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面见亚瑟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捷qsj 书名:大战纪
    几种念头闪电般的在布鲁克斯的心底响起:要不要干掉他或者逃跑?如果把法杖指向他最先倒下的无疑会是自己,如果要逃跑前面有守卫士兵阻拦,后面就是唐恩,根本无处可逃。几种念头相互碰撞撕咬,他甚至用力握了一下怀里的法杖,但随后又松开了手,缓缓转过了体。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唐恩那张一如往常的笑脸,没有丝毫异常之处,他继续说道:“下难道有事要办?尊敬的亚瑟王刚才还和我谈起您呢。”

    “谈起我?”

    “对啊,他和我说了很多您以前的事,可真是有趣的经历,所以想要马上见到您。”唐恩兴致勃勃的说道。

    “见我?”布鲁克斯看到唐恩锋利的眼眸如山涧的泉水般清澈,没有一颗虚伪的灰尘落入其中,便同样抱以微笑,“好吧。”

    由唐恩带路,两人穿过很多条蜿蜒的街道,到达城zhōng yāng的一座高塔前。有很多士兵守卫在塔下,他们阵型森严,红银铠甲上多了些金sè点缀,直到唐恩再次拿出他的牌子才将两人放行。

    “他们是什么人?”布鲁克斯边走边问道。

    “皇家护卫团,诺兰克最jīng锐的部队之一,每一个士兵都要经过层层选拔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对于他们来说,上的铠甲就是他们荣耀的象征,唯有不断往上面浇铸鲜血才能保持他们的荣耀长盛不衰,不断滋养生长。”唐恩面带敬意的看了那些士兵一眼,说道。

    “皇家护卫团,听起来好像很熟悉的名字。”布鲁克斯喃喃自语。

    “安德鲁和柏……柏格就是皇家护卫团的士兵。”提起柏格唐恩的语气仍然有些黯伤,这个大个子的死给年轻的法师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挫败感。

    布鲁克斯没有说话,两人沉默的向塔上走去,盘旋的楼梯一直延伸到塔的尽头,很快到达塔的最高一层。

    楼梯口正对着一扇银白sè的大门,上面用金sè的线条刻画着东西,左半边是盾,右半边是弓。

    “进去吧下,王在里面等你。”唐恩说道。

    “你不进去?”

    “王只要求见您。”唐恩平静的说。

    布鲁克斯看了他一眼,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迎面有一个人影背对着他,这个背影高大魁梧,站在那里异常拔,仿佛这就是一棵树,一幢楼,甚至是一座山。

    整个房间非常宽阔,墙壁中间有环形的透明地方,可以看到外面的建筑和远处纯净的白云,使得房间的上半部分好像漂浮在空中一样,但是布鲁克斯明白,这些都是魔法的力量,魔法结界不仅可以使这个房间拥有开阔的视野,而且使房间处于严密的保护之中。

    “你来了。”房间里的人转过来,露出一张坚毅的中年面孔,他的眼睛如黑夜般深邃,整齐的胡子经过jīng心的打理,眉目间透露出威严。

    “我并不是什么下,您为什么不拆穿我?”布鲁克斯低头有些紧张的问道。

    “为什么不拆穿你?”亚瑟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指了指布鲁克斯腰间的亚瑟之剑说道:“因为这把剑。”

    “但这把剑并不是我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把剑并不属于你,但既然这把剑现在在你上,而你仍然完好的站在我面前,这就意味着是这把剑选择了你。”亚瑟王打断布鲁克斯说道。

    “不,这把剑原本就是您的东西。”布鲁克斯解下腰间的亚瑟之剑捧到亚瑟王的面前,“我不该占有它。”

    亚瑟王用手轻触剑柄,又像触电般“唰”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好像害怕沾染到什么东西,说道:“这把剑虽然以前属于我,但现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拿回去吧,它属于它选择的人。”

    布鲁克斯只好拿回剑,不知道他这么做有什么深意。

    亚瑟王凝望塔外,陷入了遥远的过去。

    “在我刚即位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yù望,看着诺兰克以外广阔的领土,我每天都想着把他们据为己有。很快,我有了实践的机会,在和萨德尔邦的一次边境摩擦中,我指挥军队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并且接下来占领了周围的大片土地,那时有人告诉我,我该拥有一把配得上自己的宝剑,一把真正统治世界的宝剑!”

    在jīng心的筹备下,一把剑开始秘密铸造。为了打造出最好的宝剑,我从各地找来了各种珍贵稀有的材料,有些甚至是制造法杖的顶尖材料,我还冒险在隐秘之地狩猎巨龙,只是为了用龙血给这把剑增加一些特xìng。

    数个人类﹑jīng灵还有矮人的大师级工匠夜以继rì的对这把剑进行锻造,无论剑柄﹑剑还是剑刃都经过了数以万次的锤炼,直至最后龙血给这把剑染上了一层猩红的颜sè,这把剑终于完成。

    在看到这把剑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深深的被它吸引,它好像懂我的所有心思,握着它时,我分明听到了它发出和我内心一样的声音,那是吞并一切的yù望,占领所有的野心,它每时每刻都在贪婪的唆使我去掠夺,是如此契合我的心意。

    我发动了更大规模的战争,周围几乎所有地区都遭受战火的弥漫,带着以我而命名的亚瑟之剑,我踏上了没有止境的征程之中。从东边开始,我连年征战,占据了萨德尔邦和班赛额斯大片的领土,大部分时候我会亲自带着士兵冲锋,只有当我的剑饮满鲜血才能使我得到满足,我的心被不断倒下的士兵所产生的快感填满,我的眼里只有杀戮。

    我的属下在事后偷偷告诉我,我那时根本不像一个人,而是一个只懂杀戮的战争机器!

    惩罚随后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来临。萨德尔邦和班赛额斯的联军使我遭受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惨败,我率领的军队几乎全军覆灭,在忠心护卫的保护下才勉强逃了回来,只能割占大片领土签订停战和约。

    **师曾预言这是一把邪剑,自战败之后我后悔万分,没有听从他的劝告,为了不继续沉溺于剑中,我把它放入一座高楼中,并派重兵把守,直到有一天一只黑龙从高楼中盗走了宝剑,我以为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没想到它又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亚瑟王说完目光炯炯的盯着布鲁克斯。

    ;

重要声明:小说《大战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