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飞陵渡岳剑锁寒 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狄亚达来到加兰关卡已经是一天一夜以后了。看着满目疮痍的破败墙门,心中恼怒道:“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慢呢!正唉声叹气之际,就听背后喊道:”前面是狄亚达么?”

    狄亚达转观瞧,面露喜sè道:“姜雪枫!”

    前天大战,姜雪枫撤离以后找了个地方疗伤,等伤势好转马上出来奔向此处,正好看见了狄亚达。

    “快告诉我前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姜雪枫焦急道。

    狄亚达将事始末讲清楚,姜雪枫听到帝苍澜没事悬着一颗心才放下。这时狄亚达责怪道:“听说你撇下帝兄,自己一个人逃掉了。”

    姜雪枫矢口否认道:“是他嫌我碍事,非要赶我走的。我当时是极力反对的。”

    狄亚达道:“那现在帝兄去了何处?”

    于是姜雪枫将帝苍澜的打算说了出来。狄亚达听完话后不住点头道:“帝兄真是高义啊!”

    姜雪枫嗤之以鼻道:“他自难保还有多管闲事,我看是傻!”

    狄亚达哼道:“你这种人气量狭小,怎么会理解帝兄的高义呢!”

    “你才气量狭小呢!”

    “我不跟你胡搅蛮缠,就此告辞。”狄亚达抱拳就要离开。

    姜雪枫忙追问道:“你要去哪里啊!”

    “当然是去天浩国皇城啊!”

    “那带我一起去!我怎么也不能让他有事啊!”

    狄亚达略微沉吟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即刻上路,直奔天浩国皇城。”

    此时的帝苍澜距离他们不下百里路遥,进入玄天境界显得极度兴奋,凡是过河均虚空飞渡,即使前面是险峻高峰也直接越过。因为他本体质特殊,当进入玄天之境界更加突出,腾空起来竟然可以媲美真天境界,完全不是普通玄天境界可以相提并论的。就这样赶了一天一夜,虽然没有雇任何马匹代步,却掠过无数城镇。

    烟波江是大陆第三大河流,河水湍急不息,始之死亡树海,途中经过天浩、加兰两国直奔大海,站在岸边的帝苍澜看着宽达数百米的江面,如今已是深夜,根本没有任何船家渡河。如果换做以前恐怕只有望江兴叹了,可是现在的帝藏澜却是兴奋不已,自己飞过去还要什么船啊!

    帝苍澜狂喝一声,子虚空而立,踏浪飞行。刚飞临江心,就见一艘挂满红灯的大船出现在眼前。由于江心雾气甚重,帝苍澜飞的不高,只是贴着江面而行,眼看撞上赶紧拔起子向上翻去,可谁想到这船高度足有三成楼距离。

    砰!

    子倾斜,双脚忙蹋,一个拧窜到大船夹板上面。帝苍澜暗叫好险,凭他刚才的冲击力要是撞去还不把这船桶个窟窿。虽是如此也造成不少动静,伴随着锣鼓声响起,人影响动。

    “有刺客啊!”

    不一会儿数个大汉手拿刀剑就将帝苍澜围在中间。帝苍澜心中苦笑不已,这下可说不清楚了。

    “快拿下他!”

    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纷纷扑去,帝苍澜一愣,这些人最差实力的也是后天巅峰实力。看来这艘船的主人不是普通人啊!不过帝苍澜也懒的解释,浑玄天之气猛发而出,登时将围绕自己的大汉吹的东倒西歪,有几个人更是踉跄后退跌入江水之中。帝苍澜心中大喜,这玄天之气可比先天之气浑厚多了,若是放在以前可不能只凭气势压倒他们。轻笑一声,子跃入空中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突然一道轻吟响起,帝苍澜就觉眼前剑光一闪,心中惊讶,居然和天齐一剑九花的剑招一样,不过更显得老辣干练。帝苍澜左拳狠狠击去,正中对方剑尖。来人一个踉跄翻落在夹板之上。帝苍澜虚空立在空中,这才看清楚使剑之人是一个白发老者。带着疑惑帝苍澜问道:“一剑九花,天齐是你什么人?”

    “帝爷!”这时夹板之上一个满脸黑炭的少年喊道。帝苍澜定眼一看,正是有过数面之缘的那位黑师兄天询。

    帝苍澜落到夹板之上,开口问道:“原来是你!”

    天询忙让众人阻止道:“是误会!帝爷是公主的朋友!”来到白发老者面前兴奋说道:“师父,这位是大师兄经常提及的帝苍澜呀!”

    “帝苍澜”三字一出,马上让不少人后退数步,眼里竟是恐怖神sè。帝苍澜感到奇怪,怎么听到自己名字跟听到魔鬼的效果一样呢!

    白发老者仔细打量帝苍澜道:“你就是那个rì屠百众的嗜杀凶人帝苍澜么?”

    汗……这都是些什么外号!

    白发老者道:“难道你不喜欢这个称谓,那我应该叫你浴血魔君才合你心意!”

    “停!”帝苍澜忙伸手阻止道:“我什么时候多了怎么多的外号。”

    白发老者道:“你现在的大名恐怕全大陆世人皆知啊!”顿了顿又道:“不知道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帝苍澜忙解释道:“我过江时因为雾气太大没有看清楚江面有船行驶,刚才差点撞上,这完全是一场意外。”

    白发老者点头道:“既然是意外,那就不留阁下了。”言下之意是下了逐客令。

    帝苍澜现在想打听关于天灵等人的消息,眼下怎么可能离去呢!于是说道:“我现在正有一事询问,等解了在下疑惑自会离去。”

    白发老者问道:“你有何疑问!”

    帝苍澜如实回答,白发老者并没有发言,旁边的天询说道:“我们也是在刚刚得到消息,正急忙往回赶。刚才误将帝大爷当成皓月帝国的人了。”

    “天询!”老者出声喝止道:“你今晚为何如此多话。对方敌友未明,岂可泄漏消息。”

    天询知道这帝苍澜不但侠肝义胆,而且与天灵公主关系极佳,忙说道:“帝爷怎么能是敌人么?公主与他可是极好的朋友。”

    “住口!”白发老者喝道:“公主份尊贵,怎么能认识这种杀人魔王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帝苍澜冷眼旁观,想不到自己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也不理睬白发老者,对着天询说道:“我来之前听说天灵公主被囚,这次来是专门救她的。到时我们皇城再会!”说罢飘入空中,刚想动,就听一声悦耳般的清脆声音道:“先生还请留步!”

    帝苍澜一愣,回头观瞧,一个穿绿衣的俏丽女子走出,长相极其惹人怜,一笑起来是百媚丛生,虽然不及无极月那般倾国倾城但也是国sè天香。

    绿衣女子颔首作揖道:“小女子宋琳见过帝先生,早听闻天齐哥哥多次提起,今夜总算能见真容。”

    宋琳,大陆美女排行榜第七也是年轻高手榜排名第八的美女。帝苍澜暗自点头,这一声天齐哥哥叫的这般亲昵,这小子一定与她有一腿。帝苍澜含笑道:“天齐是我的好朋友,他也经常提起你的。”

    宋琳脸上一喜,笑逐颜开道:“天齐哥哥经常说起我么?”

    “是啊!”

    晾在一边的白发老者轻咳道:“宋小姐,外面寒气重,还是回船舱休息!”

    宋琳摇头道:“天叔,如今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追上我们,琳儿怎有闲心休息呢!”

    “敌人?”帝苍澜问道:“你们遇到麻烦了么?”

    白发老者干咳道:“魔君大人,这里有些事不方便让你参与,你还是速速离去!”

    帝苍澜听在耳中,对方语气极不耐烦。微叹一声刚想走,就听宋琳叹道:“帝先生好歹也与天齐哥哥是朋友关系,此行更是为救公主。天叔言语冷淡也就罢了,为何总要赶他走呢!”

    白发老者急道:“傻丫头,我这不是为你着想么?他可是杀了范德西鸠啊!跟这样一个凶名赫赫之人攀上交,以后大陆众人该怎么看待我们!”

    “哈哈哈!”帝苍澜狂笑一声道:“不错,我就是个杀人魔王,但我杀的那些人都是先要制我于死地的。他们杀死我,就是理所当然。而我杀他们就是杀人魔王,这世间的公理还真是公道啊!”

    白发老者道:“这一切不都是你事先挑起的么?”

    帝苍澜朗声道:“如果你们未过门的妻子被人害死,你们会如何做。”

    天询当先答道:“杀了那混蛋算是便宜他了,如果是我直接剥皮抽筋。”私下不少船员也是随声附和着。

    帝苍澜点头道:“那我杀杨家小儿有何过错。”

    宋琳点头道:“杀的好,欺人妻女者当杀。”

    白发老者气的脸sè发白道:“只凭你一面之词,若无证据只能是信口雌黄。反正杨家人已经全被你杀害,你怎么说也没有出来反驳。”

    帝苍澜忍着老者多时,看他言辞处处与自己针锋相对,早就怒火中烧。冷冷说道:“杨家与你是何关系,从开始到现在你每一句话都针对我。”

    白发老者道:“老夫不过站在客观的角度看待问题罢了,哪有针对你。”

    帝苍澜冷哼道:“信与不信又与你何干,你这种货sè老子根本没放在眼中。”

    “你……”

    宋琳忙阻止道:“帝先生,天叔是天齐哥哥的师父,还望大家放下成见。”

    帝苍澜一看刚刚那一剑九花就猜出来了,这老小子就是天齐的师父天星子了,想不到也是个势利小人。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