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皇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帝破天仔细打量来人,只见他穿长衫,拔,方正脸庞,不怒自威的面挂满了愤慨之色。{首发}随着他的出现,周围居民立刻露出尊敬神色。帝破天从他上散发的气势大致可以判断出他的实力起码也有真天境界,冷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人?”

    来人高声答道:“段干荣阳。外乡人,为何来此闹事!”

    帝破天冷哼道:“这里有没有个叫皇极尊的,叫他滚出来。”

    段干荣阳闻听,立刻变脸道:“你找家师所谓何事!”

    帝破天点头道:“原来你是那皇老头的徒弟,怪不得一看你就觉的让人生厌。”

    段干荣阳一听,眉头直皱,声音转冷道:“阁下如此言语,莫不成是来挑事找茬的。”周围居民也是一副愤慨之色,死盯着帝破天,大有将其生吃活吞之势。

    帝破天哈哈一笑,而后面显冷,想起当自己徒弟所受的迫害,如今又陷众神宫死宫之内,这一切的一切全是皇极尊多管闲事的后果,不由爆喝一声道:“老子就是来找茬的。”

    眼看帝破天就要动手,萧鸣易一把将其拉住道:“帝兄,切莫冲动呀!我们来此不是为了打架的。”

    帝破天冷哼道:“出事的又不是你的徒弟,你当然无所谓了。”

    无极若水上前劝慰道:“对方不过一个区区真天层次,你堂堂绝代宗师对其出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老子才不管那么多!”帝破天气呼呼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对面的段干荣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什么叫做区区真天层次,想自己走到哪里不是被人尊称一声尊者,想不到今要受几个外乡人的羞辱,登时恼羞成怒道:“混蛋,竟敢如此侮辱在下,我就让你们知道区区真天层次的厉害!”

    段干荣阳刚要动手,就听后传来一声大笑道;“对付几个无名小卒何用二弟动手,交给阿哥即可!”

    话音刚落,一个白衣老者出现。三人随声望去,后面的无极若水微眯双眼瞅着来人轻咦道:“原来是你!”

    她没想到来人竟然是皓月帝国的巴大师。这巴大师段干荣巴,出黎族,乃是皇极尊的弟子之一。

    巴大师瞅向无极若水,忽然面色一变,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嗓音微颤道:“是你这魔女!”

    无极若水脸上立刻补满一层寒霜,冷冷说道:“你说谁是魔女啊!”

    这一声冷言语又让巴大师后退几步,段干荣阳看着平里威武的大哥忽然变的这么胆小,满脸不解道:“阿哥,你这是怎么了。”

    巴大师倒吸一口凉气道:“这女人可不好惹。”

    段干荣阳一脸不服气道:“不过区区一个娘们而已,怕她作甚。看我怎么收拾她。”说着挥舞着拳头奔去。

    “阿弟,不可!”

    可惜为时已晚,无极若水出手的动作可比巴大师说出的话要快多了。只听“嘭”一声响,那段干荣阳的子直的飞了出去。看着周围的居民目瞪口呆,刚才路上与之交谈的少族长嘴巴张的老大,都能吞下好几个鸡蛋了,一抹头上的冷汗,还好刚才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否则小命难保。这段干荣阳在他们的心中可是接近于神的存在呀!

    看着无极若水突然动手,萧鸣易立刻挖苦道:“刚才是谁说对付个区区真天层次会被天下耻笑的啊!”

    无极若水哼道:“是他们动手在先,与我何干。帝兄,你现在出手教训这帮蛮夷戎狄,我绝不拦住。”

    萧鸣易道:“你不要火上浇油好不好。”

    无极若水根本理睬萧鸣易,转向帝破天道:“这白衣老者当差点没将你宝贝徒弟打死,还好我当时及时出手。你做师父就站在这眼睁睁看着么?”

    这一句话无疑将帝破天刚才的怒火又重新燃起,咬牙切齿道:“皇老头,你以为我们师徒是好欺负的么?今天老子就拿你徒弟开刀,以报澜儿所受的苦难。”

    帝破天大掌一挥,一股排山倒海之势涌向巴大师而去。就在此时一道悠远深邃的声音响起道:“居士何必动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霎时整个山寨被一股无形压力所笼罩,帝破天的攻势瞬间被瓦解掉。

    帝破天大惊,何人有如此神通。此时此刻山寨所有居民全部跪了下来,不停磕头。萧鸣易感受这无边的压力,心头直跳,大声喊道:“什么人?”

    “三位居士若要见老夫,请到后院一叙。荣巴,扶你弟弟进内堂休息吧!仪式稍后进行。”

    “谨遵法旨!”巴大师跪地恭敬说道。

    帝破天三人面面相觑,萧鸣易深吸一口气道:“好恐怖的压迫力,起码是无天高期。”

    无极若水面色沉重,轻咬下唇道:“不,他不是无天高期。他刚才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比我姐姐可怕多了。”

    萧鸣易面色一变道:“比无天高期还强大,莫不成是无天巅峰!”

    话一出口,三人都不自觉倒吸一口凉气。无极若水道:“那我们去还是不去呢!”

    帝破天哼道:“怕什么,无天巅峰又如何,我帝破天从小到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说着迈步走向后院。萧鸣易与无极若水对望一眼,也不犹豫,抬脚跟了上去。

    虽然山寨前面十分吵闹,可后院却安静多了。满园的奇花异朵,清幽雅致,香气袭人。三人一进入院中就见正当中一个矮瘦老者背对着他们,半跪在地上修整花卉。老者头也不回道:“欢迎三位居士到来,未能远迎还望海涵!”说着站起子转过头来,三人这才看清老者庐山真面目,面前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糟老头子而已,蓬乱的白发,微眯着双眼,跟个普通老头没有任何区别。但帝破天三人却隐约感觉到一股骇人压迫力从他体之中散发而出。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否他们口中所说的大圣仙尊!”率先发问的是帝破天。

    老者点头道:“老朽皇麒。大圣仙尊只是附近的村民的敬称,小老儿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萧鸣易点头道:“你也姓皇,那皇极尊跟你什么关系!”

    皇麒微笑道:“他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子。”

    “什么?”

    三人一阵惊,当徒弟的都是无天境界,这当师父就会厉害到什么光景呢!

    无极若水立刻发问道:“你是否已经踏入无天巅峰了?”

    这也是帝破天与萧鸣易想要知道的,登时三双眼睛紧盯着皇麒不放。

    皇麒扶须笑道:“是又如何,不是亦如何!”

    三人对望一眼,帝破天冷哼道:“管你是不是无天巅峰境界,既然你是那皇老头的师父,这账就由你接下吧!”

    皇麒微笑道:“不知道顽徒哪里得罪了居士?”

    帝破天冷哼道:“当年若不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多管闲事,我的弟子何苦受如此苦难。”

    皇麒恍然道:“原来居士就是帝族的帝破天!那居士口中的徒弟,莫不是那当在海上掀起腥风血雨的魔头。”

    一听此言,帝破天登时恼羞成怒,爆喝道:“混账!你才是魔头!”他最恨世人污蔑自己的弟子,所以想也不想,二话不说,登时一掌猛烈推出。整个院中的气氛一紧,皇麒形未动,眼中气劲打来,此时院中人影一现,就见久违了的皇极尊挡在皇麒面前,开口说道:“散!”接着随手一扬便将来势化解的干干净净。

    “帝破天,你也太无礼了吧!竟敢对师尊动手!”皇极尊一脸不悦道。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看皇极尊出现,满脸寒霜道:“皇老头,你总算出现了。今天我们就把当的账好好算一算。”

    “怕你不成!”皇极尊针锋相对道。

    “不要对手。”皇麒走上前来道:“人家远来是客,不要伤了和气!”

    皇极尊好像很怕自己的老师,立刻躬说道:“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呸!”帝破天哼道:“老子跟你们有何和气可言。”

    萧鸣易看着帝破天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急忙劝拦道:“帝兄,切莫莽撞。这老者的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无极若水皱眉道:“他的实力绝对比姐姐高多了,我敢肯定,他一定是无天巅峰强者。”

    “那又如何,我帝破天何惧之有!”

    “哈哈哈,居士果然乃是人中之龙,即使面对无天巅峰强者也丝毫不惧。老朽实在是佩服呀!”皇麒竟然微微躬起来。

    “你承认自己是无天巅峰了。”虽然清楚知道老者是无天巅峰强者,但是听他亲自说出口,无极若水还是不由心头一颤。

    皇麒微微摇头道:“不过区区无天巅峰罢了,也算不了什么,不值得一提。”

    无极若水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嘲笑你自己,还是在嘲笑我们呢!”

    皇麒叹息道:“三位居士不要误会,老朽不过自嘲而已。等到了此等境界才会正真认清自己,才会发觉自己渺小。以往种种皆历历在目,当初实乃坐井观天啊!”

    看着对面面面相觑的三人,皇极尊一旁解释道:“师尊是世外高人,早已经悟透人生的至理,说出来的话岂是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能够领会的。”

    听着皇极尊言语,无极若水老大不高兴道:“以前想不明白为什么帝兄如此讨厌你,今天一见本人才明白过来。”

    听着无极若水的挖苦,皇极尊微微笑道:“老夫也想不明白堂堂无极宫的二宫主竟然会和武神还有帝族联手。”

    被皇极尊道破自己的真实份,无极若水面色一变道:“我到是小看你了。”

    皇极尊不理无极若水,转向帝破天道:“你今天就是来找我报仇的么?既然如此,老夫就奉陪到底。”

    帝破天气势一提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圣道之力有多厉害!”

    眼看两人就要动手,皇麒轻咳一声道:“好了,居士有何不满就冲着小老儿来吧!”

    皇极尊一听,忙说道:“师尊,他们不值得您出手!”

    皇麒摇头道:“谁说我要出手。”转向帝破天说道:“居士若觉怨气无处而发,尽管向小老儿打来,小老儿保证绝不还手!”

    对面三人一听,均愣在当场,不明所以。

    “不可,”皇极尊急道:“师尊,你何必怕他们呢!”

    皇麒摇头道:“为师不是怕他们,只是眼下不是内斗之时呀!外有强敌窥视,我们又怎能相互残杀呢!”

    听的皇麒言语,帝破天沉吟道:“你指的是末世魔君么!”

    皇麒愣道:“想不到居士也知道末世魔君!”

    帝破天自豪笑道:“千年那场大战清楚记录在我帝氏一族的石碑之上,我家先祖就是终结魔君当世四大强者之一的帝梏。”

    皇麒一听此言,立刻肃然起敬道:“想不到居士竟然是救世主的后代,看来上苍还是保佑我们人类一族啊!”

    皇极尊不服气道:“这又算什么,我师尊同样也是当世四大高手之一荒天的后代。”

    这一次轮到萧鸣易与无极若水露出惊愕的表,萧鸣易喃喃自语道:“若是在找到人皇还有黄泉的后人,当世四大高手的后代全都齐了。”

    皇麒道:“其实这次顽徒出去就是寻找他们两家的后代,可惜只找到关于黄泉的一点线索。至于人皇的后代至今仍然是杳无音信。”说着重重叹了口气。

    萧鸣易说道:“其实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打探关于末世魔君的消息。”

    皇极尊瞅着帝破天道:“怕是有些人不是吧!”

    “还不住口!”皇麒对着皇极尊训斥,而后一脸歉意转向帝破天道:“还望帝居士见谅憋徒的无礼。至于刚才所说的话依旧算数!”

    萧鸣易劝慰道:“帝兄,我们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打架,可否看在小弟份上,暂时放下成见呢!”

    “是啊!”无极若水道:“人家无天巅峰强者都这么低声下气了,你还如此不依不饶的,未免说不过去了。我看这些就留给帝苍澜那小子自己去解决吧!你这当师父的就不要插手了。”

    帝破天摇头道:“我帝破天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但也不表示轻易放下当年之仇。如果澜儿能活着闯出众神宫,那这些仇就交给他自己处理。”

    无极若水道:“放心好了,那小子不是普通人,一定能活着出来的。”

    帝破天对着皇麒说道:“现在我们谈正事,以往的仇怨暂压一旁。”

    皇麒笑道:“帝居士果然深明大义。既然如此,请三位上座!”

    接下来皇麒的话让三人不仅是大吃一惊,简直是惊骇莫名。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