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杀四方 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什么?”龙战天一愣,就听帝苍澜朝天怒吼道:“血崩!”只见一股血气降临,强大的压力如山岳般压下,龙战天皱眉道:“原来你是帝苍澜,我说看你怎么如此面熟,不过就算你是帝苍澜又怎么样!玄天永远战胜不了真天,哈哈哈哈!”

    “去死!”帝苍澜狂喝一声,凌波流光施展而出。感觉对方传来如山岳的力道,龙战天不敢大意,双手一摆,同样大喝道:“狂龙出海!”

    砰!

    两招相交,激起一片气浪,震得两人各自后退几步。龙战天冷哼道:“什么绝代凶人,我看也不过如此么?”

    帝苍澜知道现在不能在拖下去了,必须速战速决,解决眼前的老匹夫。双目圆瞪,紧咬牙关,一掌横击而出。

    “血域天地!”

    这一声高喊声传整个王子府,刺耳而高亢,其中包涵无限的怒意,帝苍澜现在眼中只有杀、杀、杀。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此人,用上自己全部实力。龙战天倒吸一口凉气,没了刚才的嚣张跋扈,他感觉那恐怖的力量足够可以杀死自己了,心中轻颤,竟然有一丝转逃走的想法。可帝苍澜怎么可能放过他,手掌挥落。

    “哄”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破,皇城的居民抬眼望去,就见大王子得府上火光冲天。此时院落之中被炸出一个大坑,附近的房舍也夷为平地,而龙战天亦被炸得粉碎骨,死无全尸。帝苍澜一口鲜血喷出,子踉跄,斜靠在破败墙角,紧咬牙关,又挣扎站起,他现在还要去救帝蝉儿,强趁着子来到前院,不少侍卫看见帝苍澜出现,忙喝斥道:“什么人?”

    帝苍澜子一纵,跳入人群,两掌上下翻飞,手下没有一合之将,短短一会儿所有人都被打晕在地。最后抓住一个侍卫问道:“宫虚月在哪里。”

    侍卫忙将帝苍澜带到前院一处建筑华丽宫苑,声音颤抖道:“下今天新抓了一个姑娘,正在里面……”话未说完,就被丢出,猛将门砸开。

    帝苍澜高声咆哮着冲了进去,因为刚才的巨响,宫虚月已经穿好衣服,忽闻一声惊天咆哮,一惊跌在地上,瞅着进来帝苍澜怒声道:“那里来的混蛋,竟敢闯入我的行馆。来人啊!快来人啊!”

    帝苍澜看着屋中榻之上,躺着一个小的女,脑中轰然一声,不自觉后退数步,一口鲜血喷出,悲呼道:“啊!师兄来晚了,师兄对不起你!师父、师娘我没有保护好师妹啊!”

    看着跪在地上痛苦的帝苍澜,宫虚月一脸鄙夷道:“怎么,这丫头是你师妹么?看在她伺候我的份上,就不将你凌迟处死,改为车裂!”

    帝苍澜慢慢站起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死盯着宫虚月,慢慢走去,宫虚月觉得浑如堕入冰窟一样,声音颤抖道:“你想干什么?来人啊!快来人啊!”

    一声惨叫,帝苍澜五指插入宫虚月心口,用力将其心脏掏出,狠狠撰碎。宫虚月跪在地上,嘴巴张的老大,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帝苍澜暴喝一声,双手猛扯住宫虚月双臂,用力将其扯掉。但是还没有结束,帝苍澜紧握宫虚月大腿根部,猛的撕扯,登时四肢全部分家。帝苍澜怒吼着,心中怒气根本无法平息,慢慢撕裂宫虚月的体,一会儿功夫宫虚月已经没有人样了,整个体被撕成碎片。满屋竟是浓重的血气,帝苍澜斜靠在边,重重喘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的女子悠悠醒转,轻轻抽涕起来,闻声帝苍澜猛地站起,仔细打量上女孩,这下离的近了才发现这女孩根本不是帝蝉儿,帝苍澜愣道:“你是谁?我师妹哪里去了?”

    上女子被眼前浑是血的帝苍澜又吓的晕了过去,不醒人事。

    “她不过是被宫虚月掳来的可怜女子罢了,哪里会知道令师妹的下落呢!”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帝苍澜一跳,猛回头观瞧,就见宫辰星与修云并肩走进屋子。

    宫辰星看了看满屋血污一片,摇头叹道:“宫虚月这辈子不知道坏了多少女孩名节,今天苍兄将他了结,也算是为她们报仇了。”顿了顿又道:“现在应该称呼苍兄为帝苍澜才对!”

    帝苍澜眯着眼睛紧盯着宫辰星说道:“原来你早知道我的真实份了。”

    宫辰星笑道:“我也想不到苍兄就是大陆上凶名赫赫的帝苍澜啊!”

    帝苍澜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份的。”

    宫辰星摇头道:“其实发现你真实份的不是我,而是吕尊者。”

    他边得修云这时将面罩拿下,露出真容,光头斜眉,如鹰隼般的双眼,尖尖的鼻梁,扁长嘴巴,发出桀桀般的声音道:“本尊吕夔赧,没想到你竟然能击杀龙家老二,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厉害。”

    帝苍澜皱眉道:“自称本尊,你也是真天高手么?”心下寻思,怪不得当晚会栽在他的手上。

    吕夔赧桀桀笑道:“奉主人之命,潜伏在宫虚月旁,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就在我们控制之下,可笑他们还以为主人还欺负呢!”

    帝苍澜瞅着宫辰星道:“莫非你就是他的主人么?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宫辰星笑道:“我知道帝兄满腹疑问,但眼下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啊!现在宫虚月已死,城防官军马上赶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等回去以后我在把详一五一十说给帝兄听罢!你的师妹还有那两位朋友也在舍下,帝兄放心好了,我不会加害于你的。”

    帝苍澜哼道:“那就快带我去见师妹他们!”

    当三人离去不久之后,一白衣的巴大师放才赶到,鼻子一嗅感觉空气中还残留一股很熟悉的气味,脸sè忽然一变,子一纵向东飞去。

    帝苍澜来到宫辰星得宅邸后,马上去看望帝蝉儿,知道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屋中的帝蝉儿也是心有余悸,忙将事的始末告诉帝苍澜,当帝苍澜听完以后,用力敲打其头道:“这事被师母知道还不永远你的足,还有老姜与姜小姐也一样,估计会被姜叔叔关个一年半载休想出门。”

    帝蝉儿哭着梨花带雨道:“都是蝉儿不好,给师兄添麻烦了。”

    帝苍澜劝慰道:“好了,别哭了,那个抓你们的大坏蛋已经被师兄解决了,也算为你们报仇了。”

    帝蝉儿闻听龙战天已死,睁大眼睛惊讶道:“师兄打倒那个坏蛋了么?师兄真是了不起啊!蝉儿什么时候才能有师兄这样的本事!”

    帝苍澜却叹息一声,自己现在所依仗的本领全是来自心魔的招式,看了离开他的力量自己什么也不是!

    看着帝苍澜唉声叹气,帝蝉儿奇怪问道:“师兄,你不是打败了那个大坏蛋么?为什么不开心啊!”

    帝苍澜摇了摇头,转向一边的宫辰星道:“你现在该把事说明白了!”

    宫辰星笑道:“正要说给帝兄听呢!其实我做的一切不过是做戏给许山志看罢了,他被宫虚月收买的事我早就知晓了。我这么多年隐忍不发,就是因为顽疾缠根本不能一举歼灭宫虚月罢了。帝兄可能不清楚,我十几岁时目睹兄长被杀就已经断了活路,那时被宫虚月骗我到宫外,眼瞅就要首异处,却被出现的吕尊者所救。吕尊者见我根骨特殊,于是带我回去见到了家师。从此我的一生因此改变。”说到此处竟然咬牙切齿起来。顿了顿又道:“我师父第一眼见到我就收我为徒,并说我是寂灭之躯,乃上天所赐予的宠儿,只要修炼他的魔功,就能称霸整个天下。”

    帝苍澜讶然道:“原来你是传说中的寂灭之躯。”

    帝蝉儿大讶道:“师兄,什么是寂灭之躯呀!”

    帝苍澜解释道:“据说一出生被妖之力所诅咒,拥有可怕的嗜人妖气与过人的五官感知能力,是一出生就拥有的可怕天赋。”

    宫辰星听帝苍澜完整的叙述,不由夸赞道:“帝兄说的对极了,这是上天赐给我独一无二的体质。”

    看着他一脸了不起的神,帝蝉儿哼道:“是么?那你这寂灭之躯与天之真武之躯比起来那个更厉害呢!”

    宫辰星一愣,慢慢解释道:“天之真武之躯可是百年难遇!已经偏于传说的存在了,据说如果让拥有天之真武之躯的人成长起来,这个世间将无人能与之匹敌。”

    帝蝉儿一脸笑意道:“我师兄就是天之真武之躯,这下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闻听此言,宫辰星还有吕夔赧惊愕当场,死盯着帝苍澜不放。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