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到第七章

    第    六   章

    高攀的父亲驾着马车,高攀昏迷的睡在马车里,全裹着二条二十斤的被子,但高攀还是卷缩着子,时而痉挛,浑发抖,学医的赵先生,知道危险所在,这时候他恨自己医术还不高明,还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这时无奈的他也在祈祷上帝,救回高攀的生命,挽回他的面子。马车在风雨中摇晃,前进的速度很慢,大而密集的雨点,早把高攀的父亲淋得浑湿透,眼睛也睁不开,马也被雨弄得迷失方向,往常二条青石板,马看得清清楚楚,如今青石板已被泥水淹没,一声响雷,马也被惊吓,抬起二前蹄,马也不知所措的跑进了沟里,马车的一只轮子也陷到沟里,任高攀的父亲怎么赶,怎么拉,也无济于事,赵先生见了也只得下车,二人使出浑的劲,还是抬不起轮子,马也不停的嘶叫着,挣扎着,抬起前蹄,想要自拔,但也徒劳,这时候赵先生才真正后悔,没带哑巴同行,一看无能为力,赵先生干脆停了下来,透过密集大雨,他在寻找着什么?赵先生说:“能找一根手臂一样粗的树杆,和一块厚的木板就行了。”高攀的父亲说:“你还是现坐到马车上去,我去找。”半个小时后,高攀的父亲,找来了木板和树杆,赵先生让高攀的父亲用树杆撬起陷进沟里的轮子,然后他用木板垫在轮子下,二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马车推到道上,,在风雨中艰难行进,又过了一个小时,前面的路已完全被雨水冲垮了,满地是山上冲下来的块和水,马车是万万过不去了,但是要让马驮着高攀过这断路也不行,我们背着高攀也过不了这段路,赵先生採药也经过这里,附近有一座小山,也有山道,只有把马车扔了,让马驮着高攀,我们二扶着,看能不能过此山,只是得让高攀淋着雨,因为这样的雨,一切的雨具都是多余的,这只能看高攀的造化了,二人卸下了马车,把滚烫的软软的高攀扶上了马背,高攀的手不住的打颤,浑哆嗦痉孪着,赵先生扶着他,高攀的父亲推着馬的股,让马在山道上爬,山道已变得泥泞不堪,每上去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力量,并且要防止高攀从马背上摔下来,赵先生又叫高攀的父亲赶紧回去,把马车里的被面被里拆下来,搓成绳子,将高攀捆在马背上,以免摔倒,在上山的路上,赵先生自己被滑了十几次,幸好没跌倒,这三人和马随时都有永远的可能,赵先生又不时用手放在高攀的鼻子前,还好,有气,终于下山了,赵先生和高攀的父亲的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下山是要轻松些,但更危险,上山容易下山难,走到半山腰,一块石头挡住了道,在赵先生和高攀的父亲把它搬开,石头是搬开了,赵先生也滚了下去,小腿疼得厉害,怎么也站不起来,过了半个小时,终于站了起来,但移动一步,头上豆大的汗水就流了出来,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高攀的父亲只得右手扶着马背上的儿子,左手挽着赵先生,赵先生瞒珊趑趄的移动着脚步,每移动一步,赵先生就钻心的痛,二个多小时的路,花了十多小时,终于到了省城的医院,量体温,拍片,听心肺,然后办住院手续,交一百大洋,接下来赵先生拍片,结果小腿骨折了,交五十元大洋,住院。这时赵先生已讲不出话,用手指指腰间,从赵先生腰上取下一个布袋,里面装了二百大洋,高攀的父亲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也不知今后用是,什么来还赵先生,楞住了,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赵先生见了,挥了挥手,轻轻说了声:“快交!”不知是苍天的伤感还是怼怨,不知是昊旻的眼泪,还是水神的疯狂,那倾盆大雨下了三天还不停,河水已涨到地平了,那轰隆的雷声又象窾苍发出的怒吼,惊天动地,似乎要把大地劈开,那狂风更是要显示它的威力,把屋顶扑掀起,把蔽芾的小树连根拔起,那大树在狂风的吹打下,看到小树和屋顶的下场,发出哗哗的响声,但在狂风暴雨的肆虐下,像是受了惊吓,浑在觳觫,颤抖,又象是在哀求,然而抗争和哀求都无济于事,一个更大的闷雷,从天而降,在屋顶上发出巨响,把屋子震得颤动,健美蜷缩在的角落娃娃直哭,喊着她从小到今的保护神:“哑吧叔叔,哑吧叔叔。”夫人见状,赶紧拿起雨伞,冲进雨里,叫了哑吧,哑巴立即赶了过来,说也奇怪,哑吧一到健美的哭声就停住了,尽管只有几步之遥,但哑吧浑上下却象刚从河里爬起来一样,湿漉漉的夫人看了心想:“哑吧老是为我们做事,趁此机会,也可为哑吧做些事,夫人赶紧从柜子里拿出二张油纸,把它叠小了些,疾步赶到哑吧的房间,拿起哑吧的衣裤,用油纸包好,又包了第二层,做到万无一失,把它放在腋下压得紧紧的,恐怕有闪失,刚到门口,夫人就尽力把伞撑开,忽然,一阵狂风吹来,雨伞随风而去,雨伞在风中跑着步,时而象表演杂技,翻个,夫人见了毫不思考,赶紧去追。哑巴到了,健美不但不哭了,可能刚才哭得太疲劳了,睡着了。这时哑吧一看,夫人不在,风已把门吹开,哑吧出门一看,雨伞在前面奔腾,夫人在后面紧追不舍,腋下的油纸包却没丢掉,突然,天空中一道白色的闪电,像一条银蛇,逶迤而下,哑吧象飞一样冲了上去,把夫人压在下面,一个沉闷的响雷,把人的耳朵都要震聋了,闪电到处,水中冒起一股青烟,打碎了供马车走的花岗岩的石板,碎片飞到哑吧的手臂上,殷红的血流了下来,随着雨水溶化在水中,哑吧赶紧把夫人抱了起来,夫人在哑吧的档护下,倒显得十分镇静,哑吧一把托住夫人的背,右臂托住夫人大腿和小腿弯曲处,夫人把腋下的油纸包放到前,用一手遮住,,用另一手围着哑吧的脖子,这时夫人看到哑巴手臂上的血,一阵激动,她全的血液也在加速流动,到了屋里,哑吧把夫人放到上,夫人打开油纸,里面的衣服竟然干的,夫人脸上露出笑容,庆幸自己做了一件成功的事。刚才在雨中哑吧抱着的感觉真好,她真希望路再长一点,好让她多一点享受,她整个的体软软的,像是一滩泥,而哑吧整个就像是一座铁塔,绝对是可以让她纤细的体依靠,而哑吧抱着她的体,俯视她的脸,尽管这些天来,她受到的煎熬折磨,脸上显得顑颔苍白,但是还掩饰不了她的妩媚,这种病态的美,更是让人对她充满怜悯充满,哑吧为自己暴雨救美感到值得,哑吧把夫人抱进了屋,轻轻的放到上,转要走,夫人的脸一下红了,一眼乜去,像是半睡半醒,又像半醉,用嗔而命令的口气说:“快来包扎一下。”包扎好了,夫人又用狡黠而挑逗的眼神,语好气说:“给我打点洗澡水。”哑巴赶紧打了一大桶温水,进屋一看,惊呆了,夫人-------东方的维纳斯,完全裎露在面前,哑吧停留了几秒,脚步不肯移动,脸上直冒汗,哑吧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冲出了房间••••••

    第      七     章

    夫人无可奈何的望着哑吧远去的背影,感到十分沮丧,二次对哑吧的挑逗,哑吧都无动于衷,夫人开始对自己失去信心,难道自己真不如吴妈,真不如陳婶,吴妈的材就像是麻将中的白板,没有腰,成直线,一的赘,没有美感可言,再说陳婶,脸虽然白了些,但皱纹依稀可见,材虽然苗条,但女的特征一点也没有,她们到底好在哪里,这是夫人一直想不通。夫人只得自己洗澡,夫人用瓢舀了些水,往头上浇下,那乌黑的头发,就像黑色的瀑布,更衬突出皮肤的皓细,象剥了壳的白煮鸡蛋,这时夫人的一双眼睛痴迷的自我欣赏着,想起赵先生刚结婚时,对她说,眼睛像夜明珠,那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像是绽开的红色玫瑰,一排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像是长在嘴里的白色花萼,小嘴里吐出的暖气,带着芬芳郁香,要是哑吧能开口讲这样的话,能用健壮的她,那自己就是最幸福的女人,夫人十分生自己的气••••••夫人出生在官仕之家,从小不仅教她四书五经,还教她绘画,刺绣,要出嫁前,母亲还教她,在家要是个贤内助,在外要象个贵夫人,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到了上要象一个妇,夫人红着脸渴望的听着,••••••由于朝廷内部倾轧,开始落泊了,夫人才嫁到这偏僻的地方,而且嫁了个文弱书生,而且现在是彻底废了!夫人总结出,哑吧没看中自己,主要是自己对“久生”这四字理解,落实不够,今后要采取实际行动。夫人的工作目标,就是要让吴妈和陳婶尽量和哑吧少接触,自己多出现在哑吧边。雨终于停了,久违的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使人们感到阳光的可,暄煦,万物生长靠太阳,夫人现在有了方法,心就像美丽的太阳一样,心里甜滋滋的,心被美好的未来滋润着,脸上红扑扑的,又使夫人恢复了青,那美丽感的小嘴,人们总是看到那白色花萼似的细牙,小嘴合不拢,那二个美丽的酒窝,就像是灧潋的波纹,使人百看不厌,夫人的脚步变得轻盈了,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希望和目标使生活充实美好。

    一个月后,赵先生和高攀父子也算是凯旋而归,高攀是重病瘥愈,从马车上下来,是人搀扶着,步履缓慢,双脚是拖着移动,双眼深凹,面色蜡黄,本来细长的个子,现在更是风杨柳了,好在一条命总算从死亡线上捡回来了。赵先生的自己的骨折虽然治好了,但留下了永恒的记忆,脚拐了,二百元大洋几乎花尽,在当时这钱可以买十头牛,但赵先生的心却像久违的太阳一样,相当的好,钱花了,腿拐了,但是在大伙心目中的地位威信恢复了,人们对他的壮举称赞不已。

    赵先生的回家,每天还是去药房,治病开药,一到晚上,夫妻二人怎么也睡不着,赵先生也想试图恢复往的雄风,都失败了,夫人生气的喊了声:“废物!”这二字深深的刺痛赵先生的心,从此二人分开盖被子了。第二天醒来,夫人似乎平静了许多,关心的问赵先生:“药铺里的药还多不多?”赵先生:“差不多,反正山民会送过来。”你就不能一人上山,也可让大家知道,你离开哑吧也能把事做好。夫人说得很平静,但是眼神中却透露出谲猾,赵先生低头看了看自己拐了的脚,露出了苦涩的一笑,想起晚间夫人恶狠狠的“废物”二字,他的心沉了,使劲摇了摇牙,苦水往肚里倒,心中想起一句话:“最毒不过妇人心。”拖着沉重的脚步往药铺走去,上山一定也要带哑吧,赵先生明白了面子和安全天平那个更为重要。人生是需要不断总结。

    夫人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用紧盯人的战术,不时的出现在吴妈和陳婶面前,唯恐哑吧和她们在一起,一到晚上长吁短叹,翻来覆去,总想哑吧现在和谁睡在一起,总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去,脸色又变得苍白了,心烦躁透了,时不时训拆下人,看谁也不顺眼,吴妈和陳婶总是躲着她,夫人的卞急,背地里陳婶给她起了个外号,“美丽魔鬼。”这个雅号起得还艺术化。夫人现在要求吴妈每天到山上摘蔬菜,理由是山上蔬菜新鲜,但这可恨的陳婶,好像每天都在自己边,只有让陳婶嫁人,自己才有更多自由的空间。一天高攀的父亲送点心来,夫人问他:“想不想结婚?”高攀的父亲人长得欣长,脸也算对起大家,人也老实,点了点头,夫人又问:“陳婶怎么样?”他又点了点头。

    主意已定,夫人一改近来拉长了脸的岔容,带着风般的笑容,走到吴妈和陳婶面前,让吴妈到厨房干活,自己和陳婶有话要说,带着善良和关怀的语气问陳婶,几岁了?丈夫死了几年了?,自己还这么年轻,可以为自己想想啦,接下来就直奔主题,是不是可以考虑改嫁,陳婶的脸红红的,不置可否,也不言语,夫人接着又问:“高攀的父亲怎么样?”陳婶还是不言语,但是眼神在变,这心灵的窗户告诉别人,心在动了,陳婶的眼又盯着夫人,似乎象  x光机,在探寻••••••夫人紧接着说:“高攀父亲那头,,我已经问过了,他同意就看你的了。”陳婶的心开始激烈活动起来,要说哑吧倒是制造快乐的稀世之宝,但是这道菜二人分着吃,第三人还想抢着吃,而且夫人这一头,要是得罪了,那也不是好吃的果子,要是换一个女工,把自己赶到山里去,自己可受不了这个罪,再者哑吧尽管健壮,但又不会言语,也少了份趣,有话没人讲,也有苦闷之处,夫人看她已经心动,期待陳婶回答,陳婶红着脸说:“由夫人做主好了。”:“好,那就这么定了,找个良辰吉给你们把喜事办了。”     午饭后,夫人同赵先生讲了,成人之美是好事,赵先生欣然同意。夫人办事雷厉风行,二天后就把这婚事给办了。

    结婚的当晚,最高兴的是吴妈,她庆幸和自己抢食的要少了,这总是好事。

    高攀的父亲进了洞房,迫不及待的要和陳婶**,陳婶却不紧不慢的说:“不要急,人家好几年没做那事了,怪难为的,边说便把子卷缩起来,世上最感的女人,嘴里都是纯洁的,在半推半就中,完成了好事,高攀的父亲已是气喘吁吁,陳婶在思念哑吧•••••

    哑吧还是和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后,送二个小孩去上学。只要到九点多,夫人总要吴妈到山上去摘蔬菜,天天如此,每天到这时夫人总是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总是看着街上,是不是有马车过来,是不是有马蹄的声音,好几次以为哑吧的马车回来了,她满脸兴奋的冲出门,红红的脸,又回到屋里,好不容易盼到哑吧回来了,夫人又是递毛巾又送开水,但哑吧总是低着头,不看她一眼,就去干活了,夫人简直要崩溃了,时不时拿出镜子照自己,难道自己就这么难看吗?

    陳婶和高攀父亲结婚后,陳婶经常问高攀的父亲:“自己比他原来的老婆怎么样?”高攀的父亲,倒是实话实说,说她比原来的老婆要白,要苗条,陳婶听了心花怒放,后来高攀的父亲加了一个但是,原来的老婆就是上比她大,陳婶听了也毫不犹豫的回答,原来的老公,晚上比他能干,嘴上说的是原老公,心里想的是哑吧,陳婶现在盼到就是他去省城的时候,她就可和哑巴重温旧梦。高攀从医院回家后,和父亲一起跪在赵先生面前,发誓今生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赵先生的的大恩大德,赵先生扶起他们,语重心长的说:“只要你好好读书,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知识就是力量,可以改变人生,而要达到这样的境界,需要的是勤奋和毅力,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韧作舟!”年幼的高攀,似乎没听明白什么,也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但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要有钱,就要好好读书。赵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只要给女儿做衣服,就一定有高攀的,陳婶也把家里的伙食搞得很好,不到一个月,高攀的脸色开始红润了,也长了些,学习上健美成了高攀的小老师,赵先生也辅导他,在他生病这个学期,高攀不仅没有留级,成绩还是班上中等水平。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