自豪,对张寡妇有仇恨,变成愤怒了,只要哑吧和她做什么,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把她撕碎了,有没有力量,她不知道,但吴妈肯定是这样想的。当哑吧背着张寡妇的时候,远远望去,吴妈的心,极其的不平衡,好啊,你这个哑吧,你骑在我上,背的是张寡妇,下次,吴妈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吴妈最后内心的对白,还是我主动,哑吧你是魔鬼,吴妈摸了摸招女婿的头,像是向招女婿诉说内心的矛盾。她有时也充满怨恨,怨恨这世上还有其他女,对哑吧吴妈只想多一点的占有,不要再让更多人分享••••••

    夜晚是动物的世界,夜晚的山林,有一些凉意,风吹动树枝树叶,发出哗哗响声,时不时传来狼叫虎啸,似乎在向世界宣告,这地盘是我的,对于吴妈需要警觉的除了动物,更为主要的是张寡妇这狐狸精,所以吴妈选了比哑吧高一些的地方,哑吧尽管手臂野猪给他留下了纪念,受伤了,但哑吧仅仅用了一小时不到,就搭好了竹屋,还好没有门,没挡住吴妈的视线,吴妈的困难还有,人有些疲倦了,上眼皮和下眼皮关系变得要亲密接触了,吴妈用针刺了一下自己,告诫自己,疏忽一时,痛苦在后面,吴妈强打起精神,和招女婿说话,和招女婿共进山林晚餐••••••

    哑巴去砍竹子的时候,听到地上有窸窣窸窣极其轻微的响声,哑吧低头一望,眼到刀到,一条蛇已分为二段,哑吧搭好竹屋,点燃了火,剝了蛇皮去了蛇内脏,就在火上烤蛇,张寡妇看了很害怕,就自己吃些饼,喝点水,对哑吧一点反对的话也不敢讲,哑吧就是这样的人,除了人,他什么东西都敢打敢吃,:“蛇!”张寡妇惊叫起来,哑吧也没在意,以为张寡妇看到烤的蛇,大惊小怪,不多的时间,哑吧倒了下去,脸上变暗红色,嘴唇已发紫,张寡妇站了起来,跺着脚,二手乱舞,嘴里狂叫“蛇蛇蛇蛇!”招女婿奔了过去,吴妈上的疲劳好像都飞走了,跟在招女婿后面跑着,招女婿到了哑吧边,“汪汪汪。”叫着,吴妈随后赶到,看到张寡妇乱跳乱叫,踢了张寡妇一脚:“滚一边去!”一看哑吧脚上有一蛇咬的印痕,就叫招女婿去把药箱叼来,吴妈立即撩起哑吧裤脚管,用手按住蛇咬的周围,俯下用嘴猛吸起来,一口发紫的血,赶紧吐掉,又猛吸了起来,招女婿把药箱叼来,吴妈在哑吧的脚上吸出来五口血,吴妈又把用于蛇咬的药涂上,当地都是这样救被蛇咬伤的,吴妈看了几回,也就这样抢救了,哑吧还是没醒,吴妈毫不犹豫,对准哑吧大嘴就吐气,又在哑吧的部,不停的往下按,要不要对准心脏,吴妈不知道,只看见老爷对一个昏迷人做过,哑吧没什么好转,鼻子倒是有气的,要找医生,疲劳脚下的疼痛,都逃跑,吴妈和招女婿一起去找医生,招女婿在前面跑,吴妈紧跟,招女婿跑远了停下等吴妈,吴妈就加快脚步,吴妈的心里,总在默默地祷告,“老天菩萨,哑吧千万不能死,千万不能死,千万不能死••••••”招女婿在一屋前停下了,吴妈赶到那儿,屋里飘出一股药味,吴妈很熟悉老爷药房的味道,里面一男子睡眼朦胧起来开了门,吴妈拉了他就要走,那人才醒了过来,吴妈给他讲了况,那人拿起药箱,赶到哑吧面前,医生赶紧用哑吧的裤带,将哑巴的小腿扎紧,又用小刀将小腿的血放掉,又用干草药在哑吧鼻子前熏,并在小腿上涂了药,哑吧慢慢醒了过来,医生说“幸亏刚才有了一些急救,不然你大腿就保不住了。”哑吧没生命危险了,吴妈的疲劳紧张一下爆发了,晕了过去••••••

    第二十四章

    早晨的山林,开始闹起来,鸟儿开始鸣叫,不能说是大合唱,没有指挥,有的委婉,有的高亢,有的刚分居,就唱起新的歌,有的则是哀鸣,有的是被抛弃,有的则是丧子之痛,有的嘴里高唱:“我你呀,我你,我的生活离不开你。”这样的歌它不知对异的鸟唱过多少回。猴子在树枝上经过一夜的睡眠,也起来了,先是跳跃跳跃,活动一下筋骨,警惕是山林生存法则,一猴子爬到高处,警觉的眺望四周,大家开始吃早餐,一有异动,大家立即停止进食,遇到其它猴群前来进攻,猴王立即冲锋在前,进行阵地保卫战,这双方对打中,只要母猴上背着小猴,对方猴子就不可攻击此母猴,这似乎是一条人道公约,公猴主要是保护林地,猴皇有优先进食权,和母猴的亲权,母猴主要是抚养后代。山林中狮子也是雄狮保护领地,母狮负责带小狮子,母狮还要负责猎杀动物,當狮皇被打败以后,它一定要消灭老狮皇的后裔,然后繁衍自己的后代,看来很残酷,然而优胜劣汰,狮子保住了林中之皇的地位,母狮带领群狮,团队打猎,供大家生活,有很好的团队协作精神。从茂密的树缝隙中透过一缕阳光,骄傲的太阳公公,使月亮婆婆很生气,老是迟到,晚接班,月亮婆婆提出多次,太阳公公虚心接受,屡教不改。

    吴妈微微睁开眼睛,嘴唇干糙开裂,急火攻心,过度的疲劳,使她体软软的,她看到哑吧基本已好,干裂的嘴唇,微微开启,要水喝,哑巴拿起倒空了的牛皮袋子,显得无可奈何,招女婿叼起牛皮袋子,哑吧紧跟其后,走了十分钟,有一山泉水,招女婿把牛皮袋子放在旁边,自己低头喝了起来,喝了较长时间,招女婿也渴得厉害,几天来它的体力也消耗过度,哑吧装满了水后,自己先喝了大半袋,又把水装满了,哑吧十分感激,把招女婿抱在自己的手臂上,招女婿也显得十分得意,摇摇头,轻轻的叫了几声,像是告诉哑吧。“我有能力吧!”吴妈看到哑吧已经恢复了很多,也觉得十分宽慰,哑吧走到吴妈旁,坐了下来,把吴妈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慢慢的喂吴妈喝水,水慢慢喝进嘴里,更为主要的是滋润了她的心里,这几天的辛苦值了,吴妈自己回想起来,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的勇气,而且有这么大的力量。医生看到吴妈已经苏醒,感到非常高兴,就对吴妈说:“你抢救的非常及时,你以前学过医吗?要不然他非常危险。”医生用手指指哑吧,吴妈听了像是喝了一瓶蜜,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但还是很谦虚的说:“我姥爷以前也是做医生的。”“原来如此。”张寡妇自从哑吧被蛇咬了一口,她就吓呆了,除了跺脚,狂叫,一切的镜头都被吴妈抢去,张寡妇好像现在才醒过来,才想起这就来的目的,计划,遗忘了旁边还有其他人,就狠狠的打了自己二耳光,接着就嚎啕大哭起来“我怎么这么笨啊!我怎么这么笨啊!”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张寡妇看着吴妈心里在想,倒是看不出,你这胖乎乎的,脑子倒还聪明,又想到,哑吧背自己的时候,那感觉真好,就差一步,难道就认输了,就举手投降,张寡妇实在接受不了••••••

    张寡妇坐了下来,突然张寡妇倒了下去,医生赶紧走到张寡妇边,先用手放在张寡妇的鼻子前,然后又用左手托起张寡妇的手,右手用食指和中指搭起脉,然后医生就说:“她晕过去了,我们先走吧,下午我们再找人把他背回去,就怕这里蛇多,咬着就麻烦了。”张寡妇立即站起来“我要和你们一起走。”医生就对吴妈和哑吧说:“你们现在没什么危险了,主要要补充一些营养,和休息一下就行了,你们跟我一起回家,吃点东西睡上一觉,包你们没事了。”吴妈还是浑乏力,努力地想站起来,还是不行,哑吧赶紧走上去,把吴妈背在背上,为了让吴妈舒服一些,哑吧毫无忌讳的把二手托着吴妈的股,张寡妇看了眼里要冒出血,心里好像被蛇在咬,人就摇晃起来,医生看了说:“要不你在这里等,下午我们再找人来接你。”张寡妇很不愿意扭动股,跟在后面走,心里在叽咕,真不懂风

    吴妈在哑吧的背上,很舒服,很得意,这回吴妈真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感觉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了公主,被人的感觉真好,比人的感觉还要好,吴妈努力把头向前,可以贴近哑巴的脸,哑吧多汗酸酸的,带有一点臭味,吴妈吻了比鲜花的清香味还好闻,吴妈做了深呼吸,闻得极其享受,极其贪婪,招女婿紧紧的跟在旁边,有时走到前面,领着路,时而还汪汪汪的叫几声,好像骄傲的向主人说,我已经认识路了,我来带路吧!

    张寡妇拖沓的脚步,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自己就越发感到失落,感到自己是多余的人,越有这样的想法,脚步就越沉重,拉开了一些距离。

    到了医生家里,医生家的客厅,就做了医生的诊疗室,进门就是一张写字台,自己是一张凳子,对面病人坐的是一张椅子,沿墙还有一把长椅子,给病人或病人家属坐的,还有一米高的掌柜,宽约五十公分,長有二米,上面放了一杆秤,秤很小巧,也很精致,秤杆是象牙的,里面三面墙上,全部是小抽屉,里面放的全是中药,更令人奇怪的是,里面有蜈蚣,蟑螂,蛇,砒霜•••••

    进门有一副对联,“做事要明明白白,作人要坦坦”横批是“不求名利”四字,进门以后医生赶紧叫夫人,煮牛,一会儿,给每人端上一碗牛,放了不少糖,喝完以后大家觉得精神好多了,又拿许多点心给大家吃,后医生安排大家睡觉。并关照大家,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一早赶路,中午就可以到桃花村吃午饭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