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到十四章

    黄昏时分,人们都纷纷回家了,那美丽的晚霞,给河披上了一层金色,打谷场台还没拆掉,不知什么时候还要派什么用场,世道怎么了,人们大多不知道什么,赵先生怎么了,人们也说不清赵先生究竟犯了什么事,老爷后来在台上吐了血,但斗争还没有结束,最后老爷晕了过去,工作组组长,用坚定的无产价级立场,告诫大家,不要被他的伪装迷惑,这是狗地主装死,抗拒斗争,叫人把老爷拖到猪圈。另一问题,就是地主家房子分配,工作组展开激烈的争论,有人提出要分配给高攀家,有人表示反对,理由是:高攀的父亲,立场不坚定,有人同意,首先他是无产阶级长工,态度的转变,要有一个过程,而且高攀的发言,不仅立场坚定,而且水平极高,有理论,有说服力,是个极好的培养苗子,而且敢于同地主面对面的进行斗争,今后要重点培养,而且今后他是无产价级的知识分子,这样哑吧和高攀家就搬到老爷家了,房间高攀他们也不敢和哑吧挣,哑吧就拿了一间五十多平方米大的,高攀他们家就拿了一间三十多平方米小的,陳婶和丈夫用了半个小时,就把屋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到厨房去做饭。

    哑吧房间什么也没整理,就直猪圈,猪圈连可以踩脚的地方也没有,满地都是猪粪,扑鼻的臭,和药房里的苾香,形成明显对比,夫人坐在离猪圈二米处,眼泪汪汪用用手绢捂住鼻子,健美坐在地上,头放在膝盖上,一声不响,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覃思遐想,老爷则睡在地上,那强烈的臭,倒使老爷醒了过来,他微微的睁开眼,乏力的说了声:“水。”不知是健美没睡着,还是第六感觉,健美一下就站了起来,本能地往原来的家趖步,倒了杯水,就小跑过来,蹲在地上,右手拿着茶杯,左手费力的托起老爷,将嘴对着茶杯吹了吹,然后将茶杯放到父亲嘴边,父亲慢慢的喝了二口好像有了些精神,问这是哪里?眼里滚动着泪水,没有回答。哑吧光着脚走了过来先是把猪粪都铲了,将粪都堆到粪坑里,然后用二大桶水冲洗又用扫帚不停地扫着,一下猪圈变得干净了,他又拿来木板木条,钉子榔头,用了半小时时间,把猪圈一分为二,又拿来许多干草,铺在地上,把老爷抱了进去,夫人和健美也跟了进去,老爷躺在角落里,健美坐在老爷的旁边,夫人离得远远的,用手捂住鼻子,以抵御旁边豬带来的臭味,又恐怕老爷吐血,会将病传给她,那夜明珠似的眼睛,充满了疑虑,恐怖,经过这一天的陪斗,这一天她过的好漫长,远比健美成长还慢,人显得精疲力尽,明显的憔悴和苍老,犹如冬天被霜打过的青菜,蔫了,无精打采,就住在这地方了,她自问,人静了下来,才感到口干舌燥,想要口水喝,看看老爷喝过的茶杯,茶杯的边上还带着血迹,她怎么也不敢喝,就问哑吧,今天就睡这里了?哑吧用手指指天,意思是等天暗下来再说,夫人还像以往一样,对哑吧说:“叫吴妈拿碗鸡汤来。”哑吧用手指指山,意思是吴妈已到山上去了,夫人这才如梦初醒,变了一切都变了,现在自己再也不是至高无上的夫人了,而成立狗地主的老婆,而是要陪斗,要睡猪圈的人了。想到这里,她黯然泪下,她难过倒不是为了老爷的病,也不是为了女儿不能上大学,夫人眼里自己是最为重要的,刚才已经交代过了,晚上还要交代罪行,要写材料,明天开始还要劳动,先是放羊,以后还要下地干活,这是人过的子吗?又看了看半死不活的先生,简直是怒火冲天,从结婚到现在,自己没有当过一个真正的女人,看到过哑吧和吴妈,这才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幸福,吴妈“开心死了”的叫声,时不时的在扰着她,刺激着她,吴妈的福气真好,人不但有好子,又是无产价级,现在是最为光荣的。

    想到哑吧,她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难道我真的不如吴妈。

    须臾之间,哑吧端来一碗鸡汤,上面有一层黄灿灿的油,飘着惹人喜的绿色葱花,香喷喷的,这香味冲进鼻子,直想做深呼吸,哑巴交给了夫人,夫人第一次觉得鸡是那么好,出生以来第一次,鸡是那么好,那么和蔼可亲,就喝了一小口,还是有些风度的,有些烫嘴,她用嘴吹了吹,又喝了一口,就右手拿着碗,左手拿着鸡大腿,狼吞虎咽的嚼了起来,味道好极了,又把鸡汤喝的干干净净,好像老爷和健美都不在,有了食物下肚,,脑子也变得清醒了,世界上最美的食物是饥饿,心想难怪眀朝皇帝朱元璋,在要饭的时候,对于烂菠菜皮,馊了的豆腐,念念不忘,如此亲睐,饥饿使食物变得美味,难怪他当了皇帝,还要这道菜。又想起逃荒来的人,看见米饭剩菜,那发光的眼神,那是希望那是生的希望,那是渴望,就磕头如捣蒜,把老爷当救世主了。哑吧又拿来一碗鸡汤,但里面的鸡大腿换成了鸡的翅膀,里面多了几颗绿色的菜心,这绿色充满了生命力,递给了健美,健美好像无动于衷,夫人望着健美手上的碗,直呆呆的望着碗里的菜和鸡翅膀,好像意犹未尽,但无法启齿,健美把碗放在了地上,把父亲扶了起来,用调羹舀了些汤放在嘴边吹了吹,喂到父亲的嘴里,父亲慢慢的喝了眼里的泪象是断了线的珍珠,刷刷流下,健美也流着泪,并在抖动着,还不时的唏嘘,她不知道父亲究竟犯了什么法,她开始学的是三字经,人之初本善,自己也是一直帮助有困难的人,每个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人不能把人看扁了,明朝皇帝朱元璋还要过饭,魏征还坐过牢,成了阶下囚,后又成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座上宾,建立了丰功伟绩,为大唐贞观盛世做出巨大贡献,健美经常对自己说,做人要正直,不能做侫究的小人,讲话要讲真话,要讲谠谔之言,健美看了不少历史书籍,以前朝廷上,当官的见了皇上都要下跪,三呼万岁,对于皇上都是报喜不报忧,而魏征这样的忠臣,与众不同,唐太宗李世民把鸟为宠物,非常喜欢,所以文武百官,投其所好,纷纷拿鸟来进贡,一天上朝,有一官员拿了一只金丝鸟进贡给唐太宗,唐太宗正拿在手上欣赏,看到魏征上朝奏章,唐太宗赶紧把鸟放在袖子里,当魏征禀告完毕,鸟已死了,因为唐太宗怕魏征说他玩物丧志,后魏征死了,唐太宗李世民痛哭流涕,说自己失去了一面镜子,直到高中后,健美看了许多历史书籍,才明白其中一些诠谛,健美勉强喝了二口汤,吃了一颗菜心,味觉一点也没有,她的嘴是苦涩的,她的心灵是苦涩的,就再也没有食了••••••大学的梦被打碎了,随着梦的破碎,她的心也碎了。

    斗争会的景不时的反复的在健美眼前呈现,高攀慷慨激昂的样子,犹如在健美受伤的心灵上撒了一把盐。在萌动的青期内,健美也象所有少女一样,喜欢被追逐,被暗恋,健美也知道高攀的心思,健美似乎也知道父亲对这义子的祈盼,用意。健美对高攀也没什么不好的印象,但总觉得高攀上缺少了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之所以健美和高攀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把这层纸捅破,只不过想到大学毕业以后再恋,而且在那个年代,学生谈恋是被锢的,健美百思不得其解。人啊人,怎么就像今天一样说变就变,人还有没有道德标准,还有没有良心,世上有没有报应,现实吧她以前做人的准则,思想全部推翻了,变得不可思议,这时健美又产生了一思想,愿高攀是在演戏,是演给工作组的人看的,高攀的演技象他的成绩一样,是优秀的,想到这里,健美的心略为平静下来。

    第   十   三   章

    夜幕降临了,哑吧来带他们回家,回他们的老家,哑吧现在的家,哑吧要抱老爷,夫人用手拉了拉哑吧的衣角,阻止了,轻声说:“让他去,不要管他。”自己很习惯而又自然的往家里走,她把那里还是当作自己的家,健美见父亲没去,自己就留下来陪父亲,哑吧到家后,要拿二条被子送给健美父女,夫人又阻止了,要把哑吧的自己盖的被子送过去。

    天真正的黑了下来,在这偏僻的地方,夜显得那么倓恬,只有蟋蟀和虫的鸣叫声,或远处传来几声旺旺的狗叫声,这夜晚似乎不是人的世界,而是这些动物的领地,这种頠宓使人产生思想,她想看看高攀究竟是怎么想的,于是给父亲盖好了被子,站起沉思着,最后健美踽踽独行,快到家的时候,她走的极其缓慢,徘徊了好长时间,见面怎么说,说什么,万一高攀不理她,自己的脸往哪里放,姑娘的自尊往哪里放,又想到陳婶平时对自己的关心,以及高攀父亲上午的发言,万一他们给她难堪,下不了台,就拿自己的书,这也就给自己台阶了,脚步是沉重的,沉重得几乎拖不动,浑 乏力,全疲倦,到抬起手都困难,她又带了一丝希望,人的生活是要充满希望的,在希望中生存。

    人在绝望的时候,要么灭亡,要么从沉默到咆哮,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人,那是生活的强者,是任何人战胜不了的,这使她觉得人轻松了许多,她走进了原来自己的家,进门就是客厅,约有二十几平方米,中间放了个红木八仙桌,旁边放了二把红木椅,红木椅很重,有扶手的,椅的背当中有一块宽约二十公分的红木,不是直的,是按照人的背部线条设计的,人坐着很舒服,红木上有雕刻并且用象牙镶嵌,图案是象征吉祥的松鹤,红木桌前凌乱的放了四张鹅蛋形的红木凳子,再往里就是父母的房间了,母亲一定已经睡在上了,不知道在做什么?客厅的左里角有一道门,门里是她十分熟悉的地方,一张红木的单人,一张写字台,一只书橱,一只衣橱,还有一只女人专用的梳妆台,上面还有鹅蛋形的镜子,都是红木的,赵先生在女儿上花钱从不算账,健美走到客厅里,听到她原来的房间里有声音,她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到门前,这声音有些耳熟,但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听清楚了,“我在县里当领导的爸爸说,你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听工作组的组长讲,你政治立场坚定,斗争发言极有水平,你的前途不可限量。”那是同学们给她起了个外号<PIG>的女生。“我要求爸爸想办法和你上同一所大学,好不好,高攀你说好不好?”健美从声音中似乎能看到那胖姑娘,扭动躯,往高攀怀里靠,声音有些做作的嗲,令人作恶,“好!我求之不得,今后大学毕业后,有你父亲这棵大树的翳樾,我们可以作一番事业。”高攀不加思考的坚定回答。“那你还和狗地主的女儿好么?”“好什么好,划清界线,一刀二断!”“那么你吻我一下,证明你我。”“好好好,我吻你,我吻你一辈子&#8226;&#8226;&#8226;&#8226;&#8226;&#8226;”啧啧啧的接吻声,“舌头&#8226;&#8226;&#8226;&#8226;&#8226;&#8226;”胖女生的祈求声,发嗲声,声声象刀刺在就的心上。听到这里健美踉跄的冲出了客厅,摔倒在了门前,一阵飕飕凉风吹来,健美清醒了,她爬了起来,以前她看小说,看到凛冽的西北风,象刀刮在心上,她心里总在想太夸张了吧,现在她懂得了凛冽的北风刮在心里的滋味。

    在她多么熟悉的河边散步,与其说是散步,还不如说是拖着沉重的脚步,在河边移动,月亮的倒影,像一只银盘放在水面上,随着风的催动,又破碎了,月亮不喜欢破碎,它躲进了云层,此时她根本无心欣赏这些 ,她静静的在一棵树下坐着,她只觉得如今的世道在变,人心在变,变得好陌生,变得好残酷。以前她听到野猪,就心惊胆战,要求哑吧保护,现在她感到野猪也没什么可怕,连死亡也没什么可惧怕的。

    老爷躺在猪棚里,浑乏力,连思想都困难,不是连续的,是残片,一会是哑吧,一会儿是高攀,一会儿是洪水,一会儿是结婚了,一会儿和夫人亲,一会儿是隐约传来双料残废的声音,一会儿是干旱,一会儿是野猪,现在他不知是在思想,还是在做梦,野猪冲了过来,老先生变得勇敢了,毫不畏葸,接下来是老虎狮子,老先生好像自己一下有了武功,这些野兽,都被他打倒了&#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健美躺在树下,饥饿和痛苦使健美也是迷迷糊糊的,健美的童年是无忧无虑,充满快乐和童真,她的聪慧得到老师的肯定,同学们的崇拜,一天的时间,把这一切,打得粉碎,健美这时候好像也发现了野猪,同时还发现了一只家猪,野猪是黑色的子,它的头却变成了高攀,一头家猪是白色的子,头是胖女生头,野猪和家猪,依偎在一起,显得很恩,一会儿它们站了起来,用前脚不断挥舞,像是在庆祝胜利,又像是向人进攻,在路的中央,健美要去学校报到,通不过,这时一只小狗咬了健美的衣角,又叫了几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很响亮,健美在迷迷糊糊中彻底醒了过来,原来,家里的三只小狗,见不到老爷和健美,就出来寻找,首先找到睡在猪圈的老爷,老爷的嘴角还有一点血迹,贵宾犬很体贴的去血迹,贵宾犬又对公狗叫了几声,象是告知,要照顾好老爷,这公狗对老爷也很好,时不时在老爷脚边走来走去,老爷则叫这公狗叫招女婿,现在这三只狗狗享受着天伦之乐,每当老爷叫公狗招女婿的时候,高攀听了就会咬咬牙,当然不会令人察觉,做人的自尊和脆弱,很难界定,健美尽管自己很疲劳,还是把贵宾抱在怀里,贵宾也很高兴,把头钻得很紧,紧贴在健美的前,又轻轻的叫了几声,象是告诉健美老爷在那里,我带你去,贵宾跳了下去,在前面领路,这对于健美是一种安慰,自己大学梦的破碎,人生美好的未来也就被弄得支离破碎,这世界还有什么可以眷恋,她感到心灰意冷,感到了疲倦,这不仅仅是体力的疲倦,心灵的疲倦,灵魂的折磨,对人生的厌倦,&#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到了猪圈,贵宾又叫了几声,象是告诉健美老爷在这里,又跳进健美的怀里,像是撒,要亲一下,那招女婿好像有些不高兴,叫了几下,也要跳到健美的怀里,贵宾很懂事,跳了下来,走到小狗狗旁边,不时地用舌头自己的儿子&#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夫人睡得很香,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见哑吧面疙瘩一样的肌&#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第  十  四   章

    沉睡了一晚的大地,经过一夜的休息,加上露水的滋润,万物像是喝了强生剂,绿草抬起了头,经过一天的践踏,它休整了一个晚上,又展示它的美丽和可,百折不饶,生机勃勃,随着雄鸡的鸣叫,那媚的晨曦在雄鸡的千呼万叫下,拖着慵懒的子的太阳,慢慢的升了起来,当太阳露出半张脸的时候,突然用力一蹬,跳上了地平线,骄傲的俯视大地,还是我主宰世界,芙蓉这地方的早晨是美丽的,它象一成熟的少妇,值得赞美和欣赏,因为它没有刻意地化妆打扮,是自然的,地里的薄荷,其经饱满,其叶蓁蓁,散发出人的苾香,带着一阵清凉,那晶莹剔透的露珠,在叶上滚动,宛如水晶珠,煞是可。颢白的磨菇,象一顶顶小伞撑在那里,在阳光的照耀下,晨露未晞,显得十分饱满。湉湉的河水,在万道霞光的照耀下,淡黄色的藕荷格外引人注目,在靠近岸边的浅水处,四片小叶对称的蘋,相互对称,组合排列绝对整齐,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又像是一个田字,人们也称之为田字草,山姑迎着朝阳,拿着篮子,採着蔌才,准备一天的山肴野蔌,那杆高叶嚭的楸树象是老大哥,居高临下,以木质密而耐湿著称,船民们都选它作为造船的木料,黄褐色花的榛树,山民们当它结果的时候,纷纷用竹竿敲打,那榛子纷纷落地,果实香喷喷的,回味无穷。

    健美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不知所措,昨晚她在河边走了很长时间,踽踽独行,无人诉说,疲倦了,干脆坐到河边的青石上,看看时而晃动的河水,月亮的倒影变得扁长而有高低不平了,时而又变得圆圆的了,月可以重圆,人要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而自己这颗伤痛的心,不知是否能修复&#8226;&#8226;&#8226;&#8226;&#8226;&#8226;父亲的脸色仓白,好像一张白纸,连嘴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唯一可以证明父亲是活人,那就是鼻子底下还有一丝细细的气流,生命的特征,健美坐在父亲的旁边,贵宾一家倒是团聚的,只是小贵宾有些调皮,窜来窜去,贵宾和它的丈夫好像,很理解健美的心,一改往的活跃,静静的蹲在赵先生的旁边,好像和健美的心一样沉重,健美坐在父亲的边,下面垫着稻草,用肘部放在膝盖上,二手托住下巴,看着父亲,沉思着,无能为力,父亲是这片土地唯一医生。现在她才感到,这些年,她对自己的父母非常陌生,知之甚少,母亲现在睡哪里,为什么他不带父亲一起去,回想起来,自己太粗心了,父亲自从那次碰到野猪以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显得很深沉,布满了霾,眉宇始终紧锁着,额上多了些五线谱,眼角的鱼尾纹很明显,原来乌黑的头发,现在是颢黮相间,原就沉默寡言的他,现在好像成了哑吧的兄弟,只会讲单音字了。

    母亲自从野猪事件以后,,开始脸上也是挂满了霜,红润的脸变得苍白,由过去的贤淑,变得卞噪,易动怒,时不时向吴妈,陳婶发火,吴妈和陳婶见她来,就找理由躲开,只是见了哑吧,从不发火,但健美从来没见过父母吵架,,过了没多久,她又发现母亲又回到以前温文尔雅,和蔼可亲,而且可以说是风拂面,整个人始终在笑,尤其那双勾人的眼睛,也始终在笑,而且那眼神现在回想起来是炽晟,熱烈和大胆的,这种眼神只有恋中的女人才有,当时年轻的她,也无法想得更深,更多,现在父亲被斗争了,病了最需要母亲的时候,母亲在哪里&#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人其实很残忍,又很脆弱,健美感到无比的失落,而且对于这样的突变又无人诉说,她用手轻轻的抚摸贵宾,贵宾很懂事的依偎在她的边,茫然的眨眨眼,也显得阘茸无奈,也太快了,一天的时间,世道变了,她从高考第一名的女状元,象天上的星星,大家抬头仰望,受人尊重,现在一下成了狗地主的女儿,她自己是迷迷糊糊的,这成了蚊子的大餐,健美彻底的清醒了,他用手放在父亲鼻前,又换了一只手,一丝气息也没有,健美用力推了几下父亲,父亲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健美不知哪来的劲,趖疾的奔到自己原来的家,重重而又遽迫的敲起了门,哑巴哑巴叫个不停,哑吧披着衣服,连扣子也没扣,哑吧也用手在姥爷的鼻子前放了放,二手一摊,意思死了,健美哭得像个泪人,但她又不信父亲就这么走了,生命就这么脆弱,突然她想起学校教的人工呼吸,于是她跪在父亲的旁边,用手挤压父亲的心脏,一下,二下,三下&#8226;&#8226;&#8226;&#8226;&#8226;&#8226;哑吧俯下口对口进行人工呼吸&#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