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杀戮的布鲁克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捷qsj 书名:大战纪
    一个个士兵从森林中走了出来,他们穿着暗黄sè的铠甲,手里的宽厚盾牌看似坚不可摧,高高举起的长剑上散发着寒光,头盔上的剑盾标志已经表明了他们的份,他们来自混乱之城班赛额斯。

    尽管已经预料到会遇见班赛额斯的士兵,但当真正见到的时候几个人的心里还是震颤不已,这意味着他们脑海里的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被眼前这些杀气腾腾的士兵击个粉碎,虽然不愿意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看来战斗已经无法避免了。”唐恩看了看那些士兵说道。

    “正好我也想和他们较量较量。”安德鲁拔剑冲了上去。

    柏格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举起的长剑已经说明了一切。

    艾布特不断shè出jīng准的长箭,即使有些被盾牌挡住,还是造成了极强的杀伤力。

    谁也不知道矮人的体里蕴含着多大的能量,尽管他刚刚经历了惨烈的厮杀,但此时仍然义无反顾的拿着他的大锤奔向了前方。

    布鲁克斯挥动法杖施展了几个咒语,但是效果并不大,他的咒语中大多是一些阻碍xìng和破坏xìng的咒语,对生物所造成的伤害很有限,于是也拔出亚瑟之剑冲了过去。

    唐恩和另一个法师则不断施展咒语,每一道光线上都附带着浓烈的死亡气息,没有人可以阻挡。

    在安德鲁前面的是三个手拿盾牌的士兵,他一个俯冲,先是避过了一个士兵的长剑,然后一剑砍向右边的另一个士兵,那个士兵把盾挡在面前,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他顺势一脚踢开那个士兵,然后利用反冲狠狠撞倒第三名士兵,这时第一个士兵挥剑冲了过来,他轻轻一蹲,利用下面的空隙把剑插入士兵的体中,顺利解决掉一个人。

    其他两个士兵见势不妙同时举起盾牌向安德鲁挤压过来,安德鲁奋力一跃,踩在两个相撞的盾牌上,使下面的两个士兵忍不住向中间走了一步,他跳到其中一个士兵的背后,大剑一挥,又解决掉一个。

    柏格可远没有安德鲁那么轻松。在他的面前同样是三名士兵,每一剑都会准确无误的被厚重的盾牌抵挡回来,虽然他是护卫队里有名的大力士,但是眼前这些手拿盾牌全副武装的班赛额斯士兵还是让他感到头痛。

    “嘭!”突然间一个银白sè的大铁球从他的眼前划过,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个士兵的盾牌上,那名士兵因为强大的冲击力倒飞出去,撞到一颗大树上才停了下来。再一看那个铁球,竟然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是那个矮人!

    矮人站在地上只有柏格腰间的高度,他冲柏格神秘一笑,说道:“让我们并肩战斗!”

    天哪!竟然是通用语!柏格的心里忍不住震惊,作为诺兰克最jīng锐的士兵,皇家护卫队的每一个人都要学会使用通用语,这是人类与其他种族交流的唯一方式,而据他所知,各种族会使用通用语的极少,只有和人类交往密切的jīng灵和矮人会的多一些,但相对于数量庞大的人类来说,还是不值一提。难道这个矮人是贵族?

    不等柏格多想,剩下的两名士兵又举着盾牌冲了过来,他一剑横劈,在木盾上留下一道深痕,暂时挡住了攻势。

    另一边的矮人也受到两个士兵的攻击,他灵活的在其中穿梭,时而从盾牌的缝隙中划过,时而从士兵的胯下穿过去,让两个士兵根本摸不到他的衣角,突然他绕到其中一个士兵的后面,挥动大锤准备横扫腿部,那个士兵早就料到,轻轻一跳避过,而在那一瞬间,另一个攻击柏格的士兵正好站在同一位置,矮人的大锤重重砸在他的腿上,士兵应声倒地,痛苦的哀嚎,这只本因锤炼兵器的大锤让他遭到了同等的待遇。

    原来矮人早就计算好了距离,这个看似粗鲁的家伙有着jīng明的头脑,在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柏格边的那个士兵上,他在得手后冲柏格举起了大锤,而柏格则一剑刺在矮人边士兵的后背上作为回应。

    或许是布鲁克斯看起来瘦弱的缘故,-只有一个士兵迎了过来,他高高跃起一剑劈在士兵的盾牌上,坚固的盾牌甚至没来及发出一声哀号就被劈成了两半,躲在后面的士兵遭受到同样的厄运,鲜血染红了他的铠甲。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对面的敌人,一下子又有三个士兵冲了过来,他们准备左右合围,一次解决掉眼前这个瘦弱而且年轻的法师学徒。布鲁克斯并没有因此退让,为龙族的他即使变chéng rén类仍然保留着龙族的力量,这是族长花费极大的代价才换来的,他不会忘记族长那双越加混沌的双眼,从那时开始,他就在自己的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运用好这股力量。

    亚瑟之剑成为了布鲁克斯施展力量的最佳媒介。锋利的剑刃可以无视眼前的一切障碍,即使是三个手拿盾牌的士兵,他们在布鲁克斯的面前似乎不堪一击,连一剑都抵挡不住,这个年轻的敌人给予他们的冲击远比他手中的利剑更大,这是一个怎样的敌人?

    倒在布鲁克斯脚下的士兵越来越多,布鲁克斯此时不像一个人,更像一台机器,一台专职杀戮的机器,他的眼神冰冷,袍子上沾满鲜血,有些旧的血渍凝固后又有新的血渍覆盖,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布鲁克斯和倒在地上的士兵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在他衣服上没有沾染一滴自己的鲜血。

    手中的亚瑟之剑不仅让布鲁克斯充满信心,而且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又又惧,并且每杀死一个士兵便增强一分,他发现自己内心渴望这种感觉,尤其是猩红的剑刃上又沾上新鲜血液后,这种感觉就越加强烈,他体里的每一寸地方都会因此兴奋,他想要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一点,他必须要杀更多的人,必须要无尽的杀戮!

    在他的眼中,亚瑟之剑不再是一把武器,而是一把开启他内心深处渴望的钥匙,只有它的上面不停浇注鲜血,才能开启那扇门,那扇时刻吸引着他,连他的血液都能燃烧的大门!

    “不好!”士兵不断被布鲁克斯吸引过去,终于出现了一个半兽人萨满,这种同时jīng通人类魔法和兽族法术的半兽人萨满比人类法师更加难缠,人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一节节骨头制成的法杖中会突然冒出什么法术,他们的脸上总会露出诡异而莫测的表,这似乎在提醒周围的每一个生物,激怒他们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快跑!布鲁克斯,朝这边跑!”唐恩大声呼喊,想要他脱离险境,但此时的布鲁克斯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不停砍倒自己面前的士兵,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半兽人萨满举起了法杖,口中吐出一小段听不懂的语言,他手中的法杖不断有微光时明时暗,在某一瞬间突然shè出一道灰sè的光线向布鲁克斯疾驰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大战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