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满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神格分裂 书名:棱镜计划
    “罢了,说到底,我是运数不济,”苍老的声音自洞中响起,明阳子用本来的声音说话了,充满无奈的暮气,“年轻人,刚才你是如何识破我的计策?”

    “少废话,先说你该如何做,”大师兄居高临下,毫不理会明阳子的问题,东西尚未到手,岂能尽起底牌。

    “好吧,”随着一声叹息,洞内忽然明光四起,地面像燃起熊熊烈火,由一块块朱红sè玉石铺陈,金箔为墙壁的墓道斜斜向下,出现在众人眼前。两只凤凰的虚影在墓墙上翩翩游走,流光溢彩的凤尾撒下无数光球,随着凤凰的(身shēn)形深入地底,好像成千上万颗太阳照亮了墓道。这哪里是什么陵墓,分明是上界的神仙洞府跌落凡尘,无缘无份之人一样可以盘满钵满。

    收起好像从未拔出的长剑,大师兄以胜利者的(身shēn)姿走向墓道,同门自空中纷纷落下,最为乖觉的六师弟连忙道“:师兄,那家伙可能还有后手,咱们得小心。”

    大师兄并未停步,手指向墓道zhongyng的一座矮脚四方金鼎,十几个道冠法簪整齐码放在其中,尘土污渍皆已揩净,金布呈之,焕然一新。

    “一切都是假的,明阳子说得对,他输在运气,”大师兄长长舒了口气,此战他赢得并不轻松,可谓费劲心机谋得一胜。其实他没有破坏明空琉璃顶,此阵专克妖邪,设于墓地必然别有用意,直至此刻大阵依然完好无损,众人眼中的星空明月才是幻觉,而明阳子庞大妖(身shēn)竟未引动阵法,此为反常之一;师尊赐下的丹骨丸,大师兄藏了心思,他拨下表层丹药,附于自己法力凝成的‘气球’上,而明阳子暗中并未吞服,却出现妖(身shēn)大成的现象,不然大师兄引动法力暴走,也会使其重伤,此为其二;吞噬百兽,凝结血(身shēn),与佛门的不灭金(身shēn)相似,绝非三两句的功夫就能化出大成法体,而明阳子居然生出龙鳞,更是违逆天常,万万不可能,此为其三;综其上述三点,大师兄猜测明阳子妖(身shēn)未成,实在虚张声势,但无法确定明阳子是否故意(诱yòu)敌,刺中明阳子眉心一剑乃是虚招,却引动虚空符的反应,此符是农皇门护(身shēn)法宝,对佯攻不做应变,显然明阳子在故弄玄虚,此为其四!

    大师兄、明阳子的对决由始到终尽是虚招。明阳子败在妖(身shēn)未成,无法真切感应对方招数的虚实,做出合理的反应,最后被大师兄识破。可谓仓促应对,功败垂成。如果一行人迟来数年,则可能是另一种结局。师门的安排看似凶险,实际充分考量了弟子们的能力,结果除了大师兄,其他人不合格。

    “最重要你们怀疑我的安排,却对我的遭遇深信不疑,”看着同门整理凌乱衣冠,大师兄(禁jìn)不住喜悦与骄傲,冷嘲(热rè)讽。

    除了六师弟和几个聪明人听出话里有话,脸(热rè)心虚外,像八师妹几个心直口快的人都不明所以,二师弟、三师弟则坦然得多。六师弟迅速在师妹手上写到:我们对大师兄遭遇的幻境幸灾乐祸,心念有了缺口,着了明阳子的幻术。六师弟所以未用灵识传声,是为距离太近,谁知大师兄能否听到。

    “丹骨丸中一种药草经法力催动可散发辛辣之气,是破妄除虚的宝物,你们不知道吗?”大师兄笑笑,步入墓道。

    众人又是一阵尴尬,他们以为红烟是毒物,初入口鼻就用法力祛了,浪费大师兄一番心意。到了此刻,很多人心中暗想,进了墓道可要多听师兄安排,无意间默认了大师兄的领袖地位。

    再次令小童查看无遗,大师兄没了顾忌,长驱直入,直奔墓主中庭。

    仙凡有别,不只是能力寿命,随葬的习俗也大相径庭,凡人生前地位越高,陵墓的规模就越大,随葬品极尽奢华。而修仙者正好相反,要么飞升,要么飞灰湮灭,再好的东西抱着也没用,何况法宝是门派资源,死了就要回收,不能浪费,因此仙陵一般只有墓道和一个中庭大厅充作墓室,清简的可怜。

    明阳子也不例外,所谓独霸仙冢林的传言不过是门人强行将其生葬,掩人耳目的迷烟,还能引(诱yòu)一些涉世不深,头脑发(热rè)的卫道者前来充当明阳子的‘口粮’。

    “我请两位师弟出手除去天心门的护陵人,这些人专门谋害仙门同道,用以饲养明阳子,死有余辜,”大师兄道。

    墓道在污血枯骨中浸泡千年,却毫无陈腐气息,地面墙壁焕然如昔,放佛修砌的门人弟子们刚刚离开,明阳子还未哀嚎被送进墓室。众人眼中的玉栈凤壁,其实是种食腐小妖幻化的虚影,因为对修仙者无害,能清理墓中杂秽,又拍足墓主马(屁pì),所以在妖窟鬼洞中更为常见。小妖鲜活无恙,足见明阳子已撤去一切阵法机关,显出了足够的诚意,束手称降。

    见了地宫全貌,众人不(禁jìn)哑然,墓道一共才五十多步长,没有迂回转角,尽头一座农家小院大的墓室。即便一片漆黑,最弱修为者也能看得通透,眼见适才搅得山崩地裂的明阳子就龟缩在这弹丸之地,含晦隐忍千年,最后一刻仍是难逃他人掌控。换成自己,能承受这样的经历吗?大师兄忽然觉得明阳子也是个了不起的人,从不寒而栗的角度而言。

    墓室内的陈设很简单,地中间一座灵气池,液态的灵气稀薄到没不过手腕,维持着明阳子苟延残喘的元神。茶杯大小的玉瓶,指头粗细的瓶口,那是明阳子死后真正的居所,离开瓶子,即刻魂飞魄散。千年来,他谨慎汲取每一丝灵气,勉强维持灵识在明灭间平衡,天心门留下的妖茧没有灵识,吞掉明阳子的(肉ròu)(身shēn),接下来就是他的灵识。吞噬的过程持续不知多久,当明阳子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还在,却又不像自己,除了需要灵气,他还渴求修炼者的血(肉ròu)维持妖(身shēn)存活,他成了人心妖(身shēn)的怪物!

    “带我走吧,合作、奴隶,缔结元神血誓也可以,我不想像尸体一样困在这里,每年吃尸体!”明阳子的灵识在大师兄脑海嘶吼。将神魂(肉ròu)(身shēn)交与他人是最(裸luǒ)的展现诚意,说着,明阳子急不可耐送上自己的元神烙印,细弱的光芒在瓶颈闪烁。

    收了烙印,端起玉瓶,众人看到一只如蚕宝宝的白sè小虫悬浮在灵液里,与刚才巨茧幻化的妖物外形相似,眉心间长出个的人脸,只有米粒大小,神sè安宁,双目紧闭,若不是虫(身shēn)微微颤抖,皆以为明阳子已绝望自尽。大师兄能够感觉到包裹自己法力的‘丹骨丸’在虫腹内,心念一动,明阳子必然爆体而亡,它已经没有任何顽抗的本钱。

    “想要活着,再见青山绿水,不变做地下的一堆烂泥,你已经做了正确的选择,”大师兄的灵识在微笑,他看见虫(身shēn)勉强作了求饶的姿态:缩成一团。

    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众人心中同时赞叹。不逾拇指粗细的小虫,能够根据对手的行动揣测其心意,以灵活的幻术节奏进行环境暗示,步步抢占上风。如今大师兄等于直接获得了一派掌门的经验智慧,门中地位再进一步,必是师尊心中继任独选。

    众人各怀心思,步出墓室,锁妖大阵运行依旧有条不紊。明阳子在大师兄庇护之下,即将脱困而出,虽然前途仍是为囚为奴,但比起墓中遭遇,又好上不知多少倍,正想说几句讨喜的话,忽觉体内一暖,庞大的法力瞬间充满(肉ròu)(身shēn),比大损之前更胜一筹,甚至有了再次兴风作浪的本钱。不知为何,大师兄的‘丹骨丸’突然碎了,化作纯净的药力法力,一下注满他的经脉,修复灵识所受的伤害!

    “你不是想要夺舍吗?一个灵识消散的(肉ròu)(身shēn)如何?”大师兄一改淡漠,语气y冷。

    “我要怎么做?”明阳子听出对方不开玩笑,而且自己值这个价,但不明白大师兄何出此言。

    法阵之中,星月无光,众人静静听完了明阳子前世与人间的纠葛:暗饲妖蛊,co纵门人,篡夺掌教,最终为愤怒同门生葬此地,得以残喘是因妖蛊难求,天心门掌教也觊觎良久。

    关键是,饲养天地灵物之处,岂会只是荒岗烂坟。明空琉璃顶运行千年,无人主持支撑,自然有隐秘其中,却是明阳子藏私,故意不言,亏得大师兄心细。

    原来明阳子修炼幻蛊需要斗法心魔,磨练意志方能大成,明空琉璃顶既克制他,又是他修炼的保障。在祛邪大阵中锻炼妖(身shēn)幻术是以毒攻毒,千年速成的最佳法门。换言之,此阵是修道之人锁心渡劫的绝佳场所。

    “你们百年不在门内,执行掌教师尊的大计,其中的辛苦,他老人家一一在心,此番赐下本源灵丹,让各位籍此宝地突破修为瓶颈,”言罢,大师兄取出玉瓶,将十四枚灵丹发予众人。丹内灵气鼎沸不休,时而幻化出段段飘忽不定的文字,时而出现一位老者(身shēn)影,做出各种玄奥的手势。个人修为不同,所能看到的内容也不一样。

    “是师尊渡劫时领悟的心魔本源,”大家对望一眼,按捺不住心中狂喜,立时明白了师门的用意:明空琉璃顶克制内外妖邪,辅以师尊的本源灵丹,藉以此地修炼,人人不虚此行。

    “大师兄辛苦了,”众人深施一礼,心中感激无以复加。

    此时众人心间再无芥蒂,各自寻了位置,在场中准备突破。有大阵辅佑,大家很快收摄心神,闭了五感,忘了古往今来、天地乾坤,进入无yu无我的状态,只待元(身shēn)出窍,吸食灵丹。居中的大师兄呼吸悠长,法力波动微乎其微,显然适才灵识耗损甚剧,已经被迫沉眠,修补心神。

重要声明:小说《棱镜计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章 满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