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到二十章

    健美的心没有任何改观,她把撕碎的书理好,把二边用纸和浆糊粘好,中间的就没有办法了,粘了以后就看不出来了,健美每天翻着看着,小心翼翼,恐怕再弄坏了,把一张入学通知书,用一张红纸包好,放在自己的前,每天拿出来看看,又把它包好,看书不知她看进去了没有,书是可以疗伤的,书可以使人忘却痛苦,书可以使人忘记过去,书可以使人展望未来。所以古人曰:“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一天打谷场沸腾了,其闹程度可以和哑吧打死野猪媲美,敲着锣,打着鼓,高攀和那胖女生二人戴着大红花,被人簇拥着,有人把他二摔到空中,接住,又往上摔,胖女生咯咯咯笑个不停,高攀的父亲和陳婶给大家发了许多糖,最后就把糖撒向空中••••••

    工作组倒也没要健美出去劳动,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自杀的事是有麻烦的,当官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上面追究责任,少一个人出工没事,多一个人自杀,那就麻烦了,所以健美没人管。工作组算的是政治账,不算经济账。

    健美走出去一看,高攀和那胖女生上大学大家开欢送会,县领导也来了,县里最高领导,胖女生的父亲也来了,胖女生很得意,大方的拉着高攀的手臂,以胜利者的眼神盻视健美一眼,那眼神是仇恨是骄傲,是胜利者挑衅的眼光,那眼神似乎告诉健美,还要和我争吗,还要和我抢吗,那轻盈的脚步,得意的样子,眉毛都要飞了,浑骨头的重量都没了,只剩下肥腴的躯,腰成直线,满脸的肥,随时像要滴出油来,衣服裤子做得特别小,里面的随时可能崩出来,她穿裤子,经常要人帮忙,要人帮她往上拉,尤其是扣裤腰的纽扣,胖女生拼命吸气,一二三往上扣,往往是徒劳,纽扣经常掉,最不让人理解的是,她自我感觉非常好,经常抖动象小圆桌一样的股,我瘦了么,同学们也逗她说:“瘦是瘦很多了,只不过你的腰围比裤长要长。弯下腰在股上摆上四菜一汤是没有问题的”今后穿裤子的神圣使命,就义不容辞的落到高攀上了。使劲的往上拉呀••••••

    县里最高领导,上台表示祝贺,是货真价实的胖女生的爸爸,亲子鉴定是可以免了,其妻子是忠诚于丈夫的,至少在生女儿前是忠诚的,胖墩墩的,唯一的区别,比胖女生紧实些,对高攀连声夸好:“政治立场坚定,根红苗正,学习优良,人也英俊,是个人才,是芙蓉村的骄傲,也是我们县里的骄傲。”他喝了口水,又嗯嗯了二声官腔,紧接着又说:“我们就是要培养,无产价级的接班人,对于那些地主资本家的子女,就是要让他们触灵魂,要让他们在劳动中改造世界观!”讲到这里,他十分激动,吐沫四溅,挥臂高呼:“打倒地主,打到资本家,无产价级万岁!”今天他很高兴,女儿未来的女婿上大学了,还有就是今天的发言,没出错,昨晚推掉酒席,背了二小时,卓有成效,他自己很满意。他又考虑高攀的入党的问题,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他自己觉得喜欢的,主要是心累,工作后,先是听领导话,跟领导走,用他的话说,进步不大,后来他总结出,要想领导所想,急领导所急,这样进步就快了,当上小领导后,他就给自己规定,每天看五分钟头版头条,新名词一定要会讲,对下有人要他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和他不想解决的问题,他决不正面回答不可以,总是研究研究,商量商量,脸上总是微笑,下面的人也绝不得罪,对与上面来的人,无论是领导还是办事员,他都表现的非常谦恭,亲自倒茶递烟,从不怠慢,嘴上还说:“欢迎啊欢迎啊,上级领导百忙之中前来指导视察,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不把眼前的工作好。”即使在冰凌的冬天,也把对方说的暖洋洋的,对于下面的工作人员,清一色的全部是和上级有关系的,所以在同级中,他领会上级的意图,总是领先一步,对于上级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他一视同仁,三人成虎,他深刻的领会其精髓,他小心经营,所以他成了不倒翁,有的打倒,有的调走,但他的股像是粘了胶水,他的位置坐的牢牢地。

    县里召开了党委扩大会,他的开场白是吸收新鲜血液,不是吐故纳新,大家放心了,有错或是犯了严重的错误,他拿住把柄,他知道原子弹放了就不是原子弹了。会上大家提了几个人的名字,他只管自己抽烟,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当有人提出高攀,他对提出的人说:“你和组织委员商量一下。”过一会儿会议就结束了。

    工作组还有二个骨头,一个是算命先生,他从不下地种地,工作组希望看到的是杠着锄头,穿着打补丁的衣服,气腾腾的劳动景象,衣服没破也没关系,没破的衣服,象自己一样再补上一块,就是无产价级了吗。更使工作组恼火的是,张寡妇,年纪四十拐弯了,穿得花枝招展,衣服带花也就算了,连裤子也是花的,穿得比地主婆还花销,你找她谈,她扭动腰股也不安分,浑圆的,她倒是大大方方,:“领导,好啊,我和你的衣服换换。”边说边要解纽扣,更为麻烦的是,张寡妇是妇女的公敌,他和五六个男的发生关系,弄得人家家里,甩锅敲碗的,有的大打出手,闹的不可开交,把几个妇女看到她就咬牙切齿,瞪着眼,恨不得把她吃了撕了,但又管不住丈夫,丈夫总要出工,这就像苍蝇叮狗屎,一有机会就搞上了,防不胜防。张寡妇不仅穿红戴绿,而且吃的很好,她窜东走西,吃香的喝辣的,张家有女儿李家有儿子,她都打听得一清二楚,到人家家里,没讲话,咯咯咯的先笑了起来,兰花指就翘了起来,喜欢闹的,居然也小有成就,结了四姻缘,为此名声大振,最使人惊奇的,一农家,家里贫寒,竟然也让她撮合了,现在她把分到的二亩地,交给该农户,管她饭就可以了,张寡妇倒也是心人,看到健美的样子,拨动了她女人柔软的心,她给健美做起媒来,但凭她三寸不烂之舌,人家一听,地主的女儿,就比瘟疫还害怕,就连一个拐腿的,也不敢要••••••张寡妇碰了一鼻子灰。

    张寡妇经常和算命先生一起聊天,张寡妇不可思议告诉算命先生,健美嫁不出去了,健美现在苦闷痛苦,只要结婚就会好的,她谈了自己的经验,结婚后,自己什么病也没有了,只想天早点暗下来,算命先生的嘴也不饶人,风趣幽默的说:“夜晚沟通多了,他就早走了吧!好吃的东西,也不能没完没了。”张寡妇发嗲的推了他一下,算命先生手中的扇子摇了摇,头也晃了晃:“此处没人要,自有要人处。你不是说,你在桃花村有一亲戚吗。”张寡妇连连摇手:“不行不行,那地方我小时候去过一次,走了二天,爬过多少座山,也记不住了,只记得有几座山连马也走不过,很危险,我是不敢去。你不敢去,可以叫哑吧陪你去,这一句说到张寡妇心里去了。对于哑吧,张寡妇早就垂涎三尺,可恨的是,自己不会哑语,哑吧又不会讲话,只得眼里望望,心里想想,要是哑吧和她一起去,尽管路途有高山峻林,有哑吧害怕什么,野猪他都能打死,走不动,哑吧就可以背着自己,张寡妇早就安排、设计好了,尤其到了夜晚,来几声狼叫,就是往哑吧怀里钻的好时机,夜晚最好的机会,夜晚可以掩饰掉脸上许多的皱纹,想到这里,张寡妇早就心潮澎拜,恺愉得老脸开新花,张寡妇不自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跳的这么有力,好像直往喉咙里蹿,哑吧打死野猪后,张寡妇就想着这一天,想到这里,平时和算命先生一切龃龉全没了,和算命先生平时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早就象天上的云,飘走了,张寡妇想着在山林中如何培训哑吧••••••

    这天晚上张寡妇彻底失眠了,翻过来不是,翻过去也不是,口干噪,起来无数次,喝掉二茶缸水,舌头还是滚烫,把衣服的纽扣解开,还是没有用,看月亮,月亮好像在嘲笑自己,孤独一人,马桶盖掀了无数次,张寡妇感到现在做什么事多不高兴,数天上的星星,数到后来就乱了,数也数不清,张寡妇披起衣服,走了出去,毫无目标,踽踽独行,青蛙的叫声,划向夜空,更使张寡妇感到沮丧,一不小心踩到沮洳处,水把鞋子弄湿了,张寡妇毫不在意,不知不觉就走到哑吧的家,不用在门边偷听,大概还有十米,就听到吴妈那开心:“开心•••••”的喊叫声,充满了兴奋、幸福。

    第  二   十  章

    健美念到初中的时候,她知道了蜜蜂每天辛勤的劳动,它为人类大来了甜蜜,为花卉

    和树做媒,使大地河山变的更美丽,鲜花的盛开和风与蜜蜂的辛勤劳动有关系,人类的美丽蜜蜂功不可没,但是,有一点她还没有搞清楚,人类有男女之分,动物有雌雄之别,怎么花还有雌雄的区别?更不可思议的是,连树也有雌雄的不同,学无止境,所以健美立志要学习学习再学习,劳动可以改变大地,健美当时的思想很淳朴,没有什么为全世界全人类豪壮志,但她知道不管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可以带来美丽,所以她要不断努力。健美对于人的关系,从来没有考虑过什么,学的也是人之初本善。每天就知道像海绵吸水一样,不断的吸取知识,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健美还有一个特点,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一次生理卫生课,健美就问老师,什么决定生男生女,问的老师无言以答,同学们也没敢取笑她,因为健美是女状元,大家崇拜她,而且同学们也是这样感觉、理解,不知老师认为同学们太成熟,还是老师本就无法解答。

    健美住的这户人家,是个简简单单的农民,有,有鱼吃鱼,没荤的就吃素的,思想当中绝没有阶级之分,待人朴实,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晚上就做些被窝里的事,也没想培养革命接班人,简单就和善良接近了,所以健美住在那里,除了物质条件差些,和他们女儿睡一张竹,也觉得自在,哑吧每天看健美二次,吃中饭时候看一次,晚饭后看一次,哑吧干活一个顶三,他的那些地的活,早就被他干完了,哑吧也闲不住,就帮人家干,人家有好吃的就送一些给他,哑吧就送给健美住的农家,哑吧时不时还上山打猎,总有收获,经常送那农家,所以那农家也非常高兴,绝不会亏待健美,就是健美还是老样子,吃的很少。哑吧也毫无办法,对于哑吧现在的住房,工作组明确告诉哑巴,不能给人家住,要不然就收回,所以哑吧也没办法,吴妈一起住,工作组也就睁眼闭眼。哑吧心目中算命先生是有学问的人,所以哑吧准备去找他商量健美的事,正好,算命先生和张寡妇也要找他,碰上了,二人连讲带手上动作,哑吧大概听懂了,张寡妇说得很直接:“姑娘忧郁寡欢,主要是思了,只要结婚,百病全无,”张寡妇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到了上除了高兴就是愉快,那会郁闷。”算命先生和张寡妇都把哑吧当健美的保护人,所以要哑吧做主,张寡妇又说了,桃花村,离这里很远,要走二天多路,她有一亲戚在那里,前一阶段,有人来告诉她,母亲已死了,现在只有一男孩,非常壮,张寡妇用手捏了一把哑吧的手臂,意思是和你一样强壮,张寡妇又说了有的山路十分难走,你要背我,哑吧摇摇手,张寡妇不高兴了,以为哑吧不肯背她,哑吧又做了一动作,意思是前面抱一个后面背一个,又摇摇手,意思没问题,张寡妇笑了,这笑声是从心里发出来的。

    哑吧听了觉得有道理,当地老百姓都要早结婚早生儿子,早生儿子早得福,健美这样要是不念高中,早就结婚生子了,当听到连一拐腿也不要健美,哑吧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下次碰到他,把他另一条腿也打断。张寡妇和算命先生连连摇手嘴上说:“不可不可。”

    健美自从父亲死后,极少说话,也不太愿意见人,记得有老师说过,到了**,按需分配,没有阶级,没有国界,人人和谐幸福,但健美记不得是哪个老师说的,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想起来了是政治老师讲的,这社会多好啊,健美一直在憧憬这样的社会,但是现在为什么人见人要害怕,贵宾死了,小贵宾嫁人了,招女婿这忠犬,还在苦苦守候,哑吧倒是每天来看她二次,哑吧的手语健美都懂,是从小在一起的原因,健美自己也会打手语,但讲什么呢?和哑吧讲书中的东西,哑吧也不懂,所以健美也不讲,当哑吧告诉她贵宾死了,健美的眼泪不自的流了下来,哽咽的泣不成声,健美的思想现在有点混乱,有点变化无常,高攀一会儿变成猪,一会儿变成了狗,但绝不是贵宾,是异常凶猛的野狗,这野狗也变化无常,一会儿十分可怜,一会儿要死了,一会儿异常凶猛••••••每当哑吧对她做手势的时候,那家人死了,健美也不伤感,世界似乎也没有这样美好,没这么值得留恋,哑吧告诉她,那家结婚了,健美的脸上也象是一潭死水,毫无表,健美在问自己:“现在世界上有真吗?”年轻的心被伤害了,伤口很难愈合,健美现在二个时间心比较好,一是他们都出工了,二是大家都睡了,这时健美的心能有一些平静,健美想要是现在自己有一间屋就好了,晚上健美和农家女儿睡在一起,大家睡着了,健美的思想就长了翅膀,可以翱翔,一天农家夫妇的屋子,竹上的声音,由慢到快,由轻到重,急促的呼吸声,健美正好要尿尿,起了,尿完,健美看到那一幕••••••,第二天起,农妇特地做了几个鸡蛋,给老公吃,并要老公今天休息,老公不肯,从不撒的农妇:“昨天你累了,好吃的你吃,农活我干,只要你晚上卖力就可以。”说完抛了一个媚眼•••••••

    张寡妇虽然是妇女的公敌,但她也有很多的优点,她,当然有时的有点过,她做媒成功的四对,跑断了腿,磨破嘴皮子,一点也不为过,哑巴也同意她给健美做媒,那高兴劲儿,她立即邀算命先生和哑吧一起去健美那里,而且和张寡妇接触,不用掩饰什么,路上算命先生问她:“你给那么多人介绍,为什么不给自己介绍一个?”“我吗,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讲的一个女皇帝,叫什么。”算命先生立刻眉毛都飞起来了,摇了摇扇子,晃了晃脑袋,走路的脚也往上抬了许多,脚步也显得轻盈,慢条斯理的说:“武则天。”张寡妇立刻说:“对,女皇帝武则天可以找那么多男的,我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武则天到了耄耋之年,还那么渴望,我现在这么年轻,我要自由,张寡妇说得眉飞色舞,理直气壮,连算命先生,自己也觉得自己白活了,蹉跎岁月,顿时算命先生感到自己在张寡妇面前变得蚩愚。自己追求的就是一天三顿饭,算命先生惆怅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白活了,白活了。”自言自语。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见到健美以后,有哑吧先和健美交流。

    进了农妇家,见了哑吧夫妇两连忙让坐,那女的见后面还跟着一个头戴红花的张寡妇,那女的脸,立刻起了变化,那眼神就像而只要开斗的母鸡,张寡妇一看,连忙挂起免战牌,笑脸相迎的说:“我们是给健美做媒的。”潜台词我不是为你那只公鸡来的,但还是忍不住向她丈夫瞟了一眼,又好像很羞涩的低下了头,又抬起头盯了几秒钟,然后低下头翘起兰花指,用感的嘴唇咬咬手绢,哑吧手舞足蹈的在给健美比划,张寡妇对其丈夫秋波频频。哑吧比划了半小时,主要的意思,那里没有斗争会,那里没有工作组,最主要一点,哑吧一起去,哑巴讲到最后,伸出了手,手臂上比鸭蛋还大的肌就凸出了,硬度可以和铁相比,意思告诉健美,谁欺负你,看拳头。健美很受感动,接下来张寡妇上场,表达流畅,经验比哑吧丰富多了。张寡妇总结出三好,人好,三十不到,其实是三十有余,张寡妇毫不犹豫减到三十不到,年龄上用减法,这是张寡妇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山好,果子挂满枝头,走路果子都会砸在头上,水好,清澈见底,拿脸盆一舀就有鱼了,还有一条忘了,山上牛羊成群,张寡妇连忙补充,张寡妇喝了一口水,又有补充,人非常强壮,和哑吧一样,比哑吧矮这一点,张寡妇坚决省略,张寡妇精神振奋了,也显出一点不雅,吐沫溅了出来,四间房••••••

    健美无语,张寡妇拿出杀手锏,男人可以治百病,张寡妇实在想不出是可以治疗百病的,农妇也很赞同:“对,我再苦再累,钻进被窝,什么就好了。”健美还是无语,算命先生总结发言:“不反对就是同意。”农妇和张寡妇都说:“对对,姑娘那有不害羞的。那个女人不想啊。”等于一致通过。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