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安德鲁的离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捷qsj 书名:大战纪
    深夜寂静无声,外面明亮的皎月被沉沉的乌云遮住,透不出一丝微光。

    大地沦陷在一片持久的黑暗之中,仿佛吞噬掉了所有的光亮。窗外偶尔有微风拂过,吹动树叶沙沙作响,好像有不知名的生物在低语,又好像冥冥之中的叹息。

    白天的连番战斗虽然让布鲁克斯疲惫不堪,但并未冲淡那股萦绕在他心头的兴奋。他终于完成了族长科伦交给他的使命,终于,这个使命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而现在,他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缓缓从怀里拿出那块空间之石,他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就像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生怕有一点损伤。他轻轻抚摸着石头光滑的表面,感受着血脉相连的触动,这块石头就像他(身shēn)体里的一部分,有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石头仍然散发着淡淡荧光,好像隐藏着特殊的能量,有一股说不清楚的神秘气息。

    布鲁克斯不(禁jìn)把石头贴到自己的眼前仔细查看,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淡青色的荧光,石头还是一如往常的深邃。除了以前那些感觉,他总感觉这块石头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好像在隐隐吸引着他,这种吸引和亚瑟之剑那种渴望杀戮的**完全不一样,是一种自然平和的博大深沉,好像亘古不变的大地一样,让他从心底感到敬畏。

    他突然想要施展魔法从这块石头上一窥究竟,甚至想要将自己的整个(身shēn)形都融入进去,这时脑海中猛然闪过一道霹雳,耳边响起了科伦族长临走前告诉他的话:“千万不要试图进入它!”

    “不要试图进入它,不要试图进入它!”布鲁克斯默念了两遍,想起了族长临走前的叮嘱,虽然他很想知道这块石头的秘密,但是族长叮嘱他的话一定有重要作用,于是只好暂时按捺住自己好奇的冲动,把石头收进了口袋。

    现在摆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自己的去留问题。是去是留,何去何从,像两个角逐的力士,始终来来回回困扰着他。按道理他已经拿到了空间之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应该尽快离开,返回黑龙族才是,但是他的心里还有东西割舍不下,作为一个人类,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他还没有帮诺兰克和岩铁城请到援军,现在要留下一直和他并肩战斗的唐恩几个人自己独自离去,他不忍心。

    矛盾与困苦像病魔一样纠缠着他,让他彻夜未眠。房顶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四周静的可怕,这股声音虽然细小,但还是被他轻易的捕捉到。

    “房顶有人!”布鲁克斯看向房顶,脚步声在快速移动,很快就要离开。

    “到底是什么人?”他轻挥法杖,立刻从窗子里飞掠出去,在空中几个纵跃,几乎眨眼间就跳上建筑的顶端。

    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shēn)影正在快速移动,一把巨型大剑背在(身shēn)后,锋利的剑锋散发着无尽的寒意,好像能够斩断一切荆棘,一个巨大的圆形包裹挂在巨剑的旁边,看上去行色匆匆。这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

    “你要去哪?”布鲁克斯的声音在他的(身shēn)后冷冷的响起,像一阵寒风刮过,卷起漫天的凉意。

    那道(身shēn)影听到声音突然一顿,停在了原地,然后脑袋机械般的缓缓转动过来,淡绿色的眼眸带着一望无际的幽深,但却并没有回答。

    “我再问你一遍,你要去nǎ里?”布鲁克斯加重了声音,里面饱含着愤怒,他已经猜到了眼前这个人要干什么。

    “我要离开这里。”安德鲁转过(身shēn)体,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为什么!”布鲁克斯盯着他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逼bī)bī)问道。

    “我已经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和我格格不入,我想要的是强大的力量,足以掌控一切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身shēn)边的人无法给予我,这里也无法给予我,我只好自己去追寻。我迟早都会离开,想必你的心里应该很清楚吧。”安德鲁看着他,眼睛里好像盛满深渊里的死水,异常平静。

    “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布鲁克斯沉声说道。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安德鲁轻笑一声,满脸复杂的表(情qíng),“我必须离开……已经回不去了。”

    “想想唐恩,想想艾布特,想想阿斯卡,这些一直站在你(身shēn)边,和你浴血奋战的人,他们还需要你的帮助。”布鲁克斯劝说道。

    “是嘛,我可不这样认为。”安德鲁的脸上换上了一副嘲讽的表(情qíng),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让他十分陌生,“他们和我似乎越走越远了呢。”

    “不要((逼bī)bī)我动手!”布鲁克斯(挺tǐng)立的双眉带着凌厉的神色,经过不断的成长,他的脸上早已褪去了青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成熟的老辣。

    “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安德鲁摊开双手,毫无防备的站在布鲁克斯的面前,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你!”看到安德鲁这种神态,布鲁克斯也拿他没有办法,随即面带狠色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当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一道红色耀光猛然间(射shè)向安德鲁,但他脸上的表(情qíng)没有任何变化,好像这不是可以随时可以取他(性xìng)命的魔法,而是一道与他毫无相干的光线。最终红色耀光极速从他的耳边闪过,带动他的头发狂乱的拂动,然后(射shè)到后面的建筑上悄无声息的熄灭。

    “我果然没有猜错,你还是下不了手!”安德鲁邪笑着说道,丝毫不在意他的(性xìng)命完全掌握在眼前这个人的手中,他就像一个在赌场里面输光了所有家产的赌徒,将一切都置之度外。

    “你准备去哪?”布鲁克斯闭上了眼睛,脸上弥漫着悲痛的表(情qíng),没有什么比朋友的离去更让他悲伤了。

    “nǎ里能让我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我就会去nǎ里。”安德鲁一脸无所谓的表(情qíng),似乎并不为自己未来的处境担心。

    “我该怎么和他们说?”

    “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可以如实告诉他们,也可以说我杀了人畏罪潜逃,反正他们不会在乎。”

    安德鲁像个没有一丝感(情qíng)的机器,浑(身shēn)散发着(阴yīn)暗邪恶的气息,即使这漆黑的深夜也抵挡不住这种寒意。他看着布鲁克斯,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邪笑着说道:“我看你也不像个久留之人,不如和我一起离开吧。”

    布鲁克斯的眼中隐隐有挣扎的神色,但眼前很快浮现出唐恩他们熟悉的面容,他们似乎在遥远的地方呼唤,又像在不住挥手挽留,他绝决的说道:“在这个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绝不会离开!”

    “那就没有办法喽,我先走了。”安德鲁轻蔑的冷笑一声,转(身shēn)准备离开。

    “滚吧,别让我再见到你!”布鲁克斯寒声说道。

    “嘿嘿,我们大概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安德鲁的声音飘((荡dàng)dàng)在空中,(身shēn)影很快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大地一如既往的深沉,多么像一个遥远而可笑的寓言。

重要声明:小说《大战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