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天煞剑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绿江居士 书名:血浴天地
    帝苍澜随着石剑楠回到客栈,便去拜会石山,本来想请教石山剑术的,却见石山一脸严肃的站在院子当中。

    石剑楠等众女纷纷行礼问好。

    石山谁也不理睬而是对着帝苍澜说道:“你手中的剑是新得来的么?”

    帝苍澜将剑递给石山兴奋地说道:“是今天刚买的来的好剑。”

    石山轻抚剑沉吟片刻说道:“这剑的外形到是很像魔音剑!是把不错的剑。”

    帝苍澜高兴说道:“他们都说这是一把破剑,还是石山前辈眼里高!”

    石山哂道:“那就好好发挥它吧!不要辱没它的名声。”

    燕无双感觉自己又被无视了,小嘴一撅说道:“石伯伯怎么也不理睬我们呀!”

    石山哈哈大笑道:“这小丫头真是绪!”

    非欧娜则恭敬地说道:“石前辈安好,小妹她就是这么不懂礼数。”

    石山摆手笑道:“那有这么多规矩。”

    等众女告退以后,帝苍澜留了下来。石山就仔细为他讲解御剑术的方法。帝苍澜也是一脸兴奋,他拔出无名长剑,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他也想起以前周剑离还有天齐使出的剑法。于是练着就变得章法杂乱起来,虽是如此却变化多端,神出鬼没。

    石山在一旁观看,等帝苍澜收剑站定以后,竟然惊讶地说道:“你以前重来没有练过剑法么?”

    帝苍澜深吸一口气说道:“嗯!没想到用剑是这样自在。”

    石山不住点头说道:“你刚才竟然不自不觉之中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

    帝苍澜疑惑道:“什么境界?”

    “忘我之境”

    石山赞许说道:“这说明你是个做事专注之人,也是一名剑客必要的素质。看来你有用剑的天赋!”

    帝苍澜高兴地说道:“看来我这剑是买对了。”

    石山也是高兴地说道:“我们相见也算有缘,老夫就教教你用剑的艺术吧!”

    帝苍澜闻听之下大喜过望,于是一老一少就在夜下开始探讨起剑之奥妙。

    待到rì上三竿,燕无双一脸哈欠的走到院子来,她惊讶地看见帝苍澜还在那一个人不停地练剑。没想到只不过一夜之间,他的剑法竟然进步迅速。燕无双紧搓双眼,有些相信。非欧娜轻拍她的肩膀说道:“听剑楠说,他以前重来没有使过剑的。”

    燕无双自小就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但是帝苍澜的出现让她心里很不爽,她小嘴一撇说道:“哼,雕虫小技而已。”于是她轻喝道:“帝小子,你的剑法练得不错么?”

    帝苍澜这才从练剑的忘我境界中回过神来,虽然挥舞了一晚长剑,但却兴奋的很。

    “多谢夸奖。”

    燕无双哼哼道:“要不我们比试一场,来验证一下你的修炼成果。”

    非欧娜看燕无双竟然要动真格的,忙劝慰道:“妹妹,你这又是何必呢!”

    “姐姐不要劝我,我会手下留的。”

    帝苍澜当然不会拒绝别人的挑战,他含笑说道:“荣幸之至,请燕女侠出招吧!”

    刚走出来的石剑楠本来想上前劝阻的,可是一只手伏在她的肩膀,就听石山静静说道:“让他们比试吧!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坏事。”

    燕无双轻叱一声,抽出了自己的佩剑,只见一把周寒光凌厉的宝剑横空而出。燕无双冷哼道:“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剑。”

    帝苍澜将无名长剑一展,不甘示弱道:“我也让你瞧瞧我的宝剑,动手吧!”

    燕无双也不答话,直一剑刺出,带动周围空气流动,一道凌厉寒气直对面而去。

    帝苍澜看她抬手之势,就知道她绝对是个劲敌。刚开始照面绝对不能气势弱下去,帝苍澜猛一咬牙挥剑挡了上去。

    砰!

    接触瞬间,帝苍澜就觉一股透骨般的穿透力传来,竟然迫他后退数步不止。他可以肯定,燕无双的实力起码到达先天中期的水准,光凭这剑气比之石剑楠还要强上一分。

    燕无双眼见帝苍澜后退,立刻提剑追上便是直劈而下。帝苍澜忙挥剑格挡。只听“当啷”一声,燕无双的利剑直接砍在无名剑上。帝苍澜就觉手臂被震得发麻,他很纳闷,明明这燕无双是个弱女子!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其实燕无双一上来就使出了全力,她将自己的真气全部注入了剑之中,才会发挥这样的威力。她的想法是务必在三招之内击败帝苍澜。眼看两招已过,帝苍澜还是能游刃有余,燕无双银牙一咬,手臂一挥准备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来。

    “这剑你怎么防。”

    接着手中利剑化作道道剑影,竟然把帝苍澜包裹其中。正是她的绝技之一“千幻琉璃斩。”

    面对眼花缭乱的剑影,帝苍澜深吸一口气说道:“不愧名为千幻,那也让你瞧瞧我剑招。”

    说着单手一挥,同样百道剑芒倾洒而出,场中众人本来觉得帝苍澜会穷于应付,没想到他还会使出这样与千幻琉璃斩不相上下的剑招出来。

    燕无双从小便被冠上天才的名号,难免心中不骄傲自负,眼高于顶。现在与帝苍澜这种只不过练了一晚的门外汉打个旗鼓相当,这对于孤傲自负的她简直就是**的挑战。燕无双银牙一咬,轻叱一声道:“少得意忘形。”

    手中加重了几分力道,挥剑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帝苍澜渐渐也感到吃力起来,刚才还能凭着锐气硬拼几下,可是对方可是先天高手啊!无奈的帝苍澜只有边打边退,面对这不论是气势还是技巧都远高自己的剑势也只有后退一途。眼看快退到墙角,燕无双轻蔑道:“你不是有击杀先天高手的实力么?这么现在却畏首畏尾了,让我看看你的绝招!”

    帝苍澜也是一阵气闷,这个丫头吃错药了吧!自己又没得罪过她,看这个架势好像把她怎么地了似的。越想越觉得憋气,在这么退下去一定翻不了盘,还不如拼一把试试。想到此处的帝苍澜大喝一声,紧握剑柄猛地挥过去。

    燕无双眼看被动防守的帝苍澜竟然不知死活的挥剑砍来,心中冷笑一声,“果然是沉不住气,这样快的露出了破绽。”

    随着燕无双嘴角一抹浅笑,她的剑如灵蛇一般缠在无名剑之上,本来刚刚刚猛的力道然无存,立刻变成一股yīn柔的力道,紧紧的将帝苍澜的剑给吸牢住。大惊之下的帝苍澜也是一脸茫然,刚想将剑扯开,就觉一股yīn冷又凌厉的力道从剑上传来,登时就感五脏六腑被一双无形大手所抓牢揉搓。

    帝苍澜一口鲜血喷出,急忙展开自己的鲲鱼变法与燕无双拉开了十几步的距离。强忍着再次呕吐鲜血的冲动,睁大的双眼紧盯着对面若我其实的燕无双。

    石山见此法也是愣道:“还真是鲲鱼变!”

    燕无双暗恨不已,她这功法名为天煞剑气,凭着此招就算是先天巅峰高手也无不避其锋芒,今rì她也是急了眼用在了帝苍澜上,想不到帝苍澜竟然却能及时摆脱这样的困境,抽逃离。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帝苍澜的天之真武体质了,换做别人还真难过去。

    场外的非欧那却是自语道:“无双妹妹竟然连天煞剑气都施展开来了,看来她是动真格的了。不过这帝公子也是了得,竟然敢硬挨天煞剑气。”

    燕无双瞅着帝苍澜哼道:“你的剑法真是差劲的很,我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天才呢!我看也不过如此么?”

    “是么?”喘了几口粗气的帝苍澜,紧紧咬了咬牙关,一双眼睛竟然布满几道血丝,大喝一声道:“紫气东来……”

    紧接着一挥手中长剑,一道爆裂的剑气横空而出,直向燕无双而去。

    燕无双也是反应了得,一声轻叱道:“天煞剑气。”

    砰!

    两道剑气相交立刻产生一股震耳yù聋的声响,两人各退数步。众人愣在当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帝苍澜。现在的他因为刚才被天煞剑气所伤,又强行使出这样的剑招,所以给体带来极大的重担,导致伤上加伤,半跪在地上咳嗽不停。

    帝苍澜刚才使出这招正是石山的拿手绝技之一,紫气东来。经过石山的讲解,不过练了一晚上而已,没想到在燕无双讥笑的况下使了出来。帝苍澜也是有苦自知,使出这招使自己的体完全被扭曲起来,要不是这几rì苦练体,恐怕早就晕过去了。

    燕无双咬牙切齿道:“紫气东来,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后手,我到是小看你了。”

    此刻的帝苍澜忽然感觉心中一阵暴戾之气涌上,一股股血腥之气直达心间,这感觉与当rì入魔的状况一致,正当他大骇之时,就发现手中的长剑红光大盛,那另自己恶心的感觉竟然被剑给吸取大半,登时让自己好受不少,顺着一股清凉之气抵达心间,帝苍澜深吸一口气道:“竟然能吸取我上的血煞之气。”

    场外的石山眯着双眼盯着无名长剑,点头自语道:“原来如此。”

    非欧那奇怪的看着帝苍澜手中的剑,向旁边的石山请教道:“石前辈,这剑不是凡品吧!”

    石山转头抚须哂道:“老朽也不知道!”

    “……”

    帝苍澜仿佛忘掉了自己的伤痛一般,大喝一声说道:“我们接着打。”

    看着本来还有点病怏怏的帝苍澜忽然士气大振,燕无双紧蹙眉头道:“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了,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天煞剑气的真正威力。”

    边上的石剑楠闻听此言,脸sè一变。她知道燕无双要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面带难sè的她本想出声阻拦的,可是石山却出声阻止道:“无须担心,到危机时刻我会亲自出手的。”

    燕无双紧握手中之剑,瞬间一道道凌厉煞气就围绕在剑之上。她这种将真气注入剑内,每一次挥剑的威力都是翻倍的递增,只要与之接触必定会被震损内脏。当年石剑楠就是败在这招之下的。不过这招也不是没有缺点的,因为非常的耗损的真元,所以持续时间有限。

    当燕无双接近时,帝苍澜清楚感觉到了那凌厉的煞气,两人剑气相交,帝苍澜就感觉那磅礴般的天煞之气涌了过来,差点没一口血喷了出去。燕无双银牙紧咬,准备孤注一掷,一举击溃帝苍澜。猛挥手中之剑,一道更加澎湃剑气喷shè而出,登时空气之中轰隆作响。

    现在的燕无双被一层层煞气笼罩全,哪里有一点淑女的风范,也不知道她师傅怎么会教一个女孩子这样的鬼招。帝苍澜感觉自己体渐渐不支,紧咬牙关道:“小丫头,你不是瞧不起我么?我上你知道什么叫厉害。”心中下定狠心,立刻伸出右手,虚空一指点出。

    一看到这个架势,石山当时脸sè就变了,这个混蛋小子真是玩命!竟然连破天指都施展出来了。他当年也不是没见过帝破天使用过,那威力可谓是石破天惊啊!这要是施展开来,万一把燕无双给打死了,那她师父还不找自己麻烦。石山埋怨着看向帝苍澜,这小子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啊!

    场中忽地人影一闪,就见石山出现在帝苍澜面前,开口叹声道:“帝小友,你不会真的要辣手摧花吧!我可不想她师父来找我质问!”

    帝苍澜本来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如果这一招破天指使出,将来必定在上躺个几个月。看见石山出手阻拦这才收手。

    石山回对燕无双说道:“你的天煞剑气竟然提高了这么多,真是了不起!”

    燕无双小嘴一撅说道:“石前辈,你怎么帮这个小子,要不是你出来阻止我早把他打趴下了。”

    石山无奈叹了口气,心说道:“我如果再不及时出来,你就被这个浑小子杀了。”但是嘴上却说道:“好了,切磋一下而已,这么搞的跟血拼似的。这里没有偏袒谁的意思。”

    燕无双哼道:“就是偏向么?”说着扭头就走,临走还狠狠盯了帝苍澜一眼。

    石山有些纳闷地问帝苍澜道:“你什么地方得罪过她么?”

    帝苍澜摇头说道:“没有呀!”

    石山有些沉声道:“她师父可是很难缠的主,你可莫要得罪她,否则rì后必定不得安定。”

    帝苍澜点头道:“晚辈谨记。”

    石山道:“通过刚才的一战,老夫想你也是收益良多吧!回去好好参悟一番吧!”话毕,转离开。其实石山心中也有点小小的遗憾,他其实很想试试那破天指的威力。如果刚才待到帝苍澜使出以后再出手阻拦会怎么样呢!石山摇了摇头,叹气的消失在门口。

    帝苍澜看着石山消失的方向,又轻抚手中的长剑笑道:“好剑!”

    石剑楠走上前来,关心地问道:“帝兄没事吧!刚刚无双一使出天煞剑气,我的一冷汗就下来了。”

    旁边的非欧那也是一双美目仔细打量着帝苍澜说道:“我今天总算是见到你的本事了。不错么?我很看好你呀!”

    帝苍澜也报以苦笑道:“你就不用夸我了,如不是这把剑关键时刻帮我一把,我其实早就趴下了。”

    非欧那也是奇怪地看着无名剑说道:“这剑却是不同寻常,燕妹子手中之剑虽说不是像七大神器一样的神器,但是也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可也无法伤它分毫。帝公子,你真是捡到宝了!”

    帝苍澜哈哈一笑道:“还要多谢石姑娘替我付账啊!那什么钱到时一定会还的!”

    石剑楠忙摆手道:“何必见外呢!只要帝兄喜欢就好。”

    帝苍澜点头说道:“恩,那就多谢了。”将剑装回剑鞘之中,帝苍澜伸个懒腰道:“昨夜忙了一晚,看来要好好睡一觉了啊!”接着转就回屋了。

    石剑楠目送他回屋,眼中流露出层层复杂之sè。非欧那轻拍她的肩膀说道:“真是个可怕的人!”

    石剑楠转疑惑道:“可怕!”

    非欧娜点着头,意味深长道:“如果他是先天高手的话,我敢说玄天之下无人能与之匹敌。”

    此时回到屋中的帝苍澜终于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摇晃着倒在地上。心中讨道:“天煞剑气,真是凌厉霸道!”本来意识快变的模糊了,但是帝苍澜猛一咬关,艰难的盘地而坐。回想着血yù决的心法,进入冥想之中。

    此刻镇上最豪华的一家酒楼之上,一个年轻公子正独坐饮酒.这时人影一闪,只见他半跪地上,用恭敬的语气说道:“主人,那把剑已经被人取走.没有落在剑舞姬的手上,只是被个无名小卒拿走了。”

    年轻公子道:“是什么无名小卒?”

    “一个叫帝苍澜的小子。”

    “帝苍澜!”

    “需要属下做掉他,将剑拿回么?”

    年轻公子摇头道:“算了,不管落到谁手里都一样,仔细留意。”

    “是,属下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血浴天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