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杀戮 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烈rì冉冉的午后,浑是血的帝苍澜正蹲在河边清洗自己的伤口,连续三rì以来遭到了不下三拨人袭杀。最危险的一次差点被一个十岁孩童刺死,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是杀手。现在只要是见到的人,不管男女老幼几乎都是来杀自己的。摸了摸脖子,帝苍澜自嘲道:“想不到我的脑袋这么值钱!我究竟被悬赏多少金呢!”

    当帝苍澜离开不久以后,几匹凶猛的恶犬从林中钻出,后面跟着几个壮汉,其中一个穿灰sè风衣的男子说道:“大哥,看来那小子在这里出现过。”

    “哼,有我这万里挑一的神犬在,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能把他嗅出来。”说话的是一个材更加高大的黑衣男子。

    “大哥,听说昨夜震东帮的人被杀的一个不剩,我们追上去的话……”灰衣男子害怕说道。

    “怕什么?他昨夜重伤逃走,现在随便谁上都能拿下他,这赏金可不能便宜别人。”高大男子哼道。

    “大哥说的是呀!”灰衣男子奉承道。

    “我看未必吧!”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然后就听几道悲鸣,那所谓的神犬已然脑浆崩裂死去。帝苍澜由树上跃下,吐了口痰道:“该死的畜生,这一路叫你害苦了。”

    “我的神犬啊!”高大男子立刻跪倒在地不停哭啼。

    “大哥,是帝苍!”黑衣男子指着帝苍澜喊道。

    “混蛋,杀我犬,老子要你的命。”高大男子拔出刀来就扑了上去。对于这种人帝苍澜压根懒得理睬,一脚把他踹在地上,冷冷说道:“就凭你一个先天初期层次还杀不了我!”

    黑衣男子一见老大倒地,二话不说转就跑,帝苍澜子一闪截在他面前冷喝道:“哪里跑!”

    “大人饶命!不要吃我呀!”黑衣男子跪地求饶道。

    帝苍澜愣道:“吃你?老子像个吃人魔王么?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据传闻大人好吃人,尤其是小孩与女人。”黑衣男子颤声道。

    帝苍澜怒叱道:“胡说八道,那个混蛋招摇的。”

    黑衣男子语无伦次道:“是杨家这么传出的。”

    帝苍澜骂道:“我现在到成了混世魔王了,该死的杨家。”顿了顿又道:“你们到底有多少抓我?”

    “大大小小的帮会十几个,人数不下百人。”黑衣男子道。

    “我到底值多少钱,引得你们这么多人抓我?”

    “杨家悬赏五十万金币,加兰官方悬赏三十万金币!”

    “总共八十万金币?老子的命还真是值钱呀!”帝苍澜恨声道。这些钱都够装备一支骑兵团了。顿了顿又道:“那些抓我的大大小小的帮会之中,那家势力最大。”

    黑衣男子忙仔细回答道:“最厉害的是三家,分别是都江会、跑马帮、弈剑门。剩下一小帮会都是相互依附。”

    一听弈剑门之名,觉得非常熟悉,忙追问道:“弈剑门?是什么样的门派。”

    黑衣男子老实答道:“弈剑门是加兰第一大门派,掌门是四大剑宗之一的范德西鸠。这次虽然派出不过百人,但个个剑法超群,领头糜渊也是先天巅峰的高手。”

    帝苍澜冷哼道:“出来献丑罢了,那另外两个什么都江会和跑马帮呢!”

    黑衣男子答道:“都江会会长名为段虹,虽然为女人,但也是先天巅峰高手,手下超过二百人。跑马帮这次来的人最多,大概三百多人,帮主**,也是先天巅峰强者。”

    帝苍澜冷笑道:“你们以为凭这些人能奈我何?想要抓住我怎么也得找个玄天高手。老子才不怕人海战术。”这些虾兵蟹将到是不在乎,最忌惮的是杀手王国与地下组织的人。今rì上午就是被一个小孩所伤才会被这些小偷围攻。帝苍澜敢断定,那小孩的背后不是杀手王国就是地下组织。深吸一口气,帝苍澜冷冷道:“你回去转告他们,在跟着老子全部统统杀光。”

    黑衣男子看着帝苍澜远去的影,子一瘫,趴在地上。过不多时,一队上百人的队伍赶来,看着瘫软地上的两人,一个穿紧衣的艳丽女子问道:“怎么回事。”黑衣男子忙将遇到帝苍澜的经过说了一遍。

    “哼,还想把我们统统杀光,真是好大的口气。”一个黑面大汉喝道。

    “胡帮主,这小贼子胆大包天,看来不把我们放在眼中!”眼艳丽女子说道。

    这黑面大汉就是跑马帮的帮主**,而艳丽女子正是都江会的段虹。

    “现在神犬已死,我们该如何抓那贼子。”说话之人是一个穿白衣手提长剑的俊俏青年,他便是弈剑门的糜渊。若论武艺恐怕是这里最强的。

    段虹一双美目直钩钩盯着糜渊,显然对这俊俏少年慕不已。这段虹本xìng极其水xìng杨花,不知道跟多少人上过,自己的夫君也被她活活气死的。她笑道:“没有了神犬,看来我们就失去他的踪迹了。”

    糜渊淡淡道:“既然没有了神犬追踪,我们也没有必要一起走了。就此分道扬镳吧!”

    段虹见他们要走,有些焦急道:“糜少侠,大家联合一起,抓住他的机会也大很多啊!”

    糜渊淡淡道:“那个小贼还没有放在我眼中。”

    “是么?我听说另师都擒他不下,你可莫要丢掉小命了!”**冷嘲讽道。

    “哼,你说话给我注意点!”糜渊冷冷道:“家师一代武林前辈自然不屑与他一般见识,对付他小爷我绰绰有余!”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为了这点小事争吵。”段虹忙打打圆场说道:“虽然没了神犬,但也未必得不到他的行踪。”

    **问道:“段当家此话何意!”

    段红哂道:“有苍隼在,不比神犬更能找寻到帝苍澜的踪迹么?”

    闻听此言,**与糜渊脸上一喜,这苍隼是生长在外域一种能侦查敌踪的空中猛禽,因为飞行高度可达万尺,就算能虚空而立的玄天高手都碰它不到,更不用说什么弓箭能将它shè下。外域蛮夷常常运用在两军对垒之上,从而战无不胜。所以苍隼的那是有价无市的稀罕物,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伸出拇指赞道:“段当家竟然有此神物,何愁抓不住帝苍澜那小子!”

    段虹美目直盯着糜渊笑道:“糜少侠,有苍隼在手,抓住那帝苍澜不在话下。”

    糜渊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劳段当家的了。”

    段虹媚笑道:“那就希望我们大家合作愉快了!”

    三人开怀大笑,不过心中各怀鬼胎。

    没有那头恶犬的追踪,帝苍澜也就不用找水路掩盖自己的气味,不过他并不知道万米的高空之上正有一只苍隼紧盯着自己。而合围的人也学聪明了,待洞悉了帝苍澜的去向,专门在必经之路上设置陷阱。刚刚到达一条小溪边,就觉四周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就见一个头戴斗笠的紫衣人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河边垂钓。帝苍澜清楚的感觉到,此人上散发的人的气势,就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无二。

    “呀!上钩了!”说罢,紫衣人一抖鱼竿一条半臂长黑鱼越水而出。“啧啧,还是条大鱼!”

    “是条大鱼没错,不过你的鱼竿那么细,未必能钩住它!”帝苍澜冷笑道。

    “咔嚓”

    果然,鱼竿应声折断,紫衣人摇了摇头叹息道:“这鱼儿真是不听话啊!明知必死为何还要挣扎呢!”

    帝苍澜哈哈一笑道:“不挣扎一下怎么能不能逃掉呢!”

    紫衣人丢掉自己的鱼竿与斗笠,站起来冷笑道:“到头来下场还是一个样,是不是呀!帝苍澜!”

    帝苍澜仔细一打量,此人三十上下,一张白净的脸庞,如鹰隼般的双眼,不时用舌头着嘴唇,发出啧啧地冷笑声。

    “小子,我们还真是小看你了,这组人被你干掉了两个,如今也只剩我一个人了,不过这样更好,赏金全是我一个人的。”紫衣人冷笑道。

    帝苍澜微眯双眼道:“你是杀手王国的人么?上午那个小孩也是你们的人了。”

    紫衣人笑着摇头道:“上午那个小孩却是杀手王国的人,不过我们不是和他一路的。”

    “那你是?”

    “我是地下组织的人,别人都唤我做收割者诺可斯。”

    “地下组织?”帝苍澜一愣道:“想不到地下组织的人也来趟这浑水。”这地下组织不是居住地下的居民,而是被大陆遗弃或是无路可走罪犯集聚的乐园。他们的大本营设立在皓月、加兰、天浩三国的交界处,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区。

    “本来我想借他人之手除掉你的,可惜那群家伙也只会设陷偷袭,实在叫我失去耐心,只好亲手结果了你。”诺可斯yīnyīn笑道。

    “那头臭狗已死,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帝苍澜好奇问道。他心中也是纳闷,这些家伙莫非长了天眼不成。

    诺可斯伸手指向空中道:“你看!”

    帝苍澜极目远眺,望向空中,也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

    诺可斯笑道:“想不到吧!万米高空之上一对锐利的双眼把你的一举一动观察的仔仔细细呢!不管是杀手王国或是我们地下组织只要跟着它就能找你。”

    帝苍澜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竟然被敌人尽收眼底,怪不得总是跑不出接二连三的埋伏。

    “现在那畜生恐怕已经在传递信息了,我要在他们来之前解决掉你。”诺可斯冷笑连连道。

    帝苍澜面sè一沉,道:“谁解决谁还不一定呢!”

    “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你那项上人头我拿定了!”

    说罢,诺可斯袖口飞出一道锁链,顶端连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型弯刀,直取帝苍澜咽喉。速度又快又准,完全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

    “叮”

    无名剑横出,将那链锁弹开。此时帝苍澜一冷汗,自己反应在慢一点就要首异处。紧紧盯着那怪状链锁,冷然道:“这是你的兵器么?好怪异呀!”

    诺可斯哼道:“我这收割者之链专门克制你这种短兵刃,况且你一个不过先天实力而已,怎么斗的过玄天高手呢!”

    帝苍澜甩了甩手中长剑道:“你不过是玄天初期实力而已,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诺可斯冷哼道:“大言不惭,看某家三招取你小命!”

    一抖手链条挥动,带起一道劲气。帝苍澜知道他是将玄天之气打入兵器之中,妄想用力量压迫自己。猛喝一声道:“紫气东来!”剑指霄汉,一片紫光滑落,洒起千道光点将那锁链淹没其中。诺可斯面sè一变,直觉手臂一阵发麻,连忙后退,帝苍澜鲲鱼变法急速展开,一剑直取心口。诺可斯猛喝一声,伸手抓向剑。不过他低估帝苍澜的实力,没想到他力量会这么大。剑尖没入心窝几寸,诺可斯惨叫一声,忙将手中锁链松开,一掌打去,“去死!”

    “凌波流光!”帝苍澜毫不示弱的一掌对去。

    砰!

    诺可斯的子倒飞而出,直跌出几丈距离。帝苍澜也是倒退数步,站定形一摸嘴角鲜血,咳嗽几声道:“混蛋!你以为我是先天层次就好欺负么!”

    此时的诺可斯躺在地上浑抽搐,早没了刚才的不可一世。其实刚刚帝苍澜使出紫气东来之时,他就已经后悔。这大陆谁人不知道紫气东来是剑王石山的成名绝技,这小子能使用剑王的绝技他们一定有莫大的关联。不过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刚才的凌波流光已经震碎他的内腑,即使活着也是个废人了。

    还剑入鞘,帝苍澜刚要转离去,就听四周杀声震天,数百人从林中围拢而出,个个手持刀剑,凶神恶煞的盯着帝苍澜不放。

    “哈哈哈,小子!看你往哪里跑!”**一马当先冲出来狂笑道。紧随其后的是段虹与糜渊。

    帝苍澜深吸一口气道:“看来还是晚了一步。”缓缓将无名拔出环视众人,毫无惧sè。

    “没想到这小子长得如此玉树临风!”段虹瞅着帝苍澜媚笑道。

    “倒在地上的貌似是地下组织的人。”糜渊淡淡说道。

    “呸,”**骂道:“差点就被他捷足先登,真是死的好啊!”

    段虹瞅着帝苍澜笑道:“看来刚才是一番恶战,如今你也受伤不轻,不如束手就请吧!”

    帝苍澜冷哼道:“我已经说过不要在来烦我,可惜你们如此不知好歹,今天就一次xìng把你们都解决掉。”

    “哈哈哈,真是狂妄!我**就已经很狂了,没想到你更狂。”**狂笑道。

    “耍嘴皮的小子,“糜渊喝道:”我要带师父好好收拾你。”

    帝苍澜冷冷道:“你是范德西鸠的徒弟么?你师父都拿不下我,何况你这当徒弟的呢!”

    糜渊冷哼道:“少说废话,接招!“

    帝苍澜看着糜渊一剑刺来,心中不由冷笑连连,一抖手中无名迎上,只听“咔嚓”一声,糜渊手中长剑断成两节。猛退数步方才站定,右手酸麻不已,一脸愕然。

    **一脸贪婪看着帝苍澜手中的无名剑笑道:“真是一把利剑!这把剑是我的了,你们谁也别和抢。”

    糜渊定了定心神,只有接触了帝苍澜才知道对方的可怕,只凭一剑就能破了自己的剑招,虽然他是仗着利剑之威,但主要还是境界上的差距。糜渊有一种错觉,面对帝苍澜与面对自己师父竟然并无二致。

    帝苍澜冷哼道:“想要我的无名么?有本事自己来拿!”

    **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你本领高强,如果单打独斗这里没人是你的对手,可惜这不是公平比武。我老胡混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看谁人多谁才是老大。你也不要怨我们以多欺少。”

    “看来今rì我要大开杀戒了,你们一起上吧!”帝苍澜挥舞手中无名喝道。

    “小的么!给我上,尽量砍断他的手脚,活的可比死的赏金高。”**高喝道。

    段虹与糜渊忙退出圈外,看着黑压压一片人将帝苍澜淹没其中。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