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秦家车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凌晨的官道上,几辆马车疾驰。“天气很yīn沉,八成是要下雨了!”前面驾车的老车夫分析道。

    “放心好了,到中午雨也不会下的。”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笑道。

    “照这个速度,我们下午方能到达。”老车夫说道。

    “嗯!雨是躲不开了,不过能一定能在傍晚之前抵达。”中年男子说道。此时天气还是灰蒙蒙一片,隐约间一个模糊人影在前面晃动。

    中年男子目力比那老车夫强不上,立刻出声喝止道:“前面有人,快停车!“

    老车夫也是经验丰富,猛拉缰绳向后面喊道:“停车啦!”

    一声马嘶,马车渐渐减缓速度,后面马车传来几声吆喝道:“老李,怎么停下了。”

    老车夫下车喊道:“前面有个人。”

    不多时,一个六十上下的老者在一个妙龄少女的搀扶下来到前面,后跟着几个护卫手里的刀剑以防万一。

    老车夫点头道:“老爷,这就他挡在路中间。”

    老者仔细打量来人,就看他材魁梧,背后一把长剑,像是个劫道的,不过看他相貌堂堂,英气人,又不太像是劫道的,刚想发问,就听对方淡淡说道:“这里到杨家还有多远!”

    老者一愣,随即答道:“骑马的话还有半天功夫。”

    “半天功夫!果然是捷径啊!老人家可否卖我一匹马!”

    “买马!”老者愣在当场。

    “我说你个小子,这挡在官道之上就是为了买马么?我看八成你是个劫道的吧!”中年男子恶狠狠道。

    “这些金币够了吧!”来人从包袱中抓出一把金币道。

    “初阳紫金币!”老者惊呼一声。这些钱别说买马了,恐怕买他们所有人都足够了。世上有这样的劫道么?干咳一声道:“小兄弟,你的钱都足够买我们全部马车了。”

    “我只要一匹马而已。”

    老者看眼前之人气度不凡,略想不是个普通人,问道:“你也是去杨家参加婚礼么?”

    “算是吧!”

    “不知道高姓大名。”

    “帝苍澜!”

    “既然如此,不如上马车与我们一道同行。”

    帝苍澜寻思片刻,点头道:“好吧!打扰了。这些钱算是路费吧!”说着将金币递去。

    老者执意不收,帝苍澜执意要给,于是老者象征xìng的收了一枚,并吩咐最后面马车腾出地方,让帝苍澜进去休息。中年男子望着帝苍澜的背影,有些不解地问道:“老爷,这小子靠得住么?”

    老者道:“放心好了,他想要杀我们易如反掌。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

    说着被妙龄少女扶上车,一声令下车队又缓缓行驶。车内的老者问向妙龄少女说道:“丹儿,你看看这青年是何功底!”

    妙龄少女答道:“爷爷,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先天高期修为!”

    老者点头道:“如果你与他比划有多大赢面呢!”

    少女哂道:“七成以上!”

    老者抚须笑道:“哈哈哈,我看此子样貌堂堂不像是坏人。就不知道他是何来路,要是名门之后,这年龄与你相仿也合适。”

    少女嗔道:“爷爷想那里去了!我才不嫁呢!就算要嫁也要找个玄天高手才成。”

    老者叹道:“你在这么耽误就成老姑娘了。”

    少女道:“老姑娘又怎么样!姐姐不也未成嫁人,丹儿才不着急!”

    老者叹道:“看来我是抱不到外孙了。”

    此时天上的乌云越来越低,一道震天雷声响起,赶车的老车夫对着傍边的中年男子打趣道:“你不说中午才会下雨么?”

    中年男子尴尬笑道:“天有不测风云么?老天爷想下谁敢拦着。”

    老车夫说道:“这天气变化太快,如果下雨怎么也得傍晚才能到杨家。”

    坐在最后马中的帝苍澜此时已经睡下,赶了一晚上路也是筋疲力尽,只有养好jīng力方有力气打架。迷迷糊糊中不知道睡了多久,当马车停下时帝苍澜机jǐng睁开双眼,做起来。这时一人喊道:“小兄弟下车吃饭吧!”

    外面现在是倾盆大雨,帝苍澜走下车问道:“到杨家了么?”

    “没有,我们赶了一上午的车,现在路过这个小镇正好吃些东西。”

    楼上雅间,十几个人围坐一起,有说有笑。帝苍澜坐在老者傍边,经过打听才知道这老者姓秦名历,在加兰是一个小家族的族长,这次特地参加杨家的婚礼,因为路途遥远才耽误到现在。

    帝苍澜也不多说话,待酒菜上全,一口饮干一大碗酒,看着一桌人目瞪口呆。秦历老爷子竖起大拇指赞道:“帝小友海量啊!”

    帝苍澜淡淡道:“不敢当!”接着倒满一碗又一口干了。

    本来看不惯帝苍澜的中年男子想过去与之拼上一回合,一看连喝两碗酒的帝苍澜面不红气不喘,就不敢吱声了。傍边的老车夫打趣道:“你不是想灌他么?怎么不去了。”

    中年男子哼道:“滚一边去!”

    席上秦历向帝苍澜问道:“不知道帝小友家住何方!”

    帝苍澜想了想道:“我家住奥西亚。”

    秦历又问道:“家里还有什么亲人么?”

    帝苍澜神sè一暗道:“父母早已经不在。不过有师父还有师母。”

    秦历点头道:“那帝小友目前还没有成亲?”

    帝苍澜点了点头,秦历面上一喜,道:“我这孙女秦丹丹年芳双十,至今也未找到合适婆家呢!呵呵呵!”

    帝苍澜看着那妙龄少女,面容嫩,材苗条,点头赞道:“令孙女美丽可,定会找到合适的婆家。”

    少女嗔怪道:“爷爷,吃饭干么说这些不相干的事啊!”

    秦历哈哈笑道:“帝小友喝酒。”

    看着帝苍澜一口饮尽碗中酒,像是喝水一样。秦丹丹不得不佩服他的酒量,但是更加佩服他的不为女sè所动,从一开始都没有正视过自己,虽然自己不是十大美女,但也颇有姿sè,如此见sè不为所动,就凭这份能耐也不会是泛泛之辈。心中收寻帝苍澜的信息,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这大陆上有这号人物!

    酒足饭饱,外面的雨还是下个不停,秦历叹道:“看着大雨,今天够呛能停啊!”

    帝苍澜问道:“那我们今rì能到杨家么?”

    秦历问中年男子道:“秦雄,我们今天能赶上杨家的婚礼么?”

    中年男子点头寻思道:“我和老鬼驾车应该没问题,可是后面的阿祥不一定能跟上我们!”

    秦历一行十几人分别赶着三辆马车,如果想要快些到达必须驾车之人有非常熟练的驾车技巧才行。中年男子与老车夫的技术没得说,但是其他人就差的远了。

    “我来驾车吧!”帝苍澜说道。

    “你……”中年男子质疑道:“你行么?”

    帝苍澜点头道:“我会紧紧跟着你们的。”

    秦历忙摆手道:“怎么可以让客人赶车呢!”

    “没关系的,要相信我。”

    秦历点头道:“我看帝小友也着急赶到杨家,既然如此就麻烦了。”

    说罢,众人也不休息,顶着大雨出发。中年男子驾车之前对着老车夫小声嘀咕道:“我到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记住,给我马不停蹄的往前赶!”

    老车夫笑道:“好啊!不过你莫要yīn沟里翻船了。”

    中年男子哼道:“让他瞧瞧我的厉害。”

    一路上,老车夫展开自己熟练的技巧远远将后面的马车甩到后面,笑道:“稍微用点力你们就跟不上了,还差的远呢!”

    正洋洋自得之时,后面一辆马车冲出,紧随其后,老车夫笑道:“秦雄这小子有进步么!竟然追了上来。”不过等车子追了上来才看清楚,不是秦雄驾的车,而是那个帝苍澜。老车夫愣住,看来小看这小子了。

    帝苍澜力量惊人,cāo控马车就跟遛狗一样简单。而且凭他敏锐的观察了与洞察力,路上的坑坑洼洼都可以轻易躲过。不过一会就超过老车夫的马车,赶在了最前头。现在的帝苍澜眼里只有杨家,他感觉自己的心中压抑多年的仇恨正燃烧自己的体,不自觉的一股黑气冒起,还好被无名长剑吸掉。当然这一切帝苍澜并不知道,如此负面的绪极大刺激了魔气增长,但即使如此帝苍澜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就算是死也要宰了杨煊,不惜一切代价。

    老车夫看着远远离去的车影,都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偷车潜逃呢!“这小子怎么可能跑这么快呢!”

    车内的秦历惊叹道:“好快啊!这小子可不简单啊!丹儿!你看这小子怎么样啊?”

    秦丹丹不以为意道:“这算不了什么?他不过是以气御马而已,我也可以做到的。而且比他做的更好。”

    秦历摇头道:“我看不是如此吧!你仔细观察他驾车的路线就会发现,路上的低洼坑路没有碰到一处,马车也比老鬼驾的平稳,这可不是以气御马那么简单。”

    听到此言,秦丹丹这才恍然大悟,事却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大雨下了整整一下午,中年老子与老车夫使出浑解数愣是连帝苍澜的影子也见不到,眼看杨家的大门就在眼前,已经早来半天的帝苍澜此时矗在哪里一动不动,任雨水打湿自己的衣服。

    老车夫忙将马车停下,疑惑道:“小兄弟,这是何意?”

    帝苍澜不发一言,眼中直盯着杨家大门。老车夫疑惑不解,秦历忙挑开车链探头询问道:“帝小友,为何不在车上等候,这样淋雨会伤的。”

    帝苍澜已经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杀意,但他现在还不能动手,因为不能连累到秦历上,猛一了口气道:“秦老爷,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吧!就当我们从来不成相识过!”

    秦历愣住,疑惑道:“什么?这是为何?难道小老儿照顾不周在什么地方得罪小友了么?”

    帝苍澜摇头道:“不是,秦老爷载我来此,他rì有机会必定报答。不过眼下我们最好只是行同陌路的陌生人,否者待会只会连累你们!”

    “连累我们!”秦历问道:“帝小友此话怎讲?”

    帝苍澜恨声道:“我来此是杀人的,可不是来祝贺的。”

    “什么?”秦历惊道。

    “你们走吧!就当我们没有见过!”帝苍澜淡淡说道。

    “这……”秦历还想说话,却被秦丹丹打断道:“爷爷,我们进去吧!就当没见过此人。”

    “可是……”

    “走吧!爷爷!”秦丹丹吩咐道:“阿祥!传我的命令,这一路上不许泄漏半句见过此人的信息。”秦历重重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帝苍澜就坐回车中。

    看着车队进入杨家,帝苍澜缓缓抽出背后长剑,喃喃自语道:“娜娜,保佑我手刃杨煊那畜生!”接着一声厉喝道:“杨家,我要你们血血债血偿!”

    车里的秦丹丹心有余悸道:“好可怕的杀意!看来杨家有大麻烦了。”

    秦历叹道:“可惜啊!”

    秦丹丹问道:“有什么可惜的。”

    秦历摇头道:“他怎么可能斗过杨家呢!”

    秦丹丹淡淡道:“不过一面之缘而已,路是自己选的。”

    秦历叹道:“你这丫头啊!”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