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雨潇湘 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火光冲天,亮如白昼。

    皓月帝国的营帐内,其中一名玄天高手刚刚听到响声就从上蹦起,刚挑开帘子要走出,直觉面前寒光一闪,急忙扭后退,但是对方的法竟然更加迅速,一个箭步就贴而来。心口一凉,睁大惊恐的双眼,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死的这般容易。在他临近的帐篷内,一个粗狂声音喊道:“出事了,你还不出来!”来人着急掀帘便进,看着倒在上一动不动的同伴,赶紧过去拉扯他,疑惑道:“你怎么了?”话音刚落,忽觉眼前寒光一闪,下意识的用手挡去。“嘭”一下,被震退数步,直觉手掌酸麻。心下来不及惊讶,就觉眼前黑影形一变,几乎瞬间来到自己左侧,忙抬手打去。“噗”一声,一把长剑贯穿自己手掌,直刺入前。一声惨叫,倒地亡。

    帝苍澜收剑冷哼道:“原来是两个玄天中期层次,你们别怪我心狠,只怪你们是皓月的走狗。”帝苍澜现在还是奥西亚官军打扮,看着已经乱成一片的营地,刚要转离去,正巧加兰的张闯走来,看着不救火而悠闲自得的帝苍澜,大骂道:“现在营地大火,你不救火在这里偷懒么?”

    帝苍澜自然不知道他是谁?以为只是随团来的寻常先天高手,想也不想剑刺去。这一剑又快又狠,那张闯也是了得,扭躲开,后退几步怒喝道:“混蛋!你这奥西亚的狗奴才,连老子也不认识么?”

    帝苍澜轻疑一声,看来自己还没有被识破,连忙说道:“形迹如此可疑,你一定是刺客装扮的。”帝苍澜又一剑刺去,直取张闯喉咙。

    “混蛋!”张闯猛拔出腰间软剑迎上,他只是见过帝苍澜的画像,没有见过本人,况且这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楚对方面目,故没有认出来帝苍澜。

    砰!

    两人硬拼一记,虽然张闯使的是软剑,但一股yīn柔之力却是连绵不绝,顿时让帝苍澜后退数步,口气闷堵塞,深吸口气道:“原来是玄天高手。”

    张闯更是纳闷,奥西亚一个小兵可以轻松化解掉自己的绵柔之力么?难道奥西亚还有后手不成?眼前这人到底是谁?

    帝苍澜刚才听那赵术提过,皓月一方的菲尼斯是玄天巅峰高手,莫非眼前之人是菲尼斯不成!深夜出现在皓月营帐傍,八成就是他。想到这里,帝苍澜不在留手,大喝一声,演变万道剑影洒出,如今实力大增,剑招更是不能同rì而语。

    张闯看对方竟然能使出这么厉害的剑法,也不留手,一抖手中软剑,竟发出如毒蛇般的吐息之声,道道虚幻剑影划着无数圆弧将帝苍澜的无名剑缠住。张闯哼道:“这样的剑招只不过仗着快和气势而已,对付比自己实力低的人还可以,在我面前没有丝毫作用。”说罢玄天真气提到极致,猛拉扯喝道:“给我断!”不过帝苍澜手中的无名岂是凡品,看着纹丝不动的长剑,张闯心中惊讶,自己手中软剑可是不止是柔中带刚,更是韧xìng非凡,在加上自己的玄天真气加持,更是是无往不利。张闯怒喝一声道:“给我断!”玄天真气运转至顶峰,帝苍澜就觉一股连绵不绝之力传来,“啪”一声,无名剑脱手飞出,而张闯手中的软剑应声断成数节。

    两人各退数步,张闯看着手中只剩半截软剑,心中又惊又怒,没想到断的不是对方的长剑,到是自己的软剑。帝苍澜倒吸一口凉气,眼前此人的功力深厚异常,比见过的那个玄天巅峰高手张良还要厉害,他自然想不到眼前此人是张良师兄,不管哪方面都比张良强得多。

    张闯将手中断剑一仍,盯着插在地上的无名剑,双眼尽显贪念,心中根本没将帝苍澜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对方不过仗着有利剑在手而已。帝苍澜一看张闯盯着自己的无名剑,就知道他有夺剑之心,鲲鱼变法展开一把抓起地上的无名剑,冷笑道:“今天就不陪你玩了。”刚想转遁走,就听衣袂作响,一阵风后,皓月国的菲尼斯、尤金、琼斯现。看着两人对持,菲尼斯疑惑道:‘怎么回事?”

    张闯哼道:“这家伙愣说我是jiān细,问也不问上来就开打。”

    尤金上下打量着帝苍澜,忽然面sè一变,从怀中取出帝苍澜的画像一对比惊愕道:“妈的,他就是帝苍澜!”

    “什么?”张闯一愣,原来这小子就是帝苍澜,怪不得如此难缠。

    帝苍澜哈哈一笑道:“没错,正是小爷我。”

    这时琼斯检查帐篷,惊骇道:“他们都死了。”

    菲尼斯恶狠狠盯着帝苍澜道:“是你杀的么?”

    帝苍澜冷冷道:“不错,那两个皓月杂种是小爷杀的。”

    菲尼斯喝道:“混蛋!给我受死!”

    说罢,一掌凌空打去,帝苍澜也不闪避,借着对方打来的气劲,忍着浑气血翻腾,子空中一闪,将他们甩的老远。他知道对方人多势众,就算硬拼打倒他们,自己必定重伤,而这里还有其他玄天高手,最后也难以逃脱。所以对付他们要逐个击破,眼下还不能硬拼。在场四人看着帝苍澜逃走,怒喝一声,纷纷跃入空中追去。

    夜sè茫茫,空中人影憧憧。紧追在帝苍澜后的是菲尼斯还有张闯,其次是尤金,像那琼斯之流早就被甩的没影了。菲尼斯看着前方形不停的帝苍澜心中惊讶不已,依据资料所言他不过是刚刚进入玄天高手罢了,但是却能连续腾空多时,当真是邪门的很,而看着自己边上的张闯更是疑惑,没想到他也是真人不露相,这人要小心提防才是。

    张闯也是同样心中嘀咕,看着帝苍澜能飞这么久,铁定心认为他有什么厉害功法在,誓要抢到手,也包括那把宝剑在内。也不知道飞了多久,帝苍澜渐渐赶到体力不支,子一拧落在地上,其实菲尼斯与张闯也是强弩之末,眼看帝苍澜落地,心中一喜,纷纷跳在地上,菲尼斯喊道:“混蛋小子,飞不动了!”

    帝苍澜哈哈一笑道:“你们不也一样么?有种比比脚力!”说着撒腿便跑,其速度丝毫不比飞行慢哪去。张闯与菲尼斯怒喝一声,紧随其后。

    此时眼前一片密密麻麻的芦苇叶,看着帝苍澜形不断缩小,两人心中恼怒,在这样下去不被他甩脱才怪。菲尼斯边跑喝道:“不能让这小子逃掉,现在我们只有合作才能抓住他。”

    张闯担心自己的高等武技还有宝剑落空,狠咬牙关道:“我该怎么做?”

    菲尼斯道:“你用尽全力推我,借助你的惯力在加上我的力量越个十几丈距离不成难事。”

    张闯点头道:“好,就怎么办!”

    说罢用尽全力量推去,就看菲尼斯子瞬间拔地而起,如弓弦般冲出。帝苍澜听闻后衣袂振动,猛回头观瞧就见那菲尼斯凌空而起距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只听他大喝一声,玄天真气运转到极致,浑厚一掌隔空劈去。

    一声闷喝,帝苍澜避无可避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菲尼斯面上一喜,脚步刚落地,就见那帝苍澜一个翻站起,回喝道:“凌波流光!”一道虚空刀影划过漆黑的夜空。后面的张闯就见前方传来一声巨响,溅起一片苇叶,连忙上去,就见菲尼斯灰头灰脸的,满脸怒sè。

    “怎么回事?”张闯赶来惊讶问道。

    菲尼斯恨声说道:“混蛋小子,我到是小看他了,全力一掌打去,他还能站起反击。”

    张闯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帝苍澜的人影,知道跟丢了他,脸上闪过一丝不善。菲尼斯看在眼中,蹲下拿起一片带血渍的苇叶道:“那小子被打成重伤,跑不了多远。”

    看着眼前辽阔无际芦苇丛,张闯叹道:“就靠我们两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菲尼斯道:“立刻发信号,命所有人急速赶来!”

    言罢,空中曝出一片火花,远处的尤金看着西南方向信号,气喘吁吁道:“妈的,让老子追了这么远。看样子被他们得手了。”这下也不着急,放慢了脚步。刚走了几步就听周围草丛传出沙沙声响,尤金心中一惊,立刻弓起子,浑戒备紧盯着前方。忽地“喵”一声,一只通体花白的野猫溜出,尤金吓了一跳,骂道:“该死的畜生!”抬手刚要结果这只野猫,突然天地一片肃杀,就见帝苍澜笔直的形出现面前,尤金大惊道:“你……”

    帝苍澜也不搭话,一剑化作千道光影。尤金大喝一声,抽出后长矛挡去。顿时火花四溅,瞬间产生的气爆声响,传遍整个寂静夜空。远处的菲尼斯与张闯闻着声响,心中一惊,赶紧飞赶去。

    帝苍澜知道必须速战速决,咬紧牙关,忽然单手一震,无名剑一抖竟然脱手飞出,斜插破入尤金的矛影。尤金本想仗着自己玄天高期实力怎么也能拖几十回合,等援手一道必定杀死眼前此子,但想不到帝苍澜竟然会使用如此奇招,眼看剑尖距离自己咽喉不过数寸,忙伸出左手紧握无名剑。帝苍澜刚刚使用的是御剑术的技巧,不过他真正的杀招不止于此。

    尤金刚将无名剑抓牢,就感手中长矛一股巨力拉扯,登时脱手而出,就看帝苍澜手握矛头,猛刺而去。尤金来不及躲闪,猛喝一声,右掌挥去。

    砰!

    尤金就觉手臂一麻,子不由后退数步。接着帝苍澜右手猛挥喝道:“凌波流光!”

    “嘭”一声响,声传百米,而后四周归于寂静。等菲尼斯还有张闯赶到之时,见那尤金躺在在地上,前血红,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张闯蹲下检查道:“已经伤及内脏,回天乏术!”

    菲尼斯忙问道:“什么人偷袭你?”

    尤金瞪大双眼,气若游丝道:“帝苍澜……”说完话后,就此气绝。

    菲尼斯握紧双拳,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

    张闯瞅着菲尼斯说道:“你不说他被打成重伤了么?”

    菲尼斯喊道:“他确实中了我一掌,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

    张闯深吸一口气道:“从我们听到爆炸声响到赶过来,不过短短数息而已。尤金好歹也是玄天高期实力,在这么短的时间被杀掉,看来我们要从新估量帝苍澜的实力。”

    菲尼斯恨声道:“他敢孤一人前来袭营,必定有所依仗。”

    张闯分析道:“我看他不止一人,说不定有帮手在傍。”

    菲尼斯道:“以他的实力,非玄天巅峰层次根本对付不了他。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