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到第十六章

    回天乏力,健美和哑吧忙乎了半个多小时,老爷还是断气了但眼还是睁着,手还是握着拳头,不肯松开,但绝对不能举起,直直的放在那里,不知老爷睁着眼看见什么,哑吧走进祠堂,祠堂进门就有一幅祖先雕像,进门二米远,就有一只长二米宽一米高半米的木质长台,哑吧把老爷放在上面,二手托着放的轻轻的,显得极其认真,好像唯恐惊醒老爷,然后点了二根蜡烛,又点了三支香,跪下头碰地的磕了三个头。健美嚎哭着,爸爸爸爸的喊着,人要扑上去,被几个妇女拉住了,然后哑巴递给健美三支香,一包火柴,健美唏嘘着,肩膀抖动,二手颤抖,划了十几根火柴,还是没点着,最后还是哑吧拿着香,一手握住健美的手,哆嗦着把香点燃了,然后把红烛插在烛台上,把香插在香炉里,健美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就晕了过去。大家手忙脚乱的给健美按太阳,掐人中,灌水,健美的一口气终于缓过来,哑吧在旁边伫立着,低着头默默地向老爷保证,一定会保护好健美,以报答养育之恩。约经过一个小时,夫人还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了,当她走进祠堂,大家一见夫人,纷纷让开了路,让夫人前去,夫人干嚎了几声,:“老爷啊老爷啊。”心想从眼里挤出几滴泪水,但怎么也办不到,心里在想:“你这个废物,你这个双料残废,活着的时候,没让我当幸福女人,死之前还让我陪斗一天,你弄得我好苦,还是死了的好。夫人变得忿忾,脸上的表告诉大家,有人递上香烛,夫人点燃后,放好香烛,随意的磕了三头,就站到哑吧的边,她现在最需要哑吧这个当前最时髦最吃香的无产阶级,对自己这个地主婆的保护,要是能进一步•••••••那更好了。这是自己的愿望,她的愿望内心的希望眼角以及嘴角都告诉大家,嘴角的微笑出卖了她。

    早上八点多,工作组来了,见了这样况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坚决要把老爷抬出祠堂,人死了,但是他的丑恶的灵魂,剥削阶级的思想,也要到太阳底下消毒,暴烜,要把狗地主抬到打谷场中间,无奈哑吧和几个人只得把老爷抬了出去,工作组就在祠堂办公。

    哑吧的胆子也真够大,见工作组不住打谷场,赶紧用毛竹支起架子,上面放了几条席子,免得老爷暴尸。

    老爷抬出祠堂,健美毫无感觉,好像和自己毫无关系一样,眼睛没有一点光泽,人显得痴痴呆呆,从昨天到现在,已经一天多了,她只喝了二口鸡汤,一棵小青菜,现在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数理化,什么绘画,从小学到高中,她写了多少篇作文,还写了不少的诗,对于唐诗宋词,她也研究了不少,现在都从她脑子里走了出去,她父亲死了,死了还要在太阳底下暴晒,死了还要消除剥削阶级思想,这时候健美,感到边有了不少老虎狮子,高攀是高攀的头,野猪的,胖女生的则是家猪的体,老虎狮子野猪家猪,在一起狂吼群舞,不知是在庆祝,还是发现了猎物,协商着如何猎取,老虎狮子猪的吼声,健美听不懂,但也很奇怪,健美一点也不忉葸,也没有讲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突然她好像听到一声惨叫,父亲腾空而起,手里拿了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高攀,一起驾在云中,在一座高山停下了,高山有一个山洞,山洞门口,有八个凶神恶煞的怪物,有的长着獠牙,有的鼻子有一尺长,但是扁的,而不像大象的鼻子是圆的,有的耳朵是猪的三倍,它们手里都拿着各种兵器,其中一个没好气的问赵先生:“以前是做什么的?”赵先生回答:“是做医生。”“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看过吗?”“看过。”“那你就做李时珍的助手。”赵先生欣喜若狂,走了进去,后面拉了个高攀,被挡住了,被一顿抽打,“回去,苦还没吃够!”赵先生走了叫了一声:“女儿,我走了。”赵先生走进了鬼门关, 门关上了。这时候健美眼前又呈现了很熟悉很陌生的脸,母亲的脸一下子变得十分庄重贤淑,那淡淡的酒窝,还是那么的迷人,一会儿母亲的脸还是那么漂亮,却变得狂野了,露出了牙,淡淡的酒窝,不再是圆的了,眼里二夜明珠似的眼球,象深邃大海一样的眼,被燹火烧焮,变成一团火,眼神是炽的,尤其看着哑吧,是这样的开放,母亲变了变得不可思议,母亲婀娜多姿材变成了一条蛇,扭动着,有没有毒,不知道,健美卷曲在墙角,觳觫颤抖,她很羡慕父亲,长本事了,在蔚蓝的窾穹中,腾云驾雾,整整二天了健美不吃不喝,也不言语,痴痴呆呆。

    父亲在前面,健美的本领也长了,也能在云中飘逸,父亲走进鬼门关,欻瞬一个转,“回去吧。”健美不顾八大金刚的阻挡,使劲在门上敲着,高声喊着,无济于事,猛然间昊旻中传来父亲的声音:“会好的!”声音没了,父亲的人也消失在云雾中。

    按照当地的习惯夫妻一方入土,活的一方要陪三天三夜,夫人倒是万分的想念这时刻,这绝对不是对丈夫的眷恋,活着没陪,死了还陪什么,夫人祈盼的是,哑吧肯定会陪的,越是没得到的,越是想念,哑吧现在已经是夫人的精神支柱,夫人充满信心,她不相信吴妈是她的对手,而且赵先生走了,哑吧应该消除顾虑,夫人从哑吧的眼神中,坚信哑吧是自己的,她詈訾老天时间为什么过得这么慢,她要利用这个机会,征服哑吧,要把自己美丽的体,容貌,灵魂一起賧献给哑吧,哑吧在夫人眼中已是神,哑吧已把她的心房装得满满的。夫人想象着哑吧把给吴妈和陳婶的干劲,用在自己上•••••••

    工作组对算命先生的成分划分争论激烈,有人说他是无产价级,一寸土地也没有,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无产阶级要有坚定的立场,而算命先生在当地除了狗地主外,是二号知识分子,只不过是团结的对象,而且还要加强教育,宣传迷信,绝不能成为无产价级,为此工作组采取坚决措施,把过街楼下小木屋拆了,以铲除封建迷信的发源地,分给他二亩地,在劳动中改造,自食其力。

    算命先生这下可惨了到了地里,手无缚鸡之力,人家翻地,一锄头下去,半尺的土翻了起来,算命先生一锄头下去,一寸还没翻起来,半天下来,前进还不到二十米,手上早已成了炮兵司令。

    在休息的时候大家围着他,要他给大家算命,他眼向祠堂方向望了望,轻轻的说了声:“工作组。”又看看长满泡的手,又说:“没扇子,我算不出,即使现在扇子拿来,我也摇不动,浑的骨架都要散了。快帮我敲二下。”这时大伙说:“你呢到地里来,还是给大家算命,看天问地,这二亩地的活,我们大家给包了,只要工作组来的时候,你摆个造型就可以了。”这是双赢的协议。

    第十六章

    这时有人提出你给健美算算命,算命先生谨慎的看看四周,看看有没有工作组的人,然后很神秘的说:“健美和高攀龙虎相克,然后又看了看天,就用右手拍了用一下左手算是代替了扇子,摇头晃脑的说:“命运坎坷道潇藪,稻花村里结奇缘。”横批是:“衣锦还乡”大伙儿看看健美目前痴痴呆呆,可怜的样子,也听不懂算命先生说得健美的命是好还是不好,于是急迫的问算命先生,你说的究竟好还是不好,你简单的告诉我们,算命先生有很神秘的告诉的说:“吉人自有天相。”人们听了还是漠然,但从算命先生的神态中,似乎感觉到了,健美的未来是好的。也是大伙的意愿。

    这时人们又提出算命先生给高攀算算命,算命先生使劲摇摇头,算不得,算不得,现在他父母是无产价级,他更是红的半边天的无产价级,所以不能算,不能算,转而,算命先生又用右手拍了一下左手,加重了语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高攀的一生是无产价级。”夕阳余辉的照耀下大伙儿收工了,大家路上有说有笑,工作组说了今后,自己种的就是自己的,什么也不用交,有翻感,但大家又有一些顾虑,要是碰上水灾,旱灾,颗粒无收怎么办?赵先生以前帮过大家,工作组又安慰大家,有灾有难,政府会管,大家也就放心了。

    健美还是坐在路边,凝视远方,呆呆的,不知她在看些什么,想些什么,算命先生总有些想法与众不同,之所以算命先生在大家中间,还能混,你说他讲的话,有点像放,有的还真给他讲对了,算命先生在健美面前停了下来,对大伙说:“你们愿不愿意帮健美,”大伙不响,也不知道怎么帮,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好你,你看看我面面相觑,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算命先生说:“那么真的想帮健美,就狠狠的打健美二耳光。”谁也不动手,人们奇异,打健美耳光,这还是帮她的忙,人们摇头,人们也不敢,怕招揽是非,也有人怕老爷在天上知道了,找他们算账,算命先生看没人敢打,就自己挽起袖子,上去左右很好的打了健美二耳光,嘴上喊:“魂归!”健美哇的一声哭了,並吐出一口血,算命先生要一老乡,把健美带回家,那老乡也有一个女儿,和健美一样大,不过没上学,算命先生在他耳边说:“给她烧些稀饭,用鸡和,慢慢煮,鸡和要撕得细细的,等快要好的时候,放些青菜,让她吃。

    算命先生这几天,也真的很忙,天刚亮,昒昕时刚过,哑吧就带他到山里看风水,老爷的坟地究竟选在哪里?这可难住了算命先生,坟地要是选的高,恐怕工作组要反对,做得低,风水不好,不利于胤裔的发展,于是算命先生转了好长时间,最终选的了一座山,面南坐北,面南的前方,正好是二山之峡,逾过这峡,前方十分开阔,做坟在半山腰,估计工作组也不太会注意,不像做在山顶,招人眼。选好了坟地,哑吧就和几个山民就忙开了,用花岗岩垫底,用青砖砌好了墓,再找来一块大的花岗岩,几个山民用了一天时间把它凿成帽形圆的,墓碑的题字,难坏了算命先生,但继老爷之后,现在是这里最大知识分子,义不容辞,写老爷先生之类,说不定老爷睡在里面,也不会得到安宁,沉思半天,还是下不了笔,写狗地主,商业资本家,算命先生下不了手,最后直呼其名,后加之墓二字,旁边又写了生于某年某月某,殁于某年某月某。做到无可挑剔。

    哑吧也真细心,恐怕墓被风吹雨淋,他和山民们看了很多竹子,搭起了一个八角亭,亭子里面除了门以外,扎了三十多公分高的竹凳,可以让大家小憩,也免得老爷一人在地下寂寞,又用竹子做了张小圆桌,四周又做了和桌子连着的竹椅,可供大家在上面打牌下棋,这八角亭的出入口面南背北,是用二根很大的毛竹支撑着,这八角亭可以说和先生的墓有关,也可以说和先生的墓无关,于是算命先生提笔,这这二根大毛竹上写了,“命运坎坷道渊薮,桃花村里结奇缘。”又在木板上写了“衣锦还乡”作为横批,挂了上去,都是用大红漆写的,非常醒目。

    老爷入土的时间,放在下午五点后,这时工作组的人都走了,当地的人基本都参加了,坚定的无产者高攀除外,高攀的父母也参加了,老爷入土后,放了高升,又放了鞭炮,人们又纷纷点燃了蜡烛,点了香,磕三个头,还放了许多水果,点心,也有在地上洒了酒,放了菜作为祭品。天渐渐暗了下来,人们渐渐散去••••••

    人全部走了,月亮出来了,夫人今天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把哑吧弄到手,夫人已不像以往那样,羞恧的态,夜幕的遮掩,夫人变得大胆和不加掩饰的,夫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燃烧着的烈焰,她的眼睛现在是透视的,她眼中的哑吧是赤露体的,满都是铁疙瘩一样的肌,空中传来,吴妈的叫声:“开心死了!开心死了!”自从见到听到那一幕后,夫人就经常处于恍惚状态,成了她的全部,尤其是叫她放羊,那羊根本不听她的,自由自在的四处走着,她自己早已筋疲力尽,坐在山上一石块上,喘着气,劳动改造,这新名词,夫人深深感到它的力量,更为使她气愤的是,二只公羊,为一只母羊,进行了格斗,羊角顶着羊角,毫不相让,一只母羊站在旁边,眯着一双风的眼,那眼神分明是挑逗,另一只公羊退却了,对于胜利大奖,它骑到母羊上,母羊极力配合,完事后,那风的母羊,又扭动躯,走到斗败的公羊面前,那公羊激动••••••夫人想到这里,自己連羊都不如,这时空中好像又飘过来一声音“狗地主婆,监督劳动,改造思想,脱胎换骨。”**和落差使夫人变得勇敢,夫人脱掉上衣,露出雪白的人的……,在黑暗中尤其醒目,嘴里不停的叫着哑巴哑巴哑巴•••••••哑吧轻轻的把她按在石头上坐下,有拿衣服给她披上,夫人见哑吧无动于衷,就紧紧抱住哑吧,语无伦次的说:“我••我•••这么••••讨厌••••”哑巴轻轻的推开了她,夫人感到彻底绝望了,连滚带爬,下了山,上披的衣服,早就掉了,夫人走路的速度从来没这么快的,到了村里,夫人光着上,好多处被划出血,还有些泥土,夫人进了村子,直奔以前吴妈住的屋子,也不管人家睡着,直接睡了上去,边学吴妈的动作,边叫:“开心死了,开心死了•••••••”

    第二天工作组来了,叫人把夫人捆在上,夫人一点也不憷怵,笑着对工作组的人说:“哑吧不肯,你也可以,上来吧。”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工作组的人,顺手拿了双袜子,塞进了夫人的嘴里。

    打谷场又响起当当当的敲钟声,人们互相通知,开会了开会了,山上一家一家呼叫,约二个小时后,大家聚集到了打谷场,打谷场拉了一条横幅,横幅上用黑字写着,批斗地主婆,夫人脸上倒很平静,脖子上用一根绳子,绳子二头吊着二只破鞋,打谷场上的空气凝固了,才几天功夫,就斗争了二次,大家恐怕那天轮到自己上,这正还起到,斗争一人,教育大家的作用,工作组组长首先讲了话:“地主婆抗拒改造,抗拒劳动,尤其严重的是,多次勾引无产价级哑吧,勾引不成,便耍流氓,更为严重的是,勾引工作组的领导,大家都可以上台斗争,批判,和地主婆决裂,和她的罪恶思想決裂!”他刚讲完,哑吧一个箭步跨上台,哇哇哇直叫 ,手不断做作手势,意思是夫人没有勾引他,高攀原来准备上台发言,看到哑吧气势汹汹的样子,也就罢休了,夫人讲话了:“我是嫠妇吧,新社会,婚姻自由吧,哑吧没有结婚,我追求他,可以吗?”工作组难以回答,立即宣布处理结果:“关在仓库,写检查,一天送二顿饭,一直到检查深刻,挖出灵魂深处脏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