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剑影寒霜 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爹爹救我!”杨煊躲在杨勇后背道。

    “放了小儿,老夫答应你任何条件。”杨勇喊道。

    “老子就让他死!”帝苍澜喝道:“给我滚开。”说罢一剑劈下。

    砰!

    杨勇大喝一声,一拳打去。帝苍澜不自觉后退三步,惊讶道:“你也是玄天高手。”

    “想杀我儿,就从老夫的尸体上踏过。”杨勇咆哮道:“帮老夫杀掉此子赏金千万。”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这小子连剑毫都给打出屋外了,我们上不是送死么?杨勇看没人动弹,冷冷说道:“看来往后的rì子你们与杨家的生意可以中断了。”

    众人一惊,他们附近的小势力可斗不过杨家啊!一旦为此得罪了杨勇还不吃不完兜着走。在说全厅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人么?就在众人蠢蠢yù动之时,一道冷哼响起道:“此子要老夫亲手宰杀!”

    闻听此言,杨勇松了口气,就见满血污泥的范德西鸠慢慢走来,恶狠狠道:“想不到你还有如此绝技,刚才真是大意了。”

    “你是阻止不了我的。”帝苍澜深吸一口气道:“杨煊狗贼,今rì必丧命于此。”

    “少在这里大言不惭。给我受死!”范德西鸠挥剑而上,帝苍澜猛一咬牙关,剑硬接。这一次范德西鸠全力而为,不给帝苍澜一丝喘息机会,不过三招就把帝苍澜出厅外。“小子,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帝苍澜大喝一声,原地跃起,旋龙合璧使出,范德西鸠从未见过此等怪招,只有凭借自己的玄天之力硬破对方之技。帝苍澜影撩过留下一大片空隙,范德西鸠找准机会一脚踢去,正中帝苍澜后背。帝苍澜猛一咬牙,借这一股推力猛向厅内冲去,目标杨煊。

    “糟了!“范德西鸠暗惊,方知上当,急忙向屋里飞去。帝苍澜不顾自己上的多处流血,咬紧牙关猛冲。杨勇见帝苍澜奔来,怒喝一声,刚要提拳打去,眼前一花,对方影突然消失。后面的杨煊根本没有丝毫准备,只感觉脖子一凉,已然首异处,死前还瞪大双眼,不得瞑目。而此时范德西鸠一剑方才落下,刺入帝苍澜左肋,紧接着一掌击出,带起满天血雨,将其轰至院中。帝苍澜倒地猛吐一口鲜血,大笑道:”娜娜,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众人看他竟然还没有死,纷纷露出愕然神。而此时的杨勇早已经瘫软在地,面无表瞅着杨煊的尸颤抖不已。范德西鸠一脸猪肝sè,为当世剑宗竟然连个毛头小子都解决不了,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把人给杀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混蛋小子!我要杀了你。”

    帝苍澜现在上多处血流不止,却依然神sè不变,临危不惧。“想杀我,有本事就来吧!”说完话后,鲲鱼变法展开,猛向后撩去。“哪里跑!”范德西鸠高喝一声,随即也追了出去。但是刚到门口,见那帝苍澜已跨上一匹黄马向远处疾驰。刚刚秦历离开大厅就是为了准备马匹。看着消失在远处的帝苍澜,范德西鸠怒喝道:“你以为能跑出我的手掌心么?”说罢纵跃入空中,凌空追去。

    帝苍澜直觉背后传来阵阵冷风,料想对方追来,猛拍马疾行。他清楚知道,玄天高手虽然可以凌空飞行,但是飞行高度与飞行距离有限,只要自己坚持一会儿就可以甩掉他。一时之间,范德西鸠并未拉近距离,其实也多亏秦历留下的是车队当中最好的健马,若是普通的马匹早就被撵上了。

    在空中飞驰的范德西鸠也是怒火中烧,不能在这么拖下去了,如今只有孤注一掷,猛喝一声道:“剑啸天地!”此招不求伤敌只求伤马,没有了马匹代步,手刃此子还不手到擒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剑招挥出之时,帝苍澜刚好快到桥头,黄马被剑气击中,悲鸣一声,翻倒在地,正好将他掀入河中。

    范德西鸠落地,看着因为暴雨而变得湍急河流,猛一跺脚。若在平常自然无所遁形,可是现在水流如此湍急又浑浊不堪,在加上黑漆漆夜晚不见一丝光亮,无疑是大海捞针。范德西鸠猛挥剑发泄自己的怒气,狂喝道:“我一定要宰了你这小子。”

    帝苍澜也是走运,就差那么一点小命就不保,随着湍急的流水,帝苍澜一直被冲到下游的湖水之中。此时自己早已经筋疲力尽,几乎用尽全力量才爬到一处浅滩,本想到岸上休息,但又一想如果范德西鸠追来一定会发现自己,先如今只有藏在芦苇丛中才算安全。忍着浑疼痛,半边子浸在水里,帝苍澜静心凝气,运气血yù真绝尽量恢复自己的先天真气。多亏是天之真武的体质了,若是换做旁人早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此时天雷滚滚,大雨没有一丝一毫减弱,反而有渐强之势。就这样过了整整一晚,大雨才转为朦胧细雨,清晨天气刚刚发亮,两个杨家家丁手持长刀在河边搜索着,其中一个人抱怨道:“这都一晚上,我看八成那小子已经喂鱼了。”

    另一个提醒道:“家主大人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切,如果那小子活着,你我二人嫣有命在。连剑毫都拿不住他,何况我们这样的小啊!”

    “谁说不是啊!还什么剑毫呢!连个小孩子都解决不了。我原来还以为剑毫又多了不起呢!”

    “我听说那小子本事很高啊!把内院那些护卫杀的一个不剩,那整天欺负我的杨烈也在其中,听说被人一剑削掉脑袋,真是让人大快人心啊!”

    “小声点啊!被人听见焉有我二人的命在。”

    “这里哪有外人啊!放心好了,我们坐下休息一会儿,反正现在杨家乱成一团,谁有空管我们啊!”

    “少爷平常生活放浪形骸,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这下遇见仇家被杀倒也并不冤枉!”

    “我听说家主已经布下悬赏令,现在全国通缉那个叫什么帝苍澜的。他就算是活着也插翅难逃啊!”

    “是啊!通过老爷的影响力,加兰还向附近邻国悬赏通缉令了,不但如此还花了重金委托杀手王国呢!”

    “哎!可怜的小子啊!”

    当两人走后,芦苇丛中帝苍澜一阵猛咳,看着自己受伤的肋骨恨声道:“可恶的范德西鸠,老子记住你了。”

    现在伤口已经止住,但内伤颇为严重,如果与人动武,恐怕连个后天实力的人也能抓住自己,为今之计只有先找个隐秘之地稳定伤势。但眼下这么多人找自己,藏在山洞或是谷中肯定会被发现,只能选择别人想不到的地方。通常疗伤的场所都是隐秘,安静,少有人打搅之处。那就偏偏反其道而行,大隐于市。打定注意帝苍澜转向杨家方向奔去。

    杨家大少爷被杀的消息,不过两天就传的沸沸扬扬,整个加兰妇孺皆知,而短短十天就已经传遍整个大陆,因为惊人的悬赏金让不少亡命之徒眼红,这次杨勇是下了狠心,宁可倾家产也有活捉帝苍澜,如此大手笔就连杀手王国还有地下世界也被惊动,帝苍澜这三个字很快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几天功夫听风堂发布消息,宣布帝苍澜入围了今年十大惊天轰动事件当中。而帝苍澜的画像也被印了上百份发往世界各地,在各个工会帮派还有官府通缉榜上均名列前茅。

    远在初阳国的徐盈公主闻听此信息,急的如锅上的蚂蚁,忙派狄亚达去加兰打探消息,并官方上像加兰施压,但这次一向与初阳交好的加兰并没有给其面子,原因很简单?杨家次女杨雪是加兰其中一名议长的妻子。乔茂议长受不得妻子哭闹,只有联系另外几个议长暂时cāo控局面,在短时间内出动军队全国搜寻,而这样的一意孤行的做法也受到另外几个议长不满,一时间内部国会混乱异常。现在王妃飞又离开加兰,随萧鸣易回到岛上闭关修炼了,可以说帝苍澜在加兰没有任何援手。

    但是担心帝苍澜安危的人不在少数,天浩国的天齐得知此事恨不得飞赶往加兰,可眼下天浩国更是多事之秋,老国王已经卧不起几月,恐怕撑不了几rì,一旦驾崩,为了争夺王位必定是血雨腥风。如今也只有将希望寄于他人之上。

    破风平原,苏利亚大军与外域的蒙戈利亚部落已经打了几个月了,手下要呈上关于帝苍澜通缉的信息,可是看到大帝为了对付敌人已经整整两rì没有合眼了,轻叹一声,退出账外。

    姜家的姜雪枫当听到此信息,二话不说,收拾行囊直奔加兰而来。现在帝破天闭关修炼,自己的父亲伤势未痊愈,姑姑还要坐镇姜家,貌似也只有自己可以救他了。这几月把姜雪枫闷的够呛,经过帝破天魔鬼一样的训练以后其实力也稳固在玄天中期层次,就觉自在年轻高手中数一数二了。本来帝蝉儿也想出来,可姜姬担心她的安危就没有让他随行,这么个美人坯子出去还不惹上许多麻烦。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