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八戒猪爷爷 书名:忘记的爱
    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愈发忙碌起来,一周三天的课,周四晚上、周六和周rì整天,培训内容相当丰富,让我大开眼界,又回到了大学里的感觉。

    其它的时间,就是走街串巷跟着新闻走。老曹把我的工作主要安排在市内,忙不开一周前三天才会安排出市外的活。

    雯群最近也特别忙,每次通电话,她的火气特别大。女人发脾气,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她。我能感受到她不开心,皱眉头的样子,咬自己的嘴唇,深深的齿痕,一双脚用尽力气搓着对方,直到脚背破皮,流出血,鲜红沾满了袜子。

    人忙起来,可以忘掉很多事。这样也好,我少烦她一点,好让她消消气。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男朋友,从农村拼了命考上一所二流的省内重点大学,学了一个不入流的专业,好不容易进入一个城市,得到一份临时工的工作。我不能给与她的东西太多了,还好她不是个贪心的好姑娘。

    说来惭愧,至今我没有送过她一件像样的礼物。

    以前她是一个特别文静的女孩子,我也承认,是我让她变得烦躁,让她变得生气,让她觉得痛苦。但我能怎样,一切都是因我起,要不是我坚持来广州,要不是我坚持留下去。。。。。。

    打拼是一个男人的骄傲,我不能半途而废。

    当大家在考虑融入广州,成为新广州人,而我俩想的是怎样留下来。两年的生活,让我认识到,生活没有对与错,只有好与坏,竭尽全力努力生存下去。

    我俩没有回头路。不管她多么生气,我都必须她,要娶她做老婆。她是我的一切,夸张点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喝了点酒,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我很少做这事,xìng格软弱点,控制自己能力不错。其实今天是非常充实的一天。老师们的讲课,让我越来越有感觉,对于自己所做的摄像摄影工作,充满了想法。

    人是有感动物,有感是件好事,让你每天徜徉在幸福里。感也是人折磨的工具,让你生气,让人不开心,让你愤怒,也让你不知所措。

    感只有好坏。

    为什么喝酒?今天是星期六,早上,林诺打电话给我,让我陪她去参加一个晚宴,开始我没答应她,后来她干脆跑到上课教室等我。

    名臣集团搞晚会,原来是她姨美伊让她去做主持人,要我去做摄像,小声说有报酬,问我干不干,像极了特务,看她神神秘秘,低着头,我忍不住大声吓她,她被吓一大跳。

    我从来不拒绝赚钱的事,只要不做违法事。名臣集团确实有钱,包下了广州TH体育馆,我负责一台侧面摄像机。

    美伊见我时,说彩排了几遍,有个导演,姓闵。带我见闵导,他理也没理我,就把我扔给导播,导播姓什么我不知道,他又把我扔给一个工作人员,带我到了机器旁。

    林诺告诉我她也是被的,她姨哀求,贿赂了一个名牌包包,我,差不多半买半送。

    公司誓师动员晚会,按流程走,时长3个半小时,我一直看节目单和流程表,去理解这些东西。歌舞还是要讲技术的,舞美,歌舞者形象、构图和sè彩等,处理不好丢脸。

    灯光扫shè全场,灯光齐亮,又熄灭,来回几次。突然暗了下来,音乐响起。我静静地看着摄像机,导播开始下达指令。

    主持人上台,两男两女,其中一位男的是省里电视台主持人,林诺也是电视台主持人,其他人不知道。

    开场白,华丽辞藻难以表达公司领导英明。

    祝福语,千言万语拙于汇集未来事业憧憬。

    第一个是金牌销售员讲话,第二个优秀员工讲话。。。。。。

    明臣赫然上台,我真有点生气,这家伙回来了也不给我电话,老婆小孩都不要了,真让我气愤不已,打定主意等下给他电话,得让他好好说说理由。以前他每次数落我总要说明理由,没写钢笔字,没写毛笔字,没画素描,打破杯子,欺负其他小孩子。。。。。。

    想想我暗自得意。

    还没有见过明臣窘迫的样子。

    明臣深总结了集团在董事长英明领导下,所取得的成就,意气飞扬阐述未来的发展方向。短短3分钟,言简意赅,清晰明了。

    他告诉我多次,写文章就像匕首,干脆利落,否则别写别说。至今我做不到。

    董事长是个50多岁的男人,我没有见过。导播已经给信号,让我给特写。

    这个男人最突出是眼神,我把镜头集中在他眼睛,尽力捕捉他眼神,宽宽的脑门,无比的自信,脸上坑坑洼洼,沧桑又坚毅。

    导播在骂我,懂不懂。

    话音刚落,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再拉向全,他的形象一下傲立在全场,大屏幕上高大耸立在人们的头顶,让全场再次沸腾起来。

    无知者无畏。

    歌舞我不敢大意,严格按照导播的意图。

    一场晚会下来,集团领导要见见我们,宴请我们。

    林诺挽着我的手,说借我做她的男朋友,她和我玩惯了,故意逗我玩,让她逗逗也无妨。

    “繁星,真是你。”明臣径直快步走到我边,一脸惊讶。

    “哥,是我。”我一脸严肃,正想质问他。

    其他的人都走过来,我没来得及开口。

    “他是谁?”一位年轻的男子问。

    “我男朋友,繁星。”林诺不断向我使眼sè。

    装呗,不装林诺不闹到我崩溃,是不会罢休的。

    “你好。我姓周,先生贵姓。”打肿脸充胖子有人做,假冒男朋友我正在做。

    “哼,姓李。”

    “明哥,过来坐嘛!”一个甜美的女孩撒地说,眼睛看也不看其他人。女孩不超过20岁,白皙的脸蛋,瓜子脸。头发拉直,几缕头发挑染粉红sè,漂亮又可,不知女孩是谁。

    轮到我惊讶不已了,看来明臣真是个始乱终弃的主,家里的还没安顿,就迫不期待。

    大家坐定后,一阵寒暄。

    董事长姓武。显然极其护明臣,每次说话到关键处,眼光总停留到明臣,似乎是最后的强调。他无比真诚地感谢我们的辛勤劳动。

    明臣表现得温文尔雅,不卑不亢,时不时点头附和。女孩双眼从没离开过明臣。

    两人关系不一般。

    武董事长给我们发了一张名片,走到我边,问了我的名字,我照实说了。

    他向我们敬了一杯酒,一声告罪,坦诚地说那边还有件重要事,不能陪大家了。让办公室主任代替他,却不做作,要大家一定不醉不休。

    明臣走到我边,让我等等他,他要问我一些事

    然后就跟随武董事长一行人离开了。女孩挽着他的手,这时才看清,女孩穿了一绸子粉sè晚礼服,高挑的材,愈发亭亭玉立。

    领导走后,办公室主任姓吴,突然活了过来,活络起来,开腔讲话,滔滔不绝,涌向大家。

    大家相互问候,交换名片。我反正没有,林诺也没有,我俩坐一起收了不少名片,她全塞给我,赠给我不少甜美笑容。我思量怎么也要她请客,否则白做电灯泡。

    大家熟悉后,就喝酒,一轮轮喝酒,姓吴主任非常能喝,主持人只有林诺在,其他三位都应该在其它地方,或者回去了。林诺和我都没有喝酒,林诺早就换成了椰nǎi,这种拼酒的事,我摆明了,不要理我,少找我,懒得理他们。

    要不是林诺让我等她姨,当然我没说要等明臣,让林诺觉得我这人还不错,又可以敲她一顿饭,最重要的钱还没给,否则我早回家睡大觉。

    中途,姓李的走过来,一定要林诺陪他喝一杯,一只手拽着她的头发,让她流下眼泪,化过妆的朋友知道,发型用了许多定型水,非常硬,拽着就像拔禾苗一样,林诺用手使劲打开他的手。

    “喂,我来陪你喝一杯吧。”我本来不想理这事,反正不是我女朋友,这种事不好管。

    “嘻嘻,你小子也能喝酒。”李姓男子向大家夸张摆弄手势。

    “不喝算了。”反正他已经把手放下,我把杯子放下。

    “喝,当然要喝。你老兄开口了。”

    好人难做。所有的男人都向我敬酒,原来李姓男子是武董事长小舅子,这次晚会的总策划。

    喝酒,前面总是苦的,后面也是苦的。最后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跑到厕所吐了7,8次,每次都是用手指抠出来。其实我还好,前面吃了很多油腻的,喝道五两左右,我就去吐,灌了水又去吐,傻瓜才不讲策略。

    当然我每次去,总让林诺扶着我,好像个醉鬼,一来她不会被喝酒,二来我俩说说话消化点时间。

    果然,我俩不在时,8,9个男人相互仇杀,分外眼红,见我回来后,又和我整。

    中途,林诺一个劲拉我走,我偷偷地说没事,等你姨一起,林诺也怕她姨醉酒,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等他们已经差不多时,我的脑袋其实很清醒,不过走路有点飘飘然。

    姓李的这家伙,被他的下属戴拥护完全醉倒,这人好酒,喝一杯时,他要拿另外一杯放在边。好强的人总是喜欢出头,吴主任没有醉,他非常轻松,还和我开起玩笑,这人鬼jīng鬼jīng,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把戏,笑着:“周兄弟好酒量。”见他是个明白人,我也很开心,告诉他事实:“厕所是酒神。”

    我们三人哈哈大笑。

    其他人东倒西歪。

    酒足饭饱后,大家休整片刻。不知道谁提议去唱歌,大家一起去,林诺打电话给美伊,美伊说还要20分钟。只好和我们一起去唱歌。

    房的公主点歌,姓李的男子,要林诺唱一首。我觉得唱歌不像喝酒,喝酒把人整趴下。唱歌是件非常好玩的事,真想让林诺唱一首歌听听,以前听过没有听全,要知道唱歌唱几句容易,完整的歌曲,要讲技术的。

    林诺大大方方地唱了一首《听说回来过》,温婉款款,述说着

    是什么东西。

    李维正在嚎叫。

    林诺可不放过我,拉着我的手,让我唱歌。

    明臣大步走了进来,他坐在我边,向林诺问了一声好。漂亮的女孩子也进来,换了一休闲的衣服,她走进来,李维连忙把话筒给她。

    甜美的声音,让整个空间停止了。我不自觉仔细地听。明臣没有说话,他也沉浸在美妙的歌声中。

    女孩唱完,没有一言抱着明臣的手臂,撒说:“我渴。”明臣显然极其怜这女孩,深地递给她一杯水,轻轻地摩挲着女孩的脸蛋。

    “jiān夫yín妇”,我心中大骂,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明臣在我心目中,现在就是狗屎一堆。

    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来,准备拉着林诺往外走。

    陈老师怎么办啊!我心中一痛,女神一般的女人,我真想冲过去扁这王八蛋一顿。

    “繁星。”明臣严肃地板着脸,训斥地说。

    我还是回过,这么多年的习惯。

    “你这孩子,怎么不好好上学,天天往外跑。”明臣嘴有点发抖,很生气的样子。

    装吧!我终于看到装B的高手,舍你其谁呢?!明臣啊,明臣你真的变得太厉害了。上学,我都毕业这么久了。

    我瞪着他,气死我了。

    林诺连忙拉着我。

    “上什么鬼学。”我忍不住大声咆哮。

    “你你。。。。。。刚刚上个大学,就开始不务正业。”明臣也动真怒了,站了起来,指着我,他的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时候肯定要拿教鞭打手心。

    我不自觉退后。

    “你去看陈老师吗?”我铁了心,大声叫道。

    “那个陈老师?”明臣迷茫看着我。

    “妈的,你太王八蛋了吧!”我豁出去了。

    “你说什么?”明臣气得嘴唇发青。

    我几乎在喘气,他也是。

    我俩就像角斗中的公牛,我瞪着他,他瞪着我。

    “臣,我想唱歌。”女孩甜美的声音响起。

    给了我们一个缓冲机会。

    明臣摆了摆手,指着吴主任。

    他们一干人都目瞪口呆盯着我俩,显然不敢加入进来。

    “不嘛,我要你陪。”女孩撒声音,甜得发腻。

    “林诺,我们走。”我已经受不了那家伙温柔款款的大圣的模样,人面兽心的家伙,

    刚好美伊赶了进来。

    我大步走了出去,懒得理这家伙,他疯了。

    我该怎么和伯通、陈老师说呢。

    我第一次在这块土地上流下眼泪。;

重要声明:小说《忘记的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