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到第五章

    第三章

    一上学,健美很快就成学校的星光人物,学习是年级第一名,写字绘画数学样样出色,更为绝的是,这位文静漂亮的小女孩,挽起袖子,抖动着小辫子,高年级的男生一不是她的对手,令人刮目相看,惊叹不如。而高攀学校碰到一些困难,学习成绩平平,年纪又比同班同学大三四岁,个子高,但不出名,言谈举止,又带着浓重的乡土气息,普通话极其不标准,带着浓重的乡土口音,所以他特别害怕老师叫他发言,沉默寡言,很少和同学交流,进省城的读书的基本都是富家子女,因此他有不少的自卑感,背地里同学给他起绰号:“大木瓜,呆子。”更有甚者,直接叫他:“乡巴佬!”只要健美在旁边,大家就不敢这么放肆,因为健美是最优秀的。

    赵先生每隔二三个月就要和哑吧上一次山,采中草药,每次收获都颇丰,偶而也采到野山参,灵芝之类,有时哑吧也会带回野味。每次都是太阳还没升起,要到傍晚才下山,一天下午二点多,采得很顺利,哑吧已经背了二大袋的中草药,老爷在前面登山,看到紫色花的桔,就叫哑吧把花剪了,挖出下面的跟带回,看到桂皮树,就指点哑吧剥一些树皮,但要哑吧千万不能剥一圈的树皮,剥了一圈的树皮,根部的营养就无法输送,该树肯定要死了。见了薄荷赵先生就让哑吧把叶子和摘下,看到他们要的馬蔻,赵先生就让其把种子取出,对暗紫色花的杜衡,赵先生指点摘其花,对于三种茱萸,赵先生对哑吧讲得很仔细,开小黄花的是山茱萸,果实圆形,红色,味酸,吴茱萸开的花是黄绿色果实是红色的,那食茱萸绿色的花,苦味的果实,三种茱萸的果实都可以入药,茴香黄色的花,在当地老百姓,在茴香的茎和叶嫩的时候当蔬菜食用,它的果实可制药,又可制作香料,每次採药,赵先生不仅指点哑吧怎么採,而且教给哑吧不少药理知识 。这天也象往常一样,老爷在前面登山,眼光敏锐的看着树和草,哑吧背上背了一个竹箩,把採到的放到竹篓里,满了就装进口袋里,口袋满了就扎紧挂在树上,回来的时候再取,老爷突然发现了一颗灵芝草,异常激动:“哑巴快!”哑吧转,灵芝草还没看到,只见窜出一只野猪,已咬住老爷的袖子,老爷已吓得面如土色,跌倒在哑吧上,哑吧赶紧把背上的竹箩一扔,一个箭步,眨眼瞬间,冲了上去,用铁钳

    一样的左手紧紧抓住野猪的头皮,野猪也毫不示弱,扭动着头,四肢跳踉着,试着挣脱哑吧的手,哑吧更是使出全的劲,紧抓不放,一个转鱼跃,骑到了野猪的背上,右手紧握拳头,象雨点般狠命的往野猪头上打去,百余拳下来,野猪被打晕了过去,哑吧赶紧弯下腰,拿起一块花岗岩石,朝野猪头上猛砸,直到野猪的头上嘴里都流出了血,看其动弹不得,又赶紧去看老爷,这时老爷的脸色已经缓了过来,眼睛已失去了平的光芒,显得睖睁,呆呆的裤裆和裤脚管湿湿,已被吓出一泡尿,哑吧赶紧把老爷扶起来。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给老爷换上,自己穿了短裤,扛起六百斤左右的野猪,若无其事的下山了。山里的人看到哑吧打死一头野猪,就这屋对着那屋吼了起来,这就像通信员一样,一家一家吼过去,大家都跟着英雄哑巴下山了,这是英雄,这是二老爷,人们这时似乎大家把老爷都忘记了,此时人们的眼里出了哑巴还是哑吧,整个晒谷场沸腾了,已架好了多时不用的大铁锅,人们又要求哑吧扛着野猪在打谷场转三圈,人们围城圈,高喊:“哑吧,英雄!哑吧,英雄!” 哑巴刚放下野猪,众人就把哑吧抬了起来,往上扔,齐声喊:“哑吧英雄!”这喊声震天动地,透过高山,传得很远很远,夜幕降临的时候,一大锅野猪已经煮好,在煮的时候,倒了不少的 酒香喷喷的,赵夫人又拿出几十昙酒,为哑巴庆功,同时犒劳大家,各家各户也都拿出鸡鸭鱼,大家围着篝火喝着,吃着,唱着喊着,有人可惜的说,就是哑吧不会讲话,要是哑吧能讲讲打野猪的经过,那才过瘾,,有人提议:“叫老爷讲。”这时的老爷,在屋子里,躺在上,看着天花板,像是灵魂出窍,心有余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旺旺燃烧的篝火把人们的脸映的通红,还是酒的作用把人们浑的血液沸腾,人们兴奋的交谈,又不自的唱着,围着篝火的跳了起来,打破了夜的頠谧,一些青年男女悄悄离开了人群,走到几十米外的丛林里,,小伙子借着酒兴,满怀,向姑娘表达了烈的,在这样的时间地点选择表达,不失为好时机,但这里一个最英俊的小伙子向一个公众认为最为般配的姑娘表达娘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前几天不管他们是邂逅还是相约,由于青涩很少言语,但二对炽晟的燃烧的眼睛早就说明了一切,看得是那么的切,在对方的脸庞乃至全停留的时间是那么的长,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但今晚在这么好的月光氛围下,姑娘却没被感染,丝毫没被感动,只是平静的问:“要是碰到野猪,你能救我么?”平时伶牙俐齿的小伙子一下变得塞聱了,愣住了,半响说不出话来,想到那六百斤的野猪,他全上下凑紧了,还好夜幕遮掩了他颤抖觳觫狼狈,只是轻声慢慢的无力的回答:“我会。。。。。。我会。”姑娘嘲讽道:“你还是救救你自己吧!”说完朝人群中走去。

    哑吧的壯举也使赵夫人兴奋不已,她不仅拿好酒款待大家,而且也破例的拿起一碗酒敬哑吧,赵先生称她为夫人,因为面子关系,她不大和哑吧经常接触,她对哑吧的印象极好,这不仅因为哑吧活干的好,而且对健美照顾得万分周全,更为主要的是上次吴妈的肆无忌惮的:“开心死了!”的叫声,此上把她吸引到了他们的门口,使她从门缝中窥视到使人脸红,又十分想看的一幕,这一幕使她几个星期没好好睡觉,对开心死了四个字想要真真了解,所以她也会经常看哑吧,那眼光是痴痴呆呆,神恍惚,今天她激动万分的说:“谢谢你对老爷的救命之恩,英雄,干杯!”说完一饮而尽,一碗酒对哑吧来讲,算不了什么,夫人这张白净漂亮的脸,在酒的作用下,脸立刻变得象艳盛开的花朵,哑吧此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定格在夫人的脸上,脸的肌在微微抖动, 那高耸的肌急遽的起伏,夫人看哑巴的眼神十分深,随即又很好的把持住自己,嫣然一笑,转去招待其他人了。

    走过一圈,夫人来到哑吧旁,拉了拉哑巴的衣角,哑吧一看是夫人,一阵激动,拉住了夫人的手,夫人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把哑吧的手掰开,朝丛林的方向示意一下,哑巴隨即跟随夫人离开了喧哗的人群,走到了丛林的菩提树下,那茂密的树叶把此地遮得黑黯黯,那皎洁的月光,透过婆娑的樹翳,洒落了极少的斑点,这里没有人群的噪杂,喧哗,还给黑暗本的宁静,这种頠宓,给人的却是无限的遐想,给人的是压抑瘗埋的感爆发,夫人微微仰起了头,那美丽的小嘴微微开启着,美女特有的香气,花草的清香混合在一起,使人想深深的呼吸,夫人像是古希腊中美丽的女神,在祈盼着什么,那白里透红脸色在夜色的掩护下,抛弃了矜持,羞涩,显示出人对的本能本的东西,此时在月光的映照下,夫人犹如燃灼的火焰,是大胆的,烈的,充满野的,不仅燃烧着自己,而且燔灼着他人,哑吧高高的个子,居高临下站在她的对面,犹如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他完全明白夫人的心,就象吴妈,陳婶一样的渴望,哑吧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但老爷二字始终占据他的脑海,老爷这二字,从小到大,这二字始终是神圣的,不可亵渎的,也是高不可攀的,不可逾越的,夫人好像不是一个独立体,主子和奴才始终是有分界岭的。这时的哑吧,在美丽动人的夫人面前,完全失去了打野猪时的英雄本色,变得顺从,但又十分渴望,然而老爷的影子一直追随着他,他知道必须压迫自己,老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靓丽的夫人只属于老爷一人,想到这里,哑吧变得异常冷静,但是勃盛的体力,对美的渴望,在哑吧的脑海里激烈冲撞,夫人见他没有动静,就用纤纤的小手,拿起哑吧大而有力长满老茧的粗手,把它放到自己的前,哑吧像是触了电一赶紧收回,同时又急迫的竖起大拇指,老爷的意思,夫人的嘴里吐出了音乐般的声音:“你救了老爷的命,老爷的一切都是你的!”哑吧拼命的摇着头。其实哑吧自从发育后,看到夫人总要多看几眼,多少次梦见夫人,甚至。。。。。。。。。一次夫人把装在碗里的半只鸡递给他,

    碰到他的手,使他一阵激动,竟把碗打碎了,现在哑吧站在夫人的对面,激动使他象要窒息一样,使他感到频亡样的难受,一件自己想念了千百回的珍宝,摆在自己面前,道德,感恩的理,使他不得不放弃,他选择了逃避,哑吧转過,向人群中奔去,把夫人的美夫人的善,自己 对夫人的深深的窆埋起来。

    第    四     章

    人群散去了,夫人带着莫明的侘傺,失落回到了家,赵先生还躺在上,看到婀娜多姿的妻子回到了家,似乎有了一点精神,撑起了子坐在上说:“我还没吃呢。”夫人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就不叫吴妈,就从碗橱里拿出二只冷盆,又用煤油炉煮了一锅汤,有烫了一壶酒,老爷慢条斯理的吃着,夫人坐在他对面不言语,夫人希望看到的是哑吧饕餮吞食的样子,似乎看到哑巴打野猪的英雄样.。。。。。。更想到的是。。。。。。夫人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显得无奈的嗒惝,老爷吃完了,夫人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干净,洗碗是吴妈明天早上的是。老爷涑了涑口,又擦洗了一下子,夫人已脱去了外衣,里面是绸缎做的鸳鸯戏水肚圜,下穿了粉红色的很感的真丝三角裤,老爷到了上,老爷还是和往常一样,欣赏裎露的夫人,这是一种美,在这美丽的女人上,他是唯一占有者,拥有者,他感到无比自豪, 当赵先生做这些事的时候,夫人很顺从,当赵先生吻她的时候,夫人也很配合,当赵先生闻到了夫人嘴里的酒味:“怎么,今天开戒了。”夫人脸上出现了红晕,这不是的前奏,而是怕先生窥视到她内心秘密的红潮,好在屋子里是黑魆魆的,略为迟顿了一下:“为了给大家助兴,喝了一点。”赵先生还是往的三部曲,以往赵先生的兄弟往往是,出工不出力,经过今天的惊吓,小兄弟一点激也没有,垂头丧气,是彻底罢工了,夫人倒是被他弄得起,嘴里吐出暖气轻声呼唤,微微扭动了一下躯:“快上来吧。”以往经过三个程序,小兄弟应该。。。。。。。赵先生央求夫人帮助,夫人顺从的跪起,俯下,不怕脏,约十多分钟,夫人感到气闷,起了,吐了一大口吐沫,赵先生的小兄弟还是象蒸熟的茄子,赵先生感到十分的沮丧,从不发火的他,现在完全没了绅士风度,用拳头狠狠的打自己的头,捶自己的。赵先生长吁短叹,夫人面壁而睡,夜变得很长很长。在叨昕时分,晗光初露,勤劳的雄鸡髙鸣:“起了该劳动了,太阳公公你也该出来了,月亮婆婆值了一晚的班,也该休息了。”经过几十次的邀请,那美丽的晨曦慢慢驱散了黑暗,呈现了鱼肚色,月亮婆婆匆匆的向太阳公公,交代昨晚人间的况,急忙退去赵先生和夫人一夜无眠,这时才迷迷糊糊睡去。现在,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夫人的耳边经常会传来幻音,好像在黢黑的苍穹中就会飘来“痛快死了”,这是一种折磨,一种摧残,使夫人走火入魔,有点病瘼样,人有时显得呆板,目光迟滞,脸上的红光消失了,廋了一圈。

    吴妈最近笑得十分舒心冁烂,陳婶一双不小的眼睛,经常眯成了一条缝。脸上写了满满的幸福,二人的谈话是言无不尽,而哑吧是永恒的主题,吴妈说:“我真的想再活五百年!”陈婶十分坚定的说:“就是让我当武则天,我也不要,我就要哑吧!”吴妈每天给哑巴准备好宵夜,对像公牛一样健壮的哑吧,吴妈感到精饲料是必须的,哑吧打死野猪,老爷和哑吧的地位起了颠覆的变化,在吴妈、陳婶心里更是绝对的。哑吧离开了夫喧闹的人群,回到自己的屋子,吴妈和陳婶早已把水和冷水,调到温度,恰到好处,哑吧一到,二人忙帮哑吧脱衣,帮哑吧擦,陳婶更是象一个掉皮的姑娘,吴妈显得有些不高兴,这天晚上,哑巴的干劲特别大,但哑吧想的是夫人。

    老爷自从那次被野猪攻击后,由原来的沉默寡言,变得忧郁寡欢了脸上整天霾密布,嘴上总能挂个油瓶,看什么都不顺眼,连他的女儿,原来是心肝宝贝,一次健美吃饭慢了点,也被他骂了一顿,健美从小到大,是他们的掌上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哑吧听到健美的哭声,赶紧把健美带到河边划船去了,直到健美雨过天晴,露出笑脸为止,哑吧叔叔长,哑吧叔叔短的的,才把她带回家。老爷受惊的第二天,和夫人起后二人都脸色苍白,这是一夜徒劳折腾所致,老爷走到药铺,拿了一支千年老山参,又拿了一颗灵芝,配了些红花,鹿茸,又叫吴妈弄了只甲鱼,乌骨鸡,放些酒,蒸着吃,蒸好后,吴妈先把原汁的汤倒了出来,留给哑吧喝,再往里面倒点开水,给老爷吃,老爷只喝了一点点,乌骨鸡和甲鱼连碰都没碰,吴妈理所当然的都赏给哑巴了。开始几天,夫人每天都按老爷的说做,可以说是,一不怕苦二不怕脏,十天一过,夫人完全失去了信心,到了上面壁一睡,想着哑吧,人显得憔悴目光呆板,不像以往清澈光泽,只是见了哑吧,才会放出异样光芒,哑吧见了夫人,总是目光闪烁,,想看又躲避着,像是一道美味佳肴,特别想吃,但这是老爷的,老爷的影子,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老爷是好人,是他孤儿的恩人,他强忍着,压制住自己的感,每当碰到夫人,他就拼命的干活,拼命的劈材,有时就到山上去砍竹子,有时就把吴妈、陳婶当夫人。。

    每当请民间的时候,吴妈和陳婶象所有人一样,要到茔地上去祭醊亲人,今年的清明节吴妈和陳婶也象往年一样准备了祭品,但人已大大的改变,脸上一改往年的病态,现在是红光满面,脸上满面风,怎么掩饰不了内心的欢愉。到了墓地后,她二丈夫的墓前,二人先取了一桶山泉水,把墓碑搽干净,又薅除野草,分别放了四盆菜,一条红烧鲫鱼,加了很多葱,又在最后加了香醋,一碗红烧,,半只鸡,一碗素菜,倒了一碗酒,又放了一大碗米饭,又放了苹果,梨,香蕉,橘子点了三支香,二支蜡烛,烧上一些錫铂,吴妈真是一个天才演员,就开始声泪具下:“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早,走得那么的快,扔下我不管了,我好苦啊,晚上连说话的人也没有,寡妇好苦啊,夜好长啊。”陳婶则要直接的多:“你在那里过得好吗?有年轻的找一个,花钱不要省,我每年都会给你烧锡铂,烧冥币的,不要节约,体好的话,找二个也行,你过得好了,我也心安理得了。我过得很好,你刚死的时候,晚上靜得象坟墓一样,当时只要你不死,我侍侯你一辈子也愿意,当时我真的想死的念头都有。你现在也要怪我,我现在过得很好,我找了个哑吧,他很能干,这辈子当个女人真好。他比你能干,就是吴妈和我抢食吃,所以你在那里,要吃好,要锻炼体,女人喜欢健硕的男人,花钱要大方,女人喜欢,你要原谅我,现在流行的,死的不忘,活的要找。”说完陳婶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头。吴妈还是显得伤心绝的样子,陳婶看了很不爽,就来了个激将法,:“你对失去的老公,这么深的感,你要坚守,哑吧就让给我了,你要死的,我要活 的。”说完提起空篮子就走了,吴妈赶紧跟上:“是赶回去和哑吧加班吗?这加班我不能落后。”“做人不能这样虚伪!”陳婶的语气和眼神都带有鄙视。

    第      五     章

    算命先生右手拿着扇子敲打着左手,歪着脑袋像是向人们发出谶言:“大旱之后必有大水。”又眯起眼看看东边的天,天上的水神怒目瞋视我们这里,要惩罚我们,又看看湍急的河水,河神也怼忿咱们,要发威。人们听了,都吐三口唾沫,跺三次脚:“呸呸呸,痴人说梦话。”以图吉禧。半个月过去了,也看不出什么祲照,人们都骂算命先生是疯子,算命先生也不搭理,只是轻轻一笑,也不与人争论。

    一天中午,还是风和丽,河水汩汩的流过,潺湲。忽然间起了狂风,漫天都是沙土,刮个不停,乌云象地毯一样在空中滚动,也没特定的方向,一会儿东南,一会儿西北,先是把一些干草,吹向了天空,跳起了摇摆舞,一会把一些羸弱树吹左右摇摆,树叶也没得商量的加入了空中圆舞,这些树又像是一个重病的人,又像是一个醉汉。那些粗的大树,也在觳觫,颤抖,树叶无奈的脱离树枝,加入了空中狂舞。人们赶紧往家里搬柴草,哑吧指挥大家把打谷场谷子搬进粮仓,这一切似乎又一次告诫人们,要和天神作奋斗了。河水像是一个文静的少女少妇,变成了疯疯癫癫蛮不讲理的泼妇,河水变得湍急了,在风的作用下,起了波澜,船夫把船靠在岸边,紧紧的把缆绳住桩头,唯恐把船吹翻。突然间,一道闪电,如同一条很长的銀蛇,从天上蜿蜒而下,快到地面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惊雷,从天而降,像是要炸开大地,眨歘间,滂沱大雨从天而降,巨大的雨点倥偬沉重的打了下来,屋顶上响起了嗒嗒嗒嗒的响声,不间断而又急促。这样大雨,雨伞成了多余的东西,雨伞被风吹得东歪西倒,手根本撑不住,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雨还是没停,整个天象是漏了一般,象是千万个千手观音,在天上用葫芦瓢儿舀天河之水,往地上倒,象要把天河里的水舀干, 风更像是拥有千军万马,肆无忌惮的把屋顶给掀了,把树连根也拔了起来,人们再次感到大自然的力量,河水在涨,雨还在下,这时人类似乎又一次感到自己的渺小。牲畜死了不少,还有不少的人上吐下泻,似乎十年前瘟疫的前奏,赵先生 的心自从被野猪冲撞后一直不好,从此他的下好像永远低声下气,无法向妻子交代,夫人也开始有苦闷,忧郁,而变得愤恺了,也时不时的顶撞他,尤其是到了亱里,到了上,赵先生还要像往常一样抚慰她,开始半月,夫人还是显出极大的希望和耐心,半月后夫人的各个部位,就连手也不让他碰了,当他要进行时,夫人一转,背对着他:“徒劳,省点力气吧。”宁可在被窝里流泪,赵先生再进一步新的行动时,夫人一改往常温文尔雅淑女口气:“等来世吧,野山参,鹿茸,红花,灵芝,甲鱼,乌骨鸡,都用了,你还有什么法子?”是啊,还有什么法子,更为使他伤心的是,感到所有的人见到他都不像以前那样恭敬了,他现在好像不是主宰这块土地的神了,他成了腐朽之神, 而洗新神就是哑吧大力神,人们远远的见到哑巴,都要跟他打招呼,尽管哑巴不会讲话,只要哑巴跟人家笑笑,对方就会感到满足,欣慰,自豪,甚至有人会对人说,哑吧今天哑吧对我笑过了,好像这就是祾福,更为可怕的是他好像人们都窥视到他和夫人晚上的秘密,都知道他不是男人了,他感到了无奈和无助,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一个不能被人尊重的男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奔头,以前人们见了他,总没话找话,,说上二句,近乎,而现在见了他,只是笑笑,笑得很尴尬,很勉强,至少他是这么想的,好在这场大暴雨,很多人生病了,来看病抓药,又赵先生长,赵先生短的,使他听了舒畅,内心又觉得人类的可恨,这种有事有人,无事无人,卑鄙小人,但赵先生脸上还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被人尊敬总是使人愉悦的。

    高攀的病,这次很厉害,上吐下泻,三天吃不得任何东西,一吃就吐,高烧不退,赵先生所有的方法都用上了,试着用祖传的各种偏方给他治,絲毫没用,就像他自己的体,不仅药不能治,连女人治病的良药,在赵先生面前也是多余的,女人在他面前是多余的,这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高攀的脸变得像腊一样黄,眼睛深深的凹了进去,变得大大的,但一点光泽一点光泽没有,是赵先生每天去看他二次,只有见到赵先生的时候,高攀的眼里才有些光芒,那是被病魔折磨后,对生的渴望,对赵先生医术的信任,高攀的眼里,赵先生是神,或是魔术师,可以使他从要饭的流浪者变成读书人,同时深信,赵先生也会将他从死亡线上把命夺回来,即使在病中,他也在心里发誓,只要病好了,长大成人后,不管用什么手段,他要做人上人,做人上人的感觉真好,他也喜欢人们向他乞讨,他有时把一些小点心,剩饭菜给乞丐,这时他就像救世主,感觉非常好。

    对高攀的病,赵先生感到非常棘手,一则他对高攀也比较喜欢,喜欢他人比较聪明,长相也不错,招个上门女婿,也不一定亏了健美,要是健美不喜欢,当个义子也行,同时现在大家都认为,高攀是他的义子,要是义子的病都治不好,从他手上死了,那么这个药铺也可以关门了,自从那次被野猪撞了后,他再也不要哑吧跟在边,好像哑巴是保护神,离开哑吧自己不能生活。但是叫他一人上山采药,他是万万不敢了,上一次的经历,已剥夺了他做男人的权利,如果再碰上一次,那这条命不一定也丢了,所以现在他采用的办法,叫山上的人採下来,然后有他经过筛选收购,对高攀的病,他决定送省城的医院,理由很简单,不是赵先生没能力治这个病,而是赵先生没那些进口的洋药,决定后,他叫哑吧备马车,哑吧要同行,他坚决不同意,只要高攀的父亲同行,他要以自己的壮举来挽回威信和面子他要让人们知道离开哑巴他也能做事,做大事,而且做得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