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当年事 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孙茜面色惨白,手脚发抖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

    袁天灭叹道:“事终于水落石出了。{首发}”

    两行双泪瞬间流下,孙茜后悔不已,恨声说道:“霍远,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霍远冷笑道:“哼,我先将你千刀万剐。”

    话必,一道寒冰气劲悬于掌间,刚要动手,就听一句冷森森的声音道:“你还不能杀她,我还有话问她。”

    霍远向远处一看,就见雪堆翻动,帝苍澜摇晃的子站了起来,刚才两招相交,产生的巨大冲力让他受伤的体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吁了一口气道:“冰封千里果然厉害。”

    霍远皱眉道:“你竟然没死。”

    袁天灭点头道:“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倒下。”

    帝苍澜向前走了几步,瞅着孙茜冷冷道:“你说地心泉能救活姜姑娘的话都是骗我的了。那她现在已经……”

    孙茜摇头道:“我虽然骗了你,但是那姑娘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你说的是真的么?”帝苍澜激动道。

    孙茜点头道:“我虽然利用了你,但是也帮你救活了她的命,我们之间算两清了,互不拖欠。”

    帝苍澜长叹一声,顿时觉得肩上轻松不少。霍远凉在一旁,轻哼道:“话问完了就赶紧滚离此地。”

    帝苍澜摇头道:“我还不能离开。”手指袁天灭说道:“我与你之间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袁天灭虽然重剧毒,还是狂笑一声道:“小子,你真是个不错的对手!可惜我现在根本不能在战斗下去。”

    帝苍澜笑道:“等你养好伤势我们接着打。”

    袁天灭摇头道:“恐怕有人不会让我如愿呀!”

    帝苍澜瞅着霍远淡淡道:“不管你与他有何怨仇,在他养好伤势之前,你不能动他一下。”

    闻听此言,霍远气的浑颤抖,手指帝苍澜骂道:“臭小鬼,活得不耐烦了吧!你现在受重伤,还要多管闲事么?”

    帝苍澜头颅微扬,面无惧色道:“明明是你们打断我们之间的比试,怎能说我多管闲事呢!你这人说话好没道理!”

    霍远顿时哑口无言,单手一挥,一道冰箭去,终于恼羞成怒道:“那你就去死吧!”

    帝苍澜立刻拔出无名剑,将冰箭打落。霍远一个箭步冲上,恨声道:“我就不信你现在还有力气在战斗。既然你不想活了,我就送你下地府。”

    帝苍澜怡然不惧,按他的格是不会这么轻易离开的,剑画半圆封住霍远前进方向。霍远大手一挥,以为可以震断帝苍澜手中长剑,但入手之后发觉剑刃刚硬异常,一道冷森剑意崩发,竟然将其手掌弹开。接着剑尖急挑,直奔霍远脖间刺来。远处袁天灭喝彩道:“好剑法!“霍远暗骂一声,子急退,双手挥动,两道冰箭出。帝苍澜手中长剑横斩,一道剑气划出将冰箭打散。

    “不要以为你仗着有利剑在手就能赢我。”霍远刚才见过破天指的威力,内心深处并不想与帝苍澜硬拼。于是劝说道:“就算你招式在精妙也没有用,毕竟你的力量已经耗尽。如果我用尽全力你一定死于我手,他们既然与你素不相识,你又何必多管闲事呢!还是速速离去吧!”

    帝苍澜摇头笑道:“这闲事我管定了。”

    闻听此言,霍远面色一沉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忽然,伸手入怀,摸出一枚圆形铁珠,丢掷而出。帝苍澜想也不想忙挥剑劈去。砰!圆珠碎裂,一片暗红色浓雾散开。

    孙茜脸色一变道:“遭了!”

    “怎么了?”袁天灭忙问道。

    孙茜解释道:“那毒雾毒非凡,就算是真天高手吸入少许也会在短时间气力全无。”

    “真是卑鄙无耻!“袁天灭怒声道:“对付一个后辈还要下次毒手么?”

    霍远哼笑道:“成王败寇,失败之人找什么理由替自己的无能编制借口呢!哈哈哈!”

    正在此时,前方传出轻吟剑鸣,嗡嗡的清脆声响登时让霍远心脏“咯噔”停了一下,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抓紧一样,额头冷汗直流,呼吸变的困难起来,接着红光一闪,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霍远根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心口一凉,心脏已经被无名剑刺穿了。他那里想到帝苍澜会是天之真武的体质,这种毒根本难伤他分毫。帝苍澜趁着毒雾遮蔽霍远视线之时凭借最后一点力气使出了御剑术。鲜红的血液滴下,霍远睁大双眼,嘴角轻轻念叨,“你中了我毒雾,怎么可能还能运气!”

    袁天灭与孙茜也呆立当场,本以为是必死之局,没想到峰回路转,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眼见长剑刺穿霍远口,两人纷纷长出一口气。

    霍远恨声道:“混蛋小子,你坏我好事,我跟你同归于尽。”说罢使出最后一丝气力冲向帝苍澜,刚刚使完御剑术的帝苍澜气力已尽,根本无法闪避。袁天灭与孙茜瘫软地上,也无法缓助,最后眼睁睁目睹两人双双跌入后的裂缝之中。

    袁天灭想挣扎站起,但是毒素深入骨髓,根本动弹不得,孙茜满脸羞愧道:“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袁天灭看着孙茜前一片血污,心痛道:“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心慈手软了,如果当初不放走霍远,也不会酿成今天的祸患。”孙茜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倒出几粒药丸喂袁天灭服下道:“吃了它,自然能解体内之毒。”袁天灭吞下药丸,暗运真气,无力之感渐渐消失,过了一会儿,艰难站起,直奔到裂缝口观瞧,只见风瑟瑟,深不见底,料想帝苍澜凶多吉少,不由长叹不已。

    这时孙茜挣扎站起,袁天灭问道:“你要去哪里?”孙茜摇头惨笑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有脸面在留在此地。”袁天灭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孙茜,语重心长道:“好了,都过去了。回家吧!”孙茜紧紧靠在袁天灭前,大声哭啼,声传整个山谷。

    三之后,一白衣的姜雪儿在赵平还有梅鸢的陪同下,来到了这裂缝之前,看着轻声啼哭的姜雪儿,赵平与梅鸢心中也不是滋味。据袁天灭述说,裂缝最底下是这世上极极寒之毒,就算是真天高手也休想坚持一时三刻,帝苍澜活的可能非常渺茫。姜雪儿双目空洞,呐呐自语道:“为什么会这样!”

    梅鸢劝慰道:“姜小姐,你大病初愈,要保重子!”姜雪儿不停流着眼泪,以至于嫩的面颊上结了一层薄冰。

    赵平忍不住说道:“恩公本领通天,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但话出口,自己都觉不信姜雪儿站立良久,便昏倒在地。

    一直到离开雪谷,姜雪儿还神恍惚。最后赵平夫妇担起护送之责,一路跋山涉水将姜雪儿护送回到了姜家。当她回到家中正好赶上年末的最后一天,奥西亚迎来一片初雪,晶莹细润,洁白无暇,以往姜雪儿最喜欢这绵绵细雪了,可如今却讨厌这被白雪遮掩的世界,两行轻泪默默流下。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