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油条拌豆浆 书名:神仙宝座
    有多大的能耐,敢跟我如此说话!”拓跋重元声音冷冽道。

    “那你就等着吧!等将这些煞兽击退,老夫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听到拓跋重元的话,独孤枯峰躯微微一颤,有些色厉内荏道。

    第869章

    时间点滴而过,虽然煞兽屡次发动狂暴攻击,但八大家族修士眼下小心谨慎不求斩杀但求自保,将那慕容家族的秘法护罩威能驱使到极致境界,倒也极为安稳没有出现变故。

    就在这时,祭坛之上突然传来巨响,继而一道百丈裂缝在众修士头顶空间出现。“镇煞大阵开启了,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了!”八大家族修士面上流露喜意,但片刻后却是逐渐安静下去,一个个面色凝重略显沉。眼下镇煞大阵开启,进入这裂缝之后便可躲过煞兽,但关键在于应当怎样离去?此刻八大家族士处于煞兽围杀之中,可以坚持到现在全凭慕容家族秘法制加持防护。但此制乃是集合众多修士力量而成,先行离去修士自然安全无虞,但后来离去修士又要如何?毕竟没有法力护罩保护,剩余修士定然会落入玄煞兽绞杀中,可谓是十死无生局面。

    八大家族修士尽皆不是那愚笨之辈,心念一转便将此事想透,此刻一个个面色凝重,虽然人人都想当先离去,却又无一人开口,气氛变得越发凝重。

    “我独孤家修士为了抵挡煞兽冲击死伤惨重,此刻实力大减,所以眼下局面老夫要带领家族弟子先行离去。想必诸位道友应当没有意见。”独孤枯峰目光微闪。此刻沉声开口。

    独孤枯峰声音落下。那欧阳家族的女修便是冷冷一笑,“按照枯峰道友所言,我们欧阳家族修士同样受创不轻,是否也可以先行离去。”

    “我令狐家族同样如此。”令狐家族为首修士面色沉,寒声言道。

    ……几大家族修士先后开口表态,顿时引得场中略有混乱,生怕做了别人的替死鬼。而与此同时,法力护罩外煞兽此刻察觉到异样。一时间攻击便的更为狂暴,令八大家族修士心中暗自胆寒更加不愿落后于人,尽皆想要早点从煞界内脱。场中局势顿时僵固下去,此刻局面极为微妙,恐怕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引发八大机组修士争先恐后逃窜,到时法力护罩破碎遭受煞兽绞杀,是否可以活命离开,就要看各人的运气了。

    拓跋重元皱眉,心中摇头冷笑,方才为了保命各方修士可以联合出手。但此刻眼看可以离开煞界,一个个心中便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一群冷血的家伙。只想着自己离开此地,连尚未返回的族中修士都不管了!”

    “诸位道友听我一言,老夫有一建议或许可以解开眼下局势。”慕容家修士慕容玄清开口,顿时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此人先前拿出家族秘术方能帮助八大机组修士维持到此刻,是以众人心中大都有些感激。“玄清道友有何建议不妨直言,若是可行,我等必然答应。”。。。。。

    “不错,今若非玄清道友不拘小节传授我等慕容家族的秘术,在下等人绝对无法坚持到此刻,或许道友意见真的可以得到诸位道友认可。”

    “道友暂且说来听听便是。”众人开口,心中倒是生出期待之意,毕竟无人愿意在最后时刻出现变故葬于此。慕容玄清团团抱拳,此刻略微沉吟,言道:“眼下诸位道友心中计较之处在于谁人先行离去,谁人后问题。毕竟我等心中清楚,先行离去者必然安全无虑,但后修士恐怕凶吉难料,极有可能被煞兽灭杀于此。是以在下提议,我等八大家族修士分为三批离去,第一批乃是各个家族内重伤修士,这些道友没有抵抗能力,留在此处非但没有半点作用反而会是累赘,我想这点诸位道友应当不会心生异议。第二批离去则是修为稍弱修士,而这时需要留下各家族修为最强修士抵挡煞兽绞杀。此处煞兽虽然数量众多,但老夫自认以我等修为抵挡片刻尚且不是问题,待到家族修士尽皆离去,我等再伺机离去想必并不困难。”

    “当然,最后留下必然会承担一定风险,但我等为各自家族修士首领,平发号施令地位尊崇,此刻也到了应当承担自己责任的时候。老夫慕容玄清,愿意做慕容家族留下修士,若是诸位道友没有异议,那便自动站出来吧。”慕容玄清声音落下,顿时引来众人敬佩眼神,毕竟如他所言,这般行事虽可帮助大部分修士全而退,最后留下修士自然会有一定的风险。

    拓跋重元目光微闪,看向慕容玄清目光不透出几分欣赏之意,此人先前拿出慕容家族的秘术,现在又提出这般建议,显然是一心豁达坦然之辈,此刻略微迟疑,上前一步笑道:“我拓跋重元,愿意代表拓跋家留在此处。但在下还想提议一点,留下修士必然要有灵婴巅峰修为,这样一来才有脱把握,否则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木桶玄清面上流露几分喜色,拱手道:“重元道友所言大善,不知还有哪位道友愿意留下?”

    “我北宫潇雪代表北宫家留下!”北宫家族的首领,俊朗男子目光别有意味的瞥了拓跋重元一眼后,冲着慕容玄清微微一礼,也出言道。。

    “好,潇雪和重元道友,都是北宫家和拓跋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之人,实力强劲,有你们两人留下,我们逃出此地的希望有增加了几分啊!”看着北宫潇雪和拓跋重元两名灵婴期巅峰修士,慕容玄清一脸喜色道。

    欧阳家的青甲女修此刻秀眉微颦,遁光微闪与慕容玄清,独孤枯峰两人站在一起。淡漠道:“欧阳飞雪。代表欧阳家族留下。”随着慕容玄清。北宫潇雪,拓跋重元等人先后表态,其余家族的修士首领也纷纷出言。

    此时唯独独孤枯峰面色沉,虽然心中极为不愿,但此刻在众修士瞩目下却也没有面皮推脱,当下微微拱手,道:“独孤家族,独孤枯峰留下。”

    “好了。既然已经达成协议,诸位道友速速开始行动,各家族伤重修士马上撤离。”慕容玄清低喝落下,各方已经集结完毕伤重修士此刻勉强架起遁光,影纷纷没入那空间裂缝内消失不见,场内修士顿时减少将近四分之一,看去空旷了许多。此刻北宫潇雪,拓跋重元等人已经分布到法力护罩各处,各家族修士缓缓后退收缩法力护罩范围。

    “你等准备离去,切忌马上退走莫要耽搁。我等最多只能为你们坚持三息时间。”慕容玄清沉声开口,面色肃穆。此刻才是真正危险之时。各方修士撤出后将只剩下八人维持法力护罩,压力暴涨,若是处理不当极有可能落入煞兽绞杀之中,后果不堪设想。

    “走!”低喝落下,八大家族各方修士同时抽后退,体外遁光狂闪不过瞬息之间影便进入镇煞大阵裂缝内消失不见。轰!法力护罩骤然缩小仅能将八人包裹在内,此刻在那煞兽狂暴攻击下如同惊涛骇浪中随时都会被巨浪打翻的小舢板。拓跋重元等人面色尽皆微白,进而口中发出闷哼,体外法力护罩也是随之产生道道波纹继而剧烈不稳产生崩溃迹象。

    “诸位道友,此刻我等分开各自为战,大家更凭修为逃离煞界!”慕容玄清低吼,声音落下八人齐齐收手,体内威压轰然爆发,遁光闪烁化为一道虚影,呼啸直奔天际镇煞大阵裂缝而去。这短短距离以八人修为来讲不过呼吸之间便可跨越,但此刻在这煞兽绞杀下却是变得极为辛苦。

    “定然要将这八名人族修士留下,否则我等有何颜面向大帝交代。”

    “你等随我一并出手,不惜一切代价!”雄壮煞低吼咆哮,强健后肢猛然蹬落地面,轰然巨响中影化为流光,利爪张开闪烁森然寒芒,直奔拓跋重元等人斩杀而去。此妖物后,数十只煞兽紧紧尾随,体内爆发无尽凶煞之气,直插云霄。

    于此同时,在煞界另一处的山坳之处,有一座数百丈,刚被开辟出来不久的洞府,被一层蒙蒙光芒遮掩着,在洞府之中,一名名北宫家族的修士,一个个盘坐在一件丈许的石室之内,闭目打坐,修养伤势。

    而在另一件石室之中,王宏和北宫雪衣相对而坐,经过近半个月的修养,北宫雪衣的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王宏几乎耗尽的法力,和元神之力,在炼化了几枚丹药和大量的灵石之后,也恢复了过来,此时王宏体内丹田之中的法力,汹涌翻滚,犹如滔天巨浪一般,翻滚不已。

    “师兄,你当年进入妖魔战场,为何没有出去,难道你被困在了妖魔战场?”对视了许久,北宫雪衣,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出口问道。。。

    “当年进入妖魔战场因为出了一些意外,所以没有从妖魔战场中出来返回宗门!”王宏淡然道,随后看了北宫雪衣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妹,你是如何成为北宫家族之人的?看模样,你在北宫家族之中地位似乎不低!”

    “师兄,你可一定要为师傅和南宫师弟报仇啊!”闻言,北宫雪衣不由的双眸一红,一颗颗滚烫,晶莹的雷珠从其眼角,滚滚落下,模样甚是悲伤。

    “怎么回事?师傅和南宫师弟怎么了?”王宏神一怔,急切的问道,虽然自己跟苏老头修炼时较短,但是对于苏老头王宏还是有很深的感的,毕竟自己能够拥有如今的修为,苏老头对自己的相助也很关键。

    “师傅和南宫师弟都被宇文家的修士杀了!”北宫雪衣有些哽咽道,随后将事的经过,给王宏道来,原来在王宏进入妖魔战场数年后,有中州宇文家的修士,在离玄洲游历,无疑中发现了北宫雪衣上拥有中州大商国。八大世家之一北宫家族的血脉。顿时心中生出抢夺的念头。

    中州。大商国,八大世家,在整个中州都是赫赫有名的修真实力,八大世家之所以有此威名,是因为八大世家,都是从上古年间传承下来的神魔血脉,但凡八大世家之人,都拥有神魔血脉之力。然而经过数万年,甚至十数万年的传承,八大世家修士上的神魔血脉之力,已经非常稀薄了!

    但是,神魔世家,与一般的修士有所不同,神魔世家之人,因为上拥有神魔血脉的缘故,其上很难诞生出先天灵根,即使后天灵根如果没有天大的机缘。以及众多天地灵物相助,也很难凝练出灵根。

    所以。但凡神魔世家之人,想要修炼,只有依靠上的神魔血脉,上的神魔血脉之力越精纯,其修炼资质越好,而恰巧北宫雪衣上就拥有北宫家的神魔血脉之力,而且极其精纯,其修炼资质丝毫不弱于先天一等灵根。

    而且更加难得的是,拥有精纯神魔血脉之力之人,一旦修炼到高深境界,就可以开启封印在血脉之中的神魔传承,获得一些神魔的神通,秘术,而诡异的是,拥有神魔血脉的修士,也可以通过吞噬神魔精血提升修为,实力,吞噬的神魔精血越精纯,实力提升的也越迅速。

    宇文家的修士,发现了北宫雪衣上精纯的神魔血脉顿时升起了夺取的念头,宇文家的这名修士,乃是金丹后期修士,而北宫雪衣只是筑基后期实力,根本就不是宇文家修士的对手,好在,在北宫雪衣将要被宇文家修士擒拿之时,苏老头和欧阳无敌出现,将其解救了下来。。

    “师兄,师傅和无敌师弟,为了救我都被宇文家的修士杀了,你可一定要替他们报仇啊!”说着,北宫雪衣,双眸通红,一滴滴晶莹泪珠落下。

    “师傅和无敌师弟,竟然都是被宇文家族的修士杀的!可恶,宇文家族的修士,当真如此张狂吗?”闻言,王宏目露凶厉之色,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封魔塔之中遇到的宇文风,心中更是怒火冲天。

    “师妹,你尽管放心,师傅和师弟的仇,我一定会找宇文家族之人报的!”王宏面孔之上露出一抹坚毅之色,看着北宫雪衣,声音冷厉道。

    过了片刻,王宏眉头又是一动,想到为中州大商仙国八大家族之一的大商国,目光看向北宫雪衣问道“师妹,你是怎么成为北宫家族之人的!”

    “师兄,有所不知,我本来就是北宫家族的血脉,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最终流落在外,最后被大长老发现,才将我带回北宫家族,大力培养!”此时,北宫雪衣停止了哽咽,双眸有些红肿的嘤嘤细语道。

    “原来如此啊!不过,师妹既然是北宫家族之人,以北宫家族的势力,想要杀死宇文家一名修士,应该是很轻易的事,何况师妹此时也是灵婴后期巅峰的修为,为何迟迟没有为师傅和无敌师弟报仇呢?”王宏凝声问道。

    “我虽然是北宫家族之人,但毕竟不是北宫家嫡系之人,根本无法调动北宫家族修士,去寻找宇文家的修士,为师傅和师弟报仇,何况,将师傅杀死的那名宇文家修士,乃是宇文家的嫡系传闻,天资绝顶,此时的实力,比我还要强上三分,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为师傅和师弟报仇!”北宫雪衣一脸苍白之色道。

    “原来如此!师妹不必悲伤,有我在一定能够为师傅和师弟报仇的!”王宏安慰道,随后目光瞥了北宫雪衣一眼后,朝着洞府之外望去。

    “轰隆隆,轰隆隆!”忽然,一股股激烈的震颤之声,从远处传来,让在洞府之中养伤的一众被北宫家族修士,和王宏心中纷纷一惊。

    “怎么回事,怎么会与这么大的动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兽潮?”一名北宫家族修士,急忙从洞府之中窜出,目光看向远方,急切道。

    “不好,是煞兽,成千上百只煞兽,正在朝着我们这边而来!”片刻后,一名腾空而起的修士,看清楚了远处疾驰而来之物,顿时惊骇道。

    “怎么会有煞兽,朝着我们这边而来?”一名北宫家修士,心有不解急切道。

    “大帝所说人族修士就在这里,此人得知了大世界的秘密,绝对不能任由其活着离去。”一只虎形煞兽煞忽然从煞兽群众瞬间出,前肢抬起露出其中五跟根锋锐利爪一把直奔王宏等人所在洞府。这利爪乃是煞气晶化而成,经过这煞兽妖物多年小心祭炼,坚硬无比,寻常人族修士手中法宝也可一下碎裂,是以这煞兽妖物自信可以轻松将山川岩石撕成粉碎。

    “这么多诡异妖物,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呢?”不久后,王宏也从动之中出来,看着不断接近的近千只煞兽,心中微沉,低声呢喃了一句。。

    “嘎嘎,就是此人,冲上去,将此人撕成碎末,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看着王宏出现,虎形煞兽顿时面露狰狞,凶狠之色,朝着王宏猛扑而去。

    “嗯,竟然是冲着我来的,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虎形煞兽,冲着自己而来,王宏心中有些疑惑,不过随即眼底冷芒一闪,此刻一步上前迈出,手上灵光闪烁,一拳向那虎形煞兽轰落。虽然明知这煞兽妖物利爪锋锐,但以王宏堪比中品法宝的强悍对此并不畏惧。

    轰!

    拳爪对憾,王宏体微顿脚下退后一步,而那虎形煞兽口中却是蓦然发出一道惨嚎,此刻五根利爪竟是在硬撼中断裂一根,其余四根也生出裂纹,虽然没有半点血迹流出,但这伤害显然对此煞兽妖物带去极大痛楚。

    王宏面色沉稳,此刻拳头同样微微颤抖,数道深深血痕出现,其上隐约有淡淡黑气萦绕阻止伤口修复,点滴鲜血滴落将袍袖浸染为血色,但王宏眼眸内却是一片平静,此刻厉芒微闪单腿提起轰然向后踹出,而与此同时后方一只黑豹煞兽妖物影刚刚浮现便是被强行轰飞,落在虚空处血色眼眸扫来流露惊惧之意。王宏强悍程度远远超出这两只煞兽妖物估计。眼下王宏手上黑气坚持片刻最终被强行拍出,修炼九转玄黄诀,王宏的展露出强悍自我修复能力,不过数次呼吸间伤口已经愈合消失。

    “好生强横的人族修士,恐怕即便我等联手也未必可以将你留下,但今有一道大帝令符在手,你必死无疑!”虎形煞兽妖物言罢张开大口,猛然喷出一股至乌色气团。这气团出现在外界便开始剧烈翻滚起来,一枚独眼便是在这乌色气团翻滚中凝聚而出,继而张开向王宏看去。被这独眼锁定,一股极端危机感觉瞬间萦绕心头,使得王宏浑寒毛根根乍起。

    但此刻不待他有半点反应,一道乌光瞬间从那独眼内出,沿途空间好似被瞬间弯折扭曲一般,使得那乌光一闪而逝再度出现已然是在王宏前,闪避不及瞬间没入体内不见。乌光入体,一股至至寒的精神波动突然出现在王宏紫府空间内,化为百丈影,口中发出滚滚咆哮怒吼。

    “去死!”百丈影威能无尽,此刻随着这咆哮落下,一道冷森然精神波动轰然爆发而出,直扑王宏元神而去。以王宏如今元神强度虽然不弱,若是当真落入这精神波动中恐怕瞬间便会被强行绞杀。虽然况危急到了极点,可王宏元神僵固,此刻竟是不能做出半点反应,只能眼睁睁等待那精神波动降临。就在这时,王宏紫府空间内突然爆发出淡淡金芒,这金芒极淡,纷纷裹挟这一柄灵剑若隐若现,瞬间将那侵袭精神波动磨灭并且去势不减直奔那百丈影而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宝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